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皇兄何故造反? > 第一百六十五章:一穷二白的战后
    京师,武英殿。

    距离上一次军报到京,已经足有三天。

    虽然边境的战事已经接近了尾声,但是毫无疑问,到现在为止,和兵事相关的,还是最重要的政务。

    因此在早朝上,最先出列的,还是于谦。

    “皇上,辽东军报,赛刊王属下大将岱钦,率五千人攻辽东镇,已被总兵官曹义击退。”

    “另有大同总兵官郭登来报,三日前,郭登遣都指挥使范广率军五千,攻白羊口,遭赛刊王所率五千骑兵伏击,范广不得已仓皇撤退。”

    “至昨日,也先剩余残军一万,自白羊口撤出,已至猫儿庄,太上皇同被裹挟至草原深处。”

    朱祁钰叹了口气。

    果然,再周密的计划,都免不了有疏漏。

    谁也没有想到,赛刊王往东北方向的进军,实际上是虚晃一枪。

    他明着是要攻辽东,但是实际上却将手中大军一分为二,五千人佯攻辽东镇,另外五千人则是绕道白羊口,救援也先。

    白羊口本就是也先给自己留下的后路,设了五千人把守,如今再加上赛刊王的五千人,范广自然是拿不下来的。

    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也先,带着自己的万余残兵,退回草原。

    不过如此一来,也并非没有好处。

    毕竟,短时间之内,大明无力再对草原用兵,那么如此一来,草原自然是越乱越好。

    也先此次大败,他手中的精锐至少折损了一半。

    而相对的,他的老对头脱脱不花,实力却基本没有损失。

    再加上也先这次大败,最大的原因就是脱脱不花擅自撤军,导致辽东宣府等地的兵马,得以驰援大同,切断了他的后勤路线所致。

    事情闹到了这种地步,双方的矛盾再无调和的可能,必有一场大战。

    要是也先真的死在了此战当中,反而间接上让脱脱不花保存了实力,不如让他们自己打去吧。

    想了想,朱祁钰问道。

    “我军战损如何?边境损失如何?”

    这本就是今天的主要议题,因此于谦早有准备,拿出一份奏疏,转呈到天子的案上,然后开口道。

    “据粗略统计,自也先大举进攻时算起,辽东,宣府,大同等处,战死官军共计三万余众,伤者约有五万余众。”

    “龙门,怀来,阳和,顺圣川等十四处关隘城墙大半被损毁,其余关隘也需整修者,共计十六处。”

    “其中,倒马关损伤最为严重,先是,也先大举攻城,倒马关提督大臣曹泰,参将孙大勇为守城故,命官军以水灌城,筑成冰墙,反复数次,方抵挡七日之久,战后,倒马关城墙彻底损毁崩塌,已不可用,当需重建。”

    于谦越说,朱祁钰就越感到头疼。

    打仗打仗,打的都是钱!

    古人说穷兵黩武,是因为打仗要耗费的人力物力,实在是太大了。

    寻常百姓都以为,大军出战,最费钱的是人吃马嚼的粮草。

    但是实际上,粮草在整个打仗的支出当中,最多占得了一半左右。

    更多的,是战后的支出。

    就如这次大战,战死者有伤者,均需抚恤,有功者需要上次,这就是一大笔钱,更不要提还有各处关隘的重新加固。

    这次也先大举进攻,各处沿边守将,大多数都是死战不退。

    朱祁钰不用想也知道,死战的另一个代价就是,各处城墙城堡必然被打的伤痕累累。

    这十几处关隘,又是一大笔银子!

    更不要提,还有一处倒马关彻底被打废了,需要重新修筑。

    倒马关和紫荆关,居庸关并称为内三关,对于护卫京师,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这场大战,要不是有倒马关生生拦住了也先七日之久,绝不可能有紫荆关的大胜。

    所以倒马关不仅要重建,而且要建的比以前更加的坚固。

    直白的说,得多花钱!

    而且,这还不仅仅是钱的事儿。

    修筑新城,加固关隘,不仅要钱,更需要人。

    如此大规模的加固,仅凭各隘口遗留的守军,不知道要修到什么时候,所以就要征调民夫。

    除此之外,还有军队的问题。

    大明的军队是以军户制度为基础的,死板的很,军户和民户之间,流动转化甚少。

    就算是有,因为军户的地位比不上民户,所以也会是军户向民户转化。

    这次大战,加上土木一役,朝廷战死的官军,足有二十余万,有伤无非继续当兵的,也得有十余万。

    如此巨大的空额,还不知道要上哪去填补。

    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些死去的官军,有接近四分之一,都是刚刚承袭入军时间不长,没有子嗣。

    也就是说,大明不仅仅是损失了这么多兵员,而且其中有四分之一的军户没有人承袭。

    换句话说,大明永久损失了数万人的兵员补充渠道。

    前面的问题,不管是抚恤,赏赐,还是城墙,民夫,都可以用银子来解决,但是军户的损失,却是无法解决的。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摆在面前,即便是两世为人,朱祁钰也不由得感到一阵棘手。

    想了想,朱祁钰对着一旁的户部尚书沈翼问道。

    “沈卿,户部所剩银两如何?”

    沈翼苦着一张脸,他就知道,一起兵戈,户部遭殃。

    打仗的时候,户部要负责后勤,筹集粮草。

    打完仗之后,户部要拨款抚恤赏赐,这回还饶上了一大堆城墙的的修复和一座新城的重建。

    这可真是要了老命了!

    移步出列,沈翼皱眉开口道。

    “回皇上,先是,太上皇先有屡次征伐麓川,去年又遣船队再下西洋。”

    “其后,动用二十余万官军北征,耗费钱粮甚多。”

    “加之去岁宁阳侯江浙平叛,迁延年许,如今西南有苗贼作乱,亦靡费甚重,先皇留下的底子,着实已经不厚了……”

    沈老头絮絮叨叨的,就是不肯说手里到底还有多少钱。

    朱祁钰看着他巴巴的眼神,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开口道。

    “既然如此,沈卿你先退下吧,回头拟个奏疏,将户部的详情奏上。”

    这老头东拉西扯的,无非就是因为,户部没啥钱了,嫌丢人,所以不肯在早朝上,当着这么多大臣的面说而已。

    虽然说是让他拟个奏疏,但是下了早朝,朱祁钰将沈翼和工部侍郎王永和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