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一百六十九章 迷乱
    “别一口一个王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王是这种德行。”刘炀不屑道。

    看到一个恶心庞大的像蚂蚁般的生物在他面前一口一个王,他心中颇为反感。

    “本王确实是王!”虚空吞噬者怒吼道,那声音仿佛最尖锐的女子声,在刘炀心中咆哮。

    “伟大的王,你要是这么厉害,也不会被我天星宗的前辈们囚困于此,镇压千年了。”刘炀摇摇头,讥讽道。

    “不过是使些下三滥的手段,结果本王还好好活着,你所谓的前辈,早就身死道消,化为尘土!”

    “成王败寇,赢了就是赢了,说这么多干嘛,婆婆妈妈,你倒是比人更像人。”

    “你!”虚空吞噬者张嘴欲吼,那森寒的锯齿,即便在黑暗中,都闪烁寒光。

    “不服就跳出来砍我啊?脑残!”刘炀骂了声,就欲转身离去。

    “等等!你只要放出本王,等本王统治世界,就和你一起分享!”

    “哦?就凭你被困千年,无能为力,还想统治世界?”

    “相信本王!只要本王脱困,这方世界,再没人能阻止我!本王许诺让你永生!你还可以挑选你的亲人朋友,本王让他们一并永生!”

    “抱歉,小子实力卑微,救不了王。”

    “你可以的,只要你掌握星辉令,自然能将本王放出来。”

    刘炀摇头,“师公说了,到达白金级我才能初步掌握星辉令,我还差得远呢。”

    “孤陋寡闻,你只要引动星辰之力,本王和你内外配合,足以让你提前掌握至宝!”虚空吞噬者眼中闪动红光,再一次诱惑道。

    “你只要掌握了至宝,天地间再没人能奈何得了你,什么天玑子,什么师公,都不能让你屈服!”

    “摘星拿月,移山填海都不在话下,没人再能够命令你!”

    “本王还会赐你永生,让你仙福同享,寿与天齐!”

    “整个天下唾手可得,本王能感受到你心中深藏的怒火,你需要的只是力量!”

    “你心中还封印了记忆。”虚空吞噬者盯着刘炀,不缓不急的声音在他心中悄悄响起。

    “本王能感受到,那里面有愤怒,有仇恨,有怒火,还有报复,本王可以帮你打开,里面应该有你缺失的东西。”

    “来,来吧!只有永生的你,才有资格和本王俯瞰这个世界。”

    刘炀只觉得头重脚轻,心神恍惚,虚空吞噬者的每一句话都变得如有魔力,让他心动不已。

    是的,他需要力量!

    似乎从他突破白银级,彻底打开修行大门的那一刻,就有一个声音一直萦绕在耳边,让他午夜梦回。

    他要变强!他还不能死!

    他心中还有牵挂,还有留恋,似乎还有更深更远的回忆,而这一切,都需要力量的支撑。

    当见识过死亡的恐惧后,任何人都会迫切的想要远离,当那遥不可及的永生就出现在眼前,似乎唾手可及时,每个人都会难以拒绝,心动不已。

    提莫感觉到刘炀的异常,在他肩上跳来跳去,小爪子止不住的拍打。

    索拉卡挥舞半月法杖,星之灌注出现在刘炀的脚下,治愈之力涌上周身,却也不能阻止他前进的脚步。

    艾希叹了口气,摇摇头,“这笨蛋没救了。”

    虚空吞噬者眼中的红光接连闪烁,两个巨大的仿佛刀片一样的前足止不住的舞动,似乎难以压制心中的兴奋。

    只要刘炀再上前数步,引动星辰之力,只要片刻!它足以从内部撕开一道裂缝,突破至宝的封锁!

    铛!猛然一声长鸣响彻,虚空吞噬者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叫,刘炀却是脑子一震,诸多念头纷乱杂至,在这声钟鸣之下,烟消云散。

    他低头一看,他离那虚空吞噬者不过数步之遥,似乎触手可及。

    几个伴生兽都是紧紧跟着他,眼中充满警惕。

    那庞大似蚂蚁,似螳螂的怪物就在眼前,那咧开的嘴角,怎么看都不坏好意。

    他惊得连退数步,心中充满了警惕。

    只是一念之差,他便意乱神迷,心神受制,差点误入歧途。

    他可没有天玑子那样的本事,若是不小心将这妖兽放出,只怕第一个死掉的,就是他自己!

    “妖孽,果然卑鄙无耻!”刘炀怒骂道。

    “本王说的都是真的,给你的允诺全部算数!”虚空吞噬者再一次开口。

    刘炀这次却是早有准备,他谨守心神,绝不因为某句话就胡思乱想。

    想起天玑子走之前的提醒,他犹觉得心有余悸。

    “魅惑心神吗?我呸!”刘炀重重的朝前吐了一口,毫不迟疑的转身而去。

    他重新盘坐在地,开始修行。

    任凭虚空吞噬者舌灿莲花,他再不为之所动,许久之后,心中才传来那妖兽恼羞成怒的咆哮之声:“本王迟早一口吃了你!”

    他微微一笑,将伴生兽们收回,闭上双眼。

    虚空之中,天玑子的身影若隐若现,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那妖孽倒是打得好算盘,不止想破开囚笼,还想趁机掌控我天星至宝,真是痴心妄想。”他淡淡的开口,话语中有着深深的不屑。

    “如今正副宗主皆不在宗中,你擅自作此决定,可要想好后果。”一个颇为粗犷的声音响起,左右飘荡,却见不到人影。

    天玑子淡淡一笑,“妖兽被镇压千年,实力日益衰退,即便是我一人,都有将之击杀的把握,何况天地钟在手,绝无顾虑。”

    “那少年现在便可引动星辰,释放妖兽,你为何要用天地钟阻止?不就是为了等他突破白金,初步掌控星辉令,你心中仍有担忧不是吗?”

    那声音继续道:“有星辉令镇压,即便再过千年,妖兽也不可能脱困,何必非要放出来呢?”

    “千年之后,妖兽还是这个模样,而我早就变成祠堂里的灵位了!”天玑子须发皆张,怒道,“还是你怕了?”

    那声音沉默不语,许久才道:“我自然没什么好怕的,只是你修望气一道,谈笑间指点他人,予人生机,自己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到底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什么,你心中清楚,也该明白,逆天改命,终逃不了和祖师一样的下场。”那声音加重语气,似是警告。

    “我自有决断。”天玑子冷脸打断,袖袍轻挥,身形消失不见。

    虚空又陷入寂静,许久,才传来一声长叹,“哎!”

    :感谢【唐山蹈海】的月票,摸摸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