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四十九章 谭纶推举刘显、俞大猷
    时间不长,谭纶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朱翊钧上下打量了一番谭纶,现他的精神头还不错。看来系统帮他解决了身体问题之后,整个人都健康了不少。

    “臣谭纶,参见陛下。”谭纶恭敬的行礼。

    “免礼。”朱翊钧语气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看爱卿如今的样子,这病应该好得差不多了?还有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托陛下的洪福,”谭纶连忙说道:“臣已经没有大碍了。”

    朱翊钧满意的点点头,拉着谭纶走到一边坐下,指着茶水笑着说道:“尝尝,刚刚送来的贡品。”

    “多谢陛下。”谭纶连忙站了起来。

    “坐,坐。”朱翊钧做了一个下压的手势说道:“爱卿不必如此,这里又不是朝堂之上,不必如此多礼。”

    “是,陛下。”谭纶答应了一声,这才坐了下来。

    在朱翊钧的示意下,谭纶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就听到皇帝问道:“谭爱卿,关于张阁老夺情之事,你有何看法?”

    “现在朝野内外纷纷扰扰,很多人赞成,也有很多人反对。说的也都很有道理,朕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更找不到一个商量的人。朕只能把爱卿找来,想听听爱卿的看法。”

    听到皇帝问这件事,谭纶一阵头大。

    关于此事,谭纶的主要想法就是随大流、不要瞎掺和。

    这么多年,自己经历的政治斗争还少吗?

    这里面的残酷和无理,自己知道得很清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根本就说不清。

    何况谭纶的身份摆在这里,他出身裕王府,与张居正关系很好,两人算是一系;这几年又支持张居正的改革,算得上是新党。

    在这样的情况下,谭纶支持张居正夺情也是应有之意。

    随大流支持,和挑头支持是两码事。

    没想到皇帝把自己找来,居然是问这件事。

    略微迟疑了片刻,谭纶说道:“臣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头绪。朝廷现在需要张阁老主持大局,可回家尽孝又是天伦之道,实在是两难。这件事情恐怕还要陛下乾纲独断。”

    朱翊钧看了一眼谭纶,大概也明白这是个怎么回事的官员了。

    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但是交给他的事情也能做好。他做改革先锋不行,做改革的大帅也不行,但是做个偏将没问题。

    “难啊!”朱翊钧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有一件事情朕想问问爱卿,爱卿有没有熟悉的老将,经验丰富、比较能打的那种?”

    谭纶想了想之后问道:“不知陛下找此人何用?”

    “朕近日研究了一些兵书,心中颇多不惑,想找人解惑。本来想着爱卿是合适的人选,可是爱卿执掌兵部、事务繁多,身子也刚刚大好,朕实在不忍心劳动。朕想着找一个老将放在身边,随时为朕解惑。”

    谭纶想了想,咬牙道:“陛下这么一说,臣真有一个合适的人选。”

    这件事情其实并不太好办,给皇帝推荐这么个人很容易搞出事情。

    先,很容易被文官攻讦,一个邀宠献媚的名头跑不了了。

    其次,这个老将如果做了什么事触怒了陛下,自己也要跟着担责任。

    只是张阁老夺情之事,自己已经缩了一回,这次不能再缩了。

    如果再缩回的话,陛下怎么看自己?

    这个印象不能留。

    “不知是何人?”朱翊钧顿时来了兴趣。

    “回陛下,臣认为有两个人比较合适。一个是广西狼兵总兵刘显,他前些日子给朝廷上了一份奏本,说是身体大坏,想要请辞。”

    “另外一位是后将军府佥书俞大猷。”

    前面那位刘显,谭纶推荐起来倒是没有什么迟疑。反倒是后面这一位。让谭纶多多少少有些迟疑,实在是俞大猷的脾气放在那里。

    俞大猷是一个能力不逊于戚继光的名将,可是在做官上就比戚继光差远了,一辈子起起伏伏。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俞大猷脾气直,极易得罪人,而且不会拍马屁,彻彻底底的武人作派。

    即便他战功彪炳,也总是被人打压。

    俞大猷的能力是真的强,把他举荐到陛下的面前,谭纶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不过还是把俞大猷说了出来。

    看了一眼谭纶,朱翊钧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两人都挺有趣。

    刘显的确很有名,也的确非常强。

    他有一个儿子非常著名,叫刘綎,被称为刘大刀,也是一个非常能打的将领。

    至于俞大猷,这个人也很厉害,甚至在练兵方面比戚继光更强。只不过一辈子被人打压,他就是大明武将悲哀的写照。

    这两人选谁?

    那还用选吗?普通人才会做选择,皇帝就全都要。

    朱翊钧抬起头说道:“让他们两个都进京。他们的接任人选,你们兵部做主。让他们尽快起行。”

    “是,陛下。”谭纶连忙说道。

    谭纶他没想到陛下两个人都要,虽然心里面奇怪,不过也都答应了下来。

    毕竟这两人都上了奏本,都说身体不好要请辞。现在把他们弄到京城来,也算是物尽其用。

    对于朱翊钧来说,这两个人应该没多长时间好活了,再不弄到京城来,估计很快就死了。

    只有在自己的身边,自己才能够保证他们多活一些年。这样的将领,可不能让他们就那么死了。

    自己需要他们,因为以后要做的事情,没有兵权可不行。

    不但要有兵权,还得是重中之重。

    又谈论了一会儿,朱翊钧就让谭纶离开了。

    这个时候,张宏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份奏本,有些迟疑的走到朱翊钧的面前。

    “这次又是谁?”朱翊钧把玩着戚家刀问道。

    张宏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见陛下神情平和,这才松了一口气,捧着题本向前走了几步说道:“回陛下,是刑部主事艾穆和沈思孝。”

    “这两人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吗?”朱翊钧缓缓的问道:“两个刑部主事而已,又能闹腾什么?

    “回陛下,此二人皆为湖广人士,乃是张阁老同乡。”张宏低着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