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十二章 你要做好宦官
    “这一次冯大伴突然逝去,朕感触颇深,对苏轼的那句‘人有旦夕祸福‘有了更深切的体会。可朝堂之上的大臣皆是朝廷肱骨之臣,朝廷缺不得。”

    “朕有一个想法,正好和先生商量一下。”朱翊钧看着张居正轻声说道:“想让太医院的御医们给朝廷的臣子们检查一下身体,凡四品以上文武官员,五十岁以上在京官员,全都查一查。”

    说完,朱翊钧看向了张居正,等着他给自己一个答复。

    四品以下、五十岁以下,那就不用想了,自个儿努力去吧。要不就快点升官,要么就多活几年,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也算是给官员的一个激励。

    想收拢底层官员怎么办?

    不是给他们医疗,而是给房子。

    京城居之大不易!

    朱翊钧都准备回头搞一搞房地产了。

    张居正没想到皇帝竟然提出了这样的想法,不过这是好事,自己的学生终于有了一些实用的想法了。

    张居正点头说道:“陛下有此心,当然最好。”

    张居正并不太在意此事。他生病了想要御医的话,也就是一声招呼的事。

    “如此,就这么定了。”朱翊钧看着张居正说道:“交给张先生来办,倒是有劳张先生了。”

    “这是为臣的本分。”张居正躬身说道。

    朱翊钧点点头说道:“如果天下的臣子都像张先生这样想就好了。”

    “陛下谬赞。”张居正面无表情的说道。

    “对了,春闱的时间眼看就要到了,不知道主考官的人选定了没有?”朱翊钧缓缓地问道。

    “暂时还没有,内阁还在商量人选。”张居正想了想之后说道:“回头定下来就报给陛下。”

    “好。”朱翊钧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有劳先生了。”

    君臣二人谈过了这件事情,又闲聊了一会儿,基本都是张居正说朱翊钧听,就像老师和学生一样,气氛倒也很融洽。

    等到张居正走了以后,朱翊钧脸色就变了。

    对着不远处的陈矩招了招手,朱翊钧说道:“你去把张宏找来。”

    “是,陛下。”陈矩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走了出去。

    冯保死了,张宏上位,这都在朱翊钧的意料之中。

    皇宫里的太监,除了冯保就属张宏资格最大,他上位也很正常。

    无论是历史上的记载,还是这段时间对张宏的了解,朱翊钧都很喜欢这个太监。

    这是一个有原则的太监,为人本分,不像冯保那么伤心病狂。而且也不贪污,没有那么大的野心。

    他非常守规矩,是一个大明太监的完美典范。

    只不过朱翊钧也知道,张宏心里面更倾向于读书人,或者说是张居正。

    在真正的历史上,张宏后来是绝食自杀的,原因就是觉得万历皇帝那么干不对,尤其是万历皇帝对张居正的做法。

    张宏无数次劝无用,最后绝食而死。

    像张宏这样的人,想让他来做刀是不可能的了。他不会成为魏忠贤那样的太监,也不会成为皇帝手里面的。

    但是在眼前这种情况下,张宏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了,有什么事情朱翊钧也可以吩咐张宏去办,不用担心他去太后那里告状。

    如果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张宏会劝诫,但绝对不会跑到太后那里搬弄是非。这就是张宏和冯保最大的不同。

    很快,陈矩就把张宏从外面带了进来。

    见到皇帝,张宏连忙跪在了地上,以头触地,恭敬道。:“奴婢张宏,参见陛下。”

    “起来吧。”朱翊钧看着张宏说道:“朕听说你在为朕四处寻找道士?”

    “奴婢已经让人停下来了。”张宏连忙说道:“当时陛下身有邪祟,奴婢心急如焚,这才出此下策……现在天师做法有效,陛下龙体康健,奴婢为陛下欣喜!”

    “四处寻找道士,有损陛下声明,奴婢请陛下治罪!”说到这里,张宏又一次撩起衣服跪在了地上,神情很严肃很认真。

    这是从嘉靖皇帝年前过来的老太监,深知皇帝炼丹是怎么回事,也知道寻找道士会有损陛下的名声,才会有今天这个做派。

    但他是真觉得自己损害了皇帝的名声。

    朱翊钧看着张宏,笑着说道:“起来。”

    等到张宏从地上站起来,朱翊钧这才继续说道:“这件事情是母后允许的,你做得不错,不必自责。”

    “朕的名声?这种小事还损害不到朕的名声。天子的名声也不在那里,天子的名声在于对天下的百姓好,让他们都能够有衣穿、都能够有饭吃。”

    “只要秉持仁爱之心、宽以待人、严于律己,朕必然能够青史留名。先做一个好皇帝,这样才会有好的名声。如果只盯着名声,怎么做一个好皇帝?”

    “陛下英明!”张宏趴在地上,一脸的激动。

    看着他激动的身子颤抖,双眼通红,甚至要流泪。朱翊钧有点尴尬。

    这个我没说什么啊,就是普通的唱高调而已,你至于吗?

    这要是再唱高一点,你难道能嘎着抽过去?

    有些尴尬的平复了一下情绪,朱翊钧这才说道:“起来吧,不必如此激动。朕虽然想做一个好皇帝,可是这天下事不能总让朕一个人来做。”

    “朕还需要你们的辅助。虽然你们是宦官,可是也要做一个好宦官,要学三保太监,不要学刘瑾、王振之流。明白吗?”

    “奴婢明白,”张宏趴在地上,一脸激动的说道:“奴婢一定不让陛下失望。”

    “那好,好!”朱翊钧坐在龙椅上,一只手撑着下巴,很无奈。

    你这样还让我怎么说?

    沉吟了片刻,朱翊钧才继续说道:“朕有一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

    “奴婢领旨。”张宏恭敬的跪在地上。

    “是这样的,这些年张先生为国操劳,可以说是劳苦功高。可是先生品质高洁,朕实在不知道赏赐一些什么,只能对他的后辈多看顾一些。”

    “朕听说张先生的儿子要参今年的春闱,你查查有没有这事?如果要是有的话,报给朕。这件事情千万不能让先生知道,不然以先生的品格,恐怕要怪罪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