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三十五章 祖宅
    刘炀在飞鱼袍外套了一身粗布麻衣,虽然经过白日的事,霍不凡和魏忠贤不会再有什么动作,但黑龙卫的衣服比较显眼,容易被有心人发现。

    他和紫凤走在一起,倒像是一对小夫妻,本想喊上成勇,可隔着门便能听到后者极有穿透性的鼾声,想来也是累了,他这才作罢。

    祖宅在内城,此时已是深夜,内城城门早已关闭。

    即便是白日,这里也常有兵丁把守,禁止流民乞儿进入内城。

    “这可怎么办?”刘炀看着那高耸的城墙,有些无奈。

    要是刀灵,剑灵等器灵师,自然可以凭借身体敏捷,调动灵力,登墙而入,即便是妖弓师,都可以轻易办到。

    可他偏偏是伴生师,自身实力孱弱,还带着一个紫凤,眼前的一堵城墙不亚于一座高山。

    刘炀不禁想到了李老的金翅鸟,飞行系的伴生兽立马成了他心动的目标,不过现在也只能想想而已。

    他唤出提莫,“要不让这小家伙爬上去,从里面开门?”

    “这么高,太危险了呐。”紫凤接过提莫,不满的道。

    她上前有节奏的拍拍城门,三长二短,没一会,城门便露出道缝,一个身穿衙役服的男子探出头,打着哈欠问道:“入城?”

    “官爷见谅,我和弟弟入内城找些事做。”紫凤指了指刘炀,笑着递过一个细小的钱袋。

    那衙役眼睛一亮,接过钱袋颠了颠,满意的点点头。

    城门悠然打开,露出一道仅容一人过的缝,“下不为例,过去吧。”

    刘炀大为吃惊,这才跟着紫凤一前一后的入了城。

    城门向来都是重中之重,竟被这些衙役拿来牟利,不过想到魏忠贤和张师爷,刘炀也就释然,有什么样的将军,就有什么样的兵。

    路上还看不到什么人,这里是内城的外围,两旁大多都是一些富人的居所。

    紫凤带着刘炀弯弯折折,没一会,停在一栋建筑前。

    “就是这了。”她轻声道,眼中透出一丝缅怀。

    这是一处三进三出的院落,最后面还能看到一栋三层高的小阁楼,能在内城拥有这样一处住所,想来紫凤之前的家境也颇为富裕。

    朱红的大门显得有些破旧,上面还贴着两张六安的封条。

    “被封了啊。”紫凤淡淡的道,刚刚受过打击的她,反而显得格外平静。

    这院落确实不错,刘炀心中了然,这又是风月楼和魏忠贤玩的把戏,一个占人子女,一个抢人房屋,真是犹如强盗,不过披着一身官衣。

    刘炀上前就要扯掉封条,紫凤一把拉住他,摇摇头,“还是翻进去吧。”

    刘炀点点头,这里是六安内城,又贴着封条,一旦被扯,魏忠贤只怕明天就能收到消息。

    紫凤带着他到一处墙角,熟络的搬来一些石块垫脚,如猿猴一般敏捷的翻了过去。

    本还想帮扶一把的念头只能作罢,刘炀摸摸鼻子,赶紧跟上。

    院子里杂草丛生,显然很久没有人打理,刘炀依稀看到一些枯萎的花叶,那暗淡的颜色,还能证明往日的繁茂。

    紫凤看着这一切,心头涌现回忆,不禁放声大哭。

    刘炀默然,这就是家破人亡的滋味,他心头颤动,生出似曾相识的感觉。

    “别哭了,待会被巡街的衙役听到就不好了。”刘炀拍拍紫凤的肩膀,安慰道。

    紫凤猛地抱住刘炀,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刘炀忍住痛,感受着怀中女子的抽泣,心中生出无限怜惜。

    放心吧,我会替你报仇,他在心中暗道。

    没一会,紫凤终于止住抽泣,她朝着刘炀低头致歉,这才缓缓往前走去。

    黑暗中一路无言,二人穿过层层院落,来到那栋三层高的阁楼前。

    “这里是我家的藏书楼,小时候爹最喜欢在里面看书,我就最喜欢在里面缠着他,让他给我讲故事。”紫凤破涕为笑,脸上有一种追忆的幸福。

    刘炀也不禁受到感染,“那就进去看看吧。”

    阁楼上的锁只剩一半还挂在门上,刘炀轻轻推开,发出吱呀的声音,一股灰尘扑面而来。

    紫凤径直摸索到墙角,只听咔咔咔的声音,没一会,墙上亮起烛火,驱逐了一些黑暗。

    放眼望去,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倒掉的书架,犹有一些古书散落在地上,有的被撕得零碎不堪。

    想来是衙役封家时,早就如蝗虫过境,将这里也清扫了一遍,值钱的自然被打包带走,无用的,随处丢弃。

    紫凤随手抄起一本地上的古书,轻拍灰尘,细细翻看,脸上不时露出回忆的神色,有喜有忧,有悲有愁。

    刘炀也不打扰,将灯烛托在手中,静静站在一旁。

    提莫识趣的没有打扰紫凤,没呆一会就有些倍感无趣,它从短短的脖子上解下一个东西,刘炀定睛一看,竟是那根细小的望远镜。

    提莫将望远镜握在手中,四下打量,没一会,就跳下刘炀的肩膀,跑得不见踪影。

    刘炀摇摇头,也不管它,又随着紫凤上了阁楼二层和三层。

    阁楼依稀能看到往日的荣光,想必紫凤之前也生活的十分幸福,但这一切已成过去。

    “今天多谢炀公子了,”紫凤盈盈一拜,“我们回去吧。”

    “大娘不是说,你爹给你留了东西吗?”

    紫凤有些凄惨的一笑,“有什么也早就被那些县衙的走狗给搬光了。”

    刘炀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反驳,他本能的觉得,那位大娘不会无的放矢,东西说不定另存在他处。

    刘炀突然心中一动,“提莫好像发现了点什么。”

    两人赶紧下楼,只见提莫正在一处倒掉的书架前上窜下跳,两只小爪子在墙上扑腾扑腾的抓来抓去。

    刘炀走上前,将耳朵贴在墙上,轻轻敲动,“是空的,里面有夹层!”

    提莫发出吱吱的声音,小脑袋点头不止。

    紫凤将它抱起,奖励的吻了一下,后者立马小脸红扑扑的,幸福得要晕了过去。

    刘炀无奈的摇头,他仔细找寻,却始终找不到机关的位置。

    他想了想,将雷霆咆哮召唤而出,心念一动,那雪白的巨掌一拳轰在墙上。

    墙壁破碎,露出一个黑漆漆的空洞,刘炀心中一惊,将灯烛往前一照。

    那是一条向下延伸的石阶,不知道通往何处。

    刘炀看了眼紫凤,后者一脸的惊诧,在祖宅从小长大生活的她,也不知道家中还有这样一处隐秘的通道。

    “令尊给你留下的东西,只怕就在里面了。”刘炀将提莫从紫凤怀中拖出,丢入地道,“去前面探个路!”

    提莫幽怨看着刘炀,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一袋松果?”

    提莫摇摇头,看着那黑乎乎的地道,露出害怕的模样。

    “三袋,”眼见提莫还要讨价还价,刘炀佯怒道,“再不去,一袋都没有了!”

    提莫这才吹了个口哨,兴奋的一头钻入地道之中,哪还有半点害怕的模样。

    没一会,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提莫从黑暗中摇摇晃晃的跑出,怀里还抱着个东西,隐约像是块石头。

    它献宝似的将石头递给刘炀,刘炀接过一看,大吃一惊。

    这块石头色彩斑斓,在黑暗中隐现银光,除了体积稍小,分明就是一块珍贵的下品元石!

    提莫吱吱的叫个不停,刘炀虽然不能全懂,却也听了个大概,这地道之下,除了元石,还有灵石,而且不止一块!

    作为伴生兽,提莫的存在和力量都来源于刘炀的元力,因此元石对它有特殊的吸引,它这才本能的抱出了元石。

    “下面没有危险,我们这便下去吧。”刘炀道了声,让紫凤走在身后,举着灯烛,慢慢的拾阶而下。

    石阶不长,拐过一道弯,很快就到底。

    刘炀将灯烛托举,借着微光,这才发现,这是一个呈圆形地窖般的密室。

    墙上隐约可见挂着一些火把,刘炀一一点燃,整个密室陡然明亮起来,他的眼睛也随之一亮。

    密室靠墙之处,整齐摆放着四个大箱,其中一个箱子已经被打开,露出银色的毫光,提莫跳到箱子上,指个不停。

    刘炀心中一动,快步上前,大箱之中,密密麻麻的放着一堆大大小小的斑斓石头,竟然全是元石!

    其中几块元石体积稍大,其中元力之精纯,丝毫不逊于刘炀在宣阁换取的那块,竟然都是品质达到中品的元石!

    刘炀粗略估计,这一箱元石,数量至少在百块以上!

    假如用这么多元石进行修炼,突破白银中阶只是时间问题,甚至到达白银高阶也未可知?

    他有些兴奋的打开左边的箱子,里面同样堆着一些晶莹剔透的石块,数量和元石相差无二,竟然全是灵石!

    第三口大箱——妖石!

    第四口大箱——魔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