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魔法 > 万千世界许愿系统 > 第八百七十六章 我为这个世界做的够多的了
    听到石青璇的话,王霄都楞了。

    他感觉不可思议“许开山他们,能打得过邪王?”

    等王霄见到邪王的时候,就明白了。这并非是早已经油尽灯枯的许开山他们多么厉害,而是邪王太急切了。

    邪王之前从四大凶徒手中抢走了邪帝舍利,接着又干掉了许开山他们。

    之后他就急切的打开了邪帝舍利的盒子,试图直接吸收邪帝舍利之中的功力。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扛不住如此庞大的力量,被强大的内劲冲入体内,疯狂冲刷着经脉陷入垂死状态。

    石青璇看着王霄沉默不语,轻咬银牙的说“陛下若是能救家父,青璇愿追随左右做为奴为婢。”

    ‘哎?’

    王霄楞了下“我不是这个意思...”

    转念一想,这是个好机会啊。他面色一正,义正言辞的说“姑娘误会了,我只是在想如何拯救邪王。绝无挟恩索报之事!不过这个,很难啊。”

    对于会北冥神功的王霄来说,难个pi。

    他只是想要坐实石青璇的承诺而已。

    果然,石青璇郑重的向王霄行大礼“求陛下救家父。”

    “罢了,那我就试试好了。”

    王霄他了口气,伸手抓住了邪王的脉门。

    北冥神功之下,之前在邪王体内乱串的庞大内劲,很快就被王霄吸收化解。顺带着还吸走了不少邪王的功力。

    这是为了避免他醒来之后弄麻烦事情出来。

    果然,王霄吸走了那些功力之后,邪王就醒了过来。

    虽然之前因为功力暴走导致经脉受损,不过以他的本事来说,休养一段时间就会逐渐恢复过来。

    邪王起身之后就想飙,不过看到身边泪眼婆娑的石青璇,瞬间转换人格成了好父亲。

    哼哼了几声没说话,转身去看战神图录去了。

    之前还为邪王落泪的石青璇,此时已经恢复了清冷之色。

    这对别扭的父女,因为碧秀心的死闹情绪多少年了。

    看了八卦的王霄摇头叹息,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伤势已经好了许多的尤楚红,在独孤凤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这位可是和邪王有仇的,之前被邪王一巴掌拍晕过去,全靠王霄救援才回过命来。

    “陛下勿忧。”

    尤楚红这把年纪了,看人脸色就大致知道在想什么。直接出言静王霄的心“老身与邪王之事,待他日回中土之后再做计较。”

    王霄笑着拱手,转身走出了战神殿。

    现在大部分的事情都已经解决,该是清除外面的那些苍蝇了。

    他从战神殿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突厥狼骑正在填门。

    颉利接连派遣了两拨人马进去,都没能收到好。哪怕他再舍不得战神殿的好处,也不得不填埋大门。

    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让别人得到。

    “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正在忙着挖土填门的突厥狼骑们,听到王霄的声音都是齐齐愣。

    “哦。”

    王霄笑了“忘了你们听不懂。听不懂不要紧,拳头总该认识吧?”

    突厥的颉利大汗正在自己的大帐内喝闷酒。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

    护国战神一般存在的武尊就要死了,之前的国师赵德言已经生生的被疼痒哀嚎数日而死。

    以后大草原上,再无顶级强者护卫他的突厥。

    再有就是,战神殿这么一个巨大的宝库就在旁边,可他堂堂大汗却是只能干看着却是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如此糟心的事情,简直就是让颉利夜不能寐,只能是以喝酒来麻醉自己。

    喝的醉眯眯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喧哗声响。

    混乱的声响由远及近,又小及大。

    到了最后,干脆是在他的大帐外呼喊了。

    醉醺醺的颉利当即大怒,老子喝个闷酒都不行吗?

    他猛然起身,拔出自己镶满了宝石的弯刀,怒气冲冲的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出门这么一看,身上的酒意瞬间就清醒了三分之二。

    他身边最为精锐的金狼骑,已然躺满了一地。

    有的已经毫无声息,还有的则是不停的抓挠,不停的哀嚎翻滚。

    等到颉利看到十余步之外,背手而立的王霄的时候,剩下的那三分之一的醉意也瞬间清醒。

    “大汗,我之前出来的时候看到你的人在填土埋门,这是作甚?”

    面对王霄的调侃,颉利的腿都有些颤抖“这个...这个...”

    王霄面带笑容,一步步的走过来。轻松惬意的好似来访问老友。

    而颉利却是被吓的不知所措,甚至连手中镶满了各色宝石的弯刀都拿不稳掉在了地上。

    “大汗,莫不是想要害我?”

    颉利都快哭出来了“陛下,绝无此意啊。”

    “我不信。”

    王霄摇头,拿起水囊打开开始倒水“我想问大汗借一件东西一用。”

    “请陛下吩咐,金银财宝,骏马美人。只要是陛下要的,颉利必当效犬马之劳。”

    “呵呵。”

    王霄笑眯眯的甩出了生死符,打翻身后围拢过来的突厥狼骑“我想借大汗的项上级一用。”

    颉利神色巨变,下意识的转身就跑。

    然后他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凄厉的破空声响。

    再之后,他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到落地之后,看到的是一具无头尸依靠着惯性前冲数步,之后重重扑倒在了地上。

    “那身子,怎么这么熟悉?”

    这是颉利最后的思维波动,随后他就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永久黑暗之中。

    王霄干掉颉利,也算上为正处于动荡之中的中原减轻一些负担。

    毕竟雄踞大草原的突厥人,对中原的威胁太大。

    而且颉利有儿子,可他之前也是从兄长那边抢来的大汗位置,而他兄长的儿子突利也已经称汗,手中实力不弱。

    颉利活着的时候还能压制,可他现在被干掉,那突厥人立马就会陷入混乱与厮杀之中。

    这段时间里,不但会让突厥人的实力大损,更是让他们无暇顾虑南下。

    等到这边分出胜负来,中原之地也已经重新在战火之中竖立起一个强大的王朝。

    看着死不瞑目的颉利,王霄叹了口气“我为这个天下,做的够多的了。”

    这实际上也是在刷名望,解决了威胁中土的最大敌人,就是在洗白杨广名声的道路上,更进一步。

    颉利一死,王霄离去。这边最忠心耿耿的金狼骑纷纷自杀相殉。

    而其他人,则是急匆匆的缝合上颉利的尸身,带着快马返回王庭去。

    要知道突利早就有了反叛之心,若是得知颉利大汗被宰了,肯定得立马起兵攻打王庭。

    他们必须要尽快赶回去,扶持颉利的儿子上位称汗才行。

    突厥狼骑们匆匆离去,留下了满地的物资营寨。

    一直站在战神殿顶端观看的王霄,这个时候才动身返回战神殿。

    他准备叫人出来收拾一些生活用品,还有粮食什么的运下去备用。

    战神殿出土大约是一个月的时间,这段时间里王霄准备都待在下边,好好专研一番战神图录。

    他一路来到战神殿外那个大湖岸边的时候,顿住了脚步。

    并非是察觉到了魔龙有偷摸摸的回来了,而是他感觉到有人在悄悄的隐匿行踪跟着他。

    王霄不动声色,走到湖畔洗手净脸。之后悄然抄了把水在手里。

    等他再次起身上路的时候,直接挥手甩出了生死符。

    远处的黑暗之中传来一声闷哼,随即一个修长的身影急飞掠,向着战神殿外逃去。

    看着那人的背影身法,王霄摩挲着下巴“身法跟邪王一样,可又不是邪王,更不可能是侯希白。那就只有一个真相,是杨虚彦。”

    邪王总共有两个徒弟,花间派的徒弟是侯希白。而精于刺杀的补天阁的徒弟,则是杨虚彦。

    这方世界之中,杨虚彦的设定是杨广大哥杨勇的长子。

    也就是说,他原本是要做皇帝的,可却是被杨广给抢了,妥妥的深仇大恨。

    而邪王收他做徒弟也不是好心,本意是准备用来颠覆大隋的时候作为一颗棋子用。

    身为棋子的杨虚彦也不甘心做棋子,他自己私下里各种动作不断,甚至还和大明尊教勾结,做了人家的原子,也就是继承人。

    所求的,也就是报仇雪恨外加夺回自己的皇位。

    王霄能理解杨虚彦的仇恨,毕竟换做他自己在那个位置上,也得恨天恨地恨空气。

    可杨虚彦勾结外人,这就不能忍了。

    所以王霄之前,给他打的是延时的生死符。

    现在虽然不作,可等杨虚彦逃跑跑远了之后,作起来想要回来求饶都没有机会。

    摇了摇头,王霄不在关心他的命运,动身就去了战神殿里。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霄与邪王等人就在战神殿这边住下,认真的揣摩战神图录。

    他还从挂掉的那些来寻宝的倒霉蛋的身上,弄到了不少好东西。

    像是大明尊教的‘御尽万法根源智经’什么的。

    王霄对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很感兴趣。

    而他来战神殿的这段时间里,中土大地上也是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李世民在虎牢关一战封神,打垮了王世充与窦建德联军。

    中原河北之地的两个最强大的力量集团,被他一战打垮。而天下名城洛阳城,也是落入了其手中。

    因为王霄还在,所以城内的前隋宗亲并没有受到什么虐待,仅仅是被带回了长安城。

    而李渊李建成他们,对于载誉归来的李世民的惊恐与防范,也是达到了巅峰。

    为了防备李世民,各方面的手段已经是不要脸面的用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李世民开始认真考虑那次王霄夜访之时,与他说过的那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