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回到明朝做仁君 > 第十九章 皇帝要习武
    一个没有人支持的皇帝,做什么事情都会被掣肘。

    朱翊钧可不想乱来,也不想和历史上的万历皇帝一样。

    如果不惩罚张居正、继续革新,那张居正死后,那些人就天然是自己的皇帝一党。因为除了自己以外,他们无人可以依靠。

    朱翊钧另一个佩服张居正的地方,就是他没有为新政培养接班人,把所有的精力都倾注到了万历皇帝的身上,万历皇帝就是他的接班人。

    等到张居正去了之后,皇帝会接手他的一切,他的理想、他的抱负、他所培植的势力,一切的一切都会成为皇帝手里面的力量,保证新政会顺利推行下去。

    在张居正看来,历朝历代的新政改革最终以失败告终,皇帝占了很大的原因。皇帝不够坚定、皇帝能力不够,都会导致新政失败。

    张居正觉得可以培养万历皇帝,可事实证明是他失败了。

    他死之后,他这位亲爱的好学生不但收拾了他全家,还把他毕生奋斗的事业灭掉了。

    如果张居正真的泉下有知,会不会直接跳出棺材掐死他这个学生?

    看了一眼眼前的张居正,朱翊钧笑着将一盅燕窝推到他面前说道:“先生,你尝尝这个。这是前些日子刚送到宫里面来的燕窝,很新鲜。先生整日操劳国事,多吃点补一补。”

    “多谢陛下。”张居正点了点头,伸手接过皇帝递过来的燕窝,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说道:“陛下也多吃一些。”

    为了显示亲近,朱翊钧甚至都没有和张居正采用分餐制。

    分餐制这种东西最早出现在春秋战国时期。到了宋代,出现了炒菜、出现了圆桌板凳,一家人为显亲近,除了正式场合,大家都会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只不过面对皇帝,所有人都要分餐,

    今天朱翊钧却坚持不分餐,摆明了就是拉进自己和张居正的关系。

    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

    吃完饭以后,朱翊钧回到寝宫;张居正则是重新回到了内阁。

    看了一眼身边的陈矩,朱翊钧说道:“给你的那份图纸马上让人去安排,尽快建造出来,明白吗?”

    “陛下放心,奴婢一定尽快。”陈矩恭敬的答应道。

    所谓的图纸其实就是朱翊钧为自己建造的一个锻炼场所,配备了一些健身器材,同时还有各种兵器,准备练一练。

    朱翊钧对这些还是很好奇的,作为一个穿越者,对冷兵器哪有不喜欢的?

    刀剑才是英雄梦!

    朝天宫。

    张天师面色凝重的坐在屋子里,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丹炉,大气都不敢喘。

    他的额头上密布汗珠,青筋都有些微微凸起。

    自打从皇宫里面回来,张天师就开始了炼丹大业。

    今天这是第一炉丹药,张天师不知道能不能成。

    “师父,你不用太担心,这药没什么问题。”一个小道士边替张天师擦汗边说道:“肯定能够练成。”

    这是一个十几岁的年轻小道士,模样很是清秀,说话的时候喜欢挑眉毛,目光却很深沉,看起来颇为少年老成。

    这正是张天师的徒弟清风。

    “希望如你所言吧。”张天师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徒弟这是为了哄他开心。

    “行了,火候差不多了,时间也差不多了。”过了一会,张天师猛地站起身子,脸色非常凝重的说道:“开炉。”

    清风也面容严肃的点了点头,连忙走到一边,不敢有丝毫的迟疑,伸手拉住了一边的绳子,用力的向下拉。

    上方顿时就出了嘎嘎的声音,盖在大丹炉上的盖子瞬间就被绳子拉了起来。

    一股热气从炉子中升腾而起,草药的香味瞬间弥漫了整个房间。

    张天师顾不得热气,连忙朝着炉子里面看了过去。

    炉子下面黑乎乎的丹药已经不冒泡了,而且凝成了膏。

    这让张天师松了一口气。

    成了。

    不说其他的,这丹药至少能够练成,这就是一件好事。

    药效有没有丹方上说的那么好,其实无所谓。只要能练成,就能在陛下那里交差了。

    “清风。”张天师看了一眼清风说道:“趁热,赶快给它搓成丸子。”

    “是,师父。”清风连忙答应了一声。

    见到丹药练好了,他的心里很高兴,也不敢怠慢,连忙走到丹炉的前面,跟着师父一起趁热用工具把药膏搓成大小统一丸子。

    “这一炉出丹九颗,倒是可以。”张天师看着眼前的丹药说道。

    一边的清风也看着盒子里面的丹药。

    这是一个上好的盒子,用的可是上好的黄花梨。此时九个格子里面,每一个空格都放了一粒一粒的丹药。

    清风脑子一热,眼神有些炙热的看着张天师,小心翼翼的问道:“师父,要不要试试?”

    清风真的很好奇,炼丹这个事只有他们师徒知道。清风也知道这个丹药是给皇帝练的,而且还是皇帝的丹方。

    那份丹方他也看了,没什么奇怪的,除了加了皇帝的血。药效写的却是神乎其技。

    清风非常好奇,难道说这世上真的有如此神奇的丹药吗?

    要真是如此神奇的话,可就厉害了。

    张天师瞪了徒弟一眼,没好气的说道:“胡说八道!这也是你能试的?收起你的心思,这件事情保密,知道吗?稍有不慎,别说你脑袋没了,你全家的命就没了。”

    “师父放心,徒儿明白。”清风连忙点头说道:“徒儿只不过是想看看此丹方的记载是不是真的,师父恕罪。”

    “以后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张天师说完,就把盒子收了起来,说道:“你在这里守着,不要让任何人进来,这里的事情也不要和任何人说。”

    “徒儿明白。”清风面容严肃的说道:“师父放心。”

    “如此甚好,”张天师点头回答道:“那为师就进宫了。”

    清风一脸担心的对张天师躬身道:“徒儿送师父。”

    “放心吧,无论成败与否,陛下都不会怪罪为师的。”张天师伸手拍了拍清风宽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