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英雄联盟:异界召唤师 > 第十五章 黄符
    赵汐灵力枯竭,谢灵珊和慕寒实力不济,又没什么战斗经验,刘炀元力一旦耗空,他们必败无疑。

    “你之前还信誓旦旦的样子,原来不过是吹牛皮!”慕寒恼怒道。

    不远处的妖猿显然发现了这边的异象,它站起身,一副蠢蠢欲动的样子。

    赵汐看了眼慕寒,凭他们三人,绝无法抵挡一只妖猿,而这么长时间,他身体自主恢复的灵力不过能维持半套枪法的施展。

    若是能吸纳天地间的灵力,恢复速度自然要快上倍许,可那只妖猿绝不会傻到等待。

    想到刘炀刚刚的策略,他朝着对面的文轩一行拱拱手:“我是赤城赵家的长子,希望文少主能够不啬相帮,他日我若执掌赵家,定有厚报!”

    这是一句承诺,豪门世家的子弟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他日更是执掌一大家之人,颜面比什么都重要,因此说出的话往往一诺千金。

    刘炀并不理解这一句话的意义,但从谢灵珊和慕寒的脸色他也能看出,这句话极有分量。

    文轩不着痕迹的看向文海,后者摇头,复又点头,他心中明了,文海仍是坚持等到最后一刻。

    世家虽重承诺,不过也得看是谁的承诺,长子不是少主,他日未必能够继承赵家。

    一头妖猿价值极高,几乎浑身是宝,相比未来遥远的承诺,眼前的利益显然更加诱惑人心。

    但未必不可兼得,文轩沉吟了一下,“那这头妖猿”

    他的意思十分明显,既要赵汐的承诺,也要这头价值不菲的妖猿。

    刘炀冷笑一声,嘲讽道:“堂堂文家少主,倒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赵汐也是神色一冷,持枪转身,正对妖猿,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刘炀小兄弟,待会把这妖猿吸引过来。”赵汐低声道,他心中打定主意,定要当着文家的面,宰了这头妖猿。

    刘炀神色一动,只见赵汐点点头,显然有几分把握。

    他不再犹豫,走上前,两手叉腰,冲着那只妖猿挑衅道:“独眼猴,被爷爷弄坏一只眼睛,就这么算了?再不来,我们可就不陪你玩了!”

    他一边说,一边将屁股对准那只妖猿,还示威性的扭了扭,提莫也是颇感兴趣的学习刘炀的动作,倒也有模有样。

    妖猿勃然大怒,这是猴族最喜欢的挑衅方式,如今被刘炀用在它的身上,它只觉得怒火冲天。

    剩下的一只独眼变得通红,似要喷出火来,整个眼睛里,只剩下刘炀扭动屁股的身影。

    赵汐,谢灵珊三人却清楚的看见,刘炀背对妖猿,手中握着一颗红石,一股淡淡的红光朝着后方的妖猿飘去。

    刘炀有意催动,又只对准妖猿一个,那红光速度极快,早就化为一团红色光晕将妖猿悄悄包裹。

    随着刘炀的经常催动,他对红石的使用越发得心应手,他将红石释放的那股红光命名为嗜血红光,如今他不止可以控制方向,更是可以将那些嗜血疯狂之意都挤压在一道红光里。

    妖猿浑然不知,只觉得怒火中烧,怒意蹭蹭蹭的往上涌,一股嗜血的渴望充斥大脑,全身火热,仿佛要炸了一样,再不发泄,就要爆体而亡!

    它再也按捺不住了,浑身的寒毛根根竖起,它的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念头,要把刘炀撕成碎片!

    它从树梢跳下,四脚着地,毛发披散,嘴角流痰,仿佛一头发狂的猛兽狂奔而来。

    谢灵珊尖叫一声,刘炀也是吓了一跳,“这要被咬了,铁定得狂猴病!”

    谢灵珊嗔道,“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心中却有些好奇那狂猴病,紧张的感觉也被冲淡了几分。

    提莫站在刘炀的肩膀上,双手捧着那支吹箭,一脸的警惕,刘炀稍感心安,冲着赵汐道:“赵汐大哥,你最好真有什么后手,不然我就算死,也要拉你垫个背。”

    赵汐显然没有心情开玩笑,他心中一横,仿佛下定了决心,从怀中掏出一物。

    那是一张方方正正的浅黄色符纸,上面用墨水写着刘炀看不懂的梵文,和一些横竖扭曲的笔划组合而成。

    “黄符!”文轩看清了那张符纸,惊道。

    器灵师中有一门特别的职业,名为符箓师,符箓师专司制符,人数之少不亚于伴生师。

    符纸便是由符箓师制作的一种一次性的消耗品,其中往往蕴含着一道威力强大的法术,只要微微催动符纸,便可触发释放。

    因为几乎不需要施法时间,又不大消耗体内的力量,加之符箓师的稀少,符箓一向十分珍贵,千金难求。

    文轩最初释放的金色光罩,便是一张珍贵的防御性符箓:金刚大力符。

    即使是最普通的一张黄符,也相当于黄金级修士的全力一击,妖猿不过白银级的实力,不死也要重伤,绝难抵挡!

    妖猿早就陷入了疯癫的状态,又哪会在意一张小小的符纸?一股淡淡的灰光身上冒出,它的速度陡然增加倍许,如狂风般呼啸,下一刻,猛扑了过来。

    獠牙利爪,择人而噬!

    符纸就在这时候散发灵光,飞向妖猿。

    飞出不过数秒,黄符破碎、迸发!

    一个拳头大小的黄色球体,猛然间膨胀数倍,宛如一轮红日,缓缓升起。

    妖猿眼中的嗜血被冲淡大半,它微微一愣,从心底感到一种恐惧,还来不及做出反应,便被那轮红日吞噬其中。

    红日释放出数道光芒,照亮天空,时间放佛刹那间停止,然后便是震耳欲聋的轰鸣。

    一轮气浪呼啸而过,数不尽的尸体和碎肢被卷向天空,周围的参天古树纷纷拔地而起,有的在空中就被撕成碎片。

    那如龟壳一般的大力金刚罩,只是支撑了数秒,便支离破碎,最前方的四名器灵师同时运足灵力,劈刀挥剑,却被一股巨力撞开,连带着文轩,一起被推至数丈之外。

    赵汐再一次催动那面黑铁盾牌,小盾涨到一人高,将四人全部护在身后。

    狂风从耳边呼啸,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仿佛有一柄大锤在连续敲击盾牌。

    又是砰的巨响,轰的一声!

    赵汐脸色苍白无比,一丝血迹从嘴角流出,那面盾牌直接化成小盾飞了出去。

    众人大惊,又一圈气浪袭来,当先的刘炀只觉得头目晕眩,双目失神,整个身子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

    待到他清醒过来,只看到正中一个数丈宽的深坑,四周都是一些被撕碎的兽尸和大树,所有人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文轩,文海和赵汐悠悠醒来,看到刘炀,他们都是微感诧异,刘炀的实力不过在青铜级,没有比他们三个白银级修士先醒的道理。

    刘炀可没注意这么多,谢灵珊正躺在不远处,颦着眉,我见犹怜的模样,他心中一动,第一个将她扶起。

    放眼望去,满目狼藉,谢灵珊捂着嘴,一脸的惊讶,“好厉害!”她喃喃道。

    刘炀同样深感震惊,就是这样一张巴掌大的小符,所爆发出的能量却超越了场中的所有人。

    他咂舌不已,心中暗道,以后定要找赵汐讨上两张,以备不时之需。

    他却不知道符箓之珍贵,这样一张黄符,不论是文家少主,还是赵家长子,都不过这么一张。

    “妖猿呢?”慕寒最后一个醒来,问道。

    刘炀这才想起那只发狂的妖猿,四下一扫,目光落在正中的那个深坑,他和赵汐相视一眼,一齐走到坑边,朝下望去。

    坑里尽是一些杂土和碎石,那妖猿正躺在坑中,大张着嘴,浑身浴血,独眼紧闭,半边身子都被埋在土里。

    赵汐松了口气,“终于死了。”那张黄符已经是他最后的手段,若还不能杀死妖猿,那他真的是回天无力。

    刘炀猛然拉着他后退数步,“还没死!”他刚刚亲眼见到那妖猿的手指动了动,似乎仍有生机。

    所有人都是一惊,那张黄符就爆发在妖猿身边,它几乎是承受了黄符的全部力量,竟然还没有死?

    有沙石抖动的声音从坑里传出,一条露着骨肉的手臂伸了出来,那妖猿爬出深坑,摇晃了一下,站稳身子,一只独眼死死的盯了过来。

    因充血而变得通红的独眼里,充满着深深的怨恨,不论是刘炀还是赵汐,亦或是不远处的文轩一行,只要是人类,都是它不共戴天的死敌!

    文轩毫不畏惧的与妖猿对视,他们这边人多势众,即使是妖猿全盛时期,都不放在眼中,何况如今这畜生伤痕累累。

    冷眼旁观这么久,等的不就是现在吗?他冷哼一声,命令道:“动手!”

    一行人有序的朝妖猿逼近,那妖猿不躲不逃,就那么死死的看着众人,直到以文海为首的四名器灵师将妖猿四个方位全部堵死,其余不论是法杖还是长弓,也都对准了妖猿。

    文轩心头一松,这妖猿难不成是被黄符炸傻了?

    “赵汐大哥,那妖猿可是我们拼死才弄成这样的,怎么可以让他们捡便宜!”慕寒着急道。

    赵汐心中也是愤懑难平,妖猿如今虚弱不堪,只怕撑不住一轮,如今不止浪费了一张珍贵至极的黄符,还为他人做了嫁裳,他又如何甘心?

    “别着急,那妖猿不像是这么愚蠢,困兽犹斗,只怕还有临死反击。”刘炀看着那妖猿,本能的觉得没有如此简单。

    “就差没有断气了,还能怎么反击?我说你这小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慕寒恼怒道,刘炀那副镇定自若的模样落在他的眼中,成了事不关己,反正别人只要过山不是?

    赵汐颦着眉,显然也不大相信,文轩一行足足十人,怎么看都有必胜的把握,可恨的是自己这边势单力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人将妖猿抢走。

    “我觉得炀大哥说得没错,我们静观其变吧。”谢灵珊突然道。

    刘炀看着突然帮他说话的女子,摸摸鼻子,这小妮子莫非是看上我了?

    慕寒越发恼怒,最后更是连赵汐都一起恨上,怪他在茶铺里拉上这个小子。

    文轩一行人终于动手,四名器灵师同时欺身上前,刀剑蕴含灵光,以刁钻的角度或劈,或砍,或斩,或刺。

    除了文轩之外的两名魔魂师同时释放法术,数颗硕大的火球夹杂着三名妖弓师的羽箭,朝着妖猿激射!

    妖猿猛地抬头,仰天怒吼,那声音愤怒、悲切、绝望、嗜血种种情绪夹杂其中,难以言喻。

    一股灰芒从妖猿体内涌出,仿佛一团燃烧的火焰,刀剑同时袭来,落在灰芒之上,灰芒轻轻一颤,无动于衷。

    下一刻,文海只觉得手上传来一股沛莫能御的巨力,让他虎口一震,体内灵力翻涌,手中长刀差点脱手而出。

    其它三人更是不堪,刀剑纷纷脱手,飞上天际。

    数颗火球夹杂着羽箭激射,几乎就要射中妖猿的脑袋,却突然停在半空,无法寸进。

    灰芒席卷,火球砰的一声消散,同样散发着灰光的羽箭直接落到地上。

    那灰光猛然暴涨,直冲天际,妖猿的身形也随之寸寸激增!

    异变陡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