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二百一十八章 逼退
    “眼界不错嘛。”刘炀轻轻一笑,眼睛从那血红色的长袍上一扫而过,心中一凛。

    又是一件魂宗至宝吗?

    似乎从魂宗偷袭洗剑池的那一刻起,各宗至宝便纷纷出世,至今他已经见到过六件至宝,皆是毁天灭地般的存在。

    钻石级的白无常乃是魂宗三魂之一,和九星一般,是魂宗的守护者,可就是这样一位强人,也扛不住星辉令轻轻一击。

    一道星辉烈焰便将他击成重伤,换了任何一个白金级的强者,早就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厉鬼轻轻挥手,血皇袍落在身上,血红色的披风无风飘扬,他单足顿地,整个人便如一颗炮弹,轰然而至。

    狂猛的双拳缭绕黑色的死气,朝着刘炀疯狂的击来。

    星光在脚下闪烁,刘炀轻轻迈步,却迅捷无比,任那拳风如同飓风海啸,他偏偏如同一叶扁舟,随海啸起伏,随飓风直上。

    星光闪烁,一道道残影让人眼花缭乱,刘炀的笑声止不住的传来:“不过如此。”

    厉鬼大吼一声,背后的血皇袍忽然离体,高高升起,两侧的衣领仿佛两只血色拳头,猛然挥出,一时间漫天都是血色拳影。

    刘炀吓了一跳,星光凝成一个椭圆形护盾,闪烁淡淡毫光。

    无数的血色拳头如雨点般落下,砸在护盾上发出噼噼啦啦的声音,仿佛爆竹炸裂。

    护盾上星光摇晃,不见一丝裂痕。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

    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许久,血皇袍停下攻击,回到厉鬼的背后,后者却是气喘吁吁,一副劳累不已的样子。

    血皇袍以防御闻名,但至宝的攻击同样不可小觑,只是在面对同等级的至宝面前,稍显无力。

    而这样动用至宝,对使用者的灵力消耗同样是个不小的数目,很容易对身体造成极大的负担。

    “好了吗?”刘炀轻轻一笑,“换我了!”

    一道星光从脚下升起,他整个人便消失不见。

    无尽的黑气弥漫四下,却找不到刘炀的身形,厉鬼正露出惊讶的神色,天地陡然一变。

    四周都是乌黑之色,朦朦胧看之不清,黑气扫过,很快被弹射而回,一种寂灭的味道缓缓传来。

    “域外?”厉鬼微微一惊,下一瞬,漫天都是星辰闪烁,银河如彩带一般飘动,漫天星光闪烁不停。

    一颗极为明亮的星星眨了眨眼睛,忽然变大数分,星辉一闪而逝,星星颤了颤,留下一道诡异的弧形曲线,抛落而至。

    远远的便传来恐怖的毁灭气息,烈焰熊熊燃烧,升腾而起,仿佛一颗巨大无比的火球,从天空坠落。

    厉鬼大吃一惊,正要移动身形,却感觉四周的空间仿佛囚笼,将他死死的固定在原地。

    他大吼一声,血皇袍凝出两道拳影,朝左右轰击。

    咔嚓!

    囚笼碎裂,他脱困而出,他一手扯下血皇袍,仿佛一面大旗,朝着身前猛地一挥。

    血色漫天遍地,一道血浪拍击,正中那颗流星。

    天地仿佛颤了颤,紧接着是无数的血色和星光四溅,落地便生出炼化般的火焰。

    虚空中刘炀漫步而出,他朝着身前缓缓挥手,仿佛轻拭身前的尘灰。

    霎那间天地陡然爆发无尽的光亮,千千万万颗明星闪耀不停,仿佛置身银河,置身星空。

    “一个小小的白金级,也敢在本尊面前装神弄鬼!”厉鬼怒骂道。

    他身为魂宗厉鬼,乃是三魂之首,即便是魂宗之主,也要对他客气几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受到如此的屈辱。

    刘炀冷哼一声,不为所动,腰间的星辉令散发淡淡光芒,与此同时,漫天星辰亮起耀眼的星光。

    一道道星光从天上地下,四面八方朝着正中的厉鬼降下,密密麻麻全是星辉,避无可避!

    血皇袍再一次暴涨,将厉鬼团团环绕。

    无尽的星光洒落在长袍之上,长袍颤抖不已,却还是原地未动一步。

    “至宝之间决不出胜负,小子你还是放弃吧!”厉鬼讥讽道。

    “是吗?我一直很好奇,矛和盾,到底哪一个更厉害呢?”刘炀笑了笑,一道银光挥出,众星之子索拉卡出现在身旁。

    他朝着后者轻轻点头,两个人同时出手。

    一个单手朝着腰间的令牌拍下,另一个高举手中的半月法杖,口中喃喃不休。

    无尽的星光再一次大放,那些星辉之力陡然强大无数倍,血皇袍深深的凹陷下去,躲在其中的厉鬼更是隐隐感觉到一股冷冽的寒意。

    星寒如水,月寒如冰。

    心里恍惚中生出一种感觉,再这样下去,血皇袍必毁。

    这个错觉很快被他驱散,作为天下第一的防御至宝,血皇袍显然撑得下去,但作为灵力的提供者,他绝对撑不了多久。

    他双手开始掐诀,口中发出的声音像是来自远古的呼唤,血皇袍上亮起一圈血色光辉,隐隐将万道星光逼退数分。

    他吐出一口精血,喷在血皇袍上,血皇袍裹着他急剧缩小,钻入一道黑色裂缝之中。

    天星宗,众人只看见刘炀轻轻挥手,他和厉鬼俱都消失不见。

    正惊疑之间,虚空中厉鬼捂着胸口,趔趄而出,嘴角还残留血迹。

    “尊者?”白无常面色微变,疑道。

    不远处,刘炀现出身形,轻笑道:“看来我的矛,比你的盾厉害多了。”

    “那又如何?”厉鬼厉喝道:“本尊若是想走,你还留得住我不成?”

    他单手抓着血皇袍,朝一旁一挥,裹起虚空吞噬者和白无常,一道血光一闪即逝,步入虚空。

    某处山峰之上,玉衡子透过身前的光幕,清楚的看见一切。

    他脸色大变,赶紧腾空而起,化为流光,朝着天星宗外飞去。

    又是漫天的欢呼从天星宗弟子口中传出,刘炀却是心中松了口气。

    他才刚刚掌控至宝,第一次使用便是在实战之上,还是对阵魂宗的钻石级守护者,心中颇为紧张。

    好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他和星辉令心神相同,如臂指挥,更是一举惊退魂宗强者。

    他来到天玑子身前,这个垂暮老者此时越发的老态龙钟,眼皮似乎都难以抬起,奄奄一息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濒死的普通老头。

    “你没事吧?”刘炀轻轻问道。

    天玑子艰难的笑了笑,“我天玑谨慎一辈子,到头来着了几个晚辈的道。”

    刘炀转手喝道:“传开阳岛的医师!”

    干枯苍老的手从光罩中伸出,抓住刘炀,天玑子道:“虚空吞噬者十分恐怖,一定要趁早解决,否则为祸苍生。”

    话语中有着罕见的恳求,刘炀深吸了口气,“你放心,既然是我放出来的,我一定亲手斩杀!”

    :

    感谢【星空870626】的打赏!谢谢你!

    谢谢几位凌晨几点还在投票的铁粉,记得早点休息哟!

    也谢谢9点后投票的6位老粉,爱你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