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埋伏!

    这是建云城诸人落入九门困杀阵后,脑子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在这荒野之地,不会无端出现一个法阵。

    所以,眼前这个法阵,自然是别人事先安排好的。

    是圈套吗?

    诸人还没来得及多想,便现身边的其他人已消失不见,显然他们被法阵分割了开来。

    周围,变成了不一样的天地。

    灰蒙蒙的迷雾笼罩着四下,让人分辨不出方向。

    耳中听不到一丝声响,只有沉重的死寂。

    建云城诸人中为的那个老者,身在迷雾中,第一时间试图用神识向外延伸,查探究竟。

    可是神识才刚刚外放,就立即现迷雾中好像存在一堵无形的墙。

    神识撞在上面,马上被狠狠的弹了回来,让脑中感到一阵烦躁。

    好厉害的法阵……

    便连神识都受到禁制……

    老者眉头轻皱,虽然不知这法阵中还有什么厉害的禁制,可他已经感觉到了危险。

    一个灵诀打出,他身上的电光瞬间化作三个小小的光球,绕着他的身周旋转起来。

    然后,老者昂迈步前行。

    不论是什么法阵,总有阵眼,只要找出阵眼所在,便可破阵而出。

    刚走出十余步——

    “滋啦……”

    一道紫色闪电突然从天而降,正正落老者的顶门之上。

    老者没有停步,可身上旋绕的其中一个光球即刻飞起,朝着紫色闪电迎了上去。

    “砰!”

    紫色闪电和光球一撞,顿时消散无形。

    可光球也变小了一些。

    紧接着——

    又有一道紫色闪电落下,光球再次迎上……

    紫色闪电一道接着一道,越来越多,仿佛无穷无尽。

    老者的三个护体光球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小,转眼便已有两个光球彻底消散,只剩一下最后一个继续旋绕在他身周。

    老者脸色渐渐变得阴沉。

    过了这么一会儿,他已经现,这些灰雾之中有着特殊的禁制,能回收周遭的灵气。

    所以,紫色闪电不但没有丝毫减弱,还在变得越来越密集。

    反而是他,不断需要消耗灵力抵挡紫色闪电,虽然一时半会不至于力竭,可是这么下去,他迟早会被眼前的禁制磨死。

    “这样便想要困住我么?”

    老者冷哼一声,猛地抬头,看向灰雾中又落下的一道紫色闪电。

    这一次,他也不用光球抵御紫色闪电了,随手将光球收起,捂鼻一喷,顿时一道暗红亮芒从他鼻子里钻了出来。

    如果陈少捷身在当场,肯定看得出那暗红亮芒中,是一个加大号的噬魂钉。

    它的度比紫色闪电更快,瞬间飞向紫色闪电来源的地方。

    “滋啦……”

    “砰!”

    紫色闪电落在老者的身上,他微微一晃,便硬扛了过去。

    同时的,噬魂钉也打在了那紫色闪电来源之处,出一声闷响。

    随即,噬魂钉被弹飞开来,在空中翻了好几个圈。

    “好厉害!”

    老者眼中厉色一闪而过,又对着噬魂钉打出几道灵诀,它便再次朝着另一道紫色闪电来源之处飞射过去。

    “砰、砰、砰……”

    噬魂钉不断击打紫色闪电来源之处,每一次都出闷响,在这死寂的天地中,如同有人举锤猛击。

    一开始的时候,老者硬扛紫色闪电,仿若无事,可渐渐过了十余下以后,他的身体晃动得越来越厉害,仿佛被鞭子抽打。

    老者不管不顾,继续硬扛紫色闪电,只一味操纵噬魂钉攻击阵眼。

    灰雾之中,一道身影突然一闪而出,远远的出拳猛击老者脊背。

    “嗯?”

    老者心中惊觉,立即身形急闪,堪堪避开这一拳的偷袭。

    不过尽管如此,他还是被那拳劲儿扫中,脚下一个踉跄,险些跌倒。

    与此同时,一道紫色闪电落下,抽打在他的身上,让他闷哼一声,吃了暗亏。

    老者目光锁定偷袭自己的那人,却见是一名魁梧汉子,身形壮硕。

    那汉子面无表情,一拳过后,虽然没能打到人,可却绝不恋战,立即又退入灰雾之中,转眼消失不见。

    “居然还敢入阵偷袭!”

    老者咬牙切齿,猛地运劲掐诀,鼻子里喷出一道血箭,正正落在噬魂钉上。

    噬魂钉受到这道血箭的浇淋,整个儿散出莹莹血光,度一下子变得更加快,飞向下一道紫色闪电的源头。

    “砰!”

    这一次的闷响如同雷鸣。

    法阵之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破裂开来,以至于灰雾都变得稀薄起来。

    老者抬头稍微分辨一下,很快找到了破损的法阵阵眼,身化虹光,极快飞了出去。

    ……

    法阵之外,灵气涣散。

    陈少捷之前花费了全部家当才布置出来的法阵上,已经出现一条长约两米的裂纹。

    一道血色虹光闪过之后。

    老者的身形从虹光中走了出来,站在法阵之外。

    他的脸色苍白,气息急促,完全没有寻常时候的淡然、平稳。

    略一调息过后,老者御使噬魂钉继续攻击法阵上的裂纹,只求让裂纹越来越大,最终破掉整个法阵。

    “砰砰砰……”

    在噬魂钉的攻击下,法阵的裂纹越来越长,终于一声轻“嗡”过后,方圆百米之地猛地亮起一阵灵力光芒,随即消散。

    紊乱的灵气四下散逸,带动着空气流动,形成山风呼啸四野。

    散逸的灵气中,数道身影极快飞出。

    其中一道身影,连续翻出十余个后空翻,每一个都能翻出七八米,终于如鱼儿一样,钻入空气中的一道波纹里,极快消失不见。

    “嗯?”

    老者眉头轻皱,想要御使噬魂钉追击,可却慢了一拍,终于只能打住。

    他认得出来,刚才那道后空翻的身影,就是在阵中偷袭他的魁梧汉子。

    没想到,这居然也是傀儡。

    只有失去神魂的傀儡,才能像这般轻而易举的借道阴界遁走。

    耽搁这些时间,敌人便已逃远,再追就难了。

    老者的脸色难看得很,再看其他从阵中出来的人,眉头一皱:“怎么少了三人?”

    听见老者的问话,诸人面面相觑,都没有说话。

    他们的样子有点狼狈,显然之前在法阵之中吃了不少亏。

    至于少了的那三人的下落……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