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天盛帝的信任,若是失败了,那对他和李明瑾绝对是天大的好处。《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不知不觉中,时间渐渐与出发的日子重合。

    临出发的前一天夜里,罗舒钰和李明瑾正要睡下,一位自称是贤妃的人前来求见罗舒钰和李明瑾。

    他们得到一封信,还有一个属于镇北将军的令牌。

    来人是贤妃身边的太监,罗舒钰见过他,李明瑾问他:“贤妃这是何意?”他与魏将军到现在都还没有正式见过面,贤妃现在送来这个,那他代表的肯定是魏将军的意思,一时间,李明瑾不明白从不不站队的魏家为何会在他走之前送他这个令牌。

    太监说:“回三殿下,贤妃说了,北上路途艰险,他与三皇子妃一见如故,此令牌可保他一命。”北边是魏将军的天下,那边镇守的将领都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李明瑾现在前往,顶替了他的位置,在他们眼里,李明瑾还毛都没长齐,那边的将领自然不服从他的命令和安排。

    魏贤妃送来此令牌,是真的宛如雪中送炭。《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罗舒钰与李明瑾相视一眼,对太监说道:“你回去告诉贤妃,舒钰谢过他的大礼,也明白他的意思。”太监带着罗舒钰的回复走了。

    罗舒钰和李明瑾将令牌收好,不过他还是有点担心:“这魏将军为何会愿意把令牌给咱们?”有些朝堂上的事罗舒钰知道的不多,也是想到一点问一点。

    李明瑾告诉他:“你可知树大招风?魏将军虽世代都替李氏打江山,可是父皇若是再给他升官就只能是镇北王,如今北边的百姓只知镇北将军却不知父皇。他以往不站队,贤妃也不生孩子,就是在给他们魏家找后路,魏将军现已是花甲之年,他的几个儿子都颇有才学,在军中也立下过功绩。他们就是太突出了,遭父皇的忌惮,而且魏家属于武臣与太子一派的文臣是对立的,魏家与林贵妃家早些年也有嫌隙。”罗舒钰叹喟:“原来里边儿还有这么多事啊。”他记得在书中有提过,四皇子刚到北边时,魏将军一派的将领对他态度相当恶劣,后来他和沈明云选择对魏家报复,魏将军落的是辞官归家下场,他那两个在军中的儿子,多次与四皇子意见不合,一个没了性命,还一个则断一臂,至于贤妃,后期也与沈明云碰过面,还产生了一点些小冲突,他的结局也不怎么好,天盛帝驾崩的那天,他随了天盛帝而去。《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上辈子的魏家人,一个都也没落得好下场,挺令人唏嘘的。

    罗舒钰如今得到贤妃给他的令牌,是真的出乎他的意料,上辈子,沈明云和四皇子似乎都没有这个待遇,不过也可能是因为贤妃没看上他们,导致了他们魏家满门忠烈下场惨淡,换个角度想,帝王的猜忌确实是件令人心寒之事,可帝王却会有更迭,不站队、不合群也终将被排除在外。

    总算可以出发了。

    天盛帝特意找钦天监测算的出发日子,李明瑾问他要的东西越多,他像上瘾一样,越担心他们前往北边的路上吃不饱穿不暖,在李明瑾要求的人和物上又多加了五成,能给的尽量都给了。

    路途遥远,天盛帝在他们出发当日,亲自带人到城门口送他们离开。

    罗仁寿也跟着出来送行,他还想跟罗舒钰上演父慈子孝的画面,但罗舒钰并没有给他机会,全程都站在李明瑾身边。

    出发的吉时已到,罗舒钰上了马车,李明瑾翻身上马,在天盛帝等一众臣子的目前中离开京城。

    罗舒钰推开车窗往外看,两辈子头一回离开京城,第一次真正远离书中的主角沈明云,居然有种说不出的轻松。

    不过,他还会再回来的,回来拿属于他和李明瑾的那份安心。

    一路北上。

    离开京城后,越往北,路上的气温越低,罗舒钰坐在铺满厚垫子的马车里都能感觉到温度越来越低。

    这些天虽没下雪,但放眼望去,山上都是积雪。

    头三天,罗舒钰还会探出头张望,后边便觉着无聊。

    景确实是美景,就是看多了也就不再觉着无比奇特了,他们现在毕竟是在赶路,而不是开赏雪宴。

    罗舒钰觉得着闷,李明瑾自然也觉着又累又无趣,但两人都没有表现出来。

    现在已经是他们出发的第七日了。

    此时,探路的士兵回来禀报,前方一里处有个平缓之地可以落脚扎营。

    李明瑾这回带人北上,大多都是没有北上经验的将领,有经验的将领不多,原本只带五千人马,后来李明瑾跟天盛帝要人后,又多给他拨了多了两千士兵。

    抵达歇息处后,士兵们开始生火做饭,罗舒钰身边伺候的人也跟着他们一起,七日来的磨合,也让他们磨合一套合作方式,一个个都是十分积极,暂时还没有人敢闹事,主子们都能吃苦,没理由下人们先开始抱怨。

    他们每日都在赶路,吃得自然不如府上的好,休息也差些,大多数刚出京城的人都清减不少,这七天个个都腰酸背痛。

    罗舒钰同样全身都发酸,偶尔闷了也会下车走走,有时候会跟李明瑾共坐一匹马,感受一下这沿途的景致。

    下了马车,罗舒钰弯腰捶了捶自己的双腿,问一旁和士兵一起扎帐篷的李明瑾:“殿下,咱们还要走多久才到?”暗三接过李明瑾的活,李明瑾这才回答罗舒钰:“慢的话约摸一个半月,快的话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