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藏经阁 > 赤兔记 > 后记(四)
    正式结束本书,恭祝读者们身体健康!

    这是早就想好的一个结尾,以示纪念。

    ------赤兔记------

    “……

    李显能否坚持下去,成为新政成败的因素。凡可获知这方面的情况,李旦和太平决不放过。龙鹰大感头痛,哪些可告诉他们,哪些不可以,拿捏上非常困难。

    问道:我在御书房逗留了多久?

    高力士答道:足有大半个时辰,皇上久未试过和任何人谈这么久。又道:请范爷这边走。

    ……”

    ------

    “啪!”

    一声惊堂木的轻响,打断了上面这一段说书!

    戛然而止的情节,让众人都是“啊”了一声,叹息声中带着些许的不满和惋惜!那说书先生却是站起来,笑道:“诸位,这《天地明环》的第二十三卷第一回,今日就更新到这里了。诸位如果想听,明天晚上,还在这里,还在此时!”

    他还拱了一圈手以示歉意!

    原本静寂听书的酒客们此时开始照例的哄然,一个人高声道:“先生你就是如此,每天都是挤牙膏一样。按照这个节奏,这个《天地明环》什么时候能够更新完啊?”

    “快了,快了!老头子我也要一面编一面说,嘴皮子的生意,大伙儿也多关照啦!”说书先生笑嘻嘻道。

    众人又是一阵埋怨,但大都是嘴上说说,依旧从怀中掏出银子纷纷打赏,毕竟说书先生的内容是极精彩的。有几个老顾客更是给了加了倍的奖励,那说书先生也是连连道谢。

    破碎虚空任务结束至今,大江湖也陆续的恢复了正常。不过说书这一行当却是随着大江湖的发展越来越盛行。尤其是这位说书先生,身为职能类型nc,因为破碎虚空的任务被玩家们所熟悉,更是吸引了大批的粉丝!

    他如今常驻襄阳城,在修缮之后的百花楼作为主讲人,每日更新一些江湖趣事以及自己编写的一些故事。某种程度上,说书先生代表了系统的某些意志,也往往被玩家们认为是系统的喉舌。听说书先生的信息,也可以从中得到一些系统的动向,这就是玩家们所关心的内容了。

    不过大伙儿听他更新,竟也渐渐成了一个习惯,每日傍晚的时候准时在这百花楼听一段故事,喝一杯酒,聊一聊江湖,便是江湖中的生活!

    今日这说书先生刚结束,就被玩家们围住了,七嘴八舌的聊着什么。阿飞坐在某一层的包间,也是意犹未尽的收回了目光。

    “这几天风平浪静,也就是听听这说书先生的段子才有意思!”他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的饮了一口。

    “那是你好吧?你这几天没出去,不代表大江湖就是风平浪静的!最近江湖上着实发生了不少事情!只是你不太关心罢了!”百里冰白了他一眼。

    “都是一些一地鸡毛的门派琐事,不值一提!”阿飞有些懒洋洋道。

    “那什么事情才是值得一提呢?”百里冰道。

    “比如东方不败归来,比如叶孤城要杀回皇城了……”阿飞随口说了几句。百里冰却打断道:“东方不败归来这样的剧情,基本上都是系统大任务级别的。一年才一次,你就不要多想了!至于叶孤城的事情……他找你了?”

    “还没有。不过四大名捕已经有人复活了,诸葛先生之前和我暗中联络了一次!”

    “要动手了?”

    “还要一段时间。不着急,我继续在这里听听说书,恢复恢复身体!”

    “你的内力早就恢复了,而且还因为击败了秦梦瑶,大赚了不少!现在你都从慈航静斋接了内功化境任务了!”

    “我是说精神,破碎虚空的事情太过于耗神,我感觉自己被掏空了!至于内功化境任务,地尼斋主说这个要持续半年的时间,慢慢来,不着急!我准备用水磨工夫,慢慢的把它磨出来!”

    “养精神?嘿,那你为什么还要出海?别看我,很多人都告诉我了,白天你偷偷出的海。难道这也是内功化境任务的一环?”

    面对百里冰的质疑,阿飞却是沉默了一会,良久才道:“我去的是陷空岛。之前曾经与陷空岛五鼠约过要比试一次的,可惜他们死在了秦梦瑶的手中。这段时间他们还没有复活,这次去也是打听一下而已。”

    百里冰脸色稍缓,道:“那你见到五鼠了?”

    “没有。他们没有提前复活,还要一段时间。”

    百里冰见情绪有些低落,便是低声安慰道:“我知道你念着他们,但那些事情以后做也可以,你现在要紧的事情,还是把自己的武功修炼好了!紫金锤不是还没有还给开封府吗?说不定它可以给你带来一些帮助呢!”

    听了这句话,阿飞倒是咧嘴笑了:“不是我没有还,开封府已经派出展昭来找我了。只是展昭每次都追不上我,他一露面,还没有来得及开口,我就一溜烟跑了。气得他在后面直跳脚!”

    百里冰抿嘴一笑:“你就知道欺负他这个老实人。如果系统真要收回,那就会强制拿走,不会让展昭出面的。”

    “我知道,这是系统隐形福利,有意让我多拿一会儿紫金锤!否则派出越女阿青来找我,我就直接投降了!”

    “你有这个自知之明最好!”

    “话说紫金锤这玩意自然是有好处的,尤其是对内功的修炼方面。有了神器帮忙,等我内功再有突破,嘿嘿,我就去找三丰道人聊聊天去……或许还可以与扫地神僧交流扫树叶的经验呢……”

    阿飞说着说着,开始陷入了自己想象出“拳打扫地僧,脚踢张三丰”的美好画面中,手中举着的一杯茶也停在半空。

    百里冰摇摇头,没有理会他。

    阿飞有时候像个孩子,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她只需要在阿飞郁闷的时候稍微开解一下便是了。不过很多时候,阿飞自己都能从欢乐和郁闷之间快速切换,也算是他的独特本事了!

    “哇!阿飞大哥内功又要突破了吗?”

    便在此时,一个少年如风一般出现,一屁股坐在了对面。

    阿飞收起了自己不切实际的幻想,抬眼看了看对方,放下茶杯笑道:“是青头啊!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去和百灵鸟一起做任务了吗?”

    “任务已经完成了!她回去交差,我正好顺路,就经过这里坐坐。方才站在这里听了一段说书呢!”青头兴奋道。

    “看来任务很顺利,竟然能赶上今天的说书时间!”

    百里冰在一旁笑道,顺便给青头到了一杯茶。

    “谢谢百里姐姐!任务是挺顺利的,不过在任务中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青头接过茶一饮而尽,然后轻轻擦了一下额头的汗。

    “哦,说来听听,或许有你阿飞大哥感兴趣的事情呢!”百里冰说着还看了一眼阿飞。

    青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道:“我这事情,不一定能够让阿飞大哥感兴趣。嗯,我遇到了一个人,是我任务的对手。这个人的轻功好奇怪,竟然能够长时间的停在半空中,我花了好长时间才把他干掉!”

    “咦,你的道心种魔最擅长这种空中的辗转腾挪,看来那人轻功的确不凡,竟然让你也称赞了!”阿飞道。

    “那个人腿法奇特,是踏着风走的。他还夸下海口,只要有风的地方他就不会落地!”

    “什么轻功这么牛?”

    “好像叫什么风神腿。”

    “风神腿?”

    阿飞和百里冰相互看了一眼,似乎真的被惊到了。不过好一会阿飞缓缓道:“大江湖新的武功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你是怎么击败他的?”

    “哈哈!我和他磨了一会,看着他踩在风上装逼,忽地想明白了。他能利用风,而我可以制造风啊!道心种魔最擅长制造这种带风的拳法了,我故意拼命施展拳法,在其中的拳风隐藏了一些陷阱,那家伙果然上当,一着不慎踩上去,被我一拳打死了!哈哈,哈哈!”

    “好!武功不在于威力有多强,而在于运用。你果然进步了许多!”阿飞不仅赞了一句。

    “呵呵,都是阿飞大哥你教导的!”

    青头赶紧谦虚。

    阿飞笑眯眯的看了青头一眼,道:“你越来越会说话了,风神腿的事情你记住了,以后对你有用。看来你自闭症已经彻底痊愈了。一会儿有没有时间,随我去一次郭府?”

    “是今天郭靖大侠的寿宴吗?”青头眼前一亮。

    “是!不过今晚这一次是小规模的,请的人不多。你也随我一起去吧!”阿飞道。

    “是被小道消息传闻成‘郭大侠看女婿家宴’么?听说在寿宴上能看到郭襄与何足道啊!”青头八卦属性爆发,直接问了这一句。

    “是能看到!不过不要多嘴乱说!”阿飞笑了一笑。

    “我明白,我明白!我一定不会乱说!”青头如小鸡吃米般点头,不过他心里偷偷嘀咕“一会儿只告诉百灵鸟”。只是太过于兴奋,他坐在凳子上还是忍不住搓了搓手。

    阿飞有些好笑。几人聊了一会,一会儿百灵鸟也来了,一坐下来就诡异的笑,很显然她是已经嗅到了某种味道。阿飞知道瞒不了,便是一笑不语。不过没多久,赐你一枪卷开门帘,和三戒一起臊眉耷眼的走了进来,又过了一会,随风逝也来了,然后是常言笑、左手刀、熊汉子,甚至还有风尘三侠和小年他们……

    阿飞在游戏中的好友几乎都来了,一些好友的好友也拉了关系,想要求阿飞带着一起去郭府。这些人林林总总有上百人了,填满了整个包间,阿飞看的欲哭无泪!

    “这么多人,可能无法都进去啊!”

    阿飞感慨了一句。

    “没关系。阿飞你去参加你的宴席,你或许还可以上桌呢!我们能进院子就可以了,只是为了看热闹!”

    “就是,我们趴墙头也好啊!阿飞兄不用管我们!”

    大伙儿的心态都十分一致,都想看看这场所谓的宴席的情况,说不定能正式定下来“何襄配”的官方设定呢!阿飞无奈,不过他也没有拒绝,而是决定带着大伙儿去试一试。

    其实,他也希望一些美好的画面能够被更多的人看到!

    一大群人就这样走出了百花楼,此时外面已经是皎月之地!月光照着地面雪亮,房屋上,路面上,甚至是人的身上都仿佛被撒了一层淡淡的白霜,甚是炫目好看!

    真是一个花好月圆的好时节!

    阿飞抬脚朝郭府的方向走去,正巧旁边的大门也吱呀一声开了,一个人骑着一头毛驴,正哼着小曲,慢悠悠的走了出来!

    来人脸颊消瘦,下巴上带着微黄胡子,双目却炯炯有神。

    “是说书先生啊!”

    阿飞看到了对方,对方也看到了阿飞和他们一群人。

    “苦盟主,幸会!怎么这么一大群人,咦,还都是江湖上的名人啊!幸会,幸会!”

    “先生客气了!要说有名,哪有先生有名!”

    大伙儿也都是纷纷拱手回礼,这位说书先生名气甚大,颇受大伙儿欢迎。阿飞更上前道:“原来先生今晚收工了!”

    “是,今天的场子结束了。老头子也回去休息休息!”

    “先生最近可着实说了不少新鲜事!我们都是大开眼界,有机会一定再来捧场!”

    “要的,要的!苦盟主今天也是给我了加倍的打赏,老头子更是在此谢过了!我看苦盟主你们一群人集结,定是有要事要做,如此老头子便不叨扰了!”

    “好,我们也不打扰先生休息!请!”

    “请!”

    双方客气的告辞,那说书先生便继续骑着小毛驴,哼着小曲,优哉游哉的沿着月光铺就的长路往尽头而去。大伙儿看着,忽然觉得这幅画面十分惬意。这说书先生过的日子,其实比他们任何人都要舒适。

    好一会,阿飞忽地想起一事,高声道:“先生,每次我们都喊你先生,但是咱们大江湖的说书先生多了,也不知先生你尊姓大名?日后我们也不至于喊错了!”

    那先生便走便笑道:“老头子我行走江湖,原本的名字都很少提了。我本姓黄,大伙儿可以喊我黄老头子!”

    众人一起笑道:“原来是黄老先生!”

    又有一人高声道:“不知先生名讳?姓黄的先生也不少啊!”

    众人又是一阵欢笑,那黄老先生也悠悠笑答:“名字啊!老头子我有一个原名,唤做祖强,只是这些年很少用喽!”

    “祖强,黄祖强……”

    众人默默念起了这个名字,一开始大伙儿还有些欢笑,但是突然间声音就安静了下来,每个人的脸色都是无比惊讶和激动!

    再看那说书先生,却已经骑着毛驴慢慢的去了,只剩下了月光下一个模糊的背影。众人都不知是站着还是追上去,那阿飞忍住了激动,用颤音大声道:“先生,明天你还来吗?”

    许久,夜晚的清风掠过,终于那黄老先生的回应也徐徐而来:“要来的。既然诸位心里记着,我就不会离开!咱们明日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

    “不见不散!先生!”

    玩家们一起高声应着,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那条宽阔的大路。路的尽头是襄阳城大开的城门,一直通到了郊外,通向了那片江湖。视线所及,先生的影子时隐时现,嘴里哼着的曲子也是时断时续。此时天空上的云彩缓缓掠过,却显得那轮明月尤为雪亮,将这一片大地都照耀的如此通透轻柔!

    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