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小说 > 黑暗血时代 > 第一千七百八十八章 数学幽灵
    愔灵主猛地一惊。

    楚云升可以死,可以失踪,但绝不能在它面前死,在它面前失踪。

    那意味着,左旋会问它要人,新神国会问它要人,逗号战舰问它要人,火虫也会问它要人。

    所有人都会向它要人,不论出于何种目的。

    哪怕是那些迫切要杀死楚云升的左旋灵主,只要楚云升在它面前一死,它们立即就会打起为左旋神储复仇的旗帜,而且复仇的灵音一定喊到星空震烁的程度。

    作为当事者,它要说不清楚,下场可想而知,内外夹攻之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都是轻的。

    愔灵主大急,忙用自己的灵蕴搜索星空。

    远处的卓尔人时空阱还在,它自己也在,唯独楚云升不见了。

    什么时候不见的也不知道。

    周围的暗域中,唯有让它难受的神性正在快消散。

    愔灵主不知道是否应该马上将卓尔人从时空阱弄出来,告诉它们楚云升失踪了?

    或者,自己现在应该立即悄悄地逃走,造成某种假象?

    它来自星空种族,只要回到暗域边缘,获得物质来源,它就有办法建造一艘飞船。

    但是,航行偏差的问题,又让它根本跑不掉。

    正在它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空灵的“声音”,仿佛从无尽的黑暗中,又仿佛从无底的深渊中,传入它的感知。

    “声音”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

    似在另外一个世界,却散着似能令生命迷失的空灵——

    “愔灵主,你看得到我吗?”

    作为灵生命,又来自新神国,虽然是初灵,但愔灵主也算得上见识广博,星空中诡异的事情有很多,它也遇到过不少,大抵上最后都能清楚怎么回事,何况许多神秘诡异的事情,本就是它这样的灵生命弄出来的。

    但现在的诡异,却让它不知为何地本能地感觉到害怕。

    就像它的契约生命阿里经常所描述的那段经历。

    愔灵主一直对阿里的那段回忆不感兴趣,但阿里一直试图让它帮助分析,它也就被逼着听过很多次。

    它现在的害怕感,就像是阿里经历的那种可怕感,躺在休眠舱中,翻个身,本应空无一物的身边,忽然就有个死人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嘴里窸窸窣窣地不知道要对自己说什么。

    “你是谁?”

    愔灵主以灵的意志很清楚地明白那可能就是楚云升,但它的害怕感与此无关,仿佛就是害怕这种感觉其本身产生的机制正在作用,不同于阿里恐惧大多来自于生命体反应,它的害怕来自于意识。

    “我是楚云升,你果然看不到我了,你别动,你用灵蕴——不行,你数学知识不够,让卓尔人来。”

    听到确实是楚云升,愔灵主的害怕感才稍微减轻一些,大约是楚云升的身份确定,对冲了一些害怕机制中的因素。

    它立即以灵蕴从外破坏时空阱,将还在计算中的卓尔人强行弄了出来。

    另外一边,它也努力地保持不动,保持时空最大限度的稳定,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楚,你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你,你能找到我?”

    空灵的声音道:“我也说不清楚,以我们现在的知识无法从物理上找到我,但我想应该可以在数学上先找到我。”

    时空阱那边,被打断运算的卓尔人听完愔灵主的解释,立即控制锥体飞过来。

    愔灵主在自己这边则继续自言自语道:“什么意思?”

    空灵的声音道:“你告诉卓尔人,我现在的情况和上一次不同,它们上一次通过计算质量确定我是否还在,而这一次是要在公式上确定我的存在。”

    这一下,愔灵主明白了,楚云升不是要卓尔人通过数学计算找到他到底在哪里,用楚云升的话说那不可能,楚云升是要让卓尔人在数学上建立一个公式,这个公式代表着楚云升,但物理上不会得到验证。

    通俗一点说,就是物理上的数学幽灵。

    卓尔人很快赶到,51293是愔灵主所熟悉的卓尔人,在它的决定下,其他卓尔人没有立即怀疑愔灵主是在说谎。

    周围虽然已找不到楚云升的踪迹,但愔灵主没有任何动机会忽然偷袭楚云升,也不可能这么快地获得成功,况且逗号战舰和火虫都还没有离开太远,很快就会兜圈转回来。

    51293选择暂时相信愔灵主的解释,这不仅意味着,接下来它们只能从愔灵主这里联系到楚云升,还有可能将之前的运算成果前功尽弃,以释放储存推演新的数学公式。

    两者都会付出很大的代价,前者可能是它们的生命,后者也一样是它们的生命——用生命换来的工作成果。

    愔灵主也没想到51293这么快就选择相信它,这种信任却让它并不舒服,既抵触又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唤起它久远前的星空记忆,因为51293并不是对它的灵的相信,而是对它曾是星空种族生命的相信。

    此时,在51293眼中,它不是一个灵生命,而是一个和它们一样的星空种族生命。

    愔灵主瞬间便驱散了这些困扰,第二次干起它的传声筒工作,上一次是帮助寒灵主上位。

    楚云升通过它与卓尔人建立联系,它若稍微改动双方联系的内容,楚云升与卓尔人必将失败,什么结果也不会得到。

    又或者,它也可以在双方的内容中做一些隐秘的手脚,达到一些以后所需要的目的。

    作为灵生命,干起这种事情来非常轻松非常熟练,不论是能力,还是生存的经验,都太丰富了。

    就像寒灵主那样,像其他灵主那样,去做一个灵该做的事情。

    然而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楚云升甚至也没有警告它不要做这样的事情,它却鬼使神差地什么也没干,就像51293所认为的星空种族那样,严格地传递双方的内容,丝毫不改。

    它不是怕楚云升之后找它麻烦,只要新神国还在,左旋的灵主还要杀楚云升,楚云升还要与新神国合作,它都不需要找太狡猾的解释,楚云升就算明知它做了手脚,也会无可奈何,只能忍着认了,仍需要继续通过它与新神国合作。

    一怒之下杀了它,并不能挽回任何损伤,反而将扩大未来的损失,这便是现实与妥协,随心所欲地只凭自己快意与否,活不过星空中的几个暗域距离。

    它没这么做,除了它一直在楚云升这边展现了良好的形象,与楚云升私下也还有交易之外,还有一个根本的但它却不想多想、不想承认的原因——它其实知道,它其实也想知道这个公式到底是什么样子?

    楚云升与卓尔人之间的交流很快就出了愔灵主理解的范围,它开始听不懂了,不过楚云升与卓尔人为了消除传递误差,以最基本的数字编码与校验所有内容,它做个搬运工就行了。

    愔灵主内心里因听不懂而产生的难受一闪而逝,保持着高效率、高稳定、完全准确地传递内容,它不愿意唤起久远的星空回忆。

    它对那个记忆有本能的畏惧,不想回到那个记忆中,现在的难受与痛苦只是一时一阵的偶尔出现,可若回到那个记忆中,那种对未来绝望的痛苦才是永恒与恐怖的。

    那是一条所有星空生命苦苦挣扎拼死期待的漫漫之路,周围全是黑暗与窒息。

    楚云升和卓尔人就正在走这条路,它不会去过多地思考楚云升和卓尔人会不会成功,它用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极为困难、极为痛苦地摆脱了那些似早已刻入灵魂的信念,重新寻找到了生存的意义与兴趣,如果被楚云升与卓尔人一击而溃不成军,那它的整个生命都将充满失败,那将更加的绝望。

    卓尔人果断地将之前的运算前功尽弃,耗尽了所有存储终于勉强地得到了一个“丑陋”的公式。

    大量不确定的变量以及刺眼的常数,让整个公式看起来像是补上无数补丁的星舰,看着宏大,实则不堪一击。

    51293根本无法容忍如此丑陋的公式,这简直比逗号战舰还要丑陋。

    它立即向楚云升申请:“95827,是否可以删除数据,重新推建?”

    愔灵主很快传递道:“不行,我已到极限,没时间了。”

    下一刻,楚云升便出现在神性笼罩下的卓尔人所在的锥体之上。

    愔灵主的灵蕴还没收回来,遍布周围时空,能感觉到楚云升此时的虚弱,像是耗尽了一切力量。

    也不对,耗尽了一切力量的尽头便是生命的死亡,它莫名其妙地荒诞地想着,楚云升刚刚不会是死了一回吧?

    51293不是愔灵主,它不知道楚云升的情况,抱着一丝的期望,几乎是恳求地第二次按照规定申请道:“那么,可否让战舰尽快过来,再重复一次?”

    它真的是无法接受眼前的极丑陋公式,它和这里的卓尔人已经参与了丑陋的战舰设计与建造,如今要再加上这个丑陋公式,它们恐怕要永载卓尔人史册,作为教育后代的反面教材……思索到这里,51293忽然想起被截取的一段公式。

    那段截取的公式极为简洁与优美,完全不是它们建立的这个丑陋公式可以比拟的,说比都是一种羞辱。

    但截取这段公式的那个理论推演却是一个反面教材,其结论被证明是错误的,被放入错误库中留着其他卓尔人偶尔翻查其中正确的东西。

    它想到便将那段公式写在了丑陋公式旁边。

    楚云升也在看着卓尔人得到的公式,见51293又添加了一段明显不同的公式,但似乎的确与卓刚刚推出的公式有一丝关联的地方,奇怪道:“这个公式从哪里来的?”

    51293毫无隐瞒地道:“这是我们从伪霸那里离开后,我负责整理错误库的工作时,现一个有关卓尔人更换生命体的理论推演,后来证明是错误的,不过推演者并没有注明这段截取公式来自哪里,只是在结论的时候遗憾且仓促地写下它没时间了,来不及申请跨序列查阅第四大序的数据,否则——推演记录在这里就没有了。”

    51293一直都被五序安排做一些沉重的数据工作,都是苦活累活,3961延续了五序的安排,这一次时空阱运算也是它来负责,之前对愔灵主的工作也是。

    楚云升没有责怪它不切实际的第二次申请,卓尔人就是这个样子,只要还没死,什么都敢继续干。

    他稍微想了想道:“也许第四大序当初的确现了惊天的秘密,也符合它们后来出现的状况,不过我们暂时难以找到分裂在星空中的老第四序卓尔人,现在获得的这个公式先将就用着,如果不是载壳人对我们数学的提高,这个公式都不会有。”

    他没有告诉51293他在失踪的地方几乎命悬一线,伪霸空泡的裂缝都急放大,再迟出来,恐怕永远都出不来了。

    对卓尔人而言,这些都不是标准答案,说了也等于白说。

    他刚刚失踪的地方,与他被移植入寒灵主灵体时坠入的黑暗非常的相像,不同在于他那一次只是意识,而这一次包含灵体,并且还能与愔灵主“交流”。

    这是他从所未知的地方,三大族也没有任何的记载,楚云升很怀疑,契约就藏在这里的某个层面上,他本体的小偷也可能就躲在这里。

    只是,他冒险地搜索了一定范围,没有现愔灵主的契约,所以还不能完全的确定。

    但至少存在了在数学上将这个地方以展现出来的可能,那个小偷若真躲在这里,也可以在公式上看到它。

    虽然这个公式真的很丑,补丁实在太多了。

    楚云升拒绝了51293的第二次申请,让它去继续处理公式,并重新准备运算刚刚放弃了的工作。

    对面,愔灵主的灵蕴也收回去了,现楚云升虚弱后,为避免不必要的误会,它立即撤回了灵蕴。

    楚云升安排好卓尔人,才向愔灵主道:“我刚才应该在你灵体中与零维交接的某个地方,我原本只是按照告诉过你的计划,试验一次神性下对你零维的攻击,以评估它对我的有效作用与风险,但没想到跟着攻击冲进你的灵体了,存在失控。”

    愔灵主道:“我说过的,神性是一种状态,你在这种状态下,可能看到不同层次的东西,而我在这种状态会被不断地排斥。”

    楚云升证实道:“我的确在里面感觉到了巨大的排斥,所以我待不了多久,如果再不出来,这种排斥就会彻底地将我消失,它的力量大于我,我不得不靠着最后一点神性残余逃出来。”

    愔灵主想了想,忽然道:“等一下,按理说,你不应该失控,难道这个神性还不属于你?”

    楚云升道:“我不知道,所以它存在风险,但它对我的战斗有一定的作用,只是没有我开始时想的那么大。”

    愔灵主同意道:“据我所知,它就是一种神秘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对你最大的帮助就是让你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获得更多的对方漏洞,以及更多的攻击渠道,你本身的力量并无改变,我能够从本次的试验中体会到这一点。

    它对我的作用会则产生两种结果,因为排斥的难受,一种我会离开,一种激起我疯狂的战斗意志,直到消灭你,消灭来源,所以对你在战斗中而言未必是好事。

    但它的作用绝对不止我们现在说到的以及体会到的这点点,一个神尊才会体现的东西,你可以想象到它的意义。”

    楚云升并不完全认同愔灵主的说法,有一件事,他不会告诉愔灵主,如果神性是因为移植入寒灵主灵体后,因为灵体的原因出现,那么肯定还有一个问题存在——

    当初在禁地,他与冥合体之时,却没有出现过神性。

    要么是因为合体与移植不同的原因,要么便是冥用了什么办法屏蔽或者阻止了它的出现,否则不至于连异源都没有觉察到它。

    如果真是冥屏蔽与阻止了它的出现,那便说明冥以它的力量都不能确保在它出现后可以控制住它,而不能控制便不用的这种意图本身也意味着冥对它的警惕。

    可惜当时因为异源,冥与他几乎没有一丝可以交流的机会。

    不过也从侧面佐证,这个神性也许正如愔灵主所说的那样,并不属于他本身,再以此可以推测,左旋也好,伪霸也好,大约想要的就是这个东西,否则和他一体,或者他本身的东西,它们怎么拿去?

    他又不是神尊,可以有办法将这个东西继承给它们。

    只有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别人才能拿走。

    不过,这东西似乎也并不好那么拿走,楚云升在想,这个神性到底是不是来自于左旋老身尊,如果是,老神尊的目的竟可以存在很多种,有的甚至互相矛盾。

    最简单的,他可以用这个神性来争夺神位,也可以用它来摧毁神国基础,当然实现难度大到不可思议,但只要存在一丝可能,那就是事实存在。

    最差的,也可以用来与伪霸交换,如果它能付得了足够的代价。

    最有意思的,即便他意外地死了,这个很可能并不属于他的神性,仍应该会存在,被其他人获得,继续完成它的使命。

    楚云升一边静静地等着逗号战舰,一边望向阿里死里逃生的异常星系,如卓尔人那般疯狂地想,如果他真的死一次呢?

    寒灵主那边应该已经有了偷袭的结果,不论结果如何,他和逗号战舰都要去阿里逃生的星系。

    在那里,还有众灵决战等着他,他若战败,便是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