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婚后的秘密(全本) > 分卷阅读11
    为我们这个家好。

    你是不知道我爸跟张研已经上过床干过了你的女儿那时候又骚又浪的喊她公公叫大老公。

    在公公干儿媳的时候我跟我妈也在现场做着同样的事情。

    这是我们感觉从未有过的美妙体验妈真的希望你也能加入。

    我们也是真的把你当成不可或缺的至亲。

    ”妻子已经表态了面对生气的岳母这时候我也站出来说着。

    随着我站起来薄薄的裤子这的遮挡不住高耸的裤裆就这么直白的暴露在岳母面前。

    岳母被我的话语惊呆了那双不可思议眼睛呆滞的看着我或许在这个高雅迷人的岳母眼里我们做出来的事情太过惊世骇俗。

    不愧是大学教授岳母不但身材火辣模样漂亮更重要的是她带着的那种迷人气质。

    我的话对岳母来说足以冲击到她的人生观现在为止还在呆滞的像活在梦里。

    我站在岳母面前岳母坐在沙发上我拉开裤子拉链高度正好正冲着岳母那张书卷气质的美丽脸庞而妻子就坐在旁边看着这一切她似乎更加的兴奋。

    用手扶着滚烫的东西上边青筋毕露已经硬成了紫红色。

    我身体向前将滚烫的坚挺慢慢的向前移动一公分一公分的靠近岳母的脸庞。

    这期间岳母还是呆滞中但在我露出巨大的滚烫东西之后岳母的视线已经完全锁定在了我的身体部位上那双迷人的眼睛有恐惧有羞耻有愤怒可更多的还是遮掩不住的兴奋。

    我终于将顶部巨大的圆端触碰到岳母的脸颊用手扶着身体在岳母的脸庞上慢慢蹭着在这种滚烫的感受中岳母情绪复杂的眼神慢慢变化终究还是欲望变得越来越强烈起来。

    “妈这个东西是不是很久没有感受过了?把嘴张开含住它。

    品尝一下你女婿的男性气息。

    ”我跟面前的岳母温柔的说了一句。

    岳母此刻像是丢了魂儿随着我的大东西抵在她的唇角出在她性感红唇轻轻摩擦岳母下意识的张开红唇甚至伸出了柔软的小舌在我身体部位顶端轻轻添舐了一下。

    第十章被迫变主动

    岳母的舌头那么的柔软哪怕是轻微的触碰也让我心理上产生了极大的快感可在我还没做出下一步举动的时候就见岳母仿佛如梦初醒一样立刻将脸庞转到了一边。

    “小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孩子太令我失望了。

    妍妍你也变得让我害怕你们的荒唐事情我不管现在我要回去了。

    ”岳母站起来不过她表现出来的浑身瘫软远没有她说的话那么硬气。

    我也喝了酒见岳母要走心里着急伸手把岳母拉扯住岳母身体软的厉害被我拉在了怀里。

    我的双手隔着岳母薄薄的职业装游走着从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把岳母抱在怀里对她做出这种淫荡的举动。

    岳母低声呼喊着可是声音越来越小张研为了不让她母亲紧张和排斥已经很细心的离开客厅回卧室去了将空间留给了我和岳母。

    我的手伸进了岳母的裙子里在我隔着岳母的手感极好的裤袜触碰到她最隐蔽方的时候岳母突然全身紧绷鼻腔中发出了一声美妙的哼声。

    这一个声音像是点燃了我的欲望我粗暴的撕扯着岳母身上的衣服岳母除了软弱无力的抗拒一下之外任由我将她衣服脱下来。

    我看着岳母哪怕她是个大学教授可里边穿的内衣却是无比风骚。

    性感的黑色文胸露出大半的圆球还有被裤袜包裹着的窄薄内裤看起来跟丁字裤差不多的无痕内裤。

    妻子的那双迷人的美腿是岳母的遗传此刻我的兴奋程度越来越强烈起来我伸手开始撕扯着她的丝袜那一道道裂痕破洞中将岳母白皙的皮肤暴露在外边。

    我把岳母压在身下岳母在沙发上还在不断的用手脚踢打抗拒着。

    可是她不知道这种状态下竟然让我冒出来一种要强奸她的强烈快感。

    正当我准备用最直白粗暴的方式去摧毁她的心防时忽然间又改变了主意。

    因为我想到了在昨晚的时候我爸一步步的将张研的心防打开慢慢接受这一切最后妻子在公公面前风骚的像个发情的母狗。

    我动作变得温柔了一些一边动手动脚的占便宜撩拨岳母的欲望一边添舐着她的耳垂跟她说着:“妈你里边都湿透了其实你心里很想对不对?

    你的女儿在昨晚的时候还主动坐在公公身上摇摆屁股。

    甚至她在昨晚的时候还让公公干了她的后门。

    你应该比你的女儿更骚才对很早之前就跟校长在办公室里偷情被捉到了当时你是不是很贱?或许全校人都知道了吧?

    上课的时候有没有幻想过年轻的学生们去轮间你?外表高傲的女教授其实背里还是个女人还是个需要男人狠狠干的女人。

    ”

    说话的同时已经将岳母腿间的裤袜撕开一双丝袜凌乱不堪更有种诱惑的美。

    我的话不断的羞辱着岳母她根本反抗不了我的举动除了会紧紧咬住牙关捶打我的胸膛之外力气也变得越来越小我甚至能感受到岳母的鼻息喷洒在我脸庞的时候那么炙热。

    调整角度我慢慢挺动着身体可是

    位置找准了我没想到岳母的身体会那么紧哪怕下边我摸的已经湿漉漉的可一时半会儿的还是没有塞进去。

    岳母的脸庞潮红明显的处在巨大的兴奋中可是她还在努力保持着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