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三十六章 密道
    紫凤上前,“这些东西都很贵重么?”

    “岂止是贵重?这里每一块石头都珍贵异常,有价无市,若是我能用来修炼,实力必定突飞猛进,可与霍不凡一战!”刘炀欣喜若狂的道。

    紫凤发出几声轻笑,就那么看着他,刘炀这才觉得有些不妥,毫无疑问,这密室之中的四大箱,定然是紫凤她爹留给她的“财富”。

    “你不要误会,我绝没有想要霸占的意思。”刘炀摆摆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这些东西对我而言,和普通石头没什么区别,既然对炀公子这么重要,就都送给你好了。”

    刘炀不可置信地道:“你可别开玩笑,这些东西拿出去,足够你买下无数套这样的宅子。”

    “爹娘都没了,哪还有家呢?”紫凤有些凄惨的笑了笑,“我现在想的,只有报仇。”

    “这些东西对我无意,炀公子既然答应替我报仇,就收下这些吧。”紫凤认真的道。

    刘炀愣住了,有一种被天上的馅饼砸中的感觉,仿佛一个亿万富翁对你说,“我的遗产全部都给你了。”

    他本还想再推脱一番,但转念一想,这些确实是他的需要之物,有了这箱元石,他足以突破到白银中阶,与霍不凡一战,更不需要时刻警惕,被动挨打。

    “好,那我就却之不恭,不过我只要这箱元石和灵石,剩下的两箱,仍留给你。”

    紫凤点点头,她能感受到这四大箱的价值,但她更希望爹留给她的,是能让她展露笑颜的东西。

    “这么多口大箱子,我们怎么搬回去?”紫凤担忧道,不论是运输还是出城,似乎都是个难题。

    “这有何难?”刘炀召唤出雷霆咆哮,“有这个大块头在,再来四口都没有问题。”

    雷霆咆哮拍拍硕大的胸脯,以示回应。

    “至于出城,”刘炀沉吟了一下,“也只有用黑龙卫的身份了。”

    这绝对是迫不得已,毕竟四口大箱子的搬运,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若是衙役盘查之下,只怕又会节外生枝。

    而经过风月楼和城门口一战,雷霆咆哮在六安人尽皆知,到时候只要穿着飞鱼袍,让雷霆咆哮驮着箱子,想来那些衙役绝不敢阻拦。

    刘炀又从阁楼中找到一些绳子,将四口大箱一一绑在雷霆咆哮的背上。

    “这是什么?”紫凤疑道。

    刘炀这才发现,搬走箱子之后,墙上露出一扇半人高的小门,小门之上,挂着一个生锈的铜锁。

    紫凤连密室都不知晓,自然不可能有钥匙,刘炀心中一动,雷霆咆哮泛着雷光的一拳便打在铜锁之上。

    铜锁碎了一地,那扇小门也吱呀一声,缓缓朝里面开启,露出一条半人高的地洞。

    这密室之中,竟然还别有洞天。

    刘炀心中震惊,突然问道:“你爹是做什么的?”

    “我只知道他生前帮风月楼做事。”紫凤犹豫了一下,道。

    刘炀点点头,让雷霆咆哮原地等候,便拿着一根火把,和紫凤弯下身子,朝里面走去。

    这条地道凹凸不平,明显是人为挖的,一股发霉的气息扑面而来,证明地洞年岁颇久,且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提莫的叫声在洞中显得格外悠长,显然这条地道距离颇长,地道弯弯曲曲,左折右拐,仿佛没有尽头。

    手中的火把忽然熄灭,油已经烧完了,刘炀只能一只手扶着墙面,小心翼翼的贴墙而行,紫凤更是吓得双手用力抓住他的衣角。

    没一会,一只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刘炀身上摸索,他微微一愣,将那只小手握住。

    “对不起,我有点害怕。”紫凤低声道。

    黑暗总是能让人心生恐惧,何况她还是个姑娘,刘炀微微一笑,握紧那只有些冰凉小手,加快前进的步伐。

    又走了不知多久,眼前透出一点光亮,二人为之一振,出口到了。

    前方竖着一排爬梯,顶端是一块方型木板,光亮正是从木板的缝隙中透出。

    “这上面是哪里?”紫凤有些忐忑的道,才刚从黑暗中走出,她还如同受惊的小鹿。

    “看看就知道了。”刘炀洒然一笑,攀上爬梯,推开那块木板。

    衡阳城,黑龙卫。

    谢灵珊趴在桌上,显得无精打采,彩琴在一旁整理文案,调笑道:“怎么,又在想你的小情人?”

    谢灵珊脸蛋一红,将头埋起,“彩琴姐,胡说什么呢?”

    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二人关系变得逐渐亲密,彩琴便经常用刘炀来打趣后者,“每天来办事的黑龙卫络绎不绝,比那小子帅的不知凡几,实力比他强的更不在少数,就没有一个你看上的?”

    “都是些登徒浪子,本姑娘才不想理他们。”谢灵珊不屑道。

    自从谢灵珊和彩琴一起坐镇二层以来,每天交接任务,交付报告的黑龙卫与日俱增,据说都是为了谢灵珊而来,每个黑龙卫都想尽办法想与这个娇滴滴的女子说上两句话。

    “云泽安云公子可是真的不错,长得英俊潇洒,又对你一往情深,他不止实力高强,达到了白银高阶,听说还与府城的黑龙卫有着关系,就连方统领都对他颇为客气。”彩琴看着谢灵珊,艳羡的道。

    黑龙卫只有两位统领,一位是副统领王应龙,另一位就是统领方景明,乃是黑龙卫真正的当家管事。

    “彩琴姐若喜欢,找去便是了,再说,我可就不理你了。”谢灵珊嗔道。

    彩琴这才闭口不言,眼中露出几分失望。

    就在这时,天边亮起一点星光,彩琴略一失神,那星光眨眼便至眼前,停留在半空,却是一张散发着灵光的黄符。

    “这是?”谢灵珊疑道。

    “千里传讯符,”彩琴沉声道,“此符常做紧急联系之用,非危急关头不可使。”

    她伸出一只手,将传讯符抓在手中,轻轻一捏。

    “彩琴姐,灵珊,我是刘炀”

    随着刘炀的讲述,彩琴的神色数度变化,谢灵珊却是心中一跳,侧耳倾听,没一会就露出担忧的神色。

    黄符颤了颤,传出刘炀的最后一句话,“注意安全。”

    谢灵珊心中一暖,露出柔情,她猛地起身,却被彩琴一把拉住,“你要去哪?”

    “炀大哥如今正处在危险之中,我当然要去救他了!”

    “我告诉你,风月楼可不是什么简单势力,风月门霍家,在整个衡阳都是排得上号的,风月楼和六a县为非作歹,岂是一朝一夕?他们背后还有方统领!”

    “那又如何?炀大哥说了,去找衡阳令就行了。”谢灵珊满不在乎的道,心中却只牵挂着一道身影。

    彩琴万万没想到刘炀一到六安便将上下都得罪了遍,如今看这架势,他还想得罪方统领不成?

    她久居黑龙卫,对这些门道和勾当都是清清楚楚,衡阳城大小势力,哪个不按月给方统领孝敬?如果这事让谢灵珊捅到衡阳令那里了,她作为负责的,方统领还能饶了她?

    为今之计,只有佯作不知,可看谢灵珊,分明是铁了心要去救情郎,她却不愿牵扯其中。

    她拉住焦急的谢灵珊,心中正想着办法,王统领漫步而下,笑道:“这小子果然到哪都是个惹事精。”

    谢灵珊有些不知所措,黄符中刘炀再三嘱咐,此事要找衡阳令,不可让黑龙卫知晓,而看这架势,王统领早就到了,并且听到了刘炀黄符中的传讯。

    彩琴则是心中一禀,此事麻烦大了。

    “你们不用这副样子,刘炀是我一手拉近黑龙卫的,我岂能坐视不理?”王统领一脸的肃然,“风月楼和六安为非作歹,上下勾结,实在是可恶!我与衡阳令早就相熟,就由我来知会他吧。”

    “王统领诸事繁忙,还是我自己去吧。”谢灵珊犹豫道,心中对王统领有些警惕。

    王统领哈哈大笑,“我身为黑龙统领,还会骗你个小丫头不成?我对你另有安排。”

    王统领沉思了下,道:“刘炀那边似乎有些危险,不如你就过去帮他吧。”

    谢灵珊心中一喜,却听彩琴道:“灵珊实力卑微,不论是风月楼还是六a县无异于庞然大物,让她去,若是发生什么意外”

    “当然不是她一个,还有赵汐,文轩,慕寒。”王统领数出几个名字,正是刘炀当初一齐新晋的五人。

    谢灵珊大喜过望,“谢过王统领!”

    “此事必须秘密行事,六安距此路途遥远,我也不能给你们千里帕,你这便联系赵汐三人,赶紧出发吧,剩下的事,我会处理。”

    谢灵珊点点头,赶紧朝外跑去。

    “对外我会声称发现黑榜恶人的踪迹,派他们四人前去围剿,也算是给新人的试炼,此事你知我知,不得外传!”王统领沉声道。

    彩琴神色一禀,赶紧应是,心中却是叫苦连天。

    王副统领觊觎统领之位久矣,黑龙卫的老人人尽皆知,如今六安发生的事,不正是他的机会?

    她悄悄打量王统领,只见后者眼神冰寒,不复之前的温和模样。

    她深深的低下头,知道自己已经陷入了统领之争,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

    几乎是同一时间,赵正阳收到了来自衡阳风月门的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