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二百二十一章 野狗村
    深山老林之中,一对年老的夫妇正背着篓子,小铁铲在土里小心的挖着一株株野草一般的东西,那是地里的野菜。

    冬天的田地里没什么收成,也只有这些山上的野菜,还能顽强的生长着,成为夫妇俩度过寒冬的“续命草”。

    偶尔能捡到一两只冻死的鸟雀或是小兽,那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夫妇俩很幸运,真的在一颗大树下捡到好几只比巴掌还要小的鸟雀,身上覆盖一层冰霜,果然是被冻死的。

    只是一次连着好几只鸟雀冻死在一起,倒是一件稀奇事。

    两个老人不会考虑这么多,很快将几只鸟雀扔入背篓,继续寻找。

    几只鸟雀最多尝个肉味,背篓里的野菜还是太少,他们还需要更多。

    “老陈啊,你快来,这里好像有一打团野菜!”老婆子激动的叫道。

    不远处的老陈颤颤巍巍的走过来,地里似乎埋了什么,老婆子没什么力气,铲不动太深的土。

    老陈将铁铲用力,似乎碰到了什么硬硬的东西,莫非是捡到宝了?

    深山里说不定就埋着些什么好东西,村子里的陈福曾经在山上挖到一把铁剑,可是去镇上卖了一大笔钱。

    他心中一振,手上似乎都生出了几分力气,铁铲在他手中挥舞不停,泥土四溅。

    很快,土里的东西露出半个身子,竟然是一颗硕大无比的蛋。

    鸡蛋,鸭蛋,即便是鹅蛋都没这么大。

    老陈活了大半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蛋,足足和家里的磨盘有的一拼。

    而这颗蛋虽然深埋在泥土之中,却是洁白无比,不染瑕疵,让两个老头惊呼不已。

    “这是什么蛋?”老陈疑道。

    老婆子摇摇头,“可没听说过什么野兽能下这么大的蛋!”

    “不管了,先带回去,这么大的蛋,可是能给你好好补补身子。”老陈喜笑颜开的道。

    老婆子也有些高兴,连连感慨上天眷顾,两个人清空了一个篓子,这才将整个蛋塞进篓子里,还露出半个头。

    老陈的背部微微弯曲,显得更加佝偻,但他脸上的喜意,却是怎么都掩饰不住的。

    两个人相互搀扶着下山,远远的便看见山岗之下,座落着一个小小的山村,那里就是他们的家——野狗村。

    野狗村因为靠近大山,常有一些饥饿的野狗潜入村子,偷吃鸡鸭,因此取名为野狗村。

    野狗村只有几十户人家,此时太阳还未落下,即便是村妇,都要和家里的男人外出护田,或是上山放养家里的牛羊。

    山上常有野兽出没,野狗之类的东西更是不惧人类,因此人是一定要守着的,一头牛的价值可相当于一家人一年的生计,绝不容有失。

    刚入村子,一个瘦高瘦高的男子就迎了上来,“老陈头,今天上山捡了点什么宝?这么早就回来啦!”

    老陈夫妇神色微变,这个男子叫陈福,平日里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自从捡到那柄铁剑卖了点钱之后,这陈福已经许久没出现在村子里了。

    据说他拿着钱去镇上花天酒地去了,现在回来,只怕是花光了钱,无处可去。

    “这是个什么东西?”陈福好奇的上前,拍拍那露出半个头的蛋。

    “是我们俩今天在土里挖到的蛋。”老陈道。

    陈福眼睛一亮,自从在土地挖到一柄铁剑,在镇上被人花大价钱买下之后,在他心中,只要是土里挖出来的东西,定然都是宝贝。

    “这看着可不寻常!你看这光泽,你看这色彩,你看这手感!”

    陈福一边摸着蛋,一边惊讶连连,这些都是镇上的大人物买下他的铁剑时说的话,这时被他运用在蛋上,一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老陈夫妇可没看出什么不同寻常,老陈微微偏过身子,不让陈福碰到,“这是我们老俩口过冬的口食,你就别打什么坏主意啦!”

    陈福脸一红,“老陈你这说的什么话,这么重,我来帮你背!”

    言罢就要上前接过篓子,老陈赶紧退后两步,举起手中的铁铲,“我警告你,你可别胡来!”

    “老陈,相信我,这蛋带去镇上,铁定能卖个好价钱!”陈福一脸的苦口婆心,劝道,“镇上那些大老爷啊,就喜欢收藏这些奇了怪了的东西。”

    老陈连连摇头,拉着老婆子就往家里走。

    “哎,最不济吃蛋的时候让我喝点蛋汤啊!”陈福叫道。

    “你休想!”老陈瞪了陈福一眼,“年纪轻轻的,游手好闲,活该你一辈子光棍!”

    陈福脸色一变,这是他心中的痛。

    在这个时代,像他一般三十多岁还没讨到老婆的,基本已经注定了光棍的命运。

    想起县里窑子那几个风姿卓越的女人,他心中越发瘙痒难耐,那胸,那屁股,那皮肤,那才叫女人不是?

    这野狗村的都是些什么货色!怎么入得了他陈福的法眼?

    当然,也只是骂骂而已,真有村子里的大姑娘,也不会嫁给他,他更没钱娶。

    他看着离去的两个老头,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村子西头的一间茅屋,加上一只年老的母鸡,就是老陈头夫妇俩的唯一财产。

    母鸡太老了,早已停止下蛋,老陈夫妇对它有了感情,也舍不得杀,它似乎也知道一些,每日都是去别的人家里抢别的鸡的吃食,但也就这么活了下来。

    它身上的毛颇有些稀疏,走起路来都没原来灵光,在老陈夫妇看来,这只名为大花的老伙伴未必活得过今年冬天了。

    他们将几只鸟雀塞入一个破罐子里,这才小心翼翼的拿出那个洁白的蛋,放在一旁的茅草上。

    大花似乎对这个庞然大物有些好奇,围着巨蛋走来走去,不时还用嘴巴啄了啄。

    但它实在是太老了,根本不会在蛋上留下一点痕迹,老陈夫妇开始还有些担惊受怕,后来干脆笑了笑,不再去管。

    等他们拿着野菜清洗了数遍,回到屋子,眼前的一幕让他们有些惊讶。

    大花不知怎么跳到了巨蛋的上面,它伏下身子,仿佛正在孵蛋一般。

    夫妇俩摇摇头,不止是人,就连家禽老了,都想要个孩子吗?

    两个老人晚上就着野菜煮了点稀粥,天一暗便早早睡下。

    待到半夜,一阵异响将两个老人惊醒。

    他们揉着眼睛起身,只见草屋之中,华光大放,那个洁白的蛋,正散发一阵又一阵的奇光异彩

    :

    野狗村,哈哈哈,我真是佩服我的取名本领!!!谁敢不服?

    明早第一章会晚一点,望周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