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一百零八章 一层壁垒
    这正中央的光幕却是玉衡岛的阵法师布下的一种法阵,可以将参与测试诸人的闯关画像传回,并且和录像带一般保存,快进倒退等功能甚至比录像带还要方便数分。81中文  『 网

    “他吃的什么?”天权子疑惑道。

    “把画面定格,倒回去看看。”聂开阳淡淡道。

    玉衡子微微一笑,袖袍轻挥,一道灵光打在光幕之上,神奇的一幕出现了,画面急倒退,停留在刘炀手捏金丹的那一幕。

    画面无限放大,拉至众人的眼前,露出那颗金丹的模样:通体金黄,遍布细小的纹络,似有光芒流动。

    “破障丹。”作为以灵药师为主的开阳岛岛主,聂开阳一眼认出刘炀手中的丹药,而在座的其它人都是微微一惊。

    他们几乎都是天之骄子,对破障丹可不陌生。

    破障丹可不是什么普通丹药,那是入了品的灵药,而且还位居三品,即便在天星宗,都属于十分珍贵的灵药。

    “这小子倒有些身家。”天璇子笑道,作为一峰之主,这话更多的带有调笑的意味。

    话音刚落,画面一转,便又变成了其它人。

    一枚破障丹和一个伴生师,还不至于让他们停留太多的目光。

    天梯之上,刘炀将破障丹吞入口中。

    丹药入口即化,化为一股暖洋洋的液体,流入腹中。

    刘炀刚觉得心中一暖,便感觉一股火辣辣的疼痛从腹部传来,暖流径直流入丹田,落在元力化成的银色湖泊之中。

    一股奇异的能量浓稠如墨,从四面八方向小湖涌去,接近干涸的湖泊以肉眼可见的度在增长,那些能量在接触小湖的瞬间竟是自动化为银色。

    刘炀稍一感受,便大喜过望,这些银色液体正是元力,且精纯至极,仿佛经过千百道提炼。

    但痛苦也随之传来,那些液体一落入小湖,他便感觉到火烧般的疼痛,身子似乎都忍不住要蜷缩。

    但他现在就踩在天梯之上,绝不敢随便动弹,破障丹所化的元力虽然精纯,但也狂暴,他双颊通红,身子像烧红的铁块一般。

    就是现在!刘炀心中低喝一声,重重抬脚,落下一步。

    轰!那无形的压迫之感仿佛一块玻璃一般寸寸碎裂,刘炀只感觉身子一松,竟是接连跨上数十步。

    压力并没有消失,每一层台阶似乎都有一层无形屏障,只是刘炀此刻元力汹涌如大浪,狂暴如猛虎,所过之处,屏障触之即碎。

    但呼啸之声在耳边响起,狂风在四周凝聚,形成一道又一道风旋,恍若旋转的刀锋,欲切割刘炀的身体。

    丹田中的小湖已经接近饱和,破障丹所化的精纯力量仍在源源不断的传来,元力开始沿着四肢百脉游走,周身都传来剧痛。

    一种想要泄的仿佛一粒种子落入心中,那连续不断的元力便是最好的养料,让种子破土芽,飞快的成长。

    刘炀大吼一声,元力从身体里暴涌而出,化为一圈圈气浪,将风旋轻而易举的击散。

    不论是四面八方的无形重压,还是呼啸不断的狂风利刃,在他狂暴的元力面前,再也无法阻拦分毫。

    他出一声低吼,仿佛猛虎归山,坎坷崎岖的山路,遍布倒刺的荆棘,都不能让猛虎前进的身形有丝毫停顿!

    破障丹中的力量都落入丹田中的小湖,小湖自动分出一股,沿着经脉游走炼化,然后从身体里涌出,抵御无形或有形的阻拦。

    那精纯至极的能量甚至不需要炼化,刘炀只需要分心操控小湖,一刻不停的吞噬,另一边,控制者周身元力,抵御天梯之威压。

    他低着头,微微弯腰,眼中满是坚定,每一步踏下,都沉稳如一头老黄牛。

    即便全身的痛苦加剧,都不能让他有丝毫变色。

    他甚至不敢变色,他害怕自己一旦有一点犹豫,一点害怕,甚至一点点惊恐,便会从高空跌落,而那颗珍贵的破障丹,也将失去功效,等同于浪费。

    破障丹中蕴含着精纯至极的能量,但同样的狂暴无比,而这天梯上的环境,正是最好的炼丹之处!

    银色小湖终于饱和,但破障丹所化的能量犹在源源不断的涌来,刘炀感到腹部传来阵阵胀痛。

    下一刻,小湖变得狂暴起来,银色的湖水飞旋转,形成一道道大浪或是水龙卷,朝着四面八方扩散。

    刘炀忍不住出一声尖叫,剧痛从身体里传来,那是一种被撕裂般的疼痛。

    紧接着疼痛传遍周身,湖水中溢出的元力流向哪里,便痛向哪里,真的是难以忍受的疼痛,就像有无数把小刀同时在身体的各个器官缓缓的切割。

    刘炀忽然开始奔跑。

    是的,在天梯上奔跑。

    身体里的疼痛感交织,让他难以忍受,他只能不断的向上,体会来自外部的挤压,使得他的感官得到一丝丝麻痹,让那疼痛也消弱一分。

    豆大的汗水从额头如雨般滚落,身子早已被浸湿,银色的长披散,看起来狼狈至极。

    他足狂奔,只盯着脚下的台阶,即便台阶越来越窄,甚至变得透明,也无法在他心中引起一丝波澜。

    疼痛感早已占据了他的身体,包括脑海。

    他仅剩的念头就是炼化!向上!盯着台阶!

    同样是天梯,林夕云仍在高空漫步,那对刘炀而言仿佛大山压顶一般的威压似乎不复存在,她所需要的,只是不停的迈步,如此简单。

    天枢峰,画面重新定格在刘炀身上,一众峰主岛主都是神色微变。

    “破障丹力量狂暴汹涌,一边靠着天梯助其吸纳,一边靠着灵药之力增长实力,向上前进吗?这小子倒打的好算盘。”天枢子淡淡的道,分不清是褒是贬。

    天权子站起身,喜道:“看到没,我就说了吧,我伴生一脉,绝不至于如此羸弱!”

    没有人理他,众人的心神都放在刘炀的身上,因为那少年再一次在天梯上止步,而他的气息,俨然已经突破了一层壁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