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虚云仙踪录 > 191 流年往事
    今天的事情,让二宝再次深深地感觉到了自己的无用。

    炼气五层的修为,以他的年龄和资质来看,正常情况下会被前辈们说声不错,但与顾萌萌相比,还是进步太慢了。顾师姐平时一直都很温柔地说“二宝很厉害”,“二宝比我那个年龄时修为还高呢”,但他知道,顾师姐那是在把他当小孩看呢,那语气,跟哄包子的时候也差不了许多。顾师姐看他的眼神很亲切很温和,他原本很高兴,可自从和顾师姐去过凡世以后,他越来越不满足于这样了。

    一开始知道顾师姐和容成老祖在一起,他只觉得本该如此。就像他娘说起村里最漂亮的姑娘,便会说,“刘木头那家的闺女生得俊,嫁个县令老爷都配得哩。”顾师姐可比那刘木头家的闺女好看多啦,本事又大,性格又好,这么漂亮这么好的女孩子,嫁人当然会嫁最强最优秀的男人。

    可慢慢的,他就开始悄悄地担心,顾师姐和容成老祖在一起或者会不快乐。虽然顾师姐从不和他多谈容成老祖的事。可他知道,容成老祖身边那么多漂亮女孩子,肯定不会对顾师姐付出多少心意。象是门内小比的时候,顾师姐表现得那么优秀,还受了不止一次重伤,容成老祖都没有在她斗法时去陪伴她。真正一直陪着顾师姐的人是他呀。而且,容成老祖后来还又娶了别人……一直为他养着儿子的顾师姐会怎么想呢?他知道顾师姐虽然很温柔,但也是很骄傲的!

    她应该被人认真珍爱,而不是象现在这般,被随意地对待!

    他当然敬仰容成老祖,一直不让自己多想,好象想多了,就是冒犯了顾师姐的选择一样。可他还是情不自尽地观察着顾师姐细微的情绪,甚至希望她心里难过了,会抓着自己哭一场。他想象着自己会抱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哄她高兴起来。

    以他的年龄,说男女之情未免早了些,事实上他也一直是把顾萌萌当师姐来看,觉得他们的关系只是比通常的师姐弟更好而已。

    直到最近,二宝才发现自己越来越想要伸出手去触摸顾师姐,拥抱她,长久地单独和她在一起。然而他已经连追求顾师姐的资格都不再有了。

    他感受到了那种名为嫉妒的感觉。

    不只是容成老祖,就连齐家那个据说以后要做皇帝的魏王世子,他也嫉妒的要命。起码那个魏王世子曾经那么坦然而高调地追求顾师姐,顾师姐对那人的态度,也绝不是对自己这种象哄孩子一样的态度。

    如果自己有强大的力量,高贵的地位能配得上顾师姐多好,自己一定会一直陪着顾师姐,绝不让她伤心难过……

    二宝紧紧卧起拳,指甲刺破了手心,强烈的求不得之苦几乎把他压垮了。

    顾萌萌哪里知道被她当成小孩子的二宝已经有了如此纠结的念头,她在顾长柏身边守了两个时辰,终于等到顾长柏缓缓吐纳收功,睁开了眼睛,她忙露出个笑容,“爹,你觉得好些了吗?”

    “我没事了,浪费了一颗复生丹,哪里还能不好。你这孩子,上好的丹药可不能再象这般轻易用了。平时大手大脚地浪费,不知道攒些好东西,到了真正危难之时岂不是麻烦?”顾长柏在修炼上节俭习惯了,话里都是对顾萌萌随便浪费丹药的可惜。

    顾萌萌见他脸色如常,知他是真的没有大碍,放心的同时也就笑答了句,“爹爹不用担心,我也就舍得为你浪费,哪里会把自己真的过穷了。”

    接着她的神情转为严肃,“爹爹,那三个金丹魔修追杀我们的事,未免太过蹊跷,可不象是为劫财而来的,不会是你在外惹过什么厉害的仇家吧?”

    当然,也不排除那些人是冲着自己来的,虽然修炼这几年,顾萌萌觉得自己和别人纵有过小矛盾,也算不上生死大仇。可谁知道别人会怎么想?还有那些在回凤峰服侍师尊日久,却始终当不上真传弟子的修士,对她由嫉生恨的可能也不是没有。在修真界,不少散修,魔修,都把受人雇佣当杀手当做一条赚灵石的途径,顾萌萌不敢肯定,是不是有人冒险花钱寻了杀手要干掉自己。

    顾长柏听了她的话,却马上回答,“我并没有什么仇家,这次合该就是我们倒霉,遇上杀人劫财的魔修了。”

    “您确信?”顾萌萌从他的话里意识到了什么,怀疑地瞥了若有所思的顾长柏一眼,“三个金丹魔修一起出手就为劫我们的财?这个可能性实在不大啊。这些年您可一直在外头游历,只那些小秘境,去过的可不止几个十几个了吧?还有到各处森林,草原,荒山去猎妖兽,与人动手的时候一定少不了,还有那些参加宗门大比惨亏在您手下的修士……可能得罪人的地方可多了去,那些和您打过架受过伤的修士能不记恨您吗,您就这么快肯定您一定没有仇家?”

    顾长柏听着她这一排话不禁苦笑,应付道“你这孩子……难道你爹是个不占理就随便与人动手的人吗?哪来那么多仇家?方才我也觉得此事蹊跷,打坐时已经为自己卜了一卦,卦象表明我这几个月都不宜离开宗门,否则便有血光之灾,离宗门越远,便越是不吉。过会儿休息好了,我便要与你分别回宗门去了。这样我可以安全休养,也不致于让我近日的坏运道影响了你。萌萌,我已经感应了一下周围地形,好在咱们逃的方向和原本要走的路线一致,倒省了你以后不少行路的功夫,往后你可一定要沿着那些修真大城的方向走,尽快到正心宗,千万别往那些荒凉的地方去啊,再遇到打劫的恶徒可就危险了。”

    顾萌萌黑亮的眼睛盯着殷殷嘱咐她的顾长柏看了一会儿,幽幽地叹了口气,“爹啊,您平时并没有卜卦决事的习惯,我前些时候那般劝你回去你都不肯,现在遇了一次险,按你的脾气,一定是我好话说尽都劝不走你了,你却突然说要回宗门去——照我猜,您其实明白是谁想杀你吧。甚至那人想要杀您,出手已经不止一回了。”

    “说什么傻话呢,你这孩子,尽是想些不可能的故事,就是话本儿看多了。”顾长柏有点不自然地说,拍了拍顾萌萌的肩膀,“不要瞎猜,等你们都休息好了,就赶快走吧。你那飞舟受了损伤,就先别用了。上回你和我说过,明夷真人赠你的那些法宝里,还有一个飞行法宝,你先换了那个新的用。”

    顾萌萌不依不饶地抓住了顾长柏的胳膊,“您不用瞒着我,您急着回去,是不是担心那仇家还会让人来追杀,怕连累到我?我们都是筑基修士,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还不能放心地把你的难处与我说说吗?起码让我知道那人是谁,我以后才能对他有些警惕之心啊。您总不能让我稀里糊涂地就着了别人的道吧。”

    她的眼神自信而又平和,用上了推心置腹的口气,让顾长柏恍惚觉得,这个女儿已经真正长成了可以与他比肩的,能象朋友一般分担他痛苦的修士。他沉默良久,在顾萌萌以为他不会就这个问题开口时,顾长柏颓然地叹了口气,“是啊,我知道,那个想杀我的人是谁。上回宗门大比时我受了伤,当时我就知道是他搞的鬼。这回又是,竟然寻了三个金丹魔修来害我,真是半点底线都没有了。可怜我谢师妹,怎么就有了这么个心胸狭隘的小人做道侣啊!早知这样,我当年……唉!”顾长柏的声音由压抑转向悲愤,恨恨地一拳击在了地面上。

    “您说是谢师叔的道侣,是那位李真人?”顾萌萌的脑海里映出了一个在她参加无名山历练和宗门大比时匆匆见过的,看上去颇为温和有礼的年轻金丹修士影子。“您可是和他有很严重的过节?”

    话说出口,顾萌萌就觉得自己问了句废话。当年顾长柏痴恋同门师妹谢烟若,求之不得自暴自弃弄到连家族里的仆妇都把这事当个八卦传说,还为此长期不回宗门,他这点感情上的小秘密连自己这个当女儿的都知道了,那个“情敌”李真人不知道这事才怪。这多半就是一出最狗血最通俗,一不小心就要造成血案的三角恋爱啊。

    顾长柏当然听不到女儿心里的吐槽,他坐在草地上吐出一口浊气,把头埋在了双臂之间。“就是那李传岳。可叹我那时候就没看出他是这么个小人。当年他虽然是步虚峰的修士,但他曾被魔修用火属法器伤过,需要极寒之地来养伤,正好在海月峰上便有一处冰雪崖,寒冷异常,是个很好的养伤之所。他便向宗门申请,暂时搬到了我们海月峰修炼。宗门给他安排的洞府,便与谢师妹的洞府相临。他看上了谢师妹美色,有事没事便总去缠着谢师妹,谈论各种修炼的门道和法术。他比我和谢师妹筑基都要早上不少,且又长得象个好人,口才便给,谢师妹便将他当了个热心师兄,和他走得越来越近。”

    于是你就被横刀夺爱了?

    顾萌萌当然没有直接把这句欠揍的话说出来,当爹的能象个朋友一样,开口和女儿谈论关于自己感情的陈年旧事,在现代都不是哪个爹都能做到的,估计顾长柏说这些话就够尴尬了,她可不想再刺激这个倒霉爹。

    “他很会处事,虽然当时我总觉得他说话油滑不实在,可确实也没寻出他有什么特别不好的地方。”顾长柏从臂弯里抬起头来,“直到那回在洛山秘境,我发现他有杀害同门的嫌疑。”

    喜欢虚云仙踪录请大家收藏:()虚云仙踪录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