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时初为了证明自己不是那么好哄的,于是再次闭着眼睛,装作一副高冷不原谅的样子。

    环住自己的手突然就松开了,傅时初心里咯噔一声,想着自己是不是有点过了。

    可没等她想明白,她便感觉到身边一阵响动,马上便有一股热气冲着她面部而来。

    她睁开眼睛,却正好看到了6辰远那张俊脸在她的面前放大。

    同时嘴唇被他的堵住,毫无防备地,被他攻略城池。一只温热的大掌将她的双眼盖住,她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6辰远觉得不够,只是吃着她的小红唇还不够,他想要更多。一手环住她的小脑袋,一手伸进她的外套里,找到毛衣的下摆,慢慢地爬了进去。

    傅时初想要去拉他的手,他暗哑地声音在她耳边吹着气:“初初,我想你!”

    在她心软犹豫间,他已经开始动作了。不一会儿,她可~耻(耳止)地感觉到,自己好像湿了。

    她低声哭泣着求他,他却拉着她的手朝啮~烫~坚~硬之处而去,声音沙哑沉~迷,带着极大的诱~惑:“初初,帮帮我!”

    ~~

    回到6宅,已经是两个小时后的事情。

    家里的灯都还亮着,但是大家都已睡下。整个大宅静悄悄的。

    傅时初是被6辰远抱上楼的,进了房间,直奔浴室而去,又是一阵。

    小鱼重重地点头:“爷爷说我过了年就四岁了,四岁就是大孩子了!我会很懂事的。”

    见她小大人似的说自己是大孩子,一屋子人都笑了。

    6老爷子在一旁道:“小鱼,时间不早了,我们走了!跟初初阿姨说拜拜!”

    等到6老爷子的车走后,傅时初才慢悠悠地去餐厅吃早午饭。

    张妈站在她对面,欲言又止。

    等到一碗米饭吃完,傅时初又啃了一整块大排。

    张妈见她今天上午吃得比往常都多,不由松了口气。

    却不想,傅时初刚放下筷子,便开口问道:“张妈,你有什么事情吗?”

    张妈急忙摆手:“没有,没有!太太您吃好了吧!您去旁边休息,我来收拾。”

    傅时初却坚持道:“您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对不对?”

    张妈一听她这话,面上为难起来:“太太,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题外话 - - -

    一更,晚上二更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