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女警察之死(冰恋) > 【女警察之死】
    2020年9月12日他已经尾随这个少妇4天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少妇的家在一幢居民楼的4层。她是一个警察,每天都会穿着威武的警服,在6点准时出门上班,晚上回来的很晚,一般都在9点以后。她开着一辆白色凌志,车号“冀9385A”。而且他已经从信箱里偷到的信件知道这个女警察叫何梅,今年32岁,离异,无子女,目前自己独居……这让他狂喜不已!他觉得剩下的只是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而已,而这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个问题。

    夜幕逐渐降临了,他在何梅楼下徘徊着,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终于,何梅的白色凌志驶了回来。他看了看表,已经过了晚上10点了。他又看了看四周,灯光昏暗,行人稀少……机会来了!

    白色凌志缓缓停好,车灯熄了,接着车门开启,美丽的女警察拖着劳累了一天的疲惫身体走出车子。高跟鞋踩在地面的声音显得格外悦耳。

    就在这时,一个男子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何梅身旁的树后。接着浓浓夜色的掩护,这个人从后而至无声地靠近了何梅!趁着何梅俯下身子,取车内的手包时,他猝然发难,一手捂在了何梅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袭击令女警察完全没有反应。“嗯!……”何梅竭力地挣扎起来,可是袭击的男子力气实在是太大了,她不但没能挣脱对方的手臂,反而被整个人抱住了!但何梅毕竟是个经验丰富的女警,不可能束手就擒!她抡起手中的手包向后面的袭击者狠狠砸去!可是后面那人好像早有准备,只是那么轻轻一挥,手包就被甩了出去。袭击者空出的一只手终于亮出了那只闪着蓝光的电击器!他把电击器顶在了何梅的腰上,按动了开关!电流立时击中了何梅美丽的身体。女警察只觉得浑身一震,灵魂在瞬间就脱离了她的躯体。强大的电流瞬间就夺走了女警年仅32岁的生命。她死去了,尸身软软地倒在了那男人的怀中。

    袭击者急忙将何梅拦腰抱起,拉开她的车门,将她的娇尸放到了车后座上,接着自己也钻进了车厢内。朝思暮想的美人儿此刻已经软绵绵娇滴滴地死在了自己身前,又有一具完美的艳尸供自己享用了!他的心脏兴奋得飞快跳动起来!

    他双手支撑起身体,上下仔细地扫视着何梅的装束:32岁的成熟美人今天穿了一身粉红色的休闲套装,短袖的开襟上衣下,雪白的吊带背心隐约可见,轻薄的低腰长裤勾勒出女警下身修长柔和的曲线,一对洁白的美足上套着一双粉红色的细带高跟凉鞋……好一个端庄典雅的成熟女警官!

    望着成熟女警察白皙英武的娇靥和凹凸有致的身体曲线,闻着柔软乌黑的披肩长发和依然温润的细腻肌肤所散发出的诱人香味,他再也按捺不住,将女警察何梅的尸体一把抱住狂吻起来!他的双唇热烈地亲吻着何梅的玉容,所及之处那种清凉、柔软和细滑的感觉越发地刺激他的欲望!他的双手狠狠地揉搓着何梅软绵绵的娇尸,尽管相隔着一层薄薄的衣物,仍然让他再也舍不得放手。

    他将尸体重重地压在身下,两腿之间的利器不知不觉地高高竖立起来。因为激动,他的动作不免剧烈了一些,停在路旁的凌志于是不时地轻轻晃动,发出了“吱、吱”的细响。他几乎被欲火所吞噬,恨不得马上就扒光这漂亮性感,平日高高在上的女警察的尸体!不过理智告诉他,这里并不是动手的好地方。一旦巡夜的保安发现了异常,自己的计划就会前功尽弃!于是,他强忍着欲望,喘着粗气从何梅的尸身上爬起来,继续完成他原来的计划……城市的郊外,远离了烦嚣。在玉屏山脚一个无人的度假山庄里,几幢小洋楼孤零零地立在夜色中。两束车灯驱散了单调的黑,一辆小车的到来并没有打破原有的死静。不一会儿,其中的一座楼房里出现了久违的灯光,但马上就被阻隔在窗帘后面,只剩下昏黄的一点了……这就是他挑中准备享用何梅的地方!

    何梅的白色凌志被直接开进了车房。《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他将女警察娇健美的尸体从后座里拖了出来,扛着上了二楼的主卧室,扔到卧室中间的大床上。之后他除去了床上的帐幕,将一架摄像机固定在床架顶上。他看了看镜头,没有遗漏床上的任一角落。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他又将屋里屋外检查了一遍,毫无动静,这才放下心来。

    忙碌了大半夜,尽管开着空调,他早已热得全身湿透了,眼下再没有什么事可以阻挡他享用猎物了,他也就一古脑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

    打开了摄相机,他走到床边,将何梅依然柔软的尸体拖到了床中央。此刻的女警察已经玉殒香消,他也不急着立马就干。他松开了少妇高跟凉鞋的鞋扣,将那粉红色窄细的带子从雪足上剥下,高跟凉鞋便被他轻易地脱掉了。何梅平日裹在威严警靴下的象牙般的双足裸露了出来。他小心翼翼地把它们捧于怀中细细欣赏:晶莹的纤足盈盈一握,骨肉均匀;小巧的足趾玲珑剔透,浑然天成;十片花瓣似的透明趾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透出让人说不出来的可爱;脚后跟微微透出些黄色。他把女警察这双美足捧到嘴边,轻轻地亲吻吮吸起来。温热湿润的舌头在何梅精巧的玉足上腾挪着,像一条蠕动的爬虫,从光洁的足背到莹白的足底,从纤巧的足趾到浑圆的足踝,很快就将那晶莹的肌肤舔了个遍!

    他忍不住了,放下何梅的裸足,快速地解开了她胸前休闲套衫的纽扣。单薄的套衫的衣襟被粗暴地分开,其下性感诱人的白色吊带小背心将何梅成熟迷人的奶房完全显露了出来!隔着半透明的吊带背心,他看到了隐藏在白色奶罩下的挺拔双乳,可惜那里已经停止了诱人的起伏。他淫笑着,十指大张地落在了何梅傲人的胸膛上。接着,那一双曾经只属于自己前夫的乳峰就被他一手握于掌中,然后用力地揉搓起来!

    很快他已不满足于此,他的双手伸到了何梅的腰间,把吊带背心从下往上一把掀起,一片光滑白皙的少妇肌肤顿时袒露了出来。一个浑圆的肚脐眼镶嵌在平坦健美的小腹上,柔软的肌肤下是女警察久经锻炼的流线型腹肌。

    他深吸了一口气,把手探到何梅的背后,松开了那白色乳罩的搭钩。贴身的奶罩从何梅挺立的胸膛上松脱出来,被他顺势向上推到了颌下……女警察的酥胸终于裸裎在他眼前!一双挺拔的玉钟含羞微颤着;两点细圆如珠的红宝石在一圈淡淡的嫣红乳晕中傲然翘立起来;一道光滑的浅沟横亘于挺立的双峰间。

    他直瞧得两眼发亮,将双手放到了女警察白皙的肌肤上就开始抚摸起来。32岁少妇的乳房非但没有下垂老化,反而充满了弹性!他的两只大手将它们握在掌心的时候,能清楚地感受着那极致的温润和饱满的张力。他的双手紧贴在这诱人的胸脯上抚摸着,逐渐地向下向两侧移动,掌心所接触的肌肤透出丝缎一样清凉顺滑的感觉……他的手沿着何梅身体两侧平滑的曲线很快移到了女警的纤腰上,扯开了长裤上的扣子。接着就是“吱……”的一声,长裤上的拉链也被拉开了。他勾住裤腰的两侧向下拉扯,粉红色的休闲裤就滑落下来,一双修长结实的大腿逐渐显露。

    随着长裤的褪落,女警察何梅的下身只剩下一条极薄的粉红色丝质三角内裤。

    窄小的内裤紧紧遮掩着少妇的神秘地带,可是那镂空的花边、半透明的质地和性感的色彩,反而更显得诱人!他迫不及待地褪下女警下体的粉色三角裤,只见修长秀腿的交合之处,少妇肥嫩的阴阜微隆而出,柔软的耻丘上一丛细密的淡黑绒毛也随之显现。他只觉得心脏已是狂跳不已,强自压抑,可是双手一触及到雪玉般的肌肤,就再也无法自持,如饿虎擒羊般扑了上去,一口含住了软玉般的奶头吮吸起来!这美丽娇嫩的胸脯是那么的芳香甜美,如脂如玉,如膏如蜜,含于口中仿佛随时都会溶化一样!他一边品尝着柔软丰美的椒乳,一边在女警察晶润的肌肤上尽情抚弄;手指还在梳理着美少妇诱人的下体,自己的长枪却已经硬挺挺地涨大通红……他搂着何梅成熟丰满的艳尸胡摸乱拱,双手肆无忌惮地侵袭着端庄少妇的半裸胴体。《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他抓住了何梅一对光洁的小脚丫向两旁用力地分开,将何梅淡黑绒毛下深藏不露的神秘花园暴露了出来……邪恶狰狞的男子赤条条的骑坐在32岁少妇的艳尸上,双手一边蹂躏着她的奶子,大得吓人的阳具一边对着她的美人沟虎视眈眈……他使劲地揉捏着何梅迷人的玉奶,软滑的双峰在他的指间不断变换着形状,原本洁白的肌肤慢慢覆上了一层粉红色。何梅娇软如绵的尸体随着他的揉捏,一次次地颤抖着。

    握着女警察的奶子揉搓了好一会儿,他突然用手指夹住了何梅柔嫩的乳尖,使劲一弹!然而已经死去的美丽女警察已经感受不到这种痛苦了。她的肌肤仍然充满弹性,还残留着淡淡的体温。纤细的脖子高高仰起,两条玉腿无力地张开着。

    他放开了何梅嫩白的双乳,顺手捉住了何梅健美的双腿,再一次分开。这一来,何梅下身的蜜处又从双腿的掩护下被完全暴露出来。他埋头到何梅的身前,近距离地观赏起何梅尸体那粉嫩诱人的阴部来:阴阜浑圆饱满;阴毛茂盛柔密,一条紧闭娇嫩的粉红细缝就羞答答地深藏于这丛黑毛之中。因为一双玉腿极度张开,大腿根部原本就很白皙的肌肤几乎呈现半透明状,就连几根淡青色细小的静脉都清楚地显现出来!他头一次清晰地观赏着何梅神秘花园的入口,高耸的大棒子“腾”地几乎直扑过去!他将头一直凑到了何梅的两腿之间,用带着胡子渣的面颊摩擦着女警察大腿内侧光洁玉润、吹弹得破的肌肤,嘴沿着一双玉腿间柔滑的曲线来回舔弄,最终停在了大腿尽头诱人的峡谷前,俯下身贪婪地舔吻起来……他强壮的手臂始终牢牢地控制着何梅香气扑鼻的下体。毒蛇一般的舌头游动在少妇肥厚的大阴唇上,牙齿也找到了待放花蕾一样的阴蒂贪婪地啮咬起来。何梅诱人的胴体被他玩弄得更加红艳迷人。

    他觉得时机已经到了,直起身子,一把将何梅的尸体拖到床边,双手托起了她柔软的大屁股,将她一双修长的玉腿扛上了肩头。何梅雪白的赤裸娇尸被摆布成了一个诱人的S形。他早已憋得发疼的通红大棍,顶在了何梅柔滑紧夹的玉门之外,那灼热搏动的生殖器慢慢分开了美少妇柔嫩的阴唇,抵住了细小紧闭的阴道口!可怜已经香消玉殒的女警察何梅此刻无法躲避色魔对自己圣洁领地的侵入,满头乌黑柔顺的秀发在雪白的床褥上散乱扫掠。

    他铁钳一样的双手紧紧地卡住何梅香艳的下身,强行分开了少妇的双腿,将巨大滚烫的龟头向着她的阴道中心直戳进去!硕大无比的龟头划开了何梅的玉门,在持续不断的压力下渐渐地将粉嫩的阴道口扩大,强行闯入了她鲜嫩而矜贵的禁区!坚挺的肉柱一感受到女警察暖煦的体温,立即高度亢奋起来。通红的棒身好像突然又涨大了一圈,毫不留情地向着玄妙神秘的玉体深处直挺而入!高贵威严的女警察生前绝对想不到自己会有被强暴的时候,然而此时此刻她死去的尸体只能娇滴滴地迎合着这个陌生人侵犯着自己香嫩艳尸的粗大阳具!

    随着肉棒的深入,他惊奇地发现何梅已经失去生命的阴道居然依然很紧,甚至比起未经人事的处女秘道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以至于自己的肉棒每前进一分都很费力。紧窄温暖的玉道将自己的肉棒包夹得紧紧的,中间没有一丝空隙,从龟头传来的酥麻感让他热血、性欲大盛!他已经很久没尝过这种感觉了!

    他把何梅的玉腿盘到腰部,死去的美人儿娇软无力地任他摆弄。他双手扶在何梅的身侧,盘旋前进,肉棒研磨着娇嫩的阴道壁,波浪式地继续深入。金刚钻般的阳具每一次动作都显得粗暴而生硬,压抑了很久的他已经变成一只饥渴的野兽,根本不会怜香惜玉到放弃口中的美艳“大餐”!只见他猛地一挺腰,发起了最后的一击,他那粗大惊人的阳具终于完全插入了美人尸体温暖而紧窄的阴道中!

    两人的身体随之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等到肉棒连根没入何梅的蜜穴里,他又用力将身体向前顶了顶,刚猛的大肉棒趁势往里一冲,着着实实地亲吻到何梅绵软光滑的宫颈口上!面对着歹徒的粗暴侵入,何梅毫无反应地放开着自己的玉体,楚楚动人地任他奸淫着自己仍然柔软香滑的艳尸。她的脸上还挂着一颗闪亮的泪珠,滑落到白皙光洁的面颊上。

    他并没有停止他的暴行,他只是让肉棒短暂地停留了一会儿,将它从温暖的蜜穴里后退了几分,然后再一次狠狠向着柔嫩娇软的花心深刺过去!于是肉棒就在这反复的一进一出中抽插起来。

    巨大狰狞的圆柱体在女警察娇嫩的阴道里开始了穿刺,粗红的龟头紧贴着阴道的嫩壁前后摩擦,令略显干涩的粘膜开始充血。他的胯部伴随着肉棒的插送一次次撞击着何梅的会阴,两人乌黑的阴毛纠缠在一起,在摩擦的过程中发出“咝咝”的微响。他牢牢地握着何梅的细腰,活塞式的抽插动作推动着何梅的尸体前后运动。

    经过一轮破冰似的进攻,少妇艳尸那诱人的秘道终于湿润起来,女体滋润的阴液源源不断地从体内渗出,使得何梅的阴道逐渐变得润滑。他感到肉棒的抽动越来越顺畅,蜜穴虽然依旧紧紧地压迫着肉棒,可是肉棒每次进入的时候受到的阻力却是越来越小了。他加快了抽动的频率,更起劲地抽插起来,不仅力度越来越大,到达何梅体内的位置也越来越深。一直紧绷着的健美玉体在连续不断的攻击下慢慢松弛,肉棒的深入再没有阻力,顺利地直滑到玉径尽头,震荡着娇小的蜜壶。

    随着色魔一次次的抽插,何梅的娇尸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久未得到润滑的阴道慢慢表现出绝佳的弹性来。当粗大的阳具完全插入的时候,阴道也充分地扩张开,这32岁少妇的艳尸似乎也被挑起了情欲,洁白健美的躯体在他的淫威之下没有丝毫抵御,任由色魔的巨炮尽情地拮取美丽花心中的蜜汁。

    他的抽送很快到达了高潮。两人的身体起伏越来越大。他用双手将何梅的光洁身子向后一拖,自己的下身往前一送,赤红的大肉棒就狠狠地敲开了女警察紧闭的宫颈开口,稳稳地嵌入细嫩的花蕊中心。他只觉得下体一阵兴奋,一股浓稠的精液就迅猛地喷洒而出,然后在刹那间遍涂了玉人蜜壶的每一处……一轮鏖战过去了。他心满意足地从何梅的嫩穴里拔出了神具。他提起何梅洁白的玉腿,胡乱地在她刚被蹂躏的下身擦了擦斑斑精液,然后将她拖回到床上。

    他点燃一支烟,缭绕的青烟很快在吞吐间飘散开来。他舒坦地长呼了一口气,觉得真是说不出的畅快淋漓!

    何梅的艳尸一动不动地斜躺在床边,无声无息。女警察现在已经是一具失去灵魂的躯壳,她身体上的娇艳绯红已经褪去了,光滑的肌肤回复了原本晶莹洁白的色泽,越发的显得凄美动人。身上的衣物仍然凌乱不堪,大部分的身体都裸露在外。娇嫩的下身明显地留下了被摧残的痕迹:红肿充血的会阴部湿淋淋的,细黑的绒毛杂乱地粘在一块,玉门附近的身上身下到处都是片片凝固的精斑。这突如其来的强暴不但将她作为女性的尊严无情践踏,也把她美好的人生彻底毁灭了!

    尽管已是凌晨时分,他却丝毫没有疲倦的感觉。望着床上已经香消玉殒却仍然娇艳动人的少妇娇尸,那动人心魄的冰肌雪肤,那曲线玲珑的雪白玉体,那清新迷人的诱人体香,他尚未完全平息的熊熊欲火竟然又燃烧了起来!于是,他挺着仍旧涨大的神具,再次向何梅的尸体走去……挥舞起手中的剪刀,他将何梅的上衣从后领处剪出一个大口子,接着“嘶……嘶……”的几声,何梅粉红色的短上衣在他的掌下被从中撕开了两半。锋利的剪刀又从袖口伸了进去,唰唰唰地剪开了衣袖,上衣被裁成了四片从何梅身上脱落下来。他又把剪刀伸向纯白的吊带小背心,小背心顷刻成为了一堆白色的布条被扔到了地上。随着他的手起剪落,女警察贴身的白色文胸应声褪下,冰玉似的上身完全袒露出来。他放下剪刀,伸手将滑到足腕的小三角裤一把扯掉,于是这香软的娇尸皓月明星般优美光洁的迷人胴体再无一丝半缕掩盖。

    他在柔如丝缎的温滑肌肤上轻缓地抚摸着,同时痴痴地看着何梅天人般的秀容:曼妙的雪颊桃腮、精巧的粉鼻樱唇,在莹如美玉的瓜子脸上完美地组合在一起,构成了圣洁超凡的美靥。他俯首寻着了明润柔软的红唇浅尝了一口,然后不停顿地长吻起来。接着,从娇艳的面颊,到细直的玉颈,高耸的乳峰,幼滑的小腹,丰盈的会阴,修长的美腿,最后到晶莹的玉足,一个个狂热的湿吻落到了玉人吹弹得破的肌肤上。美人儿楚楚动人地任他亲吻。

    他将似乎仍在海棠春睡中的诱人娇尸翻转过去,平坦光滑的酥背和浑圆白嫩的玉臀便呈现在眼前。他如获至宝似的浅揉轻拂,雪绒一般细腻润滑的肌肤如触即化。在一遍又一遍温柔的爱抚和亲吻中,他将何梅滑腻晶莹的娇躯上每一个角落都细细地探索、品尝了一次。警花丽人象牙般修长晶润的赤裸胴体接受着色魔涎液和气息的洗礼,白鸽子一般柔若无骨的身躯舒展着敞开,滑如凝脂的动人肌肤越发的透射出柔和悦目的莹莹光泽。女艳尸睡莲般清幽脱俗、高贵雍雅的迷人气质此时此刻完全散发开来。一丝不挂的完美娇尸配合着温柔婉约的迷人风韵,令宽阔的卧房里春光无限,满室馨香。他直感到唇干舌燥,胯下神具也再一次蠢蠢欲动。他猱身将圣女裸身紧抱于怀,双手环绕在美人滑腻娇盈的乳峰上轻轻地揉捏起来,高高竖起的肉棒悄悄地指向一双柔软莹白的玉臀之间……他将一手横抱在女警察挺拔的胸前,另一只手又顺势而下伸到了微合的玉腿之间。灵巧的手指熟练地在依旧濡湿的桃园中找到了那粒娇柔敏锐的情欲之珠——阴蒂。他极尽其能地掐捏揉搓起来。何梅那端庄秀丽的容颜羞赧尽现,雪玉似的肌肤仍然红粉菲菲,高耸于双峰之上一双赤玉葡萄也仍然熟透般的羞立着。艳尸散发出如兰似麝的体香越来越浓密,高耸挺拔的酥胸越发的坚挺动人;乌黑的散乱长发披散在雪白丰满的娇躯上,细腻白皙的肌肤仍然光滑柔软;神圣的女阴之地向入侵者敞开了迷人的怀抱。他早已蓄势待发的巨炮也已架上了美人湿漉漉的桃园入口,只见他用两指分开了微微开合的两扇玉门,坚挺昂立的异人神具已如离弦之箭直贯而入,一插到底!

    一条异常粗大的物事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刺入了美人儿的尸体内,窄小温热的宝径内瞬间被撑塞涨满。晶莹洁白的胴体被插得一抖一抖的,美妙结实的双腿像象牙一样光洁雪白。从后而入的他感受到了佳人秘道的紧窄和火热,他向前猛力一顶,巨大的龟头顺着嫩滑的秘道直入到尽头,一口吻在了同样娇柔的花心上。

    接着,他摇动起腰臀,令肉棒在紧迫狭长的玉径中旋转研磨起来。佳人体内灼热的巨棒快速抽动着,摩擦着娇嫩的阴道壁。美人儿娇艳的小尸体此刻就像一只任人宰割的弱小羔羊。侧后方的攻击过后,他搬起了何梅的上身,屈曲分开双膝使她改成了跪着的姿势。这时,他又将何梅上身重新按倒在床上,使她浑圆月白的双臀高高仰起。然后他再次提枪上马干了起来,他的耻部猛烈的撞击着何梅柔软的玉臀发出“啪、啪”响亮的声音。姿势的改变令插入变得困难,可是进入体内后因为更紧迫也就更兴奋,他双手把着何梅的大腿根部,紧闭双眼尽情享受着这难得的感受。

    他心满意足地继续着他的奸辱。持续不断的侵入不知道进行了多久,在一阵抽动中,又一股温暖的狂流自大肉棒的顶端激喷而出,热烫的精液泼洒在少妇娇尸的花房里,多余的顺着两人肌肤相触之间缓缓流出,滴落到雪白的床单上……高潮过后的他仍然紧紧地搂着怀里那雪白娇艳的小尸体,舍不得放开,这娇尸软绵绵、娇滴滴的,洁白如玉的尸体,柔软如绵,滑嫩如脂,抱在怀里肉感十足,充满了弹性,这美艳的娇尸将女性一切的温柔和美丽都展现了出来,能够享受如此娇艳迷人的尸体,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