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婚后的秘密(全本) > 分卷阅读5
    刺激的了。

    张研听到我的话之后感觉踏实了很多心里很乱的她此刻又向我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老公刚才咱妈说咱爸喜欢走后门可是后门那么窄小又那么脏要是那么大的东西进来估计会撑的裂开吧?”

    这件事情倒是我没想过的我心里犹豫着回了一句:“老婆不用担心其实前边后边都有很大的弹性应该没问题吧。

    具体的程序还不清楚等晚点我打电话问一下我妈就知道了。

    ”

    说起我妈妻子又想到了刚才的荒唐事情羞臊的把脸埋在我的胸膛上倒是没有拒绝的嗯了一声。

    这件事情对我跟妻子来说就像是打开了一扇从没有想过的大门这扇禁忌之门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包括妻子现在说起公公的时候都会表现出那种莫名的兴奋感。

    一整天我们都在聊这件事情我跟妻子表现出来的态度都是那么的兴致勃勃哪怕说那么久都不感觉乏味。

    一直到了傍晚吃完饭我跟妻子冲洗身体之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家里没人我身上就穿着一件内裤妻子则是穿着一件性感的黑色丝质吊带睡裙里边真空没穿内衣。

    张研依偎在我怀里而我揉捏着她紧实弹性的美臀时手总是忍不住的向深处探去。

    今天并没像以往那样探究张研前边而是开始撩拨她的后门。

    或许那也是她没有被开发出来的敏感点张研的兴奋表情中甚至还带着愉悦的享受表情。

    我尝试着手臂用力想把一根手指伸进那紧到夸张的后门可被她条件反射的缩紧死死的卡在门外。

    这样不行我跟张研嘀咕了两句就把身旁的手机拿过来然后给我妈打了电话过去。

    这期间张研默不作声没有阻止我看来她的开放程度也是超乎我的预料之外。

    手机打通了我妈动听的声音传来我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把有关怎么前期开发后门的问题问了出来。

    我妈听了之后发出了嬉笑声听起来撩拨我的心痒痒的:“这件事情啊很简单啊你爸最有经验了我当初排斥到现在的喜欢上那种滋味都是你爸一点点开发调教出来的。

    你把手机给张研我让你爸跟她说。

    ”

    我妈看似随意的一句话说的我身体又躁动不安起来让我爸给他的儿媳说怎么开发后门单纯是这种话题就足以让我感受到剧烈的刺激。

    我咽了口唾沫鬼使神差的把手机递给了妻子因为接下来将是我爸跟她的对话。

    张研漂亮脸蛋上充满慌乱对着我摇摇头看来是羞于启齿。

    “喂张研吗?我是你爸。

    ”这时候手机那边传来了我爸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温柔和慈祥的味道。

    我爸主动说话了张研也不好再拒绝紧张中还带着试试兴奋的接过去了手机:“喂爸是我。

    ”

    张研的声音已经紧张的变了腔调只是在我还没继续欣赏时张研还是没有彻底放开拿着手机就向卧室跑去。

    房门关闭声响起我苦笑起来张研跟公公调情说着羞耻的事情竟然害怕我这个做老公的看到真是掩耳盗铃。

    好久之后张研才出来我看着她已经兴奋无比的状态询问刚才我爸跟她说了什么只不过张研没有告诉我。

    临睡觉了我回到卧室妻子又去了浴室刚才的时候不是冲过澡了吗?怎么又去了。

    我心里的疑惑没用多久就解开了。

    妻子来到卧室跟我躺在一起用轻微的话语跟我说了几句。

    我瞪大了眼睛听着妻子的话原来是用淋浴喷头调转冲水柱之后她自己尝试着浣肠了。

    当张研跪在床上性感的蜜桃臀高高对着我翘起来看起来像只发情的母狗。

    我看着那紧致的菊花充满了新奇同时也尝试着按照张研跟我说的话用舌尖尝试着添舐它。

    这可是我爸教的秘诀。

    湿润滑腻之后彻底放松然后我慢慢用手指开始让她习惯。

    当一切准备妥当我真正进入的时候那种心理上难以言说的兴奋感传遍全身。

    挤进去一半的时候张研已经痛的反手抓住我的肩膀在我肩膀上留下了深深的划痕长痛不如短痛我猛挺身彻底进入伴随着张研痛苦的惨叫和我舒爽的喘息我终于知道这种滋味为什么会这么诱惑人了。

    缓缓动着张研在经历过最开始的疼痛之后竟然这么快就渐入佳境到了最后不但不拒绝甚至向后耸动美臀来配合我的冲刺嘴上大声呼喊着让我粗暴点再快点。

    一场梦幻般的游戏结束了第二天起床之后妻子走路的样子别扭的很这让我笑话了她好一阵子。

    这两天里我跟张研似乎发现了新大陆我们两人总会不断的去享受那种另类的方。

    一直到今天早上醒过来之后我跟张研都穿戴好。

    今天周六上次打电话时我爸跟张研约定的是今天去找他们而张研竟然答应了下来。

    至于为什么去我跟妻子都心照不宣。

    即将要跟公公的不伦交媾加上他丰富的经验高明的技巧我看得出张研很期待享受公公带给她的快乐。

    而我一想到我妈风韵犹存的风骚和彼此的身份无疑是点燃

    我的炸药桶。

    张研今天特穿了高跟鞋、丝袜、超短裙像是得到公公的赞美是她最期待的事情。

    我们夫妻俩很快就来到了爸妈的住所。

    当我跟张研走进去之后饶是我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我还是被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