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十四章 宠妹狂魔(求月票!)
      夜幕降临,皇宫中灯火通明。

      比起前几天的紧张,现在皇宫里面的气氛好了不少。陛下的身体没什么大问题,让很多人都放松了下来。

      今日皇宫大宴,除了朱翊钧一家吃饱喝足之外,宫女太监也会得到一些赏赐,至少会赏赐一壶酒。

      要知道,在皇宫里面喝酒的机会可不多。

      朱翊钧陪着李太后坐在主位上,母子二人相谈甚欢。

      这个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脚步,随后就有身影跑了进来。

      朱翊钧看过去,见到弟弟妹妹们来了。

      父皇生的孩子,除了早夭的以外,剩下的都在这里了。

      朱翊钧有一个弟弟,也就是潞王朱毅镠。

      还有四个妹妹,大妹是寿阳公主,今年十二岁;

      二妹是永宁公主,是朱翊钧的亲妹妹,也是李太后的女儿,今年十岁;

      三妹是瑞安公主,今年只有七岁;

      四妹是延庆公主,今年只有三岁。

      他们几个在一群太监宫女的伺候下跑了进来。

      尤其是延庆公主,蹬着两条小短腿扑腾扑腾的往前跑,斜斜歪歪的随时都可能摔倒,像极了短腿柯基欢欣雀跃奔跑的样子。

      旁边的太监和宫女紧紧跟在延庆的身后,丝毫不敢懈怠,生怕公主摔在地上。

      延庆公主咯咯的笑着,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看到这一幕,朱翊钧都笑了,没有丝毫的迟疑,直接站起身子走到了延庆公主的身边,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得不说,这个小妹妹长得真漂亮,像瓷娃娃一样。

      突然被抱了起来,延庆公主还很不适应,顿时就挣扎了起来。小手不断地抓挠,小腿也不断地踢着,撅着嘴很不满意。

      看着她的小模样,朱翊钧顿时就更高兴了。

      李太后看到这一幕,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她的男人已经没了,如今这些子女之间能够和睦相处,自己纵享天伦之乐,也是件很高兴的事。

      门外一阵环佩叮当,仁圣太后和几位太妃也从外面走了进来。

      见众人要行礼,朱翊钧直接摆手说道:“今天是家宴,谁也不要客气,这些礼仪就免了。咱们今天就好好的吃,谁想吃什么吃什么,吩咐他们去做。”

      朱翊钧抱着延庆公主来到仁圣太后的面前,笑着说道:“见过太后,见过诸位太妃。”

      “陛下不用如此客气。”仁圣太后笑道。

      仁圣太后比李太后的年纪要稍微大一些,但保养的也还不错,举手投足之间颇显雍容华贵。

      她是隆庆皇帝的继妃,没有孩子,在朱翊钧登基以后,被尊为仁圣太后,住在了慈庆宫。

      当初因为两位太后尊号的事情,还闹腾过一段时间。

      有人要遵着为仁圣太后为太后,原本她是隆庆皇帝的皇后,按照规矩就应该这么办。

      可是皇帝的生母是李太后,如果不尊为太后也说不过去。

      太后有两位,可是慈宁宫的位置只有一个。

      最后是张居正提出来的两宫并立,慈宁宫和慈庆宫都尊为太后。

      正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张居正支持李太后,李太后才觉得张居正人好。比起高拱的还政内阁咄咄逼人,张居正可就要温柔得多了。

      这些事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宫里面的气氛还算是融洽。

      今天皇帝身体康复,要在宫里面举行家宴,所以这些人也就都来了。

      两位太后携手往里走,表面上看气氛很融洽。

      其实当初的皇后尊位之争,更多的是外朝,也就是大臣们之间的争斗。他们的党争利用了两位太后而已。

      作为一个没有儿子的太后,没有什么操作空间。仁圣太后早就已经明白了自个儿的处境,这几年在宫里面吃斋念佛,与世无争。反而因此和不信道、笃信佛教的李太后在吃斋念佛上有了共同话题。

      其他的太妃,就更是与世无争了。先帝已经去了,你也没有孩子,争什么争?

      好好的活着就好了。

      延庆公主似乎也适应了被朱翊钧抱着,不再挣扎,还用双手抱着朱翊钧的脖子,不时的露出头来哈哈笑。

      她的小手小脚一刻也不安分,不断地踢打着,有时候还伸手去拿吃的。

      朱翊钧看了一眼要坐到母后身边的弟弟潞王,一把拉住他说道:“不要到母后身边去了,跟着皇兄一起坐。”

      朱翊钧脸上的笑容很灿烂,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

      “是,皇兄。”潞王笑着答应了一声,任由朱翊钧拉着自个儿来到桌子旁边坐下。

      几个妹妹,也都被朱翊钧安排好坐下了。

      在这个过程中,最让朱翊钧关注的就是永宁公主。不说其他的,这位公主在原本的历史中也太惨了一些。

      历史上,明神宗万历皇帝对自己的这个妹妹非常宠爱。万历十年封胞妹为永宁长公主,并为之选驸马,由司礼监太监冯保负责。

      冯保在收受贿赂后,选择了京城中一位身患痨病的富家子弟梁邦瑞。李太后也被他蒙在鼓里。

      婚礼当日,梁邦瑞竟鼻血不止,沾湿礼服,几乎不能完成仪式。而太监们竟还坚称是挂红吉兆。

      梁邦瑞在结婚后又遭到太监、宫女屡次勒索,且被打骂,不到两个月便告身亡。

      永宁公主也是没过多久,抑郁而终,这一辈子都没有知道什么是男女之事。

      这也是朱翊钧想弄死冯保的一个原因。

      皇帝和太后信任你,可在这样的事情上,你居然都敢糊弄皇帝和太后?

      你收受贿赂不要紧,可是什么钱你都敢拿,这种钱你也敢拿?

      简直就是死不足惜!

      永宁公主温婉闲适的坐在那里,脸上带着平和的淡笑。这根本就不是她这个年纪应该有的样子。

      在朱翊钧看来,永宁就应该像延庆公主一样天真无邪,每日里蹦跳,想要什么就伸手去抓。

      她们可是大明朝的公主,哪怕是要颗星星都不过分,朱翊钧都乐意!

      虽然汉唐公主过于嚣张跋扈了一些,可是宋明的公主待遇也太差了一些。

      这种情况一定要改!

      看着四个可爱小巧的妹妹,朱翊钧的心里面多多少少有了决定。

      回头就开始操办,从弟弟开始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