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VOCALOID 变动的世界线 > 变动的世界线(08)
    2021年7月24日8、淋浴头下本篇由原文第二卷第十六章世界线变动而来前文说到乐正绫与龙牙在黄浦江边散步,名义上是散步,实际上是为了说出那句「江面天际,永不相交」的经典台词,并提出让乐正绫重新审视二人之间的感情。

    此时,V学院突发学生跳楼事件,龙牙赶赴现场协调处理,乐正绫独自回家。

    回到乐正别墅后,她看着龙牙的房门,思考起自己对龙牙的感情究竟是兄妹亲情还是男女爱情。

    她讨厌夏天。

    乐正绫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在小姑娘破碎的记忆碎片中,那零星的几段也都停留在那个炽热的夏日。

    小时候的她,时常会被龙牙搂着,坐在窗台上,看着外面苍蓝的天空。

    她也很向往玻璃外的世界,向往那灿烂的暖光,向往那嫩绿的草坪,向往与自己亲爱的家人一起顶着烈日在树荫下野餐的孩子们。

    但那是玻璃外的场景,并非玻璃内。

    萦绕在她们身后的,永远是父母无尽的谩骂声、打砸声与哭喊声,那犹如地狱使着般的嚎鸣,让本该炎热的夏日确实透骨般冰冷。

    她讨厌皮肤的粘腻,她也讨厌内心的荒芜,更讨厌那些刺耳的噪声。

    她无数次想要走出玻璃去,去迎接属于自己的自由与色彩,但当母亲真的带着她逃离那桎梏时,她却面临着与自己亲爱之人天隔十年的命运。

    乐正绫将头倚靠在门上,她浓重地喘息着。

    温热的气流拍在门板之上,又返回她的脸上,不知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额头都有了汗液,而眼眶也几近潮湿。

    她推开了龙牙的房门。

    回家的这些日子,她已经将别墅内外转遍,因为她想找一找家的熟悉感,却总是失落而归,而这间屋子,是她从没有涉足的地方。

    当然,除了那次龙牙喝醉酒,她与龙牙待的那一晚……想到这里,乐正绫的心脏又开始乱跳了。

    她仍然不明白,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来自哪里,她只知道这股感觉出现的时候,自己或许就会做出很疯狂的事情来。

    她拉开了自己的连衣裙后颈拉链,然后双手将肩带拉下。

    少女粉嫩的肩膀,随着走动渐渐显露而出。

    而随着肩膀显露而出的,并不只有肩膀,乃至胸口,乃至文胸,乃至小腹,乃至胖次,乃至大腿,暴露在空气之中。

    那连衣裙最终在她到达龙牙房间里的时候,被她踩在了脚下。

    里面没人,她一清二楚。

    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脱下衣服来。

    少女的脸颊对着屋里一抬,小巧的鼻尖向上一翘,腰一挺,脚尖一踮,深吸了一下独属于龙牙房间里的味道。

    她喜欢嗅气味,因为她对气味格外敏感,或许自己上辈子是只猫?乐正绫时常这么想。

    空气仍然是乐正别墅的味道,与走廊上的气息无异,但乐正绫还是在那味道里捕捉到了龙牙身上的专属味道。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味道,只不过可能从来不被他人在意。

    但乐正绫记得这种味道,这是她平时撒娇凑到龙牙怀里,赖在他的拥抱之中,贪婪吮吸他身上气息时,也同样可以轻嗅到的气息。

    这就是龙牙的专属气味。

    乐正绫轻轻跪在地上,用膝盖和手掌着地,她刻意挺起被草莓图案包裹着的翘臀,模仿着猫猫行走的样子,眯着眼来到了龙牙的床边,然后满足地趴在了他的被褥上,爬上了他的床。

    空气有些灼热了,乐正绫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发烧,不,不止脸颊,她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在发烧。

    她在龙牙的床上滚了几圈,到他的床头柜拿起遥控器,然后打开了空调。

    在新风送来的刹那,乐正绫抹着头上的汗珠,然后眯着眼,趴在了龙牙的枕头上。

    也不对。

    她感觉不到时候,于是那性感的身体从龙牙的床上坐了起来,然后轻轻解开了自己的文胸扣子,褪下了自己的草莓图案胖次,少女的胴体在此时已经完全显现出来。

    自己的身体似乎很兴奋。

    她观察着自己的身体,尤其是已经挺立起来的如红豆般的乳头。

    她轻轻触碰了一下自己的小红豆,除了让自己的乳头更加挺立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特别的。

    乐正绫呼了一口气,从床上站起,一丝不挂的少女一边走,一边呼吸着带有龙牙气味的空气。

    她来到了窗边,那也是一扇与自己房间相似的落地窗。

    如果窗外有人路过,会不会发现这里站着一位裸体的少女呢?乐正绫的心跳得更加剧烈,她几乎是仓皇而逃,逃到了龙牙的壁橱边,这才想起来自己在做一件多么危险的举动。

    这种惊恐与紧张,让她的身上又变得粘腻起来,一开始就说过,她讨厌这种粘腻的感觉,因为每次出现这种感觉的时候,她就会很容易联想到自己的童年。

    浴室……她自然会想到去洗净皮肤上的汗液。

    她走回了那间承载着她第一次和龙牙共浴的小房间,她环视着房间,浴室而已,不会因为几个周就改变些什么,无非是龙牙的牙膏又瘪了些,他的护肤品又空了些,仅此而已。

    她进入了卫生间的玻璃隔间,关上玻璃门,给自己放了水,只身进入洁白的陶瓷浴缸之中,而又用戏法将水变为了好看的浅绿色。

    她轻轻搓揉着自己的肌肤,顺带也欣赏着自己尤为天物的可爱。

    乐正绫是不折不扣的冷白皮,虽然在国外没有那么好的护肤条件,但她还是保持着婴儿般的白皙与娇嫩。

    兄妹亲情或者男女爱情,真的会那么重要吗?乐正绫一边洗,一边想起龙牙和自己说过的话。

    她看向起雾的玻璃门,那白茫茫的一片,似乎走马灯,在眼前倒映起自己与龙牙再相见时,以及这些天来的相处。

    她渐渐入了迷,甚至忘了自己还在洗澡,伸手去触摸那扇玻璃门,直到自己的手指将水雾抹去,那魔怔一般的少女才回过神来,看了看身后的浴缸,又看了看玻璃门外的世界,顿了一下,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身上的水渍流过肌肤,流过肚皮,流过大腿,流过小腿,流在脚上,在地上踏出一个个水印。

    乐正绫拿了龙牙的浴巾,然后擦拭着自己的身体,走出了卫生间。

    她很喜欢光着身子在屋里走,她喜欢自己的肌肤与空气贴合的感觉,这会让她感到舒服且惬意。

    只不过在龙牙的房间里走,还有一种格外的刺激与冲动。

    少女会想,如果现在龙牙回来了,一把推开门,然后看到一丝不挂的自己,会怎么想,他是会喜欢自己的身体,还是会像家长一样,教训自己不注重礼仪。

    或许她希望是前者。

    小姑娘拉开了龙牙的壁橱,将头钻进去寻找龙牙的T恤,她似乎能凭借气味判断衣服位置一样,不一会儿,那灰色的长T就已经被她抓在了手中。

    乐正绫捏着叠得整齐的衣物,将头凑了上去,轻轻闻了闻,果然,尘封在衣柜中的衣服,保留他的气味才是最完整的。

    她就像是吸猫薄荷一样,坐在龙牙的壁橱里,享受着被他包裹的感觉。

    这是男女爱情吗?她已经意乱情迷。

    空调的凉风洗去了夏日的炎热,也将她身上的水珠吹散,这让乐正绫有些凉了,无奈,她只能恋恋不舍地将龙牙的T恤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男孩子的衣服,果然有些硬。

    龙牙不注重护理衣服,也让纤维有些粗糙。

    但是……乐正绫感觉胸前的纤维正在随着呼吸不断摩擦着自己的双乳,从乳头包裹到乳晕,刚才自己那一捏似乎没有什么感觉,但现在持续的刺激,却让她有些奇怪的感觉了。

    乐正绫发出了轻呻,她配合着自己的呼吸上下扭动着身子,靠在墙壁上轻轻颤抖,毕竟是含苞的少女,末经世事,所以身体还保持在最敏感的时候,只是这样的刺激,就让她的双腿有些发软了。

    她轻轻趴在了地上,让龙牙的T恤与自己的乳肉分离,让那粗糙的纤维从自己的小红豆上离开了,她又是四脚着地,爬到了龙牙的床边,这时候,她感觉大腿根上已经挂上了一丝冰凉。

    她将头放在龙牙的被子上,轻翘指尖像大腿根上摸去,将那液体沾在了两指中间,然后放在灯光下,拉出了粘稠的银丝。

    「哥哥……」乐正绫看着指尖的银丝,爬上了龙牙的床,然后贴着他的杯子与枕头,疯狂吮吸着更加浓烈的,属于他的味道。

    她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这么疯狂,除了那天晚上之外……她回想起了那天晚上在浴室中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虽然还有些害羞,但那是自己从来没有感受过的快乐与满足。

    「哥哥……」她掀开龙牙的被子,然后钻进了龙牙的被窝之中。

    开着空调盖被子这件事,并不算是稀奇,室温恰好,临界在既能挑动乐正绫敏感神经的情趣温度,又不至于太过寒冷,让小姑娘瑟瑟发抖。

    她将T恤掀到了小腹,露出了平坦的肚子与脐下三寸,乐正绫天生白虎,而那稀疏的两三点阴毛,也是给她粉嫩的小穴装点得更加诱人。

    她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用胳膊贴着身体,仿佛自己已经处于龙牙的怀抱之中,然后将被褥拉到自己的鼻尖,双腿夹住龙牙的被子,让被子的一角顶在最为敏感的阴蒂处。

    乐正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疯狂,她双脚将被子死死夹住,双腿将被子死死夹住,雪白的翘臀暴露在空气之中,随着小屁股的起伏,她的小穴也就在龙牙的被子上留下了独属于自己的痕迹。

    少女的眼神越加迷离,仿佛龙牙的气味对于她来说就是天然的催情剂,让她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地点,也忘记了龙牙并不是出差,只是去处理一下学生的事情。

    她一手学着龙牙的力度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一手隔着龙牙的T恤揉捏着自己的乳头,双腿间的阴蒂在被子上摩擦着,很快,那种奇怪的感觉就演变为了她熟悉却久违的酥麻。

    乐正绫知道,自己的身体很不听话,它会因为迫切期待快感而控制不住自己,她也知道,保持这种快感,自己的身体很快就会高潮。

    果然,自己是最熟悉自己身体的人,在三重刺激之下,她一边叫着哥哥,一边用舌头舔舐着龙牙的被子与枕头,身体在疯狂动作。

    到后来,似乎被子已经不能满足她的渴求,她将素指伸向双腿之间,从湿润的穴瓣上抚摸,然后揉搓着自己的阴蒂,让不受控制流出的淫水沾满了自己的双手。

    她将淫水抹到了自己的乳头之上,那冰凉的液体,加上空调的轻风,让她已经发情的身体更受刺激,手甚至只是在双腿间揉捏了几下,她就感觉全身的肌肉都在瞬间紧绷收缩了起来。

    紧绷、放松,紧绷、放松,大脑一片空白,那是熟悉的名为高潮的结局。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小穴在那个瞬间喷涌出液体,也能感觉到自己浑身的肉肉,每一寸神经,都在享受着久违的高潮,而在那之后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自己双腿大开,眼白大露,小舌也吐出嘴外的狼狈样子。

    高潮过后的乐正绫有些虚弱,她呼出一股股灼热的香风,但龙牙的气味也随着急促的呼吸又至,令她的身体又起了感觉。

    高潮过后的理智在时刻提醒她,不该在继续下去,但今天,乐正绫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是怎么了,上次在浴室明明一次就累得直接昏睡过去,但是今天,似乎一次高潮根本不能满足自己的需求。

    小穴又有了感觉,乳头也有了感觉。

    「不……不行……不行……」一边这么说着,手却很诚实地摸向了自己的身体。

    「啊……嗯哼~」乐正绫的呻吟与娇喘又一次在房间里想起来,她又一次在呼唤心心念念的哥哥,又一次在小穴、屁股、肚子与乳头上动作起来。

    这是男女之情吗?她在享受中扪心自问。

    我好喜欢龙牙,喜欢龙牙的气味,喜欢龙牙的衣物,喜欢龙牙的床,喜欢龙牙的身体,喜欢龙牙的一切。

    我看不得别人出现在他的世界里,我只能接受自己成为他世界中唯一重要的人。

    我想得到龙牙的夸奖,我想得到龙牙的称赞,我想得到龙牙的安慰。

    我想要龙牙的抚摸,我想要龙牙的亲吻,我想要龙牙和我做那些情侣该做的事情。

    可是,他说我们是兄妹啊。

    乐正绫在急促的呼吸中想着这些。

    可是兄妹又怎么样呢?乐正绫咬着自己的指头,尽力不让自己呻吟得太大声,但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她的眼角又填溢着眼泪。

    我好想……我好想……龙牙……你知道吗……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如此疯狂的样子,也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会有这么多的需求,一股一股的淫水在每一次高潮之后呈井喷一样,喷洒在杯子与床单上,整张双人床,似乎已经没有一寸是干爽的地方了。

    小姑娘在最后一次高潮之后,终于再也忍耐不住身体的疲惫,抱着龙牙的被子,甜甜地睡了过去。

    刚才已经说过,龙牙并不是出差,只是去协调各方处理相关事宜,所以他仍然在担心着自己的妹妹。

    他见过她自伤的手腕,虽然医生说可能是青少年一种不合理的发泄方式,但他始终不能放下那历历在目的伤痕。

    他无法理解乐正绫的痛苦,所能做的,就是在保持距离的前提下,尽量满足她的诉求。

    当他看到现场的时候,无数次警醒自己,如果跳下来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妹妹,自己该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所以他整个晚上都心不在焉,结束处理后,就匆匆赶回家了。

    好在,管家说乐正绫的房间很静,或许已经睡了。

    他有很多话想和乐正绫说,他知道一句简简单单的「江面天际,永不相交」,乐正绫肯定不会买账,但她既然已经睡了,就不要再去打扰她了。

    一晚的忙碌,让龙牙被汗液浸透了,他有时也会嫌弃这样的自己,所以他除了乐正绫,第一件关心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洗干净,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

    当他折回房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房门的缝隙中,透出了一点光亮。

    有人?龙牙警觉了起来。

    谁呢?龙牙有些疑惑。

    阿绫吧……龙牙知道自己的房间不可能进贼。

    她来干什么呢?龙牙怀着满心疑问,推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可刚刚到过道的瞬间,龙牙就被惊呆了。

    一步一步,是他或许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场面。

    乐正绫的裙子褪在地上,胖次,内衣也都掉在了地上,而衣服的主人则睡在自己床上。

    她是夹着被子侧睡的,所以雪白雪白的身体就暴露在空气之中,床上已经满是水渍,而她就躺在一滩最大的水渍之中,双手抱被,双腿夹被,梦呓中,还在叫着哥哥。

    倒是没见她最爱的兔子,或许只有龙牙的被角,能让乐正绫放弃她最喜欢的兔子玩偶。

    「不要……不要!」乐正绫突然大叫了起来,眼角瞬间流下了两行清泪,她在哭喊,她在央求。

    「不要……不要再抢走……」「不要……分开,不要!不要……分开……哥哥了……」「我就只剩他一个亲人了……」乐正绫不安地颤抖着,她小小的身躯都缩成了一团,唯一不变的,就是眼角不断涌出的泪水。

    她在做噩梦。

    乐正龙牙似乎被乐正绫的最后一句话破了防。

    他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

    这是他的妹妹啊。

    这是与他分别十年的妹妹啊。

    他或许被岁月磨平了棱角,或许是作为一个男人过于粗糙,或许是在他的世界中,任何事情都比他已经淡出记忆的妹妹重要。

    但是她不一样。

    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人了。

    她只是想和龙牙在一起。

    她只是想和龙牙一起,寻找她丢失的十年岁月。

    她只是想和龙牙一起,回忆起童年的温暖与亲人的陪伴。

    她只是想和龙牙一起,互相弥补来自上一辈的亏欠,与彼此的感伤。

    可自己,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自己,都干了什么,说了些什么呢。

    龙牙咬着牙,扇了自己几个耳光,然后轻轻跪在了乐正绫的床边,伸出颤抖的手,拨开了掩住她面容的发丝。

    乐正绫的睡眠一直很轻,被这样一撩,她轻闭的眼帘就由此睁开。

    「哥……龙牙……」他在哭,在乐正绫的眼中,他分明在哭。

    「别哭啊……怎么了?」乐正绫替他擦去了眼眶上的泪水,却被龙牙的感情所共通。

    「你为什么要哭,你好讨厌啊……你……」她虽然这么说着,但也加入了哭泣,她轻轻抱住了龙牙,龙牙也揽住了乐正绫,两人依偎在一起,哭了很久。

    「我先帮你换床被子好吗?乖」乐正绫轻轻点头,但是没想到龙牙却来抱自己,她自然会嫌弃地推开龙牙。

    「你刚回来,身上还有汗,脏脏……去洗澡……」乐正绫将被子围在了自己身上,跪坐在床上,看着龙牙。

    「好,好,你别着凉……」龙牙慌慌张张地逃走了,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看乐正绫的胴体了,但是每一次看,都像是欣赏洁白的宝玉,既神圣,又惹人觊觎。

    水声在浴室里响起,他沐浴在清凉的水下。

    水声掩盖了猫步,让小姑娘轻步而来。

    她拉开玻璃门,伸出手,抱在了龙牙身上,那灰色的T恤,也在这瞬间被洇成了墨黑。

    「绫……」「我对龙牙好有感觉……你的气味,你的拥抱……」乐正绫趴在龙牙的身体上,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胸膛与肚子,而自己的肚子上,也感觉到了龙牙阴茎勃起时的硬度。

    「绫……」龙牙想把乐正绫推开,他认为自己始终无法逾越这条红线。

    「为什么……」乐正绫停下了舌头的动作,她贴在龙牙的身上,背对着淋浴的冲洗。

    「为什么龙牙非要拒绝我的感情呢?我们分明就是相爱的,我们对彼此的身体都有着反应,为什么,龙牙就是不承认呢?」「为什么龙牙会能容忍别人出现在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世界中,处处考虑别人会不会在意,会不会被冷落,为什么龙牙不考虑考虑我呢?」「绫……」龙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低下头来」「什么?」「低下头来!」乐正绫垂着脸,脸色似乎很难看。

    龙牙怕再惹乐正绫生气,只好轻轻低下头来。

    啵唧。

    乐正绫按住了龙牙的头,吻住了他的嘴唇,然后拙劣地亲吻着他的嘴唇,一丁点接吻技巧也没有,只是单纯地学着大人的模样,做着恋人该做的事情。

    「别这样,好吗?」龙牙将乐正绫推开,紧紧皱着眉头。

    「我不要!」乐正绫猛地歇斯底里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其他人对你的感情都不用明说,你就默许了她的存在!为什么我那么喜欢龙牙,可是你就是不愿意停留在只有我和你的世界里!」「你是我唯一的亲人!唯一!我希望拥有龙牙,我希望拥有全部的龙牙!我无法接受别人再将你从我的世界里带走了!」乐正绫哭喊着,她抱着龙牙,大声哭喊着。

    让他做什么都可以,但不要让乐正绫这么痛苦,可以吗?她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她什么也没做错,为什么上天要这么为难她?龙牙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轻轻附下头。

    乐正绫闭着眼睛,止不住地抽泣。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乐正绫拉着龙牙的脸,然后又一次吻了下去。

    这一次龙牙并没有拒绝,他在回应乐正绫,他想乐正绫并非真的想要一个恋人,她只是需要自己,需要一个能一辈子陪在她身边,不再离开的人罢了。

    既然这是乐正绫的选择,她在用她的方法向龙牙表达这种需要,那作为她的哥哥,自己似乎必须为她分担这份痛苦。

    只要能她好过一点。

    龙牙向着乐正绫伸出了舌头,很容易进入了她的小嘴之中,抚摸着乐正绫柔软的小舌,他在教乐正绫接吻,挑逗着乐正绫的舌头,然后在乐正绫的身上抚摸了起来。

    水已经将T恤浸得贴在了乐正绫身上,所以龙牙虽然隔着衣服,但是那厚重的大手,就如同直接抚摸乐正绫的酥胸,在她的身体上来回游走。

    她从末感受过龙牙的抚摸,但是没想到自己对他的动作是那么有感觉,在龙牙摸上自己的一瞬间,自己的双腿又一次软了下来。

    她很开心龙牙能这样对待自己,所以她努力挺起自己的身体,尽量让自己身体的曲线更加诱人,更龙牙更好的手感,一边努力回应着龙牙的攻势,两人就在淋水的浴室中,开始了这次性爱。

    龙牙也不曾想过自己对乐正绫的身体也是同样有感觉,他自从被乐正绫抱住那一刹那,自己的肉棒就保持在挺立的状态。

    乐正绫自然也不会放过龙牙,她学着龙牙的动作,也在龙牙的身体上上下其手,最终还是摸到了龙牙滚烫的肉棒,她不敢想象那是什么物件,但是对于异性身体的好奇,还是让她轻轻把玩起哥哥的阴茎。

    「绫……」乐正绫用指肚摩擦着龙牙的龟头,因为有水的润滑,尽管乐正绫手法比较生涩,但还是让龙牙的感觉十分敏感,她不停抚摸着龙牙的肉棒,听见自己身上的人越发凝重的喘息,听出那喘息中带了几丝舒服。

    「是这里吗?」「是」乐正绫点了点头。

    她用双手在龙牙的肉棒上抽动,但似乎感觉不太够,于是将两个小玉兔捧起,夹住了龙牙的肉棒,用手捧着双乳夹着龙牙的肉棒来回摩擦,然后自己也张开小嘴含住了龙牙的龟头。

    她将乳头顶在龟头之上,轻柔地让龙牙的阴茎包裹在一片柔软之中,而小舌也在龟头上不断舔舐,不时用舌尖挑动马眼和冠状沟,没有一会儿,龙牙那喘息就变成了呻吟。

    乐正绫从来没有听过龙牙发出那样的呻吟,她有些得意,因为她也算是让龙牙感觉到了平时享受不到的舒适。

    「绫……绫……不行……那样……」乐正绫温暖潮湿的小嘴,具有弹性而灵活的小舌,还有软软的胸脯与勃起的乳头,全都让龙牙的阴茎根本不能忍耐,再加上龙牙家教严格,本身也是处男,几乎没有几个来回,他就感觉到有东西要从龟头喷涌而出。

    但是他没忘了乐正绫,他连忙将肉棒从乐正绫的嘴里抽出来,但这却也打破了他最后的忍耐,阴茎剧烈抽动着,将一股股白浊喷洒在乐正绫的脸上。

    「呜……」乐正绫连忙捧了几把水,洗了洗自己的脸颊。

    「这就是射精……」她喃喃道,继续用手指拨弄着龙牙的龟头。

    「是……」「是遇到心爱的女孩子,才会对着她射精吗?」龙牙不置可否。

    「是的吧?」乐正绫满怀期待。

    龙牙只好点了点头。

    「那心爱的女孩子,可以和龙牙产生性行为吗?」在她的认知中,这都是书本上的东西,但她的纯洁也让龙牙无故生出一股伤感来。

    她笨拙地将龙牙的肉棒往自己的小穴上凑,但无论怎么凑,就是凑不进去。

    「帮我」乐正绫言简意赅。

    龙牙有些为难。

    「快点」龙牙没法拒绝,让她抓住淋浴下的把手。

    乐正绫很是期待,她背对着龙牙,掀起了被水浸湿的T恤,然后将小屁股一翘,那少女的粉嫩小穴,就展现在了龙牙的眼前。

    「快来」乐正绫扭了扭腰。

    龙牙将手放在了乐正绫的腰上,然后将脸凑到了乐正绫的腿间,刚一伸舌头,小姑娘就哼唧一声红了脸。

    他舔舐着乐正绫的阴唇,用舌头去触碰少女的阴蒂,然后揉着她的腰肢,感觉着妹妹双腿之间由清淡的自来水转变为略有咸湿的爱液。

    乐正绫虽然有些害羞,但这害羞很快就被快感所取代,她之前已经有过数次自慰,所以肉穴有些微微泛红,也变得更加敏感起来,对于龙牙的舔舐,没有过多久,乐正绫就舒服地直扭屁股。

    龙牙似乎也无法忍受本能,在没有经过乐正绫同意的情况下,在她的臀瓣上蹭了蹭肉棒,然后借着爱液和水的润滑,轻轻插入了乐正绫的小穴之中。

    「嗯……」说不疼是假的。

    「疼吗?」龙牙趴在了乐正绫的背上。

    「没,没事……来吧……」龙牙尝试性地抽动了几下,乐正绫就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他时刻都在关注妹妹的动态,所以连忙停下了抽插。

    「没,没事的……」「要不算了吧……这件事……」「没,没事的,这比手腕上的,轻多了」乐正绫给了龙牙一个微笑,拿自己手腕上的伤开着玩笑。

    龙牙趴在她的背上,任凭自己的眼泪又一次夺眶而出,他一边哭,一边在飞流的淋浴之下抽插着乐正绫的小穴,力度之大,之无情,让乐正绫忍不住地痛苦地呻吟出声音来。

    但是龙牙没有再停下,他要让乐正绫知道这种痛苦,让她铭记这种痛苦,让她反感,让她厌恶做爱,这样她才不会视自己的身体如器物,如此不加珍惜。

    但是乐正绫多么倔强,她认定了龙牙,就算将自己剖开,她也毫无怨言。

    龙牙在抽插,乐正绫在忍耐,但这种忍耐随着性爱的进行很快就消散,都说爱情是一剂心的止痛药,这话第一次在乐正家生了效。

    乐正绫在呼唤着龙牙的名字,而龙牙也在喘息中呼唤着乐正绫的名字,龙牙的双腿在乐正绫的翘臀上碰撞着,将那小屁股打出一个又一个的波浪,这波浪传到乐正绫的小腹,传到她粉嫩的酥胸,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性感。

    龙牙将乐正绫从把手上扶起,乐正绫也转过头来,一边任由龙牙抽插,下体配合着龙牙的动作,一边又吻上了龙牙的唇,在接吻中被龙牙猛烈抽插着。

    阴茎在湿润且紧致的甬道中不断进出,扩张着乐正绫的小穴,也刺激着她阴道中敏感的神经,终于让那痛苦变成了酥麻的电流快感。

    这是乐正绫在自慰中得不到满足。

    她的呼吸很是急促,但是她死死吻住龙牙的嘴巴,让快感在窒息中更添三分。

    而处女甬道的紧致,也让龙牙体会到了比自己解决更加舒适的快感,两人互相抚摸着,亲吻着,抽插着,在淋浴下做着最原始的动作。

    「我……我快……」龙牙率先提出缴械,而此时乐正绫,为了不破坏龙牙的体验,没敢告诉他自己已经偷偷换了好几次姿势,不然恐怕早就已经高潮迭起,听到他的呻吟,乐正绫更是高兴。

    「嗯」乐正绫的纤腰与翘臀扭动得更加剧烈,龙牙直觉得自己的阴茎又受到了猛烈的刺激,粗度猛地增大,而龟头更是又扩大了几分,直将那本就紧凑的阴道从内扩张了数倍。

    「绫!」龙牙连忙将肉棒从乐正绫的身体内抽了出来,而这迅速的一下,也无疑是释放乐正绫的最后一把钥匙。

    她用手不断抚摸着自己的阴蒂,甚至将手指插入自己的阴道中,模仿着龙牙的抽插,倚靠在龙牙的身上不断颤抖着,这还不够,她已经软掉的双腿根本就不能支撑她站立,本想蹲下,却直接坐在了龙牙脚边。

    乐正绫呻吟着,感受着至今为止最猛烈的一阵高潮,她似与天界想通,又如被天使羽翼抚摸,身上没有一点地方是不在快感之中的,小穴在猛烈收缩,小腹都在一跳一跳,而双腿之间的尿穴,更是直接喷涌出一股淡黄色的水柱,在巨大的压力下喷到了龙牙的脚踝之上。

    龙牙从乐正绫身体撤走肉棒之后,体内挤压的精液就全部喷射而出,本来只是喷在乐正绫的身上,但乐正绫跌倒在地上之后,那白浊也随之喷涌在了她的头发之上,又被淋浴洗去,流入下水道之中。

    「为什么不射在里面呢?」乐正绫乖巧地被龙牙洗着头发,像只小猫一样靠在龙牙的怀里,不时还会索个吻。

    「射在里面了,阿绫会有小宝宝的」「唔……」乐正绫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然后又亲了一下龙牙:「如果是龙牙的话,倒也无所谓啦」俏皮可爱的小姑娘仍然不时挑逗龙牙,直到头上的洗发水被冲干净,她又一次将一条腿搭在玻璃门上,然后将粉嫩白虎掰开、显露,红着脸邀请龙牙的到来。

    都说夏天是燥热、烦闷且粘腻的,但是乐正绫并不这样想。

    她在龙牙的环抱下睡着了,身上还穿着龙牙送给自己的T恤,她承认自己很喜欢龙牙的气味。

    甜蜜、舒爽、清凉,都因为龙牙而成为了这个夏天的代名词。

    那或许,她并不讨厌夏天。【最新发布地址:kanqita.com 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