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科幻恐怖 > 此刻,全人类都认为我是修仙者 > 第56章 亲贤臣,远小人
    “上仙,孤王有一事不明,您之前提起的商朝国运气数只有28年?您这是怎么知道的?”

    对此问题,纣王既是心中纠结,同时又是疑惑。

    呵呵!

    纣王这问题还真的是问到了点子上啊。

    楚小鱼面色一沉吟,说道:“你也不要叫我上仙了,以后叫我先生吧。其实切确的说,你们的商朝国运气数应该是3o年整。”

    “在我们的后世记载中,你帝辛纣王继位之后,营内建立朝歌,加重赋敛……改变用人计策,推行严刑峻法,尤其是对外屡次兵攻打东夷部落,最后导致了内部矛盾越的严重。”

    “最后,牧野之战,你们商军被周武王率领的诸位联军给打败。你帝辛身死,商朝故而灭亡。”

    “而你帝辛在位的时候,听信谗言,建造了大量死刑为乐,其中以酒池肉林,炮烙之刑,牝鸡司晨最为典故。”

    ……

    当楚小鱼一条条“罪状”陈述出来,纣王越听心中越的冰冷,他身子身子甚至忍不住颤抖。

    天啊!

    想不到后世之人对他这帝辛的批判,竟是如此的严重。

    他竟是个暴君?

    也是难怪商朝的国运气数只能维持短短的3o年。

    纣王冒着滚滚冷汗,人直接瘫痪地上。

    好半晌,纣王才是晃过了神色,对着楚小鱼恭恭敬敬问道:“先生,您既是知道了孤王这商朝的国运气数,那么,现在,我到底该怎么做?请先生教导我,救救孤的王朝。”

    纣王一下子伏地大声痛哭。

    他现在才是继位第二年啊,便是说商朝现在只有28年光景,立马就要被灭亡了。

    这怎么能够?

    他不要做个暴君,也不要做个亡国之君,更不要被后世子孙唾弃大骂。

    他纣王真的承受不起。

    等到纣王的情绪泄够本了,楚小鱼才是慢悠悠给他沏上了一杯茶水:“来,哭也哭够本了,喝杯茶水,好好的平静一下。”

    “多……多谢先生。”

    纣王颤抖着双手,直接将茶水给一口焖,可是心情还是难以平静:“先生既是能够推测出商朝的国运气数,那么先生也一定有办法来扭转这个乾坤,对吗?”

    “呃……扭转乾坤啊?这其中倒是有一定的难度。”

    楚小鱼心中寻思着。

    如果真的要改变了商朝的国运,那么与它商朝对立的西周又该怎么延伸?

    如果真的改变了商朝的国运气数,那么西周就一定不存在的吧?

    孙子在未来世界将爷爷给抹杀掉了,那么前世的爷爷还能存在历史中吗?后世的孙子不会直接也被抹杀掉了吧?

    楚小鱼对此问题倒是有些纠结中。

    那么可不能做出这样的一种假设?因为他这一只小小蝴蝶的翅膀煽动,商朝并未被西周给灭亡,而是延续了国运气数。

    于是,不外乎有两种可能,商朝跟西周共同并存生长,互不干涉,各自展属于自己的国力。

    要么只有一种结果,商朝灭亡,西周取而代之,商朝将西周给灭了,延续国运气数。

    去尼玛的妈卖批!

    突然感觉好头疼啊!

    楚小鱼索性也不想了,对着一脸期盼的纣王说道:“常言道,苦口良药利于心,忠言逆耳利于行。亲贤臣,远小人,那么及时这个君王比较昏庸无能,只要有贤臣的辅佐,国运气数什么的也不会很糟糕。”

    楚小鱼一下子转移开了话题:“帝辛,我现在问你,如果在美色美人跟国家两者之间做个选择,你会怎么做?请你现在来告诉我。”

    商朝的灭亡,或多或少都是因为纣王的贪恋美色,后宫佳丽三千许,从此君王不早朝。

    这样的君王即使给他坐拥金山银山,迟早都会被败光,灭国那是迟早的事情。

    楚小鱼才是问话完毕,纣王想也不想,马上回答:“孤王选择国家,我不想做个亡国之君,更不想被后世子孙唾口大骂。”

    “呵呵,这可是你说的,到那时候,你可不要心口不一,那么,你对此可否下重誓呢?”楚小鱼随口就提出了一个条件。

    他们古人最器重最诚信的就是下誓言,誓言一旦下,哪怕是身死,也必须得遵守自己曾经许下的诺言。

    纣王面色一沉吟,似乎有些犹豫不决,毕竟毒誓可不能随便誓的,一旦誓了,那必须得……

    “呵呵,怎么了嘛,听听你刚才把话说的那么唯美动听,话说的是巨人,可是一旦行动起来的话,其实也就一小人,堪比蝼蚁。你……”

    “不!先生,不是那样的。好,孤王誓,苍天在上,黄土在下,如果孤王违被了自己的诺言,必遭天谴,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为了国家,为了国家子民,必须得豁出去。

    纣王真的下毒誓。

    楚小鱼眸子随之轻轻一闪动:“好!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开始传授你如何挽回你们商朝的国运气数。”

    “国之根本,最关键的就是人才方面以及拥有一支强悍的军队,此两者缺一不可。”

    “现在,我给你说说一下人才方面。”

    “先说你们朝会上的忠臣吧。太师闻仲,相商蓉,亚相比干,太师王叔箕子,以及你的王兄微子启。”

    “司天监太师杜元铣,上大夫梅伯等人,他们对你的商朝可谓是忠心耿耿,绝对是最忠臣的臣子。”

    “作为个君主,寻常有事没事多跟他们亲近亲近,彼此拉近君王跟臣子的君臣关系,百利无一害。”

    一番话陈述下来,纣王听得非常仔细,生怕漏掉了任何一个字眼。

    万万想不到寻常中最让他帝辛看不惯的朝中诸位臣子中的这些人,竟然都是衷心臣子。

    纣王心中已是惭愧不已。

    楚小鱼押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说完了忠臣,那么下面也该提几个奸臣了。”

    “在你们商朝中,最典型的奸臣有两位,第一位是费仲,此人生性狡诈,诡计多端,且是心狠手辣,但凡得罪过他的人,绝对没啥好下场。”

    “第二位则是尤浑,生性品德跟费仲相差无几,可以说这两位臭味相投,俩俩相互狼狈为奸,你们朝中的那些衷心臣子们,没啥遭遇到他们的毒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