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穿越小说 > 诸天之角色扮演 > 第十六章 娘子,以后让相公带你飞!
    “这珍藏了百年的老酒,喝起来果然不一样。   ”

    前往终南山的路上,陌子鸣美滋滋地喝着葫芦里的酒。

    这酒,正是杜刚所赠。

    尽管家里的老酒储量并不多,但杜刚为了表达感激之情,送了好几坛子,至少一百多斤。

    白素贞笑了笑:“这恐怕是最为原汁原味的杜康酒了,相信公孙琚一定会喜欢。”

    “希望吧~”

    这次,夫妻俩加快了行程,当天便赶到了沣水河。

    按照洛儿所说,公孙琚便居于沣水河附近山谷中。

    寻找了大约一个来时辰,终于看到了一处风景奇秀的山谷,谷口立着一块大石头,上书:铸剑谷。

    看来,找对地方了。

    夫妻俩一起进入了山谷。

    走了不远,一个童子打扮的少年迎面走了过来,打量了二人一眼,随之揖礼问:“不知二位到此有何贵干?”

    陌子鸣回了一礼,笑道:“小师傅,我们是来找公孙琚大师的。”

    “不好意思二位,家师目前不在谷中,二位择日再来吧。”

    “不在?”陌子鸣皱了皱眉:“不知你师父何时回来?”

    “家师行踪难定,很难说。”

    “那……”

    陌子鸣还想提问,白素贞却抢先一步道:“既如此,那多多打扰了。”

    说完,冲着陌子鸣递了个眼神,示意其先行离开。

    走出山谷,白素贞方才道:“相公,其实那公孙琚并未外出,就在谷内。”

    “虽然我未曾见过此人,但却能感应到他肯定在谷内,只是不想见客。”

    “那怎么办?咱们总不能白跑一趟吧。”

    “相公,你忘了那杜康酒?或许我们可以用酒将他引出来……”

    当晚,清风明月。

    铸剑谷一侧的山腰上,白素贞倒了一些酒出来,令之悬停半空,随之动用法力令其雾化,随着夜风飘向山谷。

    陌子鸣则斜躺在一块青石上,一边喝酒一边吟诗: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

    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咳~”

    这时,一声轻咳声传来。

    陌子鸣当即起身,一脸微笑,冲着闪现当场的一个中年男子拱了拱手:“在下陌子鸣,见过公孙大师。”

    虽然他没见过公孙琚,但这种情况之下来人是谁根本不用猜。

    “嗯,那个……我刚刚回谷便听小童说有人找,是不是你们?”

    公孙琚一本正经问。

    “对对对,真的太巧了……”

    “二位既然来了,不妨下去坐坐。”

    “多谢公孙大师。”

    陌子鸣夫妻俩相视一笑,随着公孙琚一起下了山。

    一进厅堂,陌子鸣主动取出一小坛十斤装的杜康酒放到桌上,并道:“得知大师喜欢喝杜康酒,这是我们夫妻特意找来的百年陈酿。”

    公孙琚眼睛一亮,也不说话,上前揭开封泥深吸了一口气……这口气,许久未吐,似乎沉醉在酒香中。

    其实对于陌子鸣来说,这并非他喝过的最好的酒。

    只不过,对于酒也或是菜,各人有各人的口味,公孙琚就喜欢喝杜康,所以杜家这百年的陈酿对他来说,诱惑力无疑是巨大的。

    “好酒,好酒,这定然是老杜酒坊的百年老窖……

    对了,据我所知,杜家的老酒从不外售,不知二位是如何弄到手的?不会是……”

    看公孙琚的表情,似乎是怀疑二人用了什么手段。

    陌子鸣当即解释道:“公孙大师切勿误会,这事说起来也是巧合……”

    于是,陌子鸣将帮助杜家的事讲了一番。

    “就是这样,杜家送了一些珍藏多年老酒。我也不瞒大师讲,杜家赠送的老酒可不止这么一小坛……”

    言下之意,我这里还有不少,就看你想不想要。

    果然,此话一出公孙琚的眼神变得变得晶亮起来。

    他盯着陌子鸣看了一会,随之笑了笑:“想必二位都听说过外面的一些传言,让我公孙琚脾气古怪,端架子……”

    “不不不,闻名不如见面,以在下看来,公孙大师并不像外界传言的那般。”

    哪知,公孙琚却摇了摇头:“非也,其实传言非虚,每年前来找我铸剑之人不计其数。

    但,我有一个铁的规矩,一年只铸两把剑。

    所以,九成九的人注定是要失望而归的。

    而且我铸剑全凭心情,不管来人是谁,哪怕是多年的老友也不管用……”

    一听此话,陌子鸣下意识与娘子对视了一眼。

    看来,这趟怕是白跑了。

    “不过……”

    结果,公孙琚却又话锋一转……

    一听貌似有戏,陌子鸣不由精神一振。

    “当年我在定下规矩之时,同时还定下了一个特例,只要铸剑之人带来了特殊材料,能够让我心动……嗯?”

    话刚说到这里,公孙琚突然顿了下来,眼神定定地看着陌子鸣手中的一片五彩斑斓的羽毛。

    “公孙大师,不知这片羽毛如何?”

    陌子鸣笑道。

    “这……这是真凤之羽?你们从何处得来的?”

    不愧是铸剑大师,一眼就认出了凤凰之羽。

    “说起来也是一段机缘……”

    陌子鸣简略讲了一番前因后果。

    “原来如此……不错,只是,单用一片凤羽铸剑的话,效果可能会差一点。”

    听语气,公孙琚的态度已经开始松动了。

    “相公……”白素贞似想起了什么,不由提醒道:“要不,加上你那颗珠子?”

    闻言,陌子鸣念头一动,一颗泛着迷幻色泽的石头出现在手中。

    “这……这是……凤凰胆?”

    公孙琚不由失声惊呼,比之前见到凤凰羽时的神情还要惊讶。

    “哈哈,大师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公孙琚如此神态,陌子鸣一脸欣慰。

    看来,这事稳了!

    果然不出所料,此时的公孙琚,俨然没有了大师风范,仿佛一个孩子现了新奇的玩具,神情变得无比激动与兴奋。

    “太好了,简直太好了,凤凰羽加凤凰胆,定然可以铸出一把神兵……陌公子,你确定要用这两样东西铸剑?”

    “没错,此次来找大师,正是为了铸剑。”

    “好,我可以破例,不过……”

    一听不过二字,陌子鸣心一沉:这家伙又要出什么妖蛾子?

    “咳,你那里还有多少杜家的百年佳酿?”

    陌子鸣:“……”

    还以为是什么事,敢情还是因为酒。

    于是,干脆将杜刚送的酒全部取了出来:“公孙大师,杜刚所送的老酒除了我酒葫芦里有一点,余下的全在这里,估计有百来斤。”

    “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公孙琚开心不已。

    随之脸色一整,清了清嗓子道:“既然陌公子如此大方,在下也不亏你。

    这样,我那里还珍藏了一点铸剑的极品材料,名为五彩铜……”

    “五彩铜?”

    一听这字眼,陌子鸣与白素贞不由异口同声,神态惊喜。

    因为,五彩铜可以称得上是修仙界最为稀有的一种极品炼器材料,可遇而不可求。

    “对!”

    公孙琚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这……这太贵重了,要不这样,不知公孙大师有什么需要的东西……”

    “呵呵,无妨,这些酒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而且陌公子你提供的铸剑材料也只有五彩铜才配得上,否则就是暴殄天物。”

    “如此,在下便多谢公孙大师的一番好意!”

    陌子鸣站起身来,由衷揖了一礼。

    “多谢公孙大师成全!”

    白素贞也起身福了一礼。

    “贤伉俪真是太客气了,其实能有机会铸这把剑,对在下来说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次日,公孙琚便开始闭关铸剑,大约需要一个月时间。

    在此期间,除了手下两个弟子协助之外,任何人不能打扰。

    陌子鸣夫妻二人则留在谷中,趁着这难得的机会到谷中藏书阁翻阅公孙琚珍藏的一些书籍。

    这些书籍大多都是墨家传承下来的孤本,大多数在外界早已失传。

    虽说看不到一些核心内容,但其中也有不少关于墨家机会术的内容,令得陌子鸣获益匪浅……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

    这日中午时分,山谷突现异象……

    先是一阵宛若凤鸣的声音响彻云宵。

    紧接着,一道光芒自铸剑的山顶泄出,直冲天际。

    感知到动静之后,陌子鸣与娘子当即冲到外面,抬眼一看,山谷上空已经凝聚出一大片火烧云,缓慢地涌动着。

    过了一会,竟隐隐形成了一只凤凰的身影。

    “这……这是神兵出世的迹象!”

    “师尊又炼出一把神兵……”

    谷中,几个童子仰望天空,神情狂热而又激动。

    当然,陌子鸣也很激动。

    毕竟他也算是下了血本了,无论是凤凰羽还是凤凰胆,皆属珍稀之物,就连公孙琚见了都有些惊讶,可想而知。

    异象持续了近一个时辰方才消失,过了半个来时辰,公孙琚终于出现在山洞口。

    他的手中,拎着一把隐隐泛着五彩光泽的剑。

    “哈哈哈,陌公子,公孙幸不辱命,给你打造了一把神兵利器。”

    “多谢公孙大师!”

    陌子鸣大步迎上前,拱手致谢。

    “多谢公孙大师!”

    白素贞也跟着上前道谢。

    “哎,这恐怕是在下这一生打造的最满意的一把剑……”

    公孙琚似有不舍,手指缓缓掠过剑锋。

    随后方才将剑递给陌子鸣。

    陌子鸣一脸凝重接过剑来,再一次道谢了一声。

    “不知陌公子打算给此剑起个什么名?”

    公孙琚下意识问道。

    陌子鸣没有当即回答,而是细细地观摩……

    也不知公孙琚用了什么方法,竟将那凤凰羽隐入了剑身,无论从正面还是反面看,皆能隐隐看到那片五彩的凤羽。

    剑身折身的五彩之光,也正是凤羽的光。

    而凤凰胆则嵌在剑柄,与整柄剑完全契合。

    过了一会,陌子鸣终于启唇道:“要不,此剑就唤作凤炎,如何?”

    话音一落,剑身突然轻颤起来,出声声清吟。

    而这时候,陌子鸣竟然奇妙地感应到手中的长剑传来一丝喜悦的情绪。

    “哈哈哈,好,那此剑就唤凤炎!”

    “恭喜相公!”

    白素贞微笑着,冲着相公道贺了一句。

    之后,陌子鸣在凤炎剑中灌入了自己的神念,令之认主。

    此行,总算是圆满了。

    辞别公孙琚之后,夫妻二人离开铸剑谷前往天师宫。

    这一次,陌子鸣终于威风了一次,不用娘子带他飞,而是他带着娘子飞。

    毕竟有神兵在手。

    凤炎剑的品质堪称极品灵器,也就是说,在修仙界算得上是品质最好的一类。

    认主之后,可随陌子鸣的心意变幻大小。

    可以当飞剑用,也可以当常规兵器,还可以用以御剑而飞。

    比如现在,陌子鸣便令凤炎变得比寻常剑大了许多,方便与娘子一起并肩站立飞行。

    对此,白素贞自然是很欣慰的……

    当天下午,夫妻俩便抵达了青城山,并找到了灵云真人,对之讲了洛儿的事以及转述的话。

    “太好了,太好了……”

    灵云真人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并冲着陌子鸣夫妇连连拜谢。

    ……

    “公子回来了!”

    “夫人回来了!”

    阔别许久,当陌子鸣与白素贞回到家里时,家里的几个丫头疯了一般尖叫着,如同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般。

    熊大、熊二也憨憨地笑着上前迎接。

    当晚,钟大婶使尽浑身解数,弄了一大桌丰盛的酒菜,主仆间其乐融融,欢声笑语不断。

    次日上午,秦松、吕不平等人纷至沓来……

    这也是意料中的事,陌子鸣在院中一一接待,并让钟大婶备了酒菜款待。

    接下来,少不得一番应酬。

    不知不觉间,二月到来……这意味着,每三年一次的会试即将开始。

    会试,也称春试或春闱,考试地点位于京城贡院,乃是科举最高级别的一次大会考。

    殿试只是排名次,只要通过了会试不出意外的话就会顺利晋级为进士。

    有资格参试者皆为各地的举人,秀才是没有资格的,必须要先通过乡试才有资格参与会试。

    这一次,陌子鸣没有与人同行,而是低调地离开了钱塘县,独自前往京城。

    秦松一开始本来是想一起去参加会试的,虽然没什么把握,但好歹试试,万一运气好呢?

    结果运气真好,红袖有了……

    这下走不成了,秦松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与家里摊牌,他要迎娶红袖。

    为此,陌子鸣还专程去找过一趟法海。

    结果却被告之,法海已经闭关一年之久,何时出关谁也说不清。

    说起来,钱塘县距离京城并不远,也就六百余里,就算是普通人坐车马也就那么三四天的行程。

    陌子鸣不急着赶路,所以没有飞,而是一路徒步而行。

    这日下午,在经过一处乱石嶙峋的山谷时,突然听到前方传来一阵杂乱的声音,还有人呼救。

    陌子鸣循声走了过去,方才现对方是三个人。

    其中一个衣衫褴褛,皮肤黝黑,身体健硕,有点像是山贼装扮。

    另外两个明显是主仆二人。一个身着灰色长衫的书生,看样子应该是进京赴考的举子。

    另外一个书僮打扮,一脸惊惶,背的箱笼也掉到地上,散落了一地的书与杂物。

    重要的是,这三个人看起来很是熟悉……

    此时,那书生手拿一把长刀,冲着那山贼模样的男子咬牙切齿挥舞着刀怒喝:“你来啊,你再来啊……”

    男子下意识后退,举着双手嚷嚷:“喂,你冷静点,你是读书人,应该知道杀人是要坐牢的。”

    “呸,你还知道坐牢?那之前还想抢我们?别以为书生好欺负,小生自幼也是练过几手的……”

    “行行行,算我看走眼……其实,我也没打算抢你们,只是肚子饿极,想……想抢点干粮……”

    “鬼才信你的话,你拿着把刀跑过来,说抢干粮?”

    那书僮眼见对方服软,终于肚气一壮上前喝斥。

    “我……”

    “咕咕咕……”

    那男子正要辩解,肚子却突然咕咕叫了起来。

    “你看,我是真饿了,你行行好,给我点干粮……”

    这时,陌子鸣走了下去。

    一见有人出现,书生惊喜不已,赶紧道:“这位兄弟莫非也是进京赶考的?”

    “对!”

    陌子鸣微笑着点了点头。

    “太好了,你帮小弟作个证,此人是个劫匪,之前拿着刀想抢劫。

    幸得小弟趁其不备夺下了他的刀,否则这小子早就得手了走人了。”

    “对对对,他肯定是山贼!”

    书僮赶紧附和。

    一听主仆二人的话,那男子赶紧分辨:“这位兄弟,你有所不知。

    之前,他俩坐在那边啃馒头,我实在是饿极了,便从树林中走过去想讨要两个馒头,结果他们非说我是劫匪……”

    结果,陌子鸣笑了笑道:“有拿着长刀过去讨要馒头的?”

    “这……我这不是怕……怕他们不给……”

    “那要是他们不给,你就准备抢?”

    “看吧,他露馅了吧?分明就是狡辩,兄台帮个忙,咱们帮他绑起来送官。”

    一听要送官,那男子吓得刀也不要了,掉头便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