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一百章 林夕云
    逍遥山脉某处,山洞之中,黑袍银发的少年盘腿而坐,双手结印。

    淡淡的银芒在周身闪烁,若是透过衣衫,便可以看见少年全身红肿,还有一些细小的伤痕,而一些毫光在红肿之处流动,伤痕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

    没一会,少年睁开眼,露出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正是刘炀。

    他单手轻拍腰间的乾坤袋,一艘洁白如玉的小舟落在手中,与之前不同的是,小舟身上遍布一丝丝细小的裂痕。

    妖蟒的雷霆一击不止击坏了小舟,更是击伤了刘炀和林长老。

    林长老作为灵药师,疗伤的灵药自然是必不可少,靠着一枚小小的不知名丹药,不过半天,刘炀便恢复了伤势。

    而白玉小舟想要修复,却不是他可以做到的了。

    首先得找一位锻造师修复小舟的裂痕,还得找一位阵法师,重新附着小舟的增幅阵法。

    而逍遥山散修虽多,锻造师之类却很是稀少,如果不出刘炀所料,邱明子应该就是逍遥山脉唯一的阵法师,和林长老一般稀有的存在。

    想到林长老,他不禁神色一动。

    逍遥山大名鼎鼎的灵药师,竟然是一个身材玲珑有致,极其貌美的女子,名字也很好听:林夕云。

    想起那消瘦的身形,沙哑的声音,淡淡的清香,还有那白皙的玉手,一切似乎早就说明了问题,而刘炀也早已猜测,却没有细想。

    在他看来,貌美的女子一般不会把脸遮住,要戴着鬼怪面具的,怎么想,都应该是一个其貌不扬的人才对。

    他摇摇头,笑了笑,走出山洞。

    离山洞不远,还有一个略小的山洞,洞口用一些岩石挡住。

    若林长老还戴着面具,二人自然可以共处一室,但那天二人都被妖蟒击伤,衣衫破烂,林夕云容颜貌美,身材有致,自然要和刘炀分洞而居。

    只是当时只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刘炀无奈,这才召唤出雷霆咆哮和无极剑圣,靠着二个伴生兽的力量,飞快的给林夕云开辟了一个小型山洞。

    他来到一旁的山洞,堵住洞口的岩石大小不一,露出很多大大小小的缝隙,隐约可以见到洞中的情景。

    他心中微动,生出一个邪恶的念头,却很快被理智压制,就在这时,一个小兽从他肩膀上跳起,趴在岩石之上,透过缝隙瞄向里面,正是提莫。

    色胆包天!刘炀大怒,他一把抓起提莫,将他拎了回来。

    “我这么正直的伴生师,怎么会有你这么无耻下流的伴生兽!”

    “吱吱!吱吱!”提莫小爪子挥舞,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刘炀直接选择无视,洞内似乎传来轻微的声响,他心中一惊,赶紧回到自己的山洞。

    他摸摸提莫的脑袋,佯怒道:“你哪都不准去,给我好好呆在这里,看门!”

    小家伙嘴里吧唧两下,一脸不满的样子。

    刘炀径直无视,他盘腿坐下,打消脑子里的一些奇怪念头,凝神静气,进入修行。

    虽然身上没有了一块元石,但通过贩卖灵器,他已经足足有三百六十颗银丸,用来修行,绝对是上上之选。

    而天星宗的选拔还有十来天,即便再多等上一些时日,也是可以接受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

    七天之后,刘炀从一阵异动中醒来。

    脚下的大地微微震颤,洞顶不时有石块和碎屑如雨一般哗啦啦的落下,整个山体似乎都在摇晃。

    他心中一惊,赶紧跑出洞外,发现隔壁的小山洞里传来阵阵异象。

    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山石晃动,透过缝隙,无数道五颜六色的毫光射了出来。

    在毫光之中,隐现一个惟妙惟肖的四脚小兽,正漫步而行,没一会,漫天毫光倒卷,小兽发出一声奇异的低吼,竟是消失不见。

    一切重归平静,恢复正常,刚刚的一切恍惚错觉。

    但刘炀知道,这绝非错觉,据说某些灵丹妙药一旦出世,往往便会生出各种异象,难不成是身为灵药师的林夕云正在炼制丹药?

    破障丹?刘炀先是大惊,复又大喜,如此异象,难道破障丹成功了?

    山洞之中,一个人影缓缓走出。

    一袭白袍,穿在身上显得有些宽大,但也遮掩不住女子玲珑有致的身材,海藻般的长发披肩,一张脸不施粉黛,清新脱俗,有一种出尘之感。

    这是刘炀第二次见到林夕云的模样,却也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他回想自己见过的一些女子,恐怕也只有叶轻眉有这样的出尘之意。

    “我该叫你林长老还是林姑娘?”刘炀调侃道。

    林夕云神色一寒,冷冷的看向刘炀。

    刘炀觉得有些尴尬,仿佛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

    但那张脸很快变化,林夕云嘴角勾起笑意,甜甜的道:“你想怎么叫就怎么叫,你也可以叫我夕云。”

    刘炀浑身一阵恶寒,他不是没有听过林夕云的声音,虽然清脆,却也没有耳中这般慵懒娇嗔,似乎还有些魅惑之意,分明是女子故意为之。

    “林姑娘,你还是正常一点吧。”刘炀尴尬的笑笑。

    “怎么,你是说本姑娘不正常?”林夕云面色再一次变化,竟是横眉竖眼,怒视刘炀。

    “没没没,”刘炀连连摆手,“姑娘容光焕发,美丽动人,正常的很。”

    “那是,本姑娘可是天仙下凡,你能一睹真容,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林夕云略有些自得的道。

    刘炀算是第一次见识到了女人的百变,可以轻声细语,我见犹怜,也可以吹鼻子瞪眼,一副女汉子的模样。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林姑娘,刚刚那一番异象似乎因你而起,是不是破障丹?”

    林夕云轻轻瞟了刘炀一眼,摇头道:“我接连失败数次,破障丹终未出炉。”

    刘炀死死的看着她,发现她神色不变,似乎还有些黯淡,不似作假。

    脸上不禁露出失望之色,经历这么多,一行人死了个七七八八,最后还是竹篮打水吗?

    “不过我练出了这个。”林夕云修长的双指夹着一枚圆润的丹药递了过来。

    刘炀接过一看,这小小丹药通体金黄,闪烁金光,颇为不凡的样子。

    他放在鼻尖嗅了嗅,浑身一震,竟然也是灵药!

    “这是什么?”他好奇的道。

    “这是金丸。”林夕云嘴角轻勾,透出十分狡黠,“也叫破障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