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魔法 > 从道果开始 > 第四百三十八章 重明篇完结:大道独行!【求月票!】
      王彦飞升。

      玉明仙尊处理仙庭事务,做离开前的准备。善华、玉成二位天尊来往九重天与仙门界,一同帮衬。

      九重天上仙尊天尊尽数在仙门中沉睡,只有未曾参与当日那一战的寥寥几位天尊得以幸免。

      一时间。

      九重天,空寂寥,变的格外安静。

      ‘凶禽山’独尊九重天,‘风雷天尊’问鼎重明界,自此凶禽山一脉风头一时无两,无人敢掠其锋芒,迎来高展。

      高处不胜寒。

      陈季川只觉得格外冷清,环顾四下,身边已经没有其他人。

      重明界。

      仙门界。

      他都已经站在最巅峰。

      前进有路,但前路无人,只能孤独前行。

      修行本就寂寞,大道独行,如今又回到初始。

      陈季川按部就班,不急不缓。

      仙门界中搜寻圣器不难,他假借‘传奇药剂’之名,以‘点化’助人晋升传奇,这是独一门的生意,生意兴旺,源源不断的圣器从仙门界四面八方汇聚过来,而后一位位传奇法师从‘瓦格里昂’中走出。

      大6的格局在逐渐变化。

      天空之城、璀璨高塔、智者组织、九环圣塔、神圣同盟、药剂协会、骑士圣殿、巫妖联盟、圣痕会、法老会、神座商盟、八院联盟等一个个顶尖组织对‘传奇药剂’都有觊觎。

      先礼后兵。

      他们先是来文的,不顾陈季川说的‘传奇药剂’离开‘瓦格里昂’就没用的忠告,死乞白赖的用几十件圣器从陈季川这里换走几十份、一大缸的腥臭药剂。

      但最终什么都没研究出来,一个传奇都未晋升。

      顿时觉得上了大当。

      因而又来武的。

      兵‘瓦格里昂’,要对付陈季川。

      奈何陈季川早已世间无敌,他在三纹上仙的时候,仅掌握二十道四级魔法,一身法力转化为魔力就可以杀传奇如杀鸡、屠不朽如屠狗。

      现在已经是四境天尊,法力更是浩瀚。数万年下来,掌握的四级魔法、禁咒魔法更是多如牛毛。

      点化。

      统御诸法。

      再配合天尊境的法力,在仙门界中造就出一尊无敌。

      这一战陈季川以一敌万,杀的大6上十二个顶尖组织血流成河,传奇、不朽陨落如雨,‘瓦格里昂’外的天空上,一朵朵烟花绽放,璀璨如歌。

      王彦飞升后,陈季川心愿已了,顾忌全无。在仙门界中施展起来再无束缚,肆无忌惮。

      这一战非他主动,但起权在对方手中,结束的权利却掌握在陈季川这里。

      “暴君!”

      “暴君!”

      有传奇逃窜。

      有不朽遁走。

      陈季川不依不饶,种下标记,撕裂次元,一一追上全都击杀。

      但凡来犯者,无一人活命。

      有不谨慎不甘心的不朽,甚至死了不止一次。

      一战惊天。

      苍穹裂变。

      尽皆失声。

      整个仙门界中,也因陈季川而变得冷清。

      从此。

      传奇少见。

      不朽蛰伏。

      再不复从前。

      得益于这一战,陈季川斩获圣器一万两千八百件,提前数万年完成任务。

      这一战过后第三年。

      玉明仙尊、善华天尊、玉成天尊三人一同推开仙门,一同离去。

      人间困顿数十万载,一朝得解脱,他们也要开始新的征程。

      但真灵烙印仙门,三人去到上界后,到底能不能得到解脱之法,从此得享自由跻身五阶,尚是未知。

      不过哪怕再艰难,也总好过待在重明界,困在仙门中,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不见前路,数十万年一成不变的日子来得好。

      “去一趟上界,即使摆脱不了仙门,能见一见五阶大能的风采,能看一看得道仙真的道场,日后就算灰飞烟灭,也不枉这一生仙道修行。”

      玉明仙尊离去时精神勃,已然看淡生死。

      数十万载夙愿得偿,他已经没有遗憾。

      今后即便寻不到摆脱仙门的法子,他也再无悔恨。

      “道友珍重!”

      玉明仙尊离去。

      善华、玉成二位天尊离去。

      重明界中,陈季川愈孤独,再无同行者。

      于是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修行上。

      四境修行,重元神。

      随着‘神源法门’被推开,当中一颗颗‘神元’滚落,元神不断壮大。

      三门全开,精气神达到一种平衡,这也是四境天尊明显强于前面三境上仙的原因之一。

      待元神成长到足以跟法力、肉身媲美的程度,三宝彻底平衡,从此三足鼎立,这就是四境九重,放在九重天中,可称仙尊。

      玉明仙尊是这个层次。

      碧霞等七位仙尊也都是这个层次。

      王彦亦是。

      在她飞升后的第九千年,陈季川登顶四阶,同样达到四境九重,从此可称‘风雷仙尊’。

      可惜九重天上仙尊尽没天尊寥寥,无人交流,也就没人知道这个消息。

      欢喜雀跃无人分享,喜悦便也清淡许多。

      一境内景。

      二境外景。

      三境法身。

      四境天梯。

      四阶问鼎自一境一纹起始,自四境九重而登顶。但这并非代表四阶路从此走完,恰恰相反,四阶前往五阶的路,从这时才刚刚开始。

      “意境。”

      “代表修士对天地道理的感悟。”

      “无论先天后天,对‘道’有所感悟,有一定认知,能掌握其中意境,这才有望晋升五阶。”

      四境九重后,‘意境’便是门槛。

      如王彦。

      她修炼的是《七情长生剑经》,修的是‘七情意境’。一重重意境掌握,待到七情意境全部完善,方可冲击五阶。

      方向从原先的修法力、修肉身、修元神,转到了主修道行方面。

      这时候精气神全都达到顶峰,自身条件达到极致,再来参悟天地、感悟大道,可一日千里。

      这也是普通四境称‘天尊’,而四境九重却称‘仙尊’,实力明显强横一大截的根本原因。

      玉明仙尊。

      广目仙尊。

      碧霞仙尊。

      他们一个个真灵烙印仙门,从此跟天地跟大道有了隔阂,再难参悟,不但精气神从此定格再难增长,道行也没法提升。

      只能去参悟跟掌握一门门术法神通,炼制法宝符箓等等来打时间。

      可他们与道疏离,与天地不合,心境得不到温养,漫长岁月后,依旧逃不过心境崩溃落得个疯狂的下场。

      如金光仙尊。

      他心性修持最差,登上仙门的时间虽然比碧霞仙尊、玄冥仙尊要晚二十万年,但是却已经有疯、癫狂的迹象。

      玉明仙尊愿意给陈季川伏低做小,愿意为他们夫妇鞍前马后,未尝没有看到金光仙尊这般模样后被刺激的缘故。

      碧霞仙尊在一众仙尊中最为古老,但她最淡泊,乃至被人称作‘避嫌仙尊’,想来也是不想被诸多俗务烦扰,坏了她的心境。

      “真灵烙印仙门,万劫不磨。”

      “但心灵不行。”

      陈季川不同于他们,他与王彦一般,可以继续修行,感受天地浩渺,感悟大道玄妙。

      不过王彦修的是‘七情意境’,而他修的是‘五行意境’。

      “阴阳五行构筑世间万物,我修《五五大衍真经》,走的便是五行大道,参悟五行意境最是得心应手。”

      修行功法的重要性与存在感体现在方方面面。

      如修炼术法神通。

      陈季川最早修的是《白虎剑狱经》,于是修行‘七元解厄如意天罡分光剑诀’等金属性术法便如虎添翼,进展神。

      施展出来的威力也不寻常。

      可是其他术法不论是参悟的度还是施展的威力都要差上一重。

      这就是功法对术法的加持。

      比如现在。

      陈季川转修《五五大衍真经》,在‘五行遁法’、‘六丁开山法’、‘天一玄阴真水’等五行神通、术法上面的进展就快上许多。

      这是神通术法方面。

      在参悟大道方面更是如此。

      “我修的是五行功法,自然是参悟五行意境最合适。”

      “如果强行去参悟阴阳、生死、因果等等大道,不说事半功倍,也必定艰难许多。”

      五行大道博大精深。

      五行意境同样深奥。

      陈季川整日搬运法力,又在各种五行圣地中修行。

      如今重明界中再无敌手,原先被各大仙庭、各位天尊掌控的各处宝地,陈季川都可以随意出入,随时修行参悟。

      道曰无名,玄之又玄。

      意境仅是修士对大道的肤浅理解,仅是大道的一点皮毛。

      其进展无法用具体的刻度去衡量,只自身隐约能感受到。

      大约。

      似乎。

      好像。

      仿佛。

      一切都是模糊的。

      因此大多数时候,就连四阶巅峰修士自身都不知道自己距离五阶到底还有多少距离。

      有时候觉得近了,实则还差的远。

      望山跑死马。

      在前往五阶的道路上,倒下了一批又一批的仙道修士,其中倒在四阶巅峰、四境九重后的仙尊级修士同样数不胜数。

      王彦在这段路上。

      陈季川现在也在这段路上。

      心中渴求着五阶,奋力追赶,但只能回头瞧见来时路,却看不清前方尽头。

      时间如流水。

      在肆意奔腾。

      晋升四境九重后,不用再刻意修行法力、淬炼肉身、蕴养元神,陈季川的时间一下子充裕起来。

      在感悟‘五行意境’之余,他又将阵法、炼器、炼丹、制符等技艺捡起来,继续钻研。

      修为更高,道行更高,视野大不相同。

      陈季川对于这四种技艺又有新的认知。

      九重天上海量资源尽数被他调用,用以打磨技艺。

      玉明仙尊临走前,将玉明仙庭中事务梳理妥当,然后全部交给陈季川。

      凶禽山一脉入主玉明仙庭。

      而偌大的九重天,偌大的重明界中,其他七座仙庭随着仙尊天尊尽数沉睡,也都分崩离析,化整为零散落在各处,已经不成气候。

      凶禽山、玉明仙庭一家独大。

      因此陈季川钻研技艺所需的各种资源不缺。

      时间。

      资源。

      这些全都不缺,进步自然飞。

      先是阵法。

      陈季川在为身后事谋划,为了防备重生后的金光仙尊等人,陈季川在凶禽山,在火狱三界山,在星光回廊,在...

      在九重天上一个个修行圣地中,布置一重重阵法。

      阵法同样以五行为主。

      不论是神通术法,还是阵法,这些都是‘术’。

      法为体,术为用。

      ‘五行意境’好比是定理公式,《五五大衍真经》在深入阐述跟理解这些定理公式,试图弄清楚其中的原理,进而掌控它们。

      而术法、神通、阵法,则是在钻研套用这些定理公式的各种方式。

      解题思路可以有许多。

      同一种大道至理,同一种意境,阐述与理解它们的方法有很多,运用它们的方式同样千千万万。

      这也就催生出许许多多的修行功法,许许多多神通术法。

      陈季川在钻研阵法时,研究五行方面的阵法,通过万千阵法的种种运用,各种奇思妙想,其中蕴藏的道理跟灵感,也能反哺到他对‘五行意境’的感悟上。

      四阶巅峰的修行就是如此。

      以天地、大道为本,以功法为媒介桥梁,再去参悟天地中一处处大道显化的修行圣地,参悟其他同类别功法,参悟各种神通术法阵法等等。

      厚积薄。

      触类旁通。

      各方面、一点点的积累,最终水滴石穿水涨船高,道行不断攀升,不断接近五阶。

      因悟性、外部资源的不同。

      有人进展慢,于是倒在路上。有人进展快,于是踏入五阶。

      悟性因人而异,不好强求。

      而在外部资源方面,放眼重明界,陈季川已经是独一人。各种蕴含五行奥秘的修行圣地,他都可以随时去修行,不论时长。各种对五行感悟有助的资源宝物,能收集的大多也都可以收集到。各种功法、各种术法,九重天上百万年的积累,也都任由陈季川去翻阅。

      种种外部条件已经很充足。

      陈季川在前期的道行感悟进步也的确飞,每一天都能感受到自己的进步,比起初晋四境九重时,道行、战力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

      但时间一年年过去,直到陈季川的进步逐渐放缓时,他依旧看不到晋升五阶的希望。

      道途艰难。

      仙途坎坷。

      陈季川知道,他在重明界中的待遇已经是古今第一人。但这仅是在重明界中,放眼寰宇诸天,一定有比重明界中更好的修行圣地,更好的修行宝物,更多更全面的修行典籍。

      同样是修行。

      同一个修士。

      在更好的环境中,也许就能突破。但在重明界中,就要困顿。

      这是天地的限制。

      这也是玉明仙尊等人渴望能够离开重明界,进入上界的原因。同样也是陈季川坚持让王彦飞升的原因。

      兴许有悟性极高的天才,他能够在重明界中,以这样的条件,参悟天地大道掌握意境晋升五阶。

      但这样的人太少。

      玉明仙尊不是。

      七位仙尊不是。

      王彦不是。

      陈季川也不是。

      重明界自开辟以来,自仙道盛行以来,不知出了多少天尊仙尊,不知诞生了多少修士。

      但记载中,无一人晋升五阶。

      至少在重明界的时候并没有。

      “前无古人。”

      “往后兴许也无来者。”

      “我不能突破,也不丢人。”

      陈季川心态很好。

      他这一世尽力修行,将道行尽量提升。这一世没法突破,他就等下一世,下一个道果世界。

      重明界中他已经登顶,仙门外那一战又斩杀诸多天尊仙尊,到时候一世完结凝成道果,他再好好参悟,有这一世的积累,下一世晋升五阶的希望大增。

      今生跟王彦重逢,一位仙尊级数的强者带着陈季川一同修行,为陈季川节省了太多时间,让他有了足够时间的积累,情况可比他独自修行好太多了。

      陈季川很满足。

      如此悠然修行,陈季川兴之所至,又推衍跟修炼一门门神通。

      ‘归元藏天法’达到第三重境后,陈季川推开仙门试图飞升,但法力化身刚刚踏入仙门,就被轰杀。

      依旧瞒不过天地玄机。

      陈季川彻底老实,安心修行,想尽一切办法提升自己。

      道行。

      神通。

      阵法。

      炼丹。

      炼器。

      制符。

      王彦飞升时,陈季川刚刚六万岁出头。

      他晋升四境九重时,才刚刚七万岁,距离大限还很远。

      时间推移。

      神通在提升,四门技艺也在提升。

      继炼器后,阵法也很快突破到四阶,能布置跟破解许多四阶阵法,布置‘小须弥正反九宫仙阵’也不再像原先那般死板僵硬。如金光仙尊等人如果再闯进来,一个个也休想再轻易脱身。

      大阵守护,凶禽山自此再无后顾之忧。

      时间流逝。

      七万余载弹指间。

      这一世终于接近尾声。

      ……

      凶禽山。

      司马寒窗来到山中。

      这位凶禽山一脉的大弟子,当年艰难才能晋升四纹上仙,时隔多年,如今早已是九重天上赫赫有名的‘火云仙尊’。

      其师‘风雷仙尊’多年不露面,凶禽山一脉便是由他来执掌。由凶禽山与玉明仙庭整合,再侵吞其他七大仙庭进一步展而来的‘东宁仙庭’,也是这位‘火云仙尊’掌控。

      九重天上新晋天尊,大半都是出自‘东宁仙庭’,出自‘凶禽山’一脉。

      早已制霸重明界。

      因而司马寒窗的地位可想而知。

      这一日。

      他来到山中,登上托塔峰,恭敬的站在恩师跟前,一如当初初临迷神岛,刚拜在老师门下一般。

      陈季川在山中。

      这一世十四万四万载。

      他已经老迈,容颜虽依旧,但须早就染白,愈显仙风道骨,却也难掩岁月沧桑。

      司马寒窗看着恩师白白须,心中有了预感,不禁黯然。

      “师父。”

      他不明白,有师母早早去往上界,以师父的天资才情,为何迟迟不去上界,反而在重明界中一待又是七万多年。

      直到现在。

      时日无多。

      “司马。”

      陈季川慈眉善目,看着跟前这位大弟子,面带笑意:“为师早年间在迷神岛中,收徒数千,最终正式收录门墙的,仅有你们师兄弟七个。张野、陈冲四人未成四境,早早故去。你与老六丁山、老七不为天份刻苦不缺,得以成就天尊之境。那两个小子被为师赶出重明界,各寻前途。唯有你擅作主张,真灵烙印仙门,立志守护凶禽山。其实不必如此,为师在凶禽山中的布置已经足够,何须你自毁前程?”

      人一老,心性就变。

      陈季川亦是如此。他身体苍老,心性也变得柔软,愿意回忆往事,看到这位大弟子,心中也多有怜惜。

      这弟子本可以飞升天外,去博一个五阶前程,去看一看天外的繁华。

      东宁仙庭掌控仙门界,陈季川此前更是杀的仙门界中血流成河,得到的圣器不知凡几,足够十多人飞升离去。

      玉明仙尊走了。

      善华天尊、玉成天尊走了。

      六弟子丁山、七弟子郁不为也都飞升。

      但司马寒窗却选择真灵烙印仙门,愿永镇九重天,庇护凶禽山。这种作为陈季川不赞同,但这份心意却让他很受打动。

      因此这些年来他时时召唤司马寒窗,耳提面命,助他提升实力。真灵烙印仙门后,道行修为没法提升,但神通还可以。

      司马寒窗虽然被人称作‘火云仙尊’,但实际上,他名录仙门的时候,才仅四境四重而已。

      入得仙门,一身实力比起当初的万影天尊还要不如。

      即使不死,也不免要受人欺负。

      于是陈季川传授他‘风雷行走’,助他提升到第三重,此后能在九重天上立于不败之地。哪怕他的修为没能达到四境九重,依旧可以不惧重生后的金光仙尊等人,可以不受欺辱。

      又将‘大罗天火’推衍到神通层次,助他参悟。

      司马寒窗修习的本就是《朱雀琉璃经》,神通‘大罗天火’达到第三重后,因他修为、道行上的不足,杀伐威能比不上当初杀空九重天的王彦,但也远寻常仙尊。

      度。

      杀伐。

      二者兼备。

      但司马寒窗防御依旧不足。

      于是再传他‘金刚法咒’,金刚护体,万法不侵。

      如此三门神通在身,自可纵横无敌。

      可陈季川依旧不忍,神通再厉害,也熬不过岁月侵蚀。他在这一世即将走到尽头,又穷搜各种典籍、术法,最终推衍出又一门神通。

      “且上前来。”

      陈季川冲司马寒窗唤道。

      “是。”

      司马寒窗依言上前,就见恩师一指点在眉心,下一刻,灵光迸,陷入感悟中。

      良久后。

      待他回神,耳畔传来老师声音:“此神通名曰‘宝塔心持’,不修杀伐,不修防御,唯修一心。心如宝塔,无垢无尘,不为外物损伤,可维持心境,数百万数千万年不老不衰,万世不移。”

      这是陈季川专门为司马寒窗推衍出来的一门修持心境的神通。

      真灵烙印仙门,从此不惧死亡。

      但最怕的还是心境不稳,百多万年后落得个疯魔癫狂的下场。因此陈季川推衍出‘宝塔心持’,传授给司马寒窗,希望能助他稳住心境。

      “师父。”

      司马寒窗抬头看向老师殷切眼神,想到老师这些年让东宁仙庭收集的无数典籍,这才知道为的竟是他这个弟子。

      他眼眶忍不住泛红,两行泪滑落,哭泣道:“弟子不孝,累恩师费神!”

      “堂堂‘火云仙尊’,在这里哭鼻子,传出去不怕笑话。”

      陈季川见状笑道:“好好修持,稳住心境,世间变数万千,大道五十,天衍四九,自有一线生机,留得性命日后未必没有脱身的机会。今日困顿,亦是磨砺,日后兴许便是缘法。只盼你我师徒,他日还有相见之时。”

      温和笑声还在托塔峰上回荡。

      温和话语刚刚落下。

      司马寒窗就看到,老师面上含笑,垂下眼帘,已然再无声息。

      “老师!”

      司马寒窗心中哀怆,跪伏在地,哭泣不止。

      重明、仙门两界中,纵横不可一世的‘风雷仙尊’、‘暴君’,自此落幕。

      两界又将翻开新的一页,开启新的篇章。

      ……

      重明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