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十一章 上了万历的船(求月票!)
    朱翊钧直接就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急忙走到张天师的身边,“爱卿,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

    一边说着,朱翊钧一边还亲手将张天师搀扶了起来。

    “陛下,”张天师站起来之后,连忙说道:“臣惶恐!”

    “见外了,这话说的就见外了。”朱翊钧伸手拉住张天师,笑着说道:“虽然咱们见面的时间不多,但朕对天师可是一见如故。”

    “天师进京没多久吧?”朱翊钧笑着问道。

    第一招:忆往事、叙旧情。

    张天师听了这话,点了点头说道:“的确是没多久。”

    “虽然进京没多久,朕也只见过你两次,可无论朕还是太后,对天师都是喜爱有加,也希望天师能够长留京城。”朱翊钧十分亲切的拉住张天师的手。

    张天师心里苦笑。

    太后和陛下的确很好,自打进京之后,他们对他优加礼遇,而且大明历代皇帝对天师这一脉,都是恩遇有加。

    现在皇帝这么说,实在是让张天师不知道怎么接下去了。

    看到张天师这个样子,朱翊钧点了点头。可以使用第二招了。

    第二招:晓之以理、动之以情。

    “朕还年轻,可是太后年纪一年比一年大了。”朱翊钧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固本培元的丹药,朕想给太后炼制一些,能让太后身体康健一些也好。”

    “这也是朕的一片孝心。古有卧冰求鲤、戏彩娱亲,朕虽然不敢与古之先贤相比,可是孝敬父母,天下皆同此心。父皇早去,只有母后留在身边,朕只希望这样的日子能长久一些。”

    “这些年,太后为国、为朕操劳颇多,朕每每想到……”说到这里,朱翊钧有些哽咽,眼圈红,似乎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他转头看着张天师,也不说话。

    张天师毕竟年轻,不是那些脸皮厚的老狐狸,见陛下这么看着自己,实在是有些扛不住,不过咬着牙说道:“陛下孝心感动天地!”

    朱翊钧看着张天师,见他没有往下说的意思,知道这是不答应了。

    是时候使出第三招了:不耻下拜。

    “天师,”朱翊钧抬起头看着张天师,向后撤了一步,直接躬身说道:“朕实在是没有什么人可以相信了,只能求天师帮忙,还请天师不要拒绝。如果天师不答应,朕就不起来了。”

    张天师哭丧着脸。

    完蛋了,不答应都不行了!

    陛下都这个态度了。自己还不答应,疯了是不是?

    如果这个态度还不答应,那就属于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在皇帝面前敬酒不吃吃罚酒,后果很严重。

    张天师连忙扶住皇帝,撩起衣服跪在了地上,恭恭敬敬的磕头道:“臣领旨谢恩。”

    “好好好!”朱翊钧顿时就露出了笑容,伸手将张天师搀扶了起来。

    等到张天师站起来,朱翊钧笑着说道:“天师不必如此。只要天师能够答应朕,朕就倍感欣慰了。”

    “臣一定尽心尽力!”张天师一脸的诚恳。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既然答应了,那就好好的做吧。推辞不掉,就把事情争取尽量做得漂亮。

    朱翊钧说道:“这里的法事还要做两天,天师离开的时候,朕会把血准备好,让天师带走。虽然丹方上面没有说血液的保存时间,但是朕觉得应该是越早越好。”

    “是,陛下。”张天师答应了一声,恭敬道:“全听陛下吩咐。”

    张天师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只能躺平,剩下的事情就让皇帝自己做。

    你爱干什么干什么,我任君摆布。

    朱翊钧满意的点头笑道:“如此,朕就让人安排天师休息。劳累了一天一夜,想来天师也困倦了。”

    说完,朱翊钧转头对陈矩说道:“去吧,带着天师下去休息。”

    “是,陛下。”陈矩恭敬的答应了一声,笑着来到张天师的面前,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天师,这边请。”

    张天师点了点头,恭敬道:“臣告退。”

    说完,他跟着陈矩一起走了。

    等到张天师走了以后,朱翊钧松了一口气。

    不说其他的,这件事情终于办成了。

    张天师已经上了自己的船,不可能想下去了。即便他想下去,自己也不会给他机会。

    上了船,还想跑?

    心情大好的朱翊钧觉得应该给朝廷的大臣们一点福利,安排一次体检,给朝廷上下的大臣们好好检查一下身体。

    身为一个好皇帝,一个盛世仁君,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做呢?

    自己要做到心里有数,毕竟丹药练好了之后也还需要一个实验对象不是?

    给大臣们检查一波身体,顺便也能刷一波好感不是?

    虽然不一定有多少,可是蚊子腿再小它也是肉啊!就这么办了!

    时间不长,陈矩就转了回来,来到朱翊钧的面前说道:“陛下,张阁老来了。”

    “张先生来了?”朱翊钧顿时有些兴奋,急忙站起身子说道:“快请张先生进来。”

    在朱翊钧的脑海之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要不就拿张居正来做实验吧?

    威望高、权力重,用他来做实验的话,会不会收获更多的声望?

    不过想想,朱翊钧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冯保刚死,自己装病,朝堂上本就不安稳。如果这个时候张居正再病倒了,那谁来管理朝堂?

    这就得不偿失了,得换个人。

    “是,陛下。”陈矩答应了一声,转身就去外面迎接张居正了。

    时间不长,张居正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皇帝的情况,张居正已经从外面的人那里弄清楚了。知道皇帝没有事情了,张居正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其他的事情都好办,只要皇帝没事就好。

    “臣张居正,参见陛下!”见到皇帝,张居正连忙躬身行礼。

    “来人,赐座。”朱翊钧面带笑容的说道:“朕已经听母后说了,在朕昏迷期间,先生一直在宫里看顾。朕心里面很感动,先生辛苦了!”

    “这都是为臣的本分。”张居正看着朱翊钧,捋着胡子说道:“只要陛下身子大好,臣也就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