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三十七章 众生白骨
    一方巨大的血池出现在刘炀眼中。

    满池都是红色的液体,流动、沸腾,一个又一个细小的血泡升起又破灭,一股腥臭之味远远的传来。

    “血!”紫凤捂住鼻子,惊呼道。

    那猩红恶臭的东西,分明就是鲜血!

    刘炀小心翼翼的站到池边,向下望去,鲜红的液体遮挡视线,看不清深浅,鲜血升起又落下,仿佛细小的浪潮,一抹白色在其中时隐时现,随之起伏。

    “炀公子,那是什么?”紫凤也看到了那些白色。

    “是白骨。”刘炀沉声道。

    这地下空间面积颇大,足有数丈宽,丈许高,眼前的血池将空间面积占了大半,其中的白骨鲜血绝非一朝一夕而形成。

    刘炀暗暗心惊,四下打量,血池之后是一处突出的高台,而不远处的墙上有一扇黑色的铁门,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提莫不知何时跳到高台之上,发出吱吱的叫声,刘炀过去一看,大吃一惊。

    站在高台之上,正好俯瞰整个地面,一个巨大的五芒星图案刻在地上,而整个血池,便镶嵌在五芒星的正中央。

    五芒星的五角颜色各异,闪烁毫光,若不是站在高台之上,根本看不清楚。

    刘炀又下了高台,来到一角,他凝神细望,终于发现一些诡异的曲线沿着整个血池纵横交错,提莫突然用前爪在地上猛刨,露出里面的东西:

    一些色彩斑斓的石头埋在土里,分明就是元石!

    刘炀用黑色手杖铲起左右的土,大大小小竟然全是元石!他下意识的用手杖往下面捅了捅,感觉数量颇多,似乎深不见底。

    “炀大哥过来看!”紫凤学着刘炀的样子,将另一角的土也挖开,露出一些晶莹剔透的石头,全是灵石!

    他和紫凤相识一眼,将五角一一挖开,他一一辨认,发现下面依次埋着:元石,灵石,妖石,魔石,最后一角则埋着一种不停变换颜色的诡异石头,他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五芒星分明是个巨大的法阵,而法阵的源头便是地下深埋的大量石头。

    刘炀感到一阵恶心,虽然不知道这个阵法有何功用,但只看正中的白骨血池就知道,这定然是邪魔歪道才有的手段。

    “炀公子,我们要把这些石头搬出去吗?”紫凤问道。

    刘炀心中颇为意动,可这血池如此诡异,如果随便乱动,触动什么机关和阵法,面对未知,他可没有什么信心护住自己,还护住紫凤。

    他压下心头的冲动,摇摇头,将土重新铺在灵石之上,用手压好,“不要乱动,把地上复原。”

    这五芒星颇大,五个角的位置几乎占据了整个地下,好一会,刘炀才和紫凤提莫来到最后一处位置。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锒铛作响之声,一阵不轻不缓的脚步声从黑色铁门中传出,刘炀赶紧三两下将土拍在地上,又将那块方型木板盖好,铺上沙土。

    他四下张望,寻找藏身之处,可地下空空荡荡,哪里有躲的地方?

    “炀公子,怎么办!”紫凤慌道。

    黑色铁门猛地打开,一个衣着华贵的男子缓步而出,腰间佩着长剑和玉笛,正是风月楼楼主霍不凡。

    霓裳亦步亦趋的跟在他的身后,更后面,还有六个壮汉。

    霍不凡轻轻一跃,跳至高台之上,淡淡的道:“开始吧。”

    霓裳点点头,褪去衣衫,犹豫在脸上一闪而过,她看了眼霍不凡,心中一狠,缓缓的步入血池之中。

    霍不凡突然在高台上走动,一圈淡淡灵光从他身上涌出,他一步踏下,一道白色的灵力光柱冲天而起,整个地下都为之颤动。

    他脚步不停,口中默念,手中并指掐诀,伴随着每一步踏下,一道又一道光柱冲天而起,呈现各种颜色。

    五道光柱缓缓旋转,交相辉映,霍不凡口中轻喝一声:“启!”

    五道光柱猛然倒转,又收缩回地面,大地疯狂颤动,几个壮汉站立不稳,纷纷倒地,一个巨大的五芒星缓缓升起,正好悬浮在血池的正上方。

    霓裳早就坐在血池的正中间,只露出修长的脖颈,她双目紧闭,神情显得有些紧张。

    “祭池。”霍不凡淡淡的声音从高台上传来,几个壮汉心中一禀,纷纷从身后拖出一个巨大的袋子,来到血池之前。

    他们互望一眼,将袋子纷纷推进血池之中,一个壮汉似乎有些慌张,袋子口一个不慎,猛然打开,几具尸体从里面滚落。

    一具尸体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分明是个活人!

    一旁的壮汉神情一变,上前就是一脚,将这活人踢入池中。

    霍不凡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来到高台一侧,猛然一掌拍在某处。

    池中的血水突然荡漾起来,猩红而又鲜艳,显得格外诡异。

    那些不知死活的尸体丢入血池之中,仿佛清水滴入油锅,溅起无数浪花,掀起一股股血色浪潮。

    那些布袋落入血池之中,很快被浪花淹没,而之前清醒的那个活人,却如溺水一般,在血池中拍打翻滚,挣扎求生。

    血水如有灵性一般朝着他汇聚,开始缓缓朝他身上蔓延,他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恐惧,双手上下拍打,那些鲜血却如附骨之蛆,死死的黏住他,猩红不停的往上延伸。

    “啊!”他口中突然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双手用力往腰间撕扯,血色延伸至双臂,露出空荡荡的腰间,却只有几根白骨。

    接下来是双臂,脖颈,嘴巴,鼻子,整个脑袋!

    霓裳就坐在池中不远处,男子的惨嚎,挣扎,她都无动于衷,恍若未闻。

    血池中,这一静一动,形成极为诡异恐怖的画面。

    血色无情的将男子血肉吞噬,一道血色浪潮拍下,徒留一副森森白骨,很快淹没在血池之中。

    血池似乎重归平静,霓裳却皱起了眉。

    “开始了。”霍不凡平淡的声音传来,巨大的五芒星忽然缓缓下坠,在即将落下时陡然变得巴掌般大小,从霓裳的头顶猛地落了下去。

    长发猛地披散,根根竖起,霓裳仿佛受到一股巨力,整个人为之一震,血池也就在这时,再次沸腾起来。

    无数的血泡升腾而起,却在半空炸裂,化为一道又一道细小的血色水珠,落在霓裳的身上,发出滋滋滋的炸响。

    她眉头深皱,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她能清楚的感觉到,血珠正在吞噬她的身体,蚕食她的血肉。

    这是一种比撕心裂肺还要恐怖的疼痛,仿佛万蚁噬心,她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从血池中站起,带起一片片血水。

    她低头望去,发现血池中仿佛有无数只血手,死死的拉扯住了她,让她无法动弹,她忘了一眼高台上的霍不凡,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下一刻,便又被拉回池中。

    血水的流动忽然变得急剧,以霓裳为中心,一个巨大的血色漩涡在池中成型,她身上的血珠颤了颤,忽然分裂开来,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很快,无尽的血珠仿佛铠甲,将她全身包裹,就像一群密密麻麻的红色蚂蚁黏在身上,不停的颤抖,爬动。

    她感到一种难以承受的痛楚降临在身上,她张口欲言,血水却一下子蔓延,从她嘴里涌了进去,堵住了她要说的话。

    耳鼻眼嘴,全都是狰狞的血液,池子里的血水见底,一个被血浪包裹的血人靠在池中一动不动,偶尔颤抖一下,溅起纷飞的血珠。

    血珠落在地上,烧出一个又一个巴掌大的小坑,几个壮汉连连后退,看得胆颤心惊,再看那血人的抖动,只觉得心中发毛。

    不知过了多久,黏在血人身上的血水仿佛失去支撑,纷纷流回,靠在池边的人影悠悠醒来,缓缓站起。

    几个壮汉瞪大了眼,整个心神都被那池中之人所吸引,再也移不开目光。

    即使是霍不凡,也感觉有些把持不住,霓裳看着他微微一笑,他更是心神激荡,有些不能自已。

    那是一张颠倒众生的脸庞,像白玉一般完美无瑕,一颦一笑之间,都自有无尽的风情。

    “对我施展魅术,你是嫌命长不成!”霍不凡猛然喝道。

    霓裳心中一紧,低下头,“贱婢不敢,求楼主饶恕。”

    “哼,”霍不凡冷哼一声,“不过这众生白骨相果然厉害,差点连我都着了道,看来你也是进级到白银了。”

    “都是托楼主的福。”

    霍不凡这才点点头,“把衣服穿上。”

    一个壮汉递过一套崭新的衣服,霓裳对她展颜一笑,后者立马神魂颠倒,一副色授魂与,心愉一侧的模样。

    壮汉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扶着霓裳走出血池,引起一旁的五人一阵艳羡。

    霓裳回头望去,血池中的血少减少了近三分之二,露出满池的森白骨架,显得格外恐怖。

    她微微一笑,素手摸上壮汉的胸膛,在后者的傻笑中,她轻轻一推,那壮汉便落入池中。

    血水激荡,一下子涌了上来,壮汉还来不及发出声音,便化为一滩血水,竟是连骨头都不剩!

    剩下的五个壮汉清醒过来,纷纷跪了下去,磕头求饶。

    “楼主,您看?”霓裳轻声笑道。

    霍不凡眉头一皱,大袖一挥,一道灵力匹练席卷而至,将五个壮汉击落池中。

    血水一阵翻滚,五个壮汉眨眼间消失不见,而那池血水,明显增加了几分。

    霍不凡跳下高台,在血池旁站住,这白骨血池乃是用特殊的阵法,用数不尽的生人血肉祭炼而成,经霓裳这一次,再想恢复元气,可又得花上不少时间了。

    他眼神一凝,忽然注意到不远处的土似乎有些不一样,一旁的霓裳冷不防问道:“楼主,那黑龙卫?”

    对于刘炀当初给她的耻辱,她至今耿耿于怀,如今她突破到白银级,自信再碰到刘炀,定可将她玩弄于鼓掌。

    想到刘炀,霍不凡也是眼神一寒,冷冷道:“我已经联系了门中,让他们派人去黑龙卫打探,若那小子和方景明没什么关系,我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若是不出意外,门里的信使今晚就能到黑龙卫,几天后就有消息传回。”霍不凡又看了一眼远处的黄土,步入铁门之中,霓裳大喜过望,赶紧跟上。

    空荡荡的地下,摇晃的灯烛,突出的高台,诡异的半池白骨血水

    墙角处一阵晃动,露出两个蹲伏的男女,一个小兽站在中间,两手按在他们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