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玄幻魔法 > 道兄又造孽了 > 第714章 秘境归属权是谁(3)
    “吕易,你是跟着我走,还是找个地方躲起来?”

    对于任一的询问,吕易想也不想的道:“自然是跟着任兄弟啊。   ”

    这魂学宫虽然大,放眼望去皆是黑衣人,哪有什么安全的地方,躲在哪里都没有躲在任一身后安全。

    别问他为何这般笃定,就看任一眨眼间就把那几个黑衣人全部解决,就能看出一点端倪。

    “那行,吕易兄弟跟紧了,我们走!”

    任一带着吕易,冒着雨冲向最近的学舍,这一片都是三十五号学馆的同窗,也是惨叫声最烈的地方,谁叫这里是出了名的废物馆,杀里面的人就和杀小鸡仔一般轻松容易。

    吕易若不是仗着天赋好,已经到了魂灵巅峰,离魂罗只有一步之遥,也不可能逃过这番屠杀。

    哀鸿遍野,血流成河。

    危难之时,谁能出手?

    学舍里面上演的惨剧,刺痛了多少人心。

    任一只有一个人,一个学舍里面最多只住两三人,夜晚,人员太过分散,给救援带来了不便。

    黑衣人的总数,却是过了学舍里的人,靠一人之力,能被他救回来的并不多。

    就算如此,也只能咬牙奔波解救,不敢懈怠,每时每刻,都是一条人命啊!

    好在,黑夜人数量再多,待魂学宫反应过来后,一流学馆的学子倾巢而出,很快就打破了他们的阴谋诡计。

    这一夜,尸横遍野,直杀得东方露白,才终于把所有黑衣人惊退。

    看着昔日一起玩闹的同窗,此时只能躺在冰凉的地面上,所有人没有劫后余生的想法,心中唯有悲凉。

    而就算到了此时此刻,也不见大长老出来主持局面,他就像老宫主一般,也随之消失不见。

    众人正仿徨无依时,终于见到几个德高望重的长者站了出来,主持实务。

    任一和所有人一起,为死难的同窗收尸。

    最后统计了一下,竟然有三百人在这个夜晚失去生命,更有上千人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为了安抚人心,万元宫里的材料源源不断送进丹药馆,丹师们不停的忙碌炼丹,力求早日恢复生机。

    一流学馆的学子们,在这次袭击里面,是损伤最低的,且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已经到了魂核境界,是整个魂学宫的中流砥柱,自然承担起了护卫的使命,不但要对魂学宫进行巡逻,还要清除那些黑衣人的残余势力。

    至于高层们,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查清这些人都是从哪里来的,为何一夜之间,就冒出来这么多的黑衣魂罗。

    面对残酷的现实,修行界上那安静祥和的遮布被人无情的揭开,众人此时方才知道,从前以为的美好,不过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有人为他们负重前行而已。

    如今,这颗大树受到众矢之的,在风雨中飘摇不定,还有性命之忧,谁也说不好未来会如何。

    有那新生顾虑的学子,选择了退出,结束了自己只有三个月的学业。

    更多的人还是相信魂学宫能挺过去,他们相信,只有在这里,才能得到长足的展,所以,继续待在这里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任一说实话,也有想要退出的念头,他不是害怕这里麻烦事儿多,只是单纯的不想卷进这些无谓的争斗里。

    但是,当看到人群里走出来的那个蓝衣女子时,他那离去的心思瞬间崩塌瓦解。

    她不是灵灵,却总能在其身上找到灵灵的影子,这种感觉很奇怪,填补了他的思念,让他孤寂的心又好像看到了盼头。

    他不知不觉的凑到她的身边不远处,当看到丹焰那双愤怒的小眼神时,才后知后觉的现,自己在下意识里做了什么。

    皱了皱眉头,对丹焰撇了撇嘴,他不着痕迹的往另外一个地方挪去,假装自己没有看到二人,假装自己真的很忙。

    魏千水此时正帮着一个受伤的学子处理伤口,对于这些事一无所知。

    谁都在忙碌着,昔日种种恩怨,暂且抛下。

    正在这时,那秘境入口处突然传来震天的兽吼声。

    所有人不得不放下手里的活儿,诧异的看向秘境口。

    魂学宫里不缺兽吼,尤其是食所里,每日里都要斩杀几百头。

    但是,这个兽吼和那些小兽的不一样,它来源于秘境口,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现在是天刚擦亮,太阳还没有冒出头的时刻,秘境口还没有开启,不可能有人从里面出来,更不会有兽族存在。

    那么,刚才究竟是什么东西在叫?

    所有人等了片刻也没有现什么状况,打算埋头继续干活时,却听得后面传来更加震撼人心的兽吼,震颤山林,震破天地乾坤。

    原来已经放晴的天空,乌云再一次慢慢地聚拢在一起,新一轮的风雨似乎就要到来。

    “生了什么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兽吼?”

    “是秘境出事了吗?快去看看。”

    ……

    有反应比较快的,已经抄起武器,冲着秘境口查探而去。

    更多的人选择观望。

    多事之秋,这么反常的兽吼代表着什么,心里已经有了一丝猜测,只是暗自戒备着。

    然而,去查探的人始终没有回来,那兽吼声已然近在咫尺的感觉。

    “大事不妙,大家伙赶紧聚在一起,保护好受伤的同伴。”

    人多力量大,他们在场的人虽然死了三百个,走了一小部分,但至少还有七百人。

    他们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气运优良的存在,第一波暗夜偷袭没有弄死他们,现在光天化日之下有了防备,哪里还这么容易出现伤亡。

    然而,事实比众人想的还要可怕,好像秘境里的魔兽都被人放了出来,密密麻麻的冲向人群。

    “天啊……这是兽……兽潮啊……”

    面对这汹涌而来的兽族,没有人能淡定说能抗住,

    “快撤……撤啊……”

    众人一窝蜂跑了,剩下一群受伤的哀兵躺在地上无人顾及。

    任一原本也跟着众人跑了一段距离,回头一撇后,看到那一群人就这么躺在那里哀嚎,如果没有外力帮忙,他们迟早得沦落兽口。

    不忍心的他,咬咬牙后又折返了回去。

    他没有办法见死不救,当然也没有办法一口气带走这么多人,唯一可行的,就是暂时送进归灵世界里面去。

    几百号人啊,他已经顾不上暴露自己的秘密,挥一挥手,全部送进归灵世界里面去。

    这一耽搁,再抬头时,兽群已经近在眼前,想要撤退已经来不及。

    被兽潮淹没已然是迟早的事儿,他收集的乾坤棒滴溜溜旋转,做好了防备的姿势。

    他不是第一次面对兽潮,比起灵隐大6的兽潮,显然这些兽族要更剩一筹。

    他只是一棍子就打死了一头凶悍的兽族,然而更多的兽族围拢过来,眼看着就要把他彻底淹没在兽群里面。

    突然,一根蓝色的绫绸紧紧缠住他的腰腹处,把他带着向后飞去。

    熟悉的感觉,带着一股沁人的甜蜜冲击着任一的心田,他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般,觉得活着是这般的美好。

    他满含深意的看向那个叫魏千水的姑娘,手里紧紧的拽这绫绸,像放风筝一般的拉扯着他,想要助她脱离兽群。

    一声灵灵含在嘴里,却无论如何吐露不出来。他多想问她,为何不跑,为何要救他,为何……

    这么可爱呢?

    “你傻了吗?赶紧跑呀!”

    这个时候,敢来救人的,也就魏千水这个新人王,修为比旁人高,让她有这个底气。

    其余的人早已经跑没了影子,包括那个撵也撵不走的黏皮糖——丹焰。

    事之时,跑得比兔子还快,哪里还记得有个魏千水。

    任一没有回应,只是傻乎乎的看着她的样子,这让她有些羞涩,为了掩盖这样尴尬的情绪,不得不像个凶巴巴的母老虎,作出河东狮吼状来,“快走哇!大笨蛋!”

    “啊……”任一总算回过神来,“多谢魏姑娘救命之恩,若有来日,在下必当衔草结环,重重报答。”

    “谁稀罕你报答啦,你好好的比什么都强。”

    魏千水这话不知不觉,带了一股撒娇的意味。

    只是场合不对,任一并没有细听,也顾不上男女大防,拉起魏千水就开跑。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们的身后,兽群已经摸到了屁股后面,再啰嗦,两人都要陷进去。

    明明是一场疲于奔命的逃亡之旅,两人的脸上却不见一丝凄惶,甚至……隐隐约约还有一种念头升起,如果能一直这般奔跑下去,那该多好啊!

    时间明明很短,却仿佛又很漫长,慢得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甚至是心跳声。

    时间又是那么的快,只是眨眼的功夫,他们就已经跑到二流学馆所在的位置。

    那里已经有许多魂学宫的长辈,正严阵以待着。

    谁也不知道这些长者从哪里冒出来,他们的出现是那样的突然,其修为境界更加的不可思议,所有的长者居然冲天而起,对着黑压压而来的兽群反攻而去。

    身后的学子们嘴巴张得大大的,彻底被震撼住,

    “天啦!他们竟然是魂王,这么多,居然有五十个之多,我不是眼花,出现了幻觉吧?”

    “不……这是真的,他们就是魂王,没想到魂学宫深藏不露,居然隐藏了这么多的魂王,比外界所存在的魂王多好几倍,这是怎么办到的?”

    “为什么……有这么多大能在,昨夜还死伤这么多人,假如他们早一点来,也不至于……”

    ……

    有人欣喜,有人难过,有人质疑……

    每人心里都有自己的想法。

    这些魂王,一人能占据一个世界的存在,普通的兽群在学子门眼里是很难对付的存在,在他们的手里,不过是摧枯拉朽的事。

    只是一个照面,手一拂,那跑得最快的兽群就倒下了一大片。

    等到众人回过神来,那兽群已经被消灭得七七八八,留下了无数的尸体。

    这些都可以作为材料收集起来,平日里想要得到,还需要在秘境里历练一番,此时却是垂手可得。

    所有学子默默上前收集起来,没有人争抢,更没有人藏私,他们只是收集起来,随手给了万元宫的材料先生。

    现在的魂学宫,材料严重枯竭,唯有大家伙同心协力才能共渡难关。

    兽群没有伤到人,反倒成为了材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众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谁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未知的危险在等着大家。

    好在,魂学宫的这些长者不是吃素的,他们的存在就是不可捍动的定海神针。

    “诸位学子,我等乃是魂学宫隐密的太上长老,原本只是驻扎在各个秘境里,为大家的历练保驾扶航。”

    “今日种种,不过是明月楼联合歪门邪道的组织,对我们魂学宫进行的一场阴谋篡夺。昨夜事突然,所以才让他们造了这么大的杀孽。”

    “如今,他们的所有小伎俩都已经被我们一一破灭,大家可以安心的回到学舍休息学习,而我们,将会彻底铲除残余危害,还魂学宫一片清明。”

    诸多长老说完就忙碌离去,留下众人面面相觑。

    太上长老啊,众人没有想到,魂学宫里的秘境里,驻扎的都是魂王这般高等级别的修士,原本还以为只是魂核境界的前辈。

    有这么多的大能修士在,众人不再担忧,各自满意的,三三两两散去。

    而任一待在那里却有些愁,他现在要如何做,才能把那些伤员不着痕迹的放出来,这实在是很为难。

    此时,魏千水还在其左右没有离去,她似乎有什么想法,但是,最后在看到一脸不愉快赶过来的丹焰时,这话不自觉的咽了回去,客套的和任一说了再见。

    任一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有些怅然若失的呆愣了很久,直到看不见两人的影子后,这才转身往丹药馆而去。

    如今,对于伤员的消失以及再次出现,他也只能求助原大爷以及那个丹师先生,希望他们能帮他把这个事儿完美的圆过去。

    然而,整个丹药馆神奇的变成了一个空壳,别说丹药先生,就连所有的丹药都被搜刮干净。

    任一想了想,还是打算把伤员放到这里好好安置,毕竟,别的地方,他也找不出来可以同时容纳这么多伤员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