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二十八章 探望谭纶
      看到这一幕,两位太后都有点绷不住了。

      她们两个对谭纶自然不陌生,那也是当年经常到家里面来的人物,当时也算得上是意气风,没想到现在人要不行了。

      皇帝要去看看生重病的大臣,本身也没有什么让人吃惊和意外的。何况谭纶现在是兵部尚书,地位在那里摆着,皇帝去看看也正常。

      李太后点头说道:“如此,你就去看看吧。”

      “多谢母后!”朱翊钧点了点头,叫了一声身边的陈矩,转身就向外面走了出去,随后就离开了大殿。

      这还是朱翊钧第一次出宫,阵仗并不是很大,不过也不小。

      锦衣卫护卫在前,东厂番子在两侧,前面也早就净了街。

      那种电视剧里面皇帝车队从街上路过,老百姓在一边看的情况根本就没有生,更没有生老百姓埋伏在人群里面刺杀皇帝的情况。

      因为皇帝的车队路过的时候,街上已经没有人了。除了护卫之外,任何一个人出现在这里都会被认为图谋不轨被拿下,甚至是当场击杀。

      另一边,得知谭纶病重,内阁的几位大学士都坐不住了。张居正、吕调阳、张四维等人全都到了谭家。

      与此同时,皇帝出宫的消息也传到了谭家,几个大臣就更不能走了,都在这里等着迎接皇帝。

      朱翊钧到谭家的时候,所有人都跑到门口来迎接了。

      从御辇上走下来,朱翊钧看了一眼周围的人,见张居正也在,便连忙向他走了过去。

      张居正连忙领着周围的人给皇帝行礼。

      “免礼,都免礼。”朱翊钧招呼所有人站起来,这才转头看着张居正说道:“先生,谭爱卿真的要不行了吗?”

      摇了摇头,张居正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谭纶虽然算不上张居正这一党派的人,但对他的帮助还是不小的。张居正对谭纶也非常欣赏。

      没想到,现在居然走到了这一步。这人才五十多岁,身子居然就不行了?

      想到这些,张居正的神情有一些黯然。

      在张居正的身后,吕调阳等人也是如此,他们的年纪还要大一些。

      气氛一瞬间就低落了下来。

      朱翊钧看了一眼张居正,叹了一口气说道:“那朕先去看看谭爱卿。”

      “是,陛下。”张居正答应了一声,转身跟着皇帝一起往里面走。

      一行人很快就来到了屋子里面,朱翊钧也进入了谭纶的房间。

      一进入屋子,朱翊钧就闻到了刺鼻的药味。显然,谭纶吃药有一段时间了。

      迈步走到谭纶的床边,朱翊钧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谭纶。

      此时的谭纶脸色有些苍白,但人还算清醒;眼窝深陷,身材清瘦,都快要皮包骨了。

      看这样子,病的时间应该不短。

      看到皇帝出现在自己家里,谭纶脸色一变,苍白的脸上涌现出了一抹潮红,下意识就想要撑着身子坐起来。

      可是他的手臂已经没有力气了,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坐起来。

      朱翊钧看到这一幕,连忙上去把谭纶按住,轻声说道:“爱卿不必起来,朕只是过来看看。”

      “陛下……”谭纶轻声道。

      朱翊钧点了点头,握住了谭纶的手。

      此时谭纶的手不但皮包骨,而且已经有些凉了。

      朱翊钧知道,外面的人没有瞎说,谭纶是真的要不行了。

      握着谭纶的手,朱翊钧说道:“爱卿放心,安心养病,早点好起来,你还要为朕继续效力。朕一定让人准备最好的药,一定要把爱卿治好。”

      “陛下,”谭纶苦笑了一声,“陛下不必安慰臣了。臣的身体状况,臣心里面有准备。这么多年了,生死早就看淡了。”

      “陛下能来,臣心里面已经很高兴了。臣这一辈子没有什么遗憾,虽然是一个武官,行了一辈子武事。可是对于臣来说,这或许就是最好的归宿。”

      朱翊钧看着谭纶,眼圈微红,拉着他的手说道:“爱卿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只要爱卿说出来,朕一定尽力答应。”

      “没有了。”谭纶摇了摇头说道:“请陛下千万不要在臣身后重赏臣的子孙,他们都不成器,文不成武不就。如果陛下赏赐过多,反而会害了他们。这些年臣也算薄有积蓄,足够他们温饱了。”

      “等到臣死后,陛下也不必过多为臣费心,丧葬事宜一切从简。朝廷现在各处都在用钱,实在不适合在臣身上花费过多。”

      朱翊钧听着谭纶的话,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流。

      半晌,朱翊钧轻轻地点头说道:“爱卿放心,爱卿的话朕都记下了。不过爱卿也不要放弃,说不定过两天病就养好了。”

      “好,臣一定不放弃。”谭纶笑着说道。

      “那爱卿好好休息。”朱翊钧点了点头,随后就站起身子迈步向外面走了出去。

      等到朱翊钧到了外面,周围的臣子都在这里等着。

      朱翊钧看了一眼所有人,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后转头看向陈矩问道:“御医呢?”

      “回陛下,已经在外面候着了。”陈矩连忙说道。

      “让他进来。”朱翊钧点了点头说道。

      时间不长,御医就从外面走了。为的人正是李长生。

      看来李长生的医术真的不错,不然不能哪里都有他。

      看了一眼李长生,朱翊钧沉着脸问道:“李长生,朕问你,谭爱卿的病究竟还能不能治好?你说实话。”

      “回陛下,已到了药石无灵之境了。”李长生面色凝重的说道:“臣实在是没有办法,谭大人这些年身体亏空得实在是太厉害了,日积月累到了现在,已经是油尽灯枯。”

      朱翊钧看着李长生,半晌之后叹了一口气问道:“谭爱卿还有多久?”

      “回陛下,撑不过三天。如果用人参吊命,最多也就五天,再多就没有办法了。”李长生低着头,叹了一口气。

      “这样啊……”朱翊钧想了想,转头对陈矩说道:“陈矩,你去一趟朝天观,马上让张天师开炉炼丹。朕只给他两天的时间,一定要给朕炼制出一炉培元丹。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