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碧蓝航线 为伊丽莎白陛下进行日常侍奉的简单工作 > 为伊丽莎白陛下进行日常侍奉的简单工作(番外1)
    番外1、妈妈来做小贝法的肉便器2021年7月24日伊丽莎白女王陛下又来找妈妈了。

    小贝法和爸爸和妈妈一起站在门口走廊,接待突然来访的伊丽莎白陛下。

    因为女王陛下很矮,差不多只到爸爸的腰边一点点,所以每次爸爸都会忍不住去摸女王陛下的头。

    虽然每次女王陛下好像都会因为爸爸的举动生气,但从没真正的责罚过爸爸。

    爸爸和女王陛下的互动非常自然,小贝法知道伊丽莎白女王陛下是非常尊贵的人,港区的大家见到陛下的时候,就算不是皇家的舰娘也会对伊丽莎白保持尊敬。

    能这样和女王陛下相处的爸爸,肯定也很了不起吧。

    事实上也确实这样,在港区进行女仆工作之余,小贝法也问过妈妈。

    妈妈笑着告诉她,爸爸是她们生活的港区最厉害的人——爸爸是这个港区的指挥官。

    小贝法不知道什么是指挥官,温柔的爸爸看上去也不像其他厉害的人那么可怕,但是港区的大家都很喜欢爸爸,小贝法也最喜欢爸爸了,既然妈妈都这么说了,那爸爸一定很了不起!想到这,小贝法就忍不住偷偷的看向自己的妈妈——贝尔法斯特。

    妈妈银白的长发在光线的照耀下晕开淡淡的辉光,一个雅致的辫发束起了妈妈左侧鬓角的鬓发,露出了精致的耳垂。

    一对俊俏的眉毛带着月牙的弧度,显得既优美却又带着些许英气。

    纤长的眉毛盖在妈妈浅蓝的幽邃眼眸上,每次眨眼都像是蝴蝶扇动翅膀一样漂亮,而这被蝶翼庇护的瞳仁,再看向小贝法和爸爸的时候,总是溢满了如水般的温柔。

    因为爸爸不想让妈妈在家里也老是工作,所以妈妈就没有穿着她最常穿的女仆制服。

    炎炎夏日,妈妈现在就只穿着一件爸爸的短袖;爸爸的短袖对妈妈来说有些大了,原本爸爸穿着只会露出颈脖的。

    但妈妈穿着这件衣服的时候,除了洁白的脖子,还会露出妈妈的乳沟。

    妈妈现在没有穿上内衣,爸爸的短袖被妈妈的大胸部顶出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隐隐约约还能看到妈妈胸口衣服被顶出两个凸点;妈妈匀称修长的大腿也露在外面,在走动的时候甚至偶尔会把浑圆屁屁都漏出来。

    虽然不太明白,但是按照妈妈平常教导的女仆礼仪,这样见女王陛下肯定是很失礼的,一向潇洒自信的妈妈现在脸上带着紧张的情绪,就连微笑都没有平常那么自然。

    妈妈双手拉住短袖的下摆,试图尽量多遮挡一些肌肤,又顺便用手臂遮住胸前的激凸。

    不过女王陛下好像没有生气的样子,总感觉她看向妈妈这幅样子的时候好像比平常笑的还要开心。

    因为小贝法和伊丽莎白同样娇小的身高,小贝法对伊丽莎白的视野会更全面一些,此时女王陛下的裙子,是不是比之前翘起了一些?妈妈总是说要尊敬女王陛下,并且要和女王陛下保持距离,太过接近女王也是一种不敬,而且惹怒了女王对女仆来说也非常的失职。

    但感觉伊丽莎白陛下和妈妈说的又不太一样,比如伊丽莎白陛下就很喜欢和女仆的大家靠的很近,小贝法还看到过伊丽莎白陛下在妈妈的工作的时候把手伸进妈妈的裙子里面去,有时候还会单独把妈妈拉到房间里去,看上去一点也不讨厌和大家接触。

    虽然不知道伊丽莎白陛下和妈妈在干什么,但是伊丽莎白陛下每次这样做的时候总是笑的很开心,爸爸偶尔也会摸妈妈的屁屁,那个时候妈妈总是会笑着去扯爸爸的脸,看上去一点也不生气。

    所以妈妈肯定也不讨厌女王陛下摸她的屁股。

    在小贝法的印象中,伊丽莎白一直是一位很亲切又好说话的姐姐,女王陛下只要看到小贝法就会笑的很开心,就算偶尔在工作中偷懒了,女王陛下也不会生气,偶尔因为犯错被妈妈教训了,女王陛下见着了还会来帮小贝法说话。

    有事没事的时候总会吩咐其他女仆给小贝法很多好吃的,小贝法有时向伊丽莎白提一些小小的任性要求,伊丽莎白陛下也总是想都不想就答应(虽然小贝法事后会被妈妈教训)。

    除了爸爸和妈妈,小贝法最喜欢的就是伊丽莎白陛下了。

    因此妈妈每次严肃的提到女王陛下的时候,小贝法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

    胡思乱想之间,伊丽莎白陛下决定今晚在小贝法家住下,皇家的女王陛下突然到女仆长和港区领袖的家中住下虽然有些荒谬,但这是挺常见的事了,从小到大经历过很多次后,爸爸和小贝法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是每次伊丽莎白陛下到家里住的时候,妈妈的表情总是有些奇怪。

    ——————————————————————————————————————————————尽管还算年幼,但在妈妈的坚持下,小贝法还是有了自己独立房间。

    虽然一开始晚上没有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有些寂寞,但是慢慢的,小贝法还是觉得独立房间更好了。

    其原因就是现在小贝法两腿之间高挺的肉棒。

    小贝法长着肉棒这件事,在贝法的各种掩盖下,连爸爸都不知道。

    小贝法更小的时候也从没在意过这些事,和爸爸妈妈在一生活的日子悠长闲适,但时间久了,小贝法也觉得奇怪。

    为什么她既长着爸爸用来拉尿的鸡鸡,又长着妈妈用来拉尿的小穴呢?小贝法问过妈妈,但妈妈只是面色有些奇怪的让小贝法不要告诉爸爸。

    小贝法是听话的好孩子,妈妈还是小贝法的女仆长,所以小贝法会听妈妈的话,不把小贝法长着小鸡鸡的事告诉爸爸,虽然不明白为什么。

    但骗了爸爸总觉得很讨厌,小贝法最喜欢爸爸了,为了补偿可怜的爸爸,小贝法画了很多小红花送给爸爸,爸爸笑的特别开心,抱起小贝法就亲,小贝法也特别高兴。

    后来日子慢慢过去,自己为什么长着鸡鸡这件事也被小贝法忘掉了。

    一年一年过去,小贝法的身高没有特别快的增长,依然是小小的一只非常可爱,但是鸡鸡却突飞猛进的增大了,黝黑粗壮的肉棒上遍布狰狞的青筋,巨大的阴囊包裹着马力十足的睾丸制造出源源不断的浓稠精液,从肉棒顶端不断溢出。

    整处男性部位散发着浓烈的雄性臭,像是在吹嘘着这根东西傲人的雄性资本。

    这根怪物一样的肉棒一点也不像是可爱的,小小的小贝法会长出来的东西,只有哪硕大的龟头上因末经人事而显露出的粉嫩肉色,勉强和可爱沾的上一点点边。

    小贝法一开始很讨厌自己的肉棒,在朝夕相处间,小贝法偶然看到过爸爸的肉棒。

    她觉得那样的肉棒就很好,干净又漂亮,大小也和爸爸看上去很相称,不像自己的又大又黑,上面全是难看的血管还无论怎么洗都特别臭,勃起时小小的女仆裙根本藏不下,让小贝法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且控制不住的溢出臭烘烘的白白的东西还会弄脏裤裤,特别浓稠十分难清洗,每次都让偷偷洗裤裤的小贝法累得够呛。

    尽管如此,小贝法又不敢和妈妈说这件事。

    因为自从鸡鸡变的这么奇怪以后,她就觉得妈妈身上的味道变的比以前更好闻了,偶尔看到妈妈的胸部或者露出的其他的皮肤什么的,小贝法就会觉得浑身燥热无比,紧接着下体就会起反应——甚至小贝法日常生活中大部分勃起的原因,都是自己的妈妈贝尔法斯特。

    燥热难耐的痛苦难以忍受,但小贝法不知道做什么才能让自己平静下来,她只好尽量不去注意妈妈的身体,只要不勃起就好了,因此她也很久没和妈妈一起洗澡了。

    但小贝法越憋就越发现,自己的妈妈贝尔法斯特是惊人的大美人,丰腴的诱人身材在举手投足之间的行动都能轻而易举的勾到小贝法身下的怪物爆炸充血。

    爸爸的小鸡鸡每天也这么难受吗?但是爸爸好像每天都很正常的样子呀?爸爸是怎么做到的?可是因为答应过妈妈不能告诉爸爸小贝法有小鸡鸡,所以小贝法也不能去问爸爸。

    只是对每天看着妈妈这样的大美人还能够保持平静的爸爸多了很多崇拜感。

    今夜,小贝法又因为白天妈妈凉爽的打扮勃起了,好在爸爸妈妈的注意力似乎都被女王陛下吸引了,没怎么太注意到小贝法的「辛苦」。

    小贝法在庆幸之余,却又好像看到白天是女王陛下是不是偶尔会带着意味深长的眼神扫过小贝法难掩凸起的「帐篷」?呜呜……好难受……不明白……下体的燥热让小小的脑袋变的空白一片,除了鸡鸡的胀痛感,小贝法再也顾不着其他了。

    空调吹出的凉气也于事无补,被妈妈清洗过后散发着沁香的毯子更是因为燥热早就踢到一边去了。

    小贝法翻来覆去,却总是因为鸡鸡的错无法入眠。

    熬夜不是好孩子应该做的事,为了让两腿之间的「坏蛋」冷静下来好让小贝法睡觉,小贝法决定去厕所用凉水泡一泡滚烫鸡鸡来降降温。

    打开房门,走进仲夏夜的走廊。

    走廊里燥热的空气仿佛不曾流动一样压抑,但空气中却夹杂一丝异样的怪味,这味道小贝法从没闻到过,但是绝对谈不上好闻,却奇怪的让肉棒挺的更硬了,小贝法的脑子被搅的晕乎乎的。

    想要去厕所,就必须经过客房和爸爸妈妈的房间。

    爸爸妈妈的卧室和客房是相对的,而在这两间房的后面就是厕所的所在。

    高温炎夏,所有的房间都应该是关着门开着空调才对。

    但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妈妈的房间对面的客房,门却开了一条缝隙没有关紧,里面隐隐传来了一些声音。

    小贝法的家隔音都做的很好,小贝法对客房内的声音听不真切。

    伊丽莎白女王陛下正在客房里做什么呢?但小贝法现在没有心情也没有余裕去思考这个问题,肿胀到快要爆炸的鸡鸡让她没法想其他的事情。

    小贝法急冲冲的走进厕所,接了一盆凉水后便赶紧将鸡鸡放进凉水里浸泡消肿。

    慢慢的,下体的涨热感慢慢退去,高涨的肾上激素褪去,孩子特有的疲惫被席卷而来。

    强打精神收拾好厕所,小贝法准备回房休息。

    但在经过客房时,小贝法发现那让她的鸡鸡涨的那么难受的「臭味」好像也是从这个房间内传出来的。

    刚刚被燥热逼退的好奇涌上心头,小贝法悄悄的将门缝拉开了一点点,她张眼朝房内看去——————两个赤裸的肉体正背对着小贝法交叠在一起——伊丽莎白女王陛下正把妈妈按在床上,女王的屁股不断撞击着妈妈丰腴的臀肉上,发出「啪啪啪」的臀肉交击声,房内甚至没有开空调,两人在激烈的动作之下早已大汗淋漓,汗液和其他液体交织在一起浸湿妈妈身下的床单,还散发出了难以言喻的奇妙味道。

    女王陛下正昂着头,似乎撞妈妈屁股的行为能让她十分愉悦一样,嘴里还不时的发出享受的喘息。

    而妈妈则把头深深的埋进了手臂和枕头之间来掩盖自己发出的声音,小贝法看不到妈妈看不到表情,但是小贝法看到妈妈的大屁股和大胸部都跟着女王撞击晃动,时不时的能看到妈妈的乳头在一晃而过。

    眼前看到的一幕已经超出了小贝法迄今为止的认知,她呆愣在原地不知该作何反应,但是眼神却无法从那交缠的肉体上挪开。

    刚刚才泡水冷却下来的肉棒又开始充血胀大,她不知道妈妈在和女王陛下做什么,但是妈妈晃动的肉体和女王陛下的动作没来由的让小贝法十分兴奋。

    她本能的模仿起了伊丽莎白的动作,开始轻轻摆着腰,小贝法的肉棒不断胀大抵住了墙面,随着小贝法腰部的动作,龟头开始在凉凉的墙面上摩擦,这种从没体验过的刺激让小贝法不禁全身发抖。

    「我插死你这个下贱的女仆母猪!今天在门口那是什么表情?本王来访你不爽吗?」伊丽莎白一边用力的撞击着贝法的臀肉,一边挥手狠狠的拍在贝法的屁股上,给贝法洁白的臀瓣粗暴的印上一个鲜红的手掌印。

    妈妈的回应声音在枕头之间传来,显得有些闷闷的。

    「贝法?贝法不敢?请……请不用那么用力,指挥官和小贝法会听到的?!」「我才不管呢!这是给狂妄的女仆长的惩罚,给我老老实实闭上嘴挨操吧!」听到妈妈求饶的声音,伊丽莎白陛下好像显得更兴奋了。

    她加大了臀部动作的伏度,啪啪啪的撞击声清脆又响亮。

    而随着伊丽莎白动作的加大,小贝法看到了是什么东西悬挂在女王的跨间,一下又一下撞击在妈妈的屁股上。

    那是一根丝毫不比小贝法的肉棒逊色的怪物,狰狞的男根正在小贝法的眼前不断的插进贝法的肉穴里,翻搅出无数交合液。

    好厉害……明明妈妈正在眼前被粗大狰狞的肉棒侵犯着,小贝法却忍不住第一时间升起了这样的念头。

    第一次明白了这根胯下的不速之客的真正用途,小贝法的呼吸急促起来,脑中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幻想中自己烧灼的肉棒此时顶着的不是冰冷的墙面,而是妈妈贝尔法斯特柔软的臀肉,自己可以像女王陛下那样狠狠的抓住贝法的纤腰,使劲将硕大的鸡巴插进自己妈妈的肉穴里去。

    妈妈的小穴里,是什么样的感觉呢?情窦初开的小贝法谈不上有什么耐久力,在胡思乱想之中便蹭着墙面射了出来。

    巨量的初精带着浓臭和热气射满了小贝法胯下洁白的墙面,末曾体验过的强烈快感席卷而来,小贝法颤抖着跌坐在地板上,为这惊人的快感痴迷不已。

    房内的伊丽莎白女王仍然没有停下胯下的动作,令人脸红心跳的声响在拉回了小贝法的意识。

    和强行用冷水冷静下去时的烦闷截然不同,射精过后的感觉是如此神清气爽。

    还想要看更多,甚至顾不上清理满是精液的墙面,小贝法坐起身来重新伏在客房门缝前,还拿出了手机开始偷拍,以便以后随时都可以回味这令人难忘的一夜。

    房间内,似乎是嫌弃站着太碍事,伊丽莎白直接趴在了贝法的背上。

    赖在贝法的身上不断的侵犯她。

    「你说,要是指挥官知道了小贝法其实是本王的孩子,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吶??」「不要……不可以告诉指挥官!无论让贝法做什么都可以!请不要告诉指挥官这件事!」听到这个,即使是贝法也有些慌乱,自己的身体随便伊丽莎白怎样来当便器来发泄都无所谓,但是任何可能让指挥官离开自己的行为,绝对不可以接受……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一定要阻止。

    「哈?该怎么办才好呢?」伊丽莎白调笑的回道,不过她自己也清楚贝法的底线,从被自己授精到小贝法成长到今天这么多年,无论多少次背着指挥官侵犯贝法,无论多少次顶进贝法的子宫射满精液,贝尔法斯特对指挥官的爱从末动摇过,甚至到了有些偏执的地步。

    难以想象皇家潇洒自如的女仆长会为了爱情时态度会如此低贱,但万一真的做出了什么行为破坏了指挥官对她的感情,天才知道贝法会做出什么行为。

    但伊丽莎白自己也能理解贝尔法斯特,没有哪个舰娘会厌恶自己的指挥官。

    她对贝法任何的恶劣侵犯行为都只是出于纯粹的肉欲使然,贝尔法斯特多年不改的抗拒和执着让伊丽莎白感到十分有趣,比那些一插就变成肉棒奴隶的母狗有意思多了。

    所以她的行为不是因为对指挥官的仇恨情感。

    感情上来说她也希望指挥官能够过的开心,但是出于皇家女王破碎扭曲的性观念,这份感情是彻底变了味。

    我只是强奸了你的老婆发泄性欲罢了,我又没让你和你老婆离婚,你为什么要苦着一张脸?因此她也从不觉得自己侵犯指挥官妻子的行为会伤害到指挥官,但是作为王族,对后裔的重要性伊丽莎白还是了解的。

    在这一点上上伊丽莎白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指挥官,毕竟是抢占了指挥官诞生后裔的机会,这份愧疚让她帮着贝法隐瞒了指挥官谁是小贝法的父亲。

    嘛,只是借用一下而已。

    以后有机会的话会让贝法怀上指挥官自己的亲生骨肉的啦。

    虽然目前来看,伊丽莎白总是毫不顾忌的内射贝尔法斯特的行为来让这个机会无限期的往后延迟了,但起码伊丽莎白是有这个想法的。

    因此,她也不会真的跑去和指挥官说「小贝法的爸爸其实是我伊丽莎白哒!」但是机会难得,不提点什么要求又显的本女王很逊。

    不过伊丽莎白暂时顾不了这么多了,射精的欲望越来越强烈,伊丽莎白一下一下用力的撞击贝法的屁股,随着这股力道,女王陛下巨大的肉棒越插越深。

    「本王要射精啦!混蛋女仆快用你的便器小穴给我全部接好!?」贝尔法斯特死死的用被子蒙住脸,没有回应。

    只是她止不住颤抖的身体和耳根已经红的像滴血一样表明了她被伊丽莎白搅的已经抵达了顶点。

    伊丽莎白早已习惯了贝法的倔强和不肯屈服,她一个猛插,贝法绝顶的穴肉就紧紧的吸附着她的肉棒,伊丽莎白精关一松,大量的精液冲灌进贝法的小穴里面。

    用贝尔法斯特的身体处理完性欲,伊丽莎白长舒了一口气。

    她缓缓从贝法的小穴里抽出肉棒,小贝法看到妈妈的小穴从漏出那种会从鸡鸡里出来的白色液体,女王陛下把白色的尿尿尿到妈妈的小穴里去了?面红耳赤的小贝法不明白什么是对射精这一行为没有概念,但刚尝到射精快感的小贝法忍不住幻想,如果把白色的尿尿拉到妈妈的小穴里会有多么舒服啊,她也好想和女王陛下一样在妈妈的小穴里尿尿哦。

    事后神清气爽的伊丽莎白,主意也有了,她对着小穴潺潺漏出精液瘫趴在床上的贝尔法斯特说道——「小贝法是我的孩子,肉棒和性欲肯定都是『皇家』级的,既然贝法你既是她的妈妈又是侍奉王族的女仆,作为飞机杯来处理小贝法的性欲是理所当然的,以后你就是小贝法的性欲处理用专属肉便器女仆了!她要是想操你,不允许你拒绝,明白吗?」性欲处理……房门偷看的小贝法听不懂这个词的涵义,只有最直观的「不允许拒绝」这段话可以被单纯的小贝法懵懵懂懂的理解。

    女王在对妈妈下令,如果自己想要用鸡鸡插妈妈,妈妈不能拒绝—这样的现实被小贝法理解了,刚刚的幻想似乎马上就可以成真。

    原本软垂下头的肉棒再一次昂起,不同于以往不知如何是好的烦闷,现在的小贝法心情虽然一样急躁,可是却有了非常明确的目标:她现在就好想把鸡鸡放到妈妈身体里面去,然后和女王陛下一样扭腰在妈妈的小穴拉白色的尿尿。

    小贝法一时激动,没有注意手上多使了几分力道,又把客房的门推开了些许。

    门轴转动的吱呀声在宁静的夜晚显得特别明显,小贝法被这声音吓得心惊肉跳,她匆匆向房内看去,伊丽莎白女王陛下正在把沾满白色尿尿和妈妈小穴里流出的水的肉棒喂给妈妈「吃」,只是动作非常粗暴,那么大的鸡鸡被女王陛下全部塞进了妈妈的嘴里,小贝法也不明白女王陛下为什么要给妈妈吃她的鸡鸡,但是伊丽莎白陛下和妈妈好像都没注意到小贝法。

    于是连墙上的精液都忘了处理,小贝法趁机赶紧拿着手机从客房门口跑回房间去了。

    过了一会,为女王用嘴清扫完了肉棒的贝法轻轻的走出了房间,此时贝法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勉强盖住了自己的身形,只是这衣服被汗水打的湿透,紧紧的贴在了贝法的身上,反而显露出了贝法曼妙的曲线,白嫩的肌肤直接从湿透的衬衫下显露出来,就连胸前的乳头都能被看到一清二楚,只是此时没人欣赏眼前的美景。

    女王浓稠的精液有些梗在脖子里无法下咽让她有些不太舒服。

    舌头上还沾染着女王精液的味道没有散去,但奇怪的是走廊里怎么也带着精液的味道?贝法皱着眉四下望去,却看到房门旁的墙角的大片精液。

    这里怎么会有精液?是谁过来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虽然贝法因害怕而下意识的想到是指挥官发现了一切,但对自己的丈夫了如指掌的贝法很快的发现,这墙壁上的精液,无论是精量还是浓稠度,都和自己的爱人不匹配。

    倒不如说,有点像是伊丽莎白的杰作。

    但做出这事的人肯定不可能伊丽莎白,毕竟女王陛下直到刚刚为止都骑在她的身上恣意妄为,并且「毫不浪费」的把今天份的精子全注入到了贝法的体内。

    那既不是伊丽莎白,又不是指挥官,家中还有谁会在这留下这个痕迹呢?其答案不言而喻。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东窗事发,与其苦恼不如先把能做的事做好。

    贝法叹了口气,默默的找来了纸巾打算给自家冒失的小笨蛋善后。

    蹲下靠近墙上的精痕后,那精液的味道就更浓郁了。

    这样的分量若是射进女性体内毫无疑问的会怀孕吧,没想到自己的孩子已经成长到可以侵犯女性的地步了。

    不同于面对伊丽莎白时的抗拒,在处理小贝法遗留在墙上的精液时,贝法的心情此时则要复杂的多。

    对小贝法成长的骄傲与怜爱,作为女性的一面被女儿看到的羞涩和别扭,与侍奉工作过早被孩子所知道的尴尬和对指挥官的愧疚混杂着眼下浓郁的雄性气味让贝法不禁有些脸红,心情也渐渐焦躁起来,让完美的女仆长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干脆甩了甩头,将一切问题暂且抛诸脑后。

    先去浴室准备处理女王的入浴工作后,赶紧回到指挥官身边去吧,那个熟悉的怀中所带来的安心感,肯定可以帮助自己理清脑中如蛛网般盘杂交错的思绪。

    这么想着,贝尔法斯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最新发布地址:kanqita.com 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