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一百七十章 一年半
    开阳岛,赤着上身的汉子正卖力的挥舞着手中的铁锤,熊熊燃烧的火炉里,一块被烧得通红的精铁正在他的铁锤之下,变幻着各种形状。

    灵力涌上铁锤,散发出阵阵白光,每一下敲击,都让那块方形精铁缩小数分,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让武器更加锋利,更加坚硬的必要条件。

    一个穿着白袍的少年正站在一旁,一脸紧张的看着男子,口中犹在喃喃:“李师兄,你可一定加油,要成功啊。”

    “放心吧!”男子爽朗的一笑,抹去头上的汗水,露出一张让人倍感亲切的脸,正是开阳岛弟子李鸿升。

    灵力灌注全身,黄金级的实力毫无保留的散发,手上的铁锤一下又一下用力,如出一辙的敲打方式,发出铛铛铛的声响,听在耳中,竟是极有韵律。

    一旁的少年稍感安心,他是今年新加入天星的弟子,只有白银级高阶的实力,在过天梯时险些数次落下,却靠着一股子韧劲到了平台,通过了测试。

    白银级在天星宗数量众多,每个月分配到的修行资源却极为稀少,因此云梦岛的各种任务,成为新老弟子们提升实力的另一种途径。

    而云梦泽猎杀妖兽十分凶险,实力越是低微之人,越要做好完全准备。

    丹药,符箓,灵器,每一种都是暂时提升实力的最佳办法。

    这个弟子下一步便是要前往云梦泽组队猎杀妖兽,因为弄不到珍贵的丹药和符箓,只能靠着自备的一些材料,来开阳岛打造灵器。

    一把下品灵器和一把普通武器的差距是十分巨大的,有些妖兽皮糙肉厚,普通武器甚至难以造成伤害。

    开阳岛虽然锻造师不少,但每天前来锻造的弟子不计其数,这名少年实力卑微,又不认识人,因此一直没找到愿意为他锻造灵器的锻造师。

    好在他半路碰上了李鸿升,听到少年的一番遭遇,李鸿升立马拍着胸脯答应为他锻造,并且不收任何费用,直让少年感激涕零,就差磕头感谢了。

    铛的一声巨响,火炉轰的一震,李鸿升连退数步,却见少年惊道:“炸炉了?”

    锻造灵器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即便是经验丰富的锻造师,都会出现炸炉的情况,往往炸炉的结果便是锻造失败,而和灵药师一般,一旦失败,锻造师也不会承担任何后果。

    “炸炉了,失败了”少年拉耸着脑袋,一脸的失落和迷茫。

    少年的肩膀被拍了拍,他抬起头,便看见一张黑乎乎,满是灰尘的脸。

    李鸿升扬起手中的长刀,笑道:“九练刀,我给你加了点精铁和深寒矿石,勉强跻身中品灵器。”

    少年满脸惊喜的接过长刀,清楚的感受到刀身上的凛冽和寒意。

    “谢过师兄!”少年连连拜道,他最初的想法,不过是打造一把趁手的下品灵器,以备云梦泽之用,中品灵器完全是意外之喜。

    “不是什么大事,”李鸿升随意的挥挥手,“以后有需要帮忙,就来开阳岛找我吧,我叫李鸿升。”

    “原来你就是大家口中菩萨心肠的李鸿升师兄!”少年喜不自禁,“我真是走大运了!”

    李鸿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拍拍少年,“加油吧!”

    作为一名珍贵的锻造师,李鸿升并不需要担心修行资源问题,让宗门弟子谈之色变的云梦泽,他更是一次都没去过。

    他只需要提升锻造技巧,成为一名更合格的锻造师,便是宗门最大的贡献。

    即便如此,他仍是靠着一堆修行资源突破到了黄金级,只是锻造一把普通的灵器,他便可以收取成千上万枚银丸的费用,然而谁能想到一年以前,他还是个连一百枚银丸都付不起的穷鬼呢?

    他又想起那个心中那道熟悉的身影,那个黑袍银发的少年,正是少年才让他相信,因果轮回,善有善报。

    一年多以前,刘炀以新人大比第一的姿态,进入天玑峰的祖师壁,之后长达一年半的时间,彻底的消失在天星宗众人的眼中。

    最开始还有人惊讶,还有人疑惑,到后来,那个银发少年的身影,已经逐渐被众人淡忘。

    江山代有才人出,通灵剑体和先天五行之体纷纷闭关,如今天星宗风头正盛的,当属当代新人第一的武华彦。

    这个世界,总不缺一些惊才绝艳之辈。

    炀兄弟,你到底去哪了?李鸿升摇摇头,颇有些意兴阑珊。

    他正要回到住所,照惯例痛饮一番,忽然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脚下的大地传来急剧的颤动,整个地面都在抖动不已,无数的惊鸟飞上天空,遮天蔽日。

    四下传来师兄弟们的惊呼之声,李鸿升心中一凛,下意识的和他人一般,飞上天空。

    他举目四望,心中一凛,震源就在开阳岛!

    与此同时,天玑峰,祖师壁。

    一个壮硕的小子正站在石壁之前,看着那巨大的人物影像,百思不得其解。

    他就是天星宗今年新进弟子第一人,武华彦。才十七岁不到,他已经突破了黄金级中阶,即便是新人大比,也是力压群雄,无人是其一合之敌。

    他以身为器,入了天枢峰,被收为亲传弟子,颇受天枢子的喜爱,天枢子再三嘱咐,一定要把握住祖师壁的机会。

    只是他已经在这面石壁下呆了数个时辰,除了一些人物影像,并没有感到其它东西。

    “师父也不说清楚一点!”武华彦摸着脑袋,恼怒道。

    若是入了祖师壁,空手而回,只怕会为师父所不喜,说不定还降下重重责罚。

    他正焦躁不安的来回踱步,忽然发现祖师壁上起了一些变化。

    石壁上的人物影像渐渐消失,没一会,一个又一个黑色漩涡凭空浮现,一股淡淡的吸力从石壁上传来。

    地面的碎石纷纷颤动,有的已经腾空而起,飞快的落入漩涡之中,似乎进入了某种黑洞。

    身上的灵力也开始变得不受控制,竟有离体的迹象,武华彦连退数步,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他正犹豫着,石壁上的漩涡飞快的融合在一起,化成一个丈许的黑洞,透过黑洞,一股毁灭和死寂的味道同时传出,让武华彦心头一震,生出莫大恐惧。

    他正考虑要不要离开此地,黑洞之中,一个穿着天星宗白袍的男子迈步而出,冲着他微微一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