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言情 > 天路客栈 > 第四四八章 差点开下去
    “李主任,我们先走那条路?”从指挥部出来之后再次返回大峡谷景区时,刘墨昂问身边的李青泽。

    “刘哥,你也甭叫我李主任了,听着别扭,你还是叫我小李或者青泽吧,那样听着舒服。”李青泽笑道。

    李青泽是派镇镇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不过他的岁数比刘墨昂还小两岁,今年才二十五岁。

    “我们先走东线吧。东线经过的村落多,而且最远的那几个小村落也都得从这条路过去。先把这条路上的积雪清除干净,等后续的救援队伍再走这条路的时候就会好走很多。”

    “好,就按你说的办。这里你熟悉,今天你就是向导。”刘墨昂笑呵呵的一边说,一边驾车直着开向了一条公路。

    这条路是景区的主要街道,在一个叫上海市的位置分出了一个T字型岔路口,左转是一个坡度不小的大下坡,下去之后就能沿着派镇大桥直接过江,那条路是通往吞白村、索松村以及达林村的公路,是景区的主要游览路线,这条路因为在雅江西边,所以叫西线。

    而东线自然就是雅江东边的这条公路了。

    “因为不管是索松村还是达林村都是欣赏南迦巴瓦峰最好的地点之一,所以西线的公路修的比较早,景区的游览大巴也都是走西线。东线是2o19先才开始动工平整并铺装油面的,到去年才完工。所以这条路的路况还是很不错的。”李青泽毕竟是镇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对景区的道路情况非常熟悉。

    “合着咱们车下这条路铺好还没一年呢?”

    “没有,别说一年了,连半年都没有。”

    刘墨昂闻言又把除雪铲往下放了放,距离地面的间隙不足五厘米。既然是新路,那还考虑啥啊?尽量的往低处放呗!

    今天跟着刘墨昂一块除雪的还有老蔡的那辆福特猛禽,毕竟这样的天气下一辆车单独作业很不安全,万一出点什么事情连个照应的都没有。所以旦增镇长直接把老蔡的车派过来跟着刘墨昂的枭龙。

    两辆车的车轮子上都帮着防滑链,一前一后艰难的沿着完全被大雪覆盖的小公路向山上爬去。

    幸好这条路基本上都是依山而建的,再加上路边有安全警示桩,倒也不至于把车开到山下面去。

    可即便是这样,老蔡还是把他的福特猛禽车头的牵引器绞盘的钢丝绳拉了出来,和枭龙车尾的牵引钩连在了一起。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多做点保险还是好的,省的再生那辆军用卡车的类似事故。

    “这边的路就是比墨脱那边好走多了,要说这喜马拉雅山也真是神奇,就隔着这么点距离,可两边的气候却是天差地别。”刘墨昂一边小心翼翼的驾驶着车辆以时大约七八公里的度缓慢的往山上“蠕动”,一边着感慨。

    “刘哥去过墨脱?”

    “嗯,是去年夏天去的。背崩那边的甲喇沟矿难知道不?我当时参与救援了。那三个幸存者都是我家白狮现的,然后才被救出来的。”

    “啊?那只大名鼎鼎的雪獒白狮是刘哥你的啊?哎呦,我太幸运了,竟然能见到神犬白狮的主人。”李青泽兴奋了起来,很显然,他知道去年那场矿难的情况。

    “你知道白狮?”刘墨昂笑问道。

    “当然知道了。现在在背崩那边你家白狮都成传说了,尤其是白狮预警第二次塌方的事情,更是在那边流传甚广,就连修筑派墨公路的工人没事都谈论你家的白狮,工人们都说要是他们工地上也有这么一头神犬就好了,谁也不怕了。”

    刘墨昂呵呵笑了起来。

    “青泽,看样子你也没少去墨脱那边啊。”

    “可不呗。我大学在山城大学读的,毕业后就主动要求来到这边工作,到现在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这三年期间我忙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派墨公路。光是徒步沿着派墨公路从大峡谷景区到背崩乡解放桥,这三年我就走了不下十个来回!”

    “厉害!厉害!你这可真是用双脚把喜马拉雅山的宽度丈量了二十遍啊!”刘墨昂打趣道。

    李青泽一愣,随即恍然大悟般笑道:“可不是呗,之前没想到这个茬,刘哥你这一提,我这可不就是翻越了喜马拉雅山十多遍呢。这份成绩说出去绝对够唬人的吧?等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要是有人问我干什么工作呢,我就直接告诉他我干的工作就是用双脚丈量喜马拉雅山的宽度!”

    两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话说的还就真没错,从雅江东岸的派镇到墨脱之间的直线距离只有不到五十公里,可就是在这五十公里的直线距离中,横亘着喜马拉雅山脉!

    虽然这里已经是喜马拉雅山脉的最东端了,可那也是喜马拉雅山脉好不好?你总不能说这一片山区它不是喜马拉雅山脉而是念青唐古拉山脉吧?

    雅江北边、西边才是念青唐古拉山脉,东边和南边才是喜马拉雅山脉。两者之间的分界线就是雅鲁藏布大峡谷!

    南迦巴瓦峰是喜马拉雅山脉最东端的最高峰,和它隔江相望的加拉白垒峰则是念青唐古拉山脉最西端的最高峰,同时也是整个念青唐古拉山脉的最高峰。

    新修的这条派墨公路就是翻越了喜马拉雅山脉的最东端,虽然不是翻越南迦巴瓦,可也翻越了多雄拉山!

    “青泽,你不是高原本地人吧?怎么好好的来高原工作了呢?”

    李青泽点头道:“我是赣省人,考大学考的山城大学。大四那年,我们篮球队的一个师兄给我打电话,问我愿不愿意到高原这边来工作,说这边对于人才的需求还是非常旺盛的,来到这边的机会会很多。我一琢磨这事儿应该行,于是就咨询了另外一些毕业后在高原工作的师兄师姐,他们说这边还行,于是我毕业就主动提出要来高原这边工作,然后我就跑这里来了。”

    “那你来到这边有没有后悔?毕竟你这职务还有干的这活……”刘墨昂话没有说完。

    李青泽耸了耸肩膀无所谓的说道:“我觉得还不错。这里平时山清水秀的,环境太符合我的要求了。至于职务和工作岗位,我现在毕竟还年轻,从基层多锻炼几年我觉得不是什么坏事。不管再怎么说,我也是公务员呢!而且我们领导对我也挺重视的,要不然也不会让我负责和修建派墨公路的华能集团巴宜水电公司协调的事情。我觉得干了这几年,对我的帮助真的是很大,很多东西都是学校里根本学不到的。领导还说,等派墨公路开通之后,领导可能要带我去别的地方任职……”

    “呦,那我可在这里提前恭喜你高升了啊。”

    “呵呵,这事还都没定下来呢。”李青泽腼腆的笑了笑,忽然,他的脸色变了一下,急声说道:“刘哥,前面注意啊,公路在那边有一个接近一百八十度的回头弯,千万小心。”

    刘墨昂闻言下意识的踩了一脚刹车,因为车也不快,车子立刻就停在了原地。

    下车看了看,刘墨昂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一段路恰好是下坡,而且坡度还不小。但是受到地形限制,公路在这里拐了一个急弯。路边虽然有警示牌,可警示牌上全都是雪,啥也看不出来,路面以及周围的地面全都被积雪覆盖住了,要不是李青泽及时提醒,刘墨昂觉得自己肯定会因为看不到急转弯而沿着这条路直接开下去……

    后面的老蔡也下了车走过来问道:“怎么停车了?”

    “蔡哥,你看看前面的路……”刘墨昂心有余悸的指着前方十几米远的地方说道。

    蔡金涛往前看了看,脸色也变了。

    “卧槽,这路是怎么修的,怎么这么坑人啊?”

    “得嘞,咱们也开了有将近二十公里了吧?休息一会,休息一会儿。快三个小时一直这么保持高度注意力,我也有点吃不消了。”刘墨昂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包华子,抽出了两根散给了李青泽和老蔡。

    这二位都抽烟,三个烟鬼就这么站在白雪皑皑的山间公路吞云吐雾。

    “青泽,刚才我听你说这派墨公路是华能集团巴宜水电公司承建的?难道这条公路不是公路部门承建的吗?”

    “不是,确实是华能集团巴宜水电公司投资建设的。为了修六十七公里的路,华能集团投资了二十个亿!”

    老蔡惊讶的说道:“不到七十公里,投资二十个亿!我的天,一公里将近三千万?”

    李青泽点头道:“没错,这是变更施工计划之后的投资额度。这条公路最开始的计划是按照四级公路修建的,路面宽度三米五,路基宽度四米五,而且长度也只有五十一公路多一点。后来说这个设计不行,又提升了公路等级,直接提升到了三级公路等级。”

    “这也太奢侈了吧?”老蔡咂了咂舌,“不就是为了让进出墨脱的公路环起来吗?四级公路足够了,为什么还要修三级公路啊。川藏公路说是国道,可是在一些路段最多也就是三级公路等级……”老蔡有些不明白。

    李青泽笑道:“蔡哥,国家既然这么做,那肯定是有目的的。不知道你听说过雅鲁藏布江级水电站的传说吗?”

    老蔡一听这个,脸上顿时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