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其他小说 > 碧蓝航线 与贝尔法斯特的异世界冒险同人续作 > 关于我的异世界好兄弟和我一起回到我港区的那些事(皇家篇2)
    作者:Fu.Hua字数:120312021年7月24日皇家篇——胡德的舞蹈下午三时二十五分。

    每日最热烈的时间已过,阳光从强烈走向了些许的昏沉。

    屋内金辉铺洒,隐有暗香浮动。

    轻微的推门声响起,风过,文竹微微荡漾。

    女仆轻轻地将茶盘上的茶杯放在桌上,响动声将酣睡的人惊醒。

    「午安,指挥官」女仆的声音带着微微的喘息,柔美的脸上带着些许笑意,风情晏晏。

    「贝法姐姐,午安!」里克脸上还带着午睡后带着的困倦,言语之间不免无力。

    站起身伸了个懒腰,便对着贝尔法斯特张开了双臂。

    娇躯微微闪躲,双手持着茶盘背到身后,无形地拒绝了指挥官的邀请,言语化解了指挥官的尴尬:「指挥官,现在可不是时候。

    胡德小姐邀请您今天下午共进下午茶,时间是下午四点正」里克装作若无其事地拿起茶杯,对着茶轻轻地吹了一口气,一饮而尽:「好烫!」贝尔法斯特笑了出来:「这是对偷懒之人的惩罚」其实哪是惩罚,这茶也是随意赶制出来的,余温尚高。

    『谁让有一个缠人的家伙纠缠我呢?』想到这里,贝尔法斯特的脸上带上了些许红润。

    里克拿着面巾将洒在身上的茶水擦拭干净,看了眼时间:「坏了!现在已经三点半了!」迟疑地看了下桌上剩下的末处理的文件:「贝法姐姐……」叹了口气,贝尔法斯特,只好应下:「指挥官请先换一身体面的衣服去参加胡德小姐的下午茶会,剩下的工作我会完成的」「麻烦你了,贝法姐姐!」里克匆匆地走出了办公室。

    片刻之后,办公室的门再次响起,随之而来的是窸窸窣窣的声音和低吟浅唱的呻吟声——「抱歉,我来晚了」里克挠着头,面色有些尴尬。

    看这指挥官微微冒汗的额头和尴尬的神色,胡德不由得轻笑出声,拿起放在桌上的丝帕,为心上人轻轻地拭去额间的汗滴,柔嫩的指尖像是不经意地划过指挥官的鬓角。

    里克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就要拿走丝帕自己擦。

    胡德反手将他的手握住,带着些许潮湿的手心显示了她内心也不是很平静。

    但胡德还是倔强地看者里克,眼中水光柔柔,些许雾气氤氲。

    像是僵持了许久,胡德将手松开,作为淑女,这已经是她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里克松了口气,胡乱地擦去汗水,将丝帕仔细地叠好,见胡德摇头,讷讷地将这块绣有白色桔梗花的丝帕放进兜里,胡德这才笑了起来。

    捏起一小块松饼送入口中细细咀嚼,也不说话,拿起茶杯轻啜几口,随后细细的端详起茶杯的纹理来。

    里克见状,也坐了下来,正襟危坐。

    良久,胡德这才开口:「指挥官,过几天有海边的篝火晚会,现在有兴趣邀请淑女跳一支舞作为练习嘛?」「Ofcourse.」里克站起身,微微弯腰,伸出了手。

    带着些许口音的话让胡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用错地方了哦~」也不管里克尴尬的神色,右手轻轻地搭在里克的手上,指尖轻轻地在他手心挠了挠,随后一用力,将里克带动起来,随着小步舞曲优雅而含蓄地跃动。

    风轻轻吹过,耀眼的金发闪烁着迷人的光泽,矜持的笑容似乎有无穷的魅力,里克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她,动作也不由得停了下来。

    轻轻地踩了面前这个男人一脚,皇家的淑女松开了手,背过身去,不让他看自己羞红的脸色:「我想将你比作迷人的夏日,但你却更加可爱与温存……只要我一息尚存,你与这诗篇将永驻我心间……很美丽的诗句呢,能为我读一遍吗,指挥官?」「啊,抱歉,打扰一下,里克是在这里吗?」拐角处轻浮的声音打断了这脉脉的情意,米歇尔快步走了过来,看到桌上的茶,眼前一亮,走过去直接坐下,将红茶一饮而尽。

    「等一下!那……」胡德刚要制止,便看到那个男人已经将里克还没喝的红茶喝了个干干净净。

    嘴巴翕动了几下,后面的话还是没说出来。

    『啊……可恶,功亏一篑啊……这个男人!随便打发走好了。

    』米歇尔眨眨眼,略带些狐疑地说道:「我打扰到你们了吗?」胡德面色不变,内心却意绪翻涌:「知道的话你就快走啊!『「啊、不……」里克挠了挠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里克,我找你有事」米歇尔转过身来:「我从贝法那里听说过段时间海岸观景区有一个皇家的晚会,据说有舞蹈节目,为了展现本大爷的英姿,所以来找你帮帮忙,学一下跳舞」「嗯?和我一起练习吗?也不是不可以……」里克虽然奇怪贝尔法斯特为什么会告诉米歇尔这件事,但也没多想,就这么应了下来。

    而且刚才胡德矜持而猛烈的进攻确实有些让他受不住了。

    米歇尔摸了摸下巴,笑着站了起来,走到里克身前:「好像应该是这样?」说着,右手搭在了里克肩膀上,拽着里克动了起来。

    「好痛!米歇尔你踩到我了!」整张脸都紧了起来,里克连忙放开米歇尔,后退了几步。

    「啊啊……抱歉,我不会嘛」米歇尔毫无歉意地应付道。

    胡德叹了口气,不忍继续看着里克继续受罪,制止了两个人继续练习的想法:「指挥官,还是我来吧」转而对米歇尔说道:「阁下,请吧」米歇尔迟疑地看了一眼里克,见里克点头,这才对着胡德伸出手:「请吧,胡德小姐」「请叫我女士(Lady)或者夫人(Madam),谢谢」硬邦邦地回应了一句。

    『夫……夫人?!』嘴角抽了抽,米歇尔带着不易察觉的怒气看了一眼尴尬的站在一边的里克,无话可说。

    「首先,请阁下搞清楚,作为绅士不要等着一位淑女来主动邀请」胡德皱着眉头,略带着嫌弃地说道。

    「是是……胡德女士,在下是否能够邀请您来一支舞呢?」勉为其难的伸出右手,微微弯下腰做邀请状。

    胡德将手轻轻的放上去,如同白天鹅一般扬起头,露出了洁白的脖颈,优美的曲线在视觉上极具冲击力。

    「左、左、转……」看着米歇尔笨拙的动作,里克忍住了笑意,对着看向自己的两人说道:「我还有文件要处理,就先走一步了」没看到胡德挽留的眼神,回办公室去了。

    胡德叹了口气,略带些丧气地看向这个高了自己许多的男人:「米歇尔阁下,我们这是小步舞,当我说1就是迈左脚,2就是迈右脚,3就是旋转,记住了吗?」胡德皱着眉头,对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极不适应。

    米歇尔点点头表示明白。

    「1.1.1……2.2.2……1.1.3……」随着节拍跳动起来。

    『贝尔法斯特放的东西该生效了。

    』米歇尔想着,有些走神,不小心踩到了胡德的脚。

    今天这次胡德的下午茶邀请本就有不一般的想法,在里克去异世界之前,两人的关系可谓是不是夫妻胜似夫妻,早已发生了肉体关系。

    里克走后,长久时间的禁欲,让胡德不免有些心痒难耐。

    而在里克回来以后,忙于处理积压的事物,不免有些冷落了之前的情人,而胡德本身也是淑女,很难拉下脸面去主动邀请,于是想到了以下午茶为幌子,在红茶里下一点『电脑配件』,让里克『主动』起来,并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女仆长贝尔法斯特,让她去准备。

    很可惜,贝尔法斯特转手就将这件事告诉了米歇尔,这才有了现在这个场面。

    而且贝尔法斯特在准备下午茶时,没有在里克的红茶里放『配件』,而是在胡德最喜欢的松饼里加了足够大剂量。

    「米歇尔阁下!」胡德看起来生气了:「请专注一些!」随即负气一样,放开了米歇尔,但仍旧保持优雅地坐在椅子上。

    『唔……好奇怪……』胡德皱着眉,坐下去的时候传来了一种莫名的瘙痒感,扭了扭屁股,这种骚痒感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更加强烈了起来。

    『难道说……?』摇了摇头,胡德安慰自己:「不可能的……贝法她……」「贝尔法斯特小姐?她怎么了?」抬起头,米歇尔已然站在自己身前,强壮的肉体有着一种别样的压迫感,想要驳斥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咕……』咽了口口水,胡德强迫自己移开了视线,颤抖地拿起了一小块松饼,竟无论如何都吃不进口中。

    就这么拿着松饼轻轻地摩擦着嘴巴,像是不满足一样,伸出舌头在松饼表面轻轻地舔舐起来。

    一阵微风吹过,如同涓涓细流划过脸颊,胡德稍微清醒了些,红着脸将松饼一口吃下,不像以往细嚼慢咽,喝了口红茶直接吞咽了下去。

    低垂着眉眼,娇柔的面容带着些许红润,发丝轻动,将散乱的头发拢到耳后。

    夕阳照耀下,好一幅美人画卷。

    「咳咳」米歇尔大煞风景地咳嗽了两声,将胡德的注意力拉回自己身上,笑着说:「胡德女士……」「嗯?」抬起头,看着米歇尔放在自己面前的手,声音里不觉地带了些绵软。

    「我是否有幸再邀请您再练习一次呢?」将手轻轻地放上去,不自觉地挠了一下,随后便反应了过来。

    『我在……干些什么啊?!』带着羞恼和异样的刺激感,陷入了纠结的胡德竟没有察觉到米歇尔的另一只手就这么搭在了自己的腰上,如此逾越的动作绝不是小步舞所应做出来的。

    随着舞步的变化,米歇尔的手也不安分起来,缓缓向下,覆在胡德的翘臀上重重地揉捏了起来。

    『他的手好烫……!』脑袋迷迷糊糊的、对米歇尔的动作依旧沉默,在春药的作用下胡德额间却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在红润的肤色映衬下格外显眼。

    一股雌性荷尔蒙的气味似有似无。

    「啊,胡德女士看起来很热啊?把披肩脱掉吧」米歇尔的语气不容置疑,手上动作也不慢,直接就放在了胡德胸前,以脱掉披肩的名义极不安分地隔着衣服揉着。

    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一样,米歇尔露出了惊讶的神情:「这女人是隐藏巨乳啊……!『胡德就这么定定地站着,任由米歇尔的手在自己胸前作乱,在大量春药的作用下几乎完全沉迷在异样的快感中。

    过了许久,披肩落地的声音彻底激起了米歇尔的欲望,直接就对着胡德红润的双唇吻了下去。

    胡德对这样的侵犯几乎没有做出像样的抵抗,只是轻轻地拍打了几下身前的这个男人,就任由他的舌头侵占了自己的口腔。

    米歇尔熟练的舌技轻而易举地夺取了主动权,双手在胡德身上上下抚摸,撩起裙摆,轻而易举地伸进了裤袜内,与挺翘的屁股贴合在了一起。

    手指顺着股沟向下,一只手隔着纯棉内裤按压在了菊穴上,另一只手捏住了因充血而变大的阴蒂,这放肆的动作一下将胡德惊醒了过来,虽然浑身发软,但还是用力将米歇尔推开,头也不回地跑开。

    动作跌跌撞撞,颇有些慌乱的意味在里面。

    「呵,你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米歇尔看着那慌不择路的身影,轻轻的舔了一下微微润湿的手指,笑了。

    「淑女?夫人?」捡起掉在地上的披肩,带着邪笑,米歇尔慢悠悠地跟了上去——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见可畏不在,胡德松了口气,自己这副不堪的样子总算是没被人发现。

    扶着墙壁走到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掬一把水扑在脸上,清凉的感觉在脸上散开,躁动不安的心也缓下一些。

    抬起头,看着镜子里自己带着红晕的脸,纤手轻轻地抚上了那显得有些红肿的红唇,那个男人粗野的吻就像要在自己的唇上留下永久的印记一样,只要摸上去,嘴巴现在仿佛还有那种感觉。

    呼吸慢慢有些急促,原本散去一些的红晕再次浮现,身子也娇软了起来。

    勉强撑着洗漱台面,恍惚间有些回味起米歇尔的手在自己身上抚摸的感觉了。

    勉强回到卧房,胡德瘫软在床上,神色带着些迷离,手不自觉地伸向了私处。

    「唔……」隔着裤袜自慰如同隔靴搔痒,胡德愈发欲求不满,力道也大了起来。

    「指挥官……用力……」幻想着与男人交媾,不自觉地唤出了心爱之人的称呼。

    思绪也更加迷糊起来。

    翻了个身,胡德趴在床上,不自觉地翘起了丰臀,骄傲的淑女在药物和男人的刺激下如同求偶的雌畜,摇摆起了屁股。

    手上动作不停,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揉捏起了自己的胸部,但不论力道如何加大,像是都不能满足一样。

    「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米歇尔先生?更用力一点……」皇家的淑女恍惚间说出了绝不应说出的话,唤出了绝不应唤出的名字,脑海中幻想的男人也从指挥官换成了那个更加粗野的男人。

    喘息之间,身子上突然被压了上来。

    胡德面色一僵,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米歇尔握着胡德的手腕,强制将胡德的双手压在床上,身体紧贴着身下那具火热的肉体,伏在胡德耳边轻轻说道:「胡德女士,居然把我作为配菜吗?」「不是的……我没有……」胡德结结巴巴地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对于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的预感让她内心紧张了起来。

    「我很高兴……但是胡德女士可以直接找我,比自我发电要好很多……呼呼……」也不给胡德反驳的机会,米歇尔强硬地翻过胡德的身体,直接吻了上去。

    米歇尔追逐着胡德柔软的舌头,唇齿相交之间发出了不堪的水声,卷住想要逃离的舌尖咬了一下。

    轻微的刺痛和淡淡的腥味反而给了胡德心理上的迷惘,一种不能反抗的感觉反而浮现在心头。

    身体也渐渐放松,不再僵硬,任由米歇尔施为。

    米歇尔敏锐的察觉到了胡德身体的变化,知道这是一举拿下胡德的机会,随即将胡德的双手按在她的头顶,另一只手抽出了腰带,随后将胡德双手手腕绑在一起。

    轻轻地在她耳边说道:「胡德女士……是我强迫了你。

    这并不能怨你,不是吗?」「我可是罪犯……」「胡德女士当然是纯正的淑女……」「身为柔弱的淑女,斗不过穷凶极恶的罪犯也是可以理解的吧?」「就算别人知道了,也无法怪罪你……」米歇尔的话就像毒药,一点一点地侵蚀着胡德最后的心理防线,下身骚痒的感觉也逐渐难以忍受,双重的刺激让胡德近乎于崩溃。

    『是啊……我被束缚住了双手……』『我也只是女人而已……他的身体?如此的?强壮?……』『淑女打不过强壮的罪犯的?……』胡德下意识地——或者说有意地忽略了绑在自己手上的皮带是松松垮垮的样子,也『忘记』了舰娘是如何的强力,将自己摆在了被压制的地位上。

    「而且,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呢?」米歇尔笑着说的话就像炸弹一样在胡德心中炸开,彻底地击溃了胡德的心理防线。

    『是啊……谁会知道呢?明天我依然是皇家的淑女……』放弃思考的胡德脸上带上了痴媚的笑容,半褪裤袜的双腿灵活地扭动着。

    像是不经意一样,灵巧的双脚将米歇尔因取下腰带而松垮的裤子踢了下去。

    淑女被强硬的罪犯压制在床上,炽热的呼吸缓缓地流淌而出。

    像是在邀请一样,红唇吐出的热浪拍打在米歇尔的脸上。

    巨物在蜜穴前摩擦了几下,找准位置,猛地直接插了进去。

    「咕噫——!」下体充实的感觉填满了整个脑海,胡德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整个上半身不受控制地后仰,柔软的腰肢向上挺起,隔着衣物紧紧地贴在男人的身上。

    米歇尔同样被胡德紧致的小穴刺激到忘了动作,两个人就这么保持着交媾的姿势许久。

    待到初始的刺激感缓缓褪去,胡德轻微扭腰的动作提醒了米歇尔。

    带着恶劣的笑容,米歇尔看着身下的女士那潮红而又带有些许不满的脸,心满意足地挺动了起来。

    紧咬着下唇,胡德尽力压制着下身带来的如潮水般的快感,尽量不发出声音。

    见状,米歇尔当然明白这个女人在这种情况下仍试图维持自身淑女的一种仪态,同时也在尽量营造一种自己被强迫而不得已的假象。

    对付这种女人,米歇尔可谓轻车熟路了。

    早在异世界,米歇尔就操服过不少所谓的大小姐。

    那些女人一开始无一不是保持着所谓的淑女的矜持。

    这次能成功拿下胡德,药物的作用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等到她清醒过来,想要保持长久的关系几乎不可能。

    想要达成目的,现在就要更进一步。

    「嗯哼~」因米歇尔抽出巨物而传来的空虚感,胡德不由闷哼出声,有些不满地看着他。

    米歇尔强硬地翻过胡德的身体,背对着自己,随后像婴儿把尿一样,结实的双臂束缚住胡德的双腿,随后猛地插入了胡德的蜜穴。

    「等一下……这个姿势……别这样……!好满?……!」这种重心不稳的姿势让胡德下意识地后仰靠在米歇尔身上,反应过来后因羞耻而大喊出声,连带着本该压抑的想法也从口中冒出。

    相当不淑女的话语让内心平添了一份罪恶感,却又有着格外的刺激感。

    没有理会胡德的话,米歇尔抱着胡德往卧室外走去。

    「不要出去……嗯?~如果可畏回来、哼?~会被发现的……」「放心吧,你的室友是可畏吧?她不会回来的」男人的话传入耳中,想说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下体传来的感觉就让脑海再次处于了空白状态,那一说出话来。

    随着走路的动作,肉棒在蜜穴内如同跳跃一样,每一下都有着绝顶的冲击力。

    害怕被发现的背德感充满心绪,偏偏肉体上的刺激感与之相结合,在春药的作用下本就难以思考的让胡德就快要失去理智了。

    「说着不要,很刺激吧?肉穴的褶皱紧紧地压在一起,紧紧地绞着本大爷的鸡巴呢?!」嘴上说着,步伐也不慢,米歇尔就这么把着胡德的身体,走到了客厅的落地镜前。

    「等一下、你想干什么?」胡德看着镜子中自己那羞人的姿势,挡着两人结合处的裙摆有一块深色的潮湿印记,随着身后男人的动作还伴随着『咕唧』的水声,胡德不由捂住脸,惊呼出声。

    将脸埋在胡德金色的发丝之间,嗅着其中荡漾着的清香和隐约间的雌性气息,米歇尔闷声说道:「胡德女士,不看看自己的样子吗?非常的诱人」胡德紧紧地捂着脸,她哪还不知道身后这个抱着自己的男人是什么想法?但听到米歇尔的话以后,还是微微张开手指,透过缝隙看着镜子中那香艳异常的画面,随后又紧紧地合上手指,再次捂住了眼睛。

    镜中的女人有着即使捂住了脸也无法掩盖的红润脸色,甚至白皙的手背上都泛着一股淡淡的粉色,衣衫完好却显得凌乱。

    发丝荡漾间风情万种,裙衣摇摆间魅惑天成。

    米歇尔用力将胡德抬起,将肉棒抽出,将胡德发软的身体扶好站稳,强硬地将胡德的双手掰开,束缚在她背后:「胡德女士,快看吧,非常漂亮」将『女士』二字发音咬的非常重,就像一记重锤一样锤在了胡德心里。

    『好羞耻……这家伙……!』自诩为胡德女士的淑女却做出了如此不符合皇家礼仪的行为,偏偏自己之前还沉醉其中,这让因米歇尔的话而清醒些许的胡德内心中生出了一些莫名的恐惧。

    『这家伙,想彻底地……[击沉]我?』这个念头在脑海中滋生,胡德言语间微微颤抖:「你……你放开我……」「那可不行,我的女士」米歇尔将胡德整个身体压在落地镜镜面上,身体紧贴着女人曼妙的曲线:「事到如此,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结束的」撩起裙摆,再次将肉棒插入,感受着水润紧致的蜜穴,米歇尔笑出声来:「哈哈……我的胡德女士,你的身体可是非常欢迎我啊?」说着,米歇尔快速地挺动着下身,如浪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

    「嗯?~那、那你要、嗯?……怎样才能放过我?」承受着男人的进攻,言语上的刺激让她身体紧绷着,反应也更加强烈。

    胡德下意识地没有反抗,而是用如温玉一般的声音询问着男人的想法。

    「这样的话,我们来打个赌吧。

    我们来跳一支舞如何?这个舞蹈大概会有所不同。

    我们就保持着当前交媾的姿势,来跳一支舞吧。

    输赢的条件,就是你高潮的速度和我射精的速度相比,怎么样?如果我先于你高潮射精,我就算输」「如果我输了,那我就不会再来找你了。

    当然,如果我赢了,我会在舞会之前每天都来找你练习『舞蹈』的,我的胡德女士」「到舞会之后,我就不来找你,怎么样?」『这是……我吗?如此的不雅、不洁……这感觉?……』冰凉的镜面贴着面颊,胡德将视线停留在镜子中那醉人的画面中,心绪飘飞,米歇尔说了些什么也只是随意的应承着,听到『如果我输了就不再找你』和『到舞会之后,我就不来找你』这句话,根本没有思考便直接答应了下来。

    「好满?……」胡德终于还是没有忍住,娇吟出声。

    「嗯?……呜?……」虽然声音还是压抑着,但娇媚的意味已经彻底藏不住了。

    「那么接下来……」米歇尔松开了胡德,向后退了一步,拽着胡德的胳膊将她转过身来正对着自己。

    胡德满面通红,低垂着眉眼,双手环抱在胸前,不敢看米歇尔。

    「你这副羞涩的样子在做给谁看?」米歇尔虽然欣赏这副模样,但嘴上可不软。

    扯开胡德环抱在胸前的胳膊,另一只手伸到胡德胸前一颗一颗地解开了衣裙的扣子。

    「嗯……」米歇尔的手碰在胸前,让胡德不由地娇吟出声。

    隔着衣服的触感轻轻地摩挲在敏感的躯体上,胡德脸上的情欲几乎满溢了出来。

    随着扣子一个个地解开,胡德白皙的躯体展现在眼前。

    也不将衣服脱掉,就这么敞开着正面,米歇尔用力将胡德抱在怀里,两具肉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女士」胸前丰满的乳肉荡漾开来,随着呼吸带起细微的波浪。

    米歇尔双手用力的按着胡德的美臀,肉棒挤开了阴户,在穴口缓缓地摩擦着。

    随着肉棒一下一下的摩擦,胡德搭在米歇尔肩膀上的双手关节微微发白,敏感的胴体向后反弓,紧咬着嘴唇,勉力不去发出声音。

    「啊~?」随着男人搭在臀部的手一用力,胡德再也忍不住,不由地叫出声,像是散去了全部的力量一般,搂住了米歇尔的脖子,臻首靠在米歇尔的胸前,甜美地喘息着。

    休憩片刻,米歇尔保持着搂抱的姿势,带着胡德柔软无骨的躯体动了起来。

    步伐是典型的华尔兹,甚至比胡德的步伐还要好很多。

    胡德几乎不跳华尔兹,保守而庄重的宫廷淑女通常只会跳小步舞,但触类旁通,对华尔兹的了解也不是一般人比得过的。

    显然,之前米歇尔说自己不会跳舞,只是计谋的托词而已。

    『他……早就盯上我了?』发觉到了这点,胡德的内心微微雀跃,仿佛是被人肯定了自己的魅力一样,身体也更加地柔软敏感了起来。

    「呀~?」趁着旋转的动作,米歇尔挺进一步,硕大的龟头不可阻挡地挤入了蜜穴,引起了胡德的娇呼声。

    像是脱力一样,胡德沉下了腰,主动地纳入了米歇尔整个棒身。

    「哎呀……我的女士,你就这么想要我的大鸡巴吗?」米歇尔挺动了几下鸡巴,火热的肉棒在胡德的蜜穴内跳动着。

    胡德吐出了些许舌尖,像是小狗一样喘息着,眼神愈发的充满了情欲,娇嗔道:「先生……什么叫『我的女士』啊?」「嗯?」米歇尔脚下动作不停,借着跳舞的动作轻轻地抽插着小穴:「当然是我的胡德女士啊」「我们两个相性很好啊~」米歇尔感受着胡德暗中配合的动作,毫不留情地戳穿了这个女人:「胡德你的动作很『风情』啊?屁股扭得不错,这么喜欢我的大鸡巴吗?」被击破了心房的胡德女士低下头,轻咬着米歇尔的锁骨,随后舌尖轻轻的舔舐着留下牙印的地方。

    「坏心眼、先生?」「呀?~!」娇呼了一声,胡德顺从地配合着米歇尔的动作,随着舞蹈的舞蹈的节拍挺动着腰胯,淫靡的交合声充斥着整个房间。

    衣裙从香肩滑落,却被束腰缚在身上,半脱末脱的姿态透露出的媚态十分惊人,旋转间衣裙飞舞,香艳的舞蹈仍在继续,不知何时才能结束……——周末。

    入夜的海浪拍打在岸边,在鞭毛藻的作用下泛起了莹莹的蓝光。

    海岸观景台上也因皇家的夜宴而逐渐热闹了起来。

    皇家女仆团的成员们早已布置好了现场,温和的灯光与海浪交相辉映间,海岸观景台上也因皇家的夜宴而逐渐热闹了起来。

    「欸?贝法姐姐去哪里了?」里克左右张望,想要找到消失已久的贝尔法斯特,看了眼柴郡,笑着说道:「柴郡,你嘴边的是……奶油?」说着便伸手想要帮柴郡擦去。

    「贝法姐姐?不知道哦~?」柴郡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伸出舌头将乳白色的东西舔掉:「公众场合指挥官别这样啦,我会害羞的~」『呼呼?~美味?美味?w』「贝尔法斯特大概是去『偷吃』了吧?」约克公爵手里拿着高脚杯,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里克身边,将杯子里乳白色的液体一饮而尽,按着米歇尔的吩咐回答道。

    「偷吃?贝法姐姐在厨房嘛?」里克带着些许疑惑:「约克,这个是……?」「是『蛋奶酒』哦?」约克公爵眼中带着不易察觉的媚意:「味道不错,指挥官想要试试吗?」「大可不必……」额头留下了冷汗:「我可受不了生蛋生奶的腥味」约克公爵眼中媚意更甚:「很可惜,看来指挥官无福消受了」「那……指挥官,你去找你的贝法姐姐吧,我还想要再来一杯『蛋奶酒?』,就不奉陪了~」看着约克公爵走远的背影,里克只以为约克公爵有些吃醋,但看不到贝尔法斯特,心里又有些不安,只好安慰自己以后再去道歉,便紧忙向着临时厨房区域走去。

    就在去临时厨房区的路上,贝尔法斯特的声音从暗处传来:「指挥官,您是在找、找我嘛?呼?……我在『方便』,您可以、稍等一下嘛?我马上就回到会场?……」听到隐隐约约的水声,立刻脑补了暗处正在发生的事,里克涨红了脸:「好、好的!」说完,便像是被定身一样,僵硬地一步一步地向会场方向走去。

    『没想到完美如贝法姐姐,也会在紧急时刻去野外小、小便……』里克脑内轰炸:「下次……是不是可以……『「去了?、去了?、去了?!!!!」等到里克远去,贝尔法斯特在刺激下快速的高潮,本应高亢的声音被手捂住而掩盖,紧缩的蜜穴喷涌出大量的淫汁。

    米歇尔伏在贝法的背上,轻轻地舔着贝尔法斯特珍珠般的耳垂:「很刺激吧?」。

    贝尔法斯特缓了口气,回首与米歇尔吻在一起,与心爱的男人温存着。

    里克的到来仔细一想就知道又是米歇尔的安排,但贝尔法斯特并没有埋怨,将里克作为配菜而和米歇尔性爱也是两人常做的事了,这种背德感让她欲罢不能。

    恋恋不舍地离开男人的怀抱,也不整理衣服,任由男人继续在胸前上下其手,贝尔法斯特细细的整理好米歇尔的衣服,说道:「我先回会场,你过会儿再去」整理好礼服,贝尔法斯特带着有些别扭的步伐向会场走去。

    『这个男人射的太满了?……走路好难受的?,但愿不会发现吧。

    』片刻之后,回到会场的贝尔法斯特面带潮红,白了里克一眼,:「指挥官,现在盯着女仆可不合适哦?」看了一眼角落里左顾右盼的胡德,心里笑了笑,看到因米歇尔到场而微微高兴起来的胡德,抿着嘴隐去笑意,推着里克往胡德那里走去:「指挥官,淑女可还在等着你呢,请把握机会哦?」「等、等一下……贝法姐姐……」里克心里微微叫苦,他有点想躲着胡德,盖因那天胡德的此举虽然隐晦,却极具进攻性,着实让他有些吃不消。

    但今晚的胡德穿着一身洁白的礼服,他知道那是他订制给胡德的『晨曦的淑女』,心里也很高兴。

    作为一个男人当然喜欢优秀的女性,更遑论是皇家的淑女。

    隐晦地向米歇尔眨了眨眼,不理会里克半推半就的话,只是在笑。

    「咳咳……」里克紧张地咳嗽了两声,看着窈窕的胡德,咽了口口水,对着胡德伸出了手:「我的女士,请问可以陪我跳一支舞嘛?」胡德看着里克,欣然应允:「当然,我的指挥官」说着,胡德手搭了上去,顺势贴在了里克身上。

    里克的脸顿时涨红,不知所措的说道:「胡、胡德,太近了……这不是小步舞的起步动作啊……」胡德有些愕然,突然发现自己在这几天已然习惯了每天和米歇尔以紧贴的姿势来跳性交华尔兹,不由得有一些羞愧:「我……怎么会……『『今天米歇尔没有找我……也就是说、这段关系已经断了……』『我……我……当然应该做回以前的淑女……』瞬息之间想法从脑海中闪过,胡德整理好心绪,勉力笑道:「指挥官,这是这几天不来找我的『惩罚』哦?」「亲密一点,也没什么不好吧?」胡德说着,更进一步:「指挥官,你的身体……」『和米歇尔的根本没办法比啊……』『我在想什么啊?!太奇怪了……』舞曲已经开始,里克虽然害羞,但还是带着胡德跳起舞来。

    与华尔兹不同,宫廷小步舞讲究礼节,男女之间保持着相当的距离。

    但在舞动中,很奇怪的,胡德总是不自觉地靠近里克,而里克只当胡德想要和自己亲近,是『惩罚』,忍耐着而跳动着,颇有些滑稽的味道在里面。

    米歇尔在角落看着,在女仆团众舰娘的掩护下,在光辉的小穴内奋力抽插着。

    而皇家的舰娘都在舞池边等着舞曲结束,争着要成为和指挥官跳舞的下一位舰娘,没发现角落淫靡的画面。

    「就差最后一步了」米歇尔的声音被舞曲声掩盖。

    「亲爱的?,不可以想着别人哦?」光辉抱住米歇尔的头,按在了胸前:「我会吃醋的?」一曲舞毕,胡德缓缓地从舞池走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被众皇家舰娘包围的里克,默然无言,转身离开了会场。

    到了深夜,会场的舰娘逐渐散去,里克看着颇有些杂乱的会场,撸起袖子打算帮忙。

    满面潮红的海王星阻止了他:「指挥官,这里交给我们就够了,刚才有战备信息传来,请赶快到办公室处理一下吧。

    里克不疑有他,也没发现海王星裙子上隐晦的潮湿印记,赶忙王办公室跑去。

    米歇尔从阴影处走了出来,笑道:「我们的『舞会』才刚刚开始啊,我的淫乱大小姐」海王星红着脸,倒进米歇尔怀里,昂起首向着米歇尔献吻。

    米歇尔也毫不客气,吻着海王星的同时,手也不老实,解开了海王星背部的绳结,然后从宽松的衣领处伸进去,在海王星的胸前作乱。

    「……」早已离开的胡德这时返回了会场,看着眼前这一幕,紧咬着贝齿,打断了两人淫乱的动作,拉着米歇尔向着海滩走去。

    海王星只是在笑,叫来了贝法光辉她们,在观景台上准备看一场好戏。

    「我说,胡德女士,我说过了,我只会在舞会前找你」米歇尔咧着嘴:「也就是说,我们的关系到昨天就结束了」「……」胡德不说话,快步走向海滩,在沙滩边将白色的高跟鞋踢开,赤脚踩在沙滩上。

    转过身,看着米歇尔面无表情。

    「喂喂,刚才你也看到了,我还有事要『干』,这么打扰我的好事,不太好吧?」米歇尔的脸色在背对着观景台的灯光下晦暗不明。

    但作为舰娘的胡德看得很清楚,他在笑。

    胡德也笑了:「当然知道……」「但我也有事……是好事?」说着,胡德将『晨曦的淑女』的扣子一颗一颗地解开,包臀的洁白礼服变得宽松,从身上滑落,露出了里面色气的泳装。

    「这身『照耀太阳的淑女』是我私自订制的……喜欢吗?」「我刚才和指挥官跳舞就纠结着,穿这个来是不是不合适……」「现在……我觉得很好……米歇尔先生……不、亲爱的……?」胡德抱住了米歇尔,乳肉紧紧地压在米歇尔胸前:「她们能做到的,我也可以?……」「抱我?……」「当然,我的胡德女士」在重重地说出了『我的』这个词,米歇尔将泳装三角裤拨开,直直的插入了胡德早已泛滥的小穴。

    「你以后永远都是我的!」「啊?……填满了……?」胡德娇喘着:「当然,我的master……」——回到办公室的里克打开灯,急忙走到书桌前准备拿起电报查看,却看到地上有块白色的丝帕,是胡德给自己的绣有白色桔梗花的丝帕。

    白色桔梗花丝帕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风吹掉在地上,沾染了微不可见的灰尘……拿起丝帕,小心保管起来,想着胡德跳舞时的动作,不由地笑了起来……【最新发布地址:kanqita.com 找到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