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剑
    “大言不惭!”宇飞尘轻轻一动,背后的长剑脱鞘而出,他仗剑在手,一股冰冷肃杀的剑意远远的传开。

    剑是百兵之君,宇飞尘这一手颇有君子风范,作为一名剑灵,还是黄金级中阶的剑灵,宇飞尘的傲气可想而知。

    他是通灵剑体,天生便对剑有至高的感悟,剑灵本就远超同阶其它职业,而他,更是远超其他剑灵。

    即便是面对天枢峰的一些黄金级高阶弟子,宇飞尘都无所畏惧,还曾私下挑战,大战数个时辰而不败,在天枢峰引发轰动。

    无奈这一次的大比碰上了林夕云,两人都是黄金级中阶,一个是通灵剑体,一个是先天五行之体,宇飞尘最后不慎以一招落败,实在是心中不甘。

    但作为君子,他承认技不如人,林夕云强大的实力有目共睹。

    而刘炀?一个初阶的伴生师罢了,还敢妄谈一剑,一剑,他就能将这个空有虚名之徒斩落高台。

    刘炀只看见宇飞尘的脸色数度变化,最后眼中竟是透出怨恨。

    他摇摇头,真心不明白哪里得罪了这个执拗的男子。

    但别人不给好看,他自然也要还以颜色。

    “刘炀,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计较什么一剑,给你和我比试一番的机会。”宇飞尘傲然道。

    刘炀摇摇头,貌似这机会还是他给宇飞尘的吧?

    但跟这种固执己见之人,他也懒得争论,一切就看剑下功夫吧。

    他握紧必胜剑,无尽的元力暴涌而出,形成丈许高的剑芒,吞吐不定。

    “只要一剑。”他喃喃一声,像是在叙说再平常不过的事实。

    下一刻,轻风刮过,他整个人便在所有人的惊呼中消失不见。

    一点光亮陡然亮起,虚空颤动,一柄长达数丈的剑光破空而至,朝着宇飞尘疾驰。

    光剑之中,隐约可见刘炀双手握剑,举过头顶,像是一个一字,朝前刺去!

    空气发出刺耳的尖鸣,那是被光剑切割的声音,巨大的狂风扑面而来,宇飞尘头发吹散,站在原地避也不避。

    这一剑声势滔天,蕴含着无比的力量,避也难避,即便能避,以宇飞尘的傲性,他也绝对要将之硬接。

    他身子缓缓升起,灵器长剑在手中缓缓舞动,由左至右,似是在身前画着半圈。

    两个半圈画毕,他持剑在手,朝前方轻轻一点,无尽的光华大放,仿佛一轮明月缓缓升起。

    而刘炀整个人处在一圈圈银光之中,宛若耀日。

    日光和月华远远的便在空中交锋,争持不下,只是眨眼功夫,日月便重重撞击在一起,爆发出万道光芒。

    大地震颤,余波飞速的朝着四下散开,高台陡然裂开无数道缝隙,竟是生生下沉数寸。

    所有人瞪大了眼,生怕错过这场一剑之约的每一个细节。

    华光之中,两柄剑以精确到极限的准度,剑尖碰撞在一起。

    仿佛耀日从天空坠下,砸中升起的明月。

    刘炀微微一笑,耀日便陡然加速,而那轮明月,在众人的惊呼中,成溃败之势,隐入高台。

    轰的一声巨响,无数的碎石飞溅,一个丈许大的深坑出现在高台中,刘炀倒悬于空,身子挺直,长剑正刺在深坑的中心。

    所有黄金级的弟子纷纷飞起,便见那深坑中心,长剑之下,宇飞尘摆出人字形,一张脸变得煞白无比。

    他那柄长剑早就落在一侧,两手空空如也,作为一名剑灵,没了手中长剑,代表着什么,所有人都清清楚楚。

    这与落败无异,而且是一边倒的惨败。

    即便是与先天五行之体的林夕云交战,宇飞尘也是显得游刃有余,交战了几十个回合。

    剑魔的名号几乎响彻了宗门,却在刘炀面前,连一剑都无法接下。

    更何况后者还是一个黄金级初阶的伴生师,虽然同样是拿剑,就像一个门外汉一招击败了剑术大师一般让人难以置信。

    刘炀借力轻轻一跃,回到地面,他右手轻挥长剑,竖在身后,左手双指并决,横于胸前,微微躬身,“承让。”

    这个一个标准的剑礼,落在宇飞尘眼中,只让他觉得无比讽刺。

    他承受住了刘炀恐怖的一击,身子反而没受到多少伤害,但他身体里的那颗剑心,已经变得千疮百孔。

    他拾剑起身,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去,身后传来响彻云霄的轰然叫好,一切都与他没有了关系。

    没有人会在意失败者,何况是一个并不讨人喜欢的失败者。

    裁判满脸喜色的举起刘炀的单手,兴奋的大叫:“天权岛刘炀,胜!”

    又是一阵冲天般的欢呼和叫好,刘炀朝着四下躬身谢过,这才有些兴奋的抓住裁判,“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入天玑峰?”

    裁判被刘炀的反应吓了一跳,他赶紧抽回手,一副我不搅基的样子,“我只是个裁判,什么都不知道。”

    “我已经帮你打听清楚了,获胜的奖励天枢峰会派专人送到天权岛,至于进入天玑峰感悟,自会有天玑峰的弟子前来引你而去,你回去等着就好了。”林夕云上前两步,脸上也有着笑意。

    刘炀面上一喜,下意识的道:“这次你算帮了我大忙,等那东西出来了,我们四六。”

    裁判一头雾水,显然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但林夕云却扬起一抹笑意。

    刘炀话一出口,便微觉后悔,五五开已经十分让他心痛了,现在一时得意忘形,竟然说了个四六,这不是自己挖坑自己跳吗?

    “我也没帮什么,换我,也未必是你对手。”林夕云打量了刘炀两眼,狐疑地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不会对我有什么想法吗?”

    刘炀一口老水差点就喷了出来,他看了看林夕云的身子,本想说也不看看你那模样,但觉得那样实在太过违心。

    “放心,我对你没有那样想法。”刘炀一本正经的道。

    “那你对我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法?”

    看着眼前笑盈盈的女子,刘炀恨不得在她上打上几个巴掌,但众目睽睽之下若是做了,只怕会被那些脑残粉瞬间撕成碎片。

    “你只有不到一年之寿是真的吗?”林夕云忽然问道。

    刘炀一愣,“当然是真的,怎么,怕我死了没人让你挤兑?”

    林夕云罕见的没有还嘴,认真的道:“放心吧,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感谢【心飞扬兮浩荡】的打赏,呜呜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