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美熟妇们的苦难之旅 > 美熟妇们的苦难之旅(前编)被绑架的女人们(1)
    美熟妇们的苦难之旅(前编)被绑架的女人们(1)意外作者:liondominic2020年9月12日字数:7386“妈妈,妈妈,我要吃冰淇淋!我要吃冰淇淋嘛!”虽然已经小学5年级了,但我显然不能放过这难得的机会。《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我抓着妈妈的衣袖晃动着,在两位阿姨的面前刻意用着这样的口吻说道。

    “去去去,多大了还撒娇!不许吃,今天已经带你吃过肯德基了明明。”妈妈的回答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拎着大包小包的她显然没法挣开我的手,只能向同行的两位阿姨投以求助的目光。

    “哎呀,儿子跟妈妈亲呢,瞧着小可爱,撒娇怎么了。”扎着马尾,梳着一缕斜刘海的兰彩燕阿姨笑着揉了揉我的头:“以后你想他这么撒娇呀,都是不可能的啦。”彩燕阿姨虽然年龄最老,但却是几位女人中最显青春活力的:一件普通的T恤,搭配一条运动风十足的短裙和白色的帆布鞋,而刘海上还夹杂着一抹时下颇为流行的酒红色挑染,看上去俨然是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

    “就是啊,玲姐姐,孩子还小呢,来,妈妈不给你买,阿姨给你买,好不好呀。”欧阳淑雅阿姨真的如同她的名字一般温柔而淑雅,她为了今天的出行特意穿了一身浅紫色绣着云霞点缀的旗袍,甚至还撑着一把遮阳用的油纸伞。她丰腴的身体刚好被旗袍体现的格外明显,一路上都有不少人回头盯着她看。淑雅阿姨的步伐倒也优雅,我盯着她那薄肉丝搭配的黑高跟不由得陷入了一种遐思之中。

    淑雅阿姨同样也是我们当中最注重装扮的,一抹红唇宛若烈焰,浓密的乌发更是在盘亘成错综复杂的发髻挽在脑后,显然是为了这次出行做足了准备。相比而言,妈妈出门前特意挑选的那一件酒红色连衣裙就黯淡了许多,自由披散在肩上的微卷发也稍显普通。此外,我还听妈妈说淑雅阿姨家中的那位叔叔这几年下海经商赚了大钱,今天的逛街正是她的提议,而大多数的情况自然也是她来买单。

    “好啊好啊,阿姨,我要吃冰淇淋。”我扭过头去嬉皮笑脸地说着,而妈妈则拍了下我的头:“你这小东西,阿姨说给你买你倒答应得够快,你去给阿姨当儿子吧。”

    “那,妈妈你不也让阿姨给你买了一堆衣服嘛。”我的回嘴惹得两位阿姨笑得前仰后合,妈妈自然也是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

    “哈哈哈哈,我倒是想要琦琦这样的儿子呦。”彩燕阿姨笑着又摸了摸我的头,“欸,李玲妹妹啊,我听说这段时期的苏州城,可不太平哟。”

    “是啊玲姐姐,我听说,最近有那种人,开着面包车,突然窜出来就把街上走着的女人给绑了塞麻袋里,不晓得之后要出啥事哦。”淑雅阿姨似乎突然紧张了起来,下意识地握紧了伞柄。

    “唉,那帮子警察也不给个说法,连新闻都不讲这种事,这让我们老百姓可慌得很啊。”妈妈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又扭头看着我,“幸好啊,我有琦琦在身边,都快赶上他妈高了呢,歹徒就算见了也不敢来。”

    “看来今天带琦琦出来真是来着了呢。”淑雅阿姨笑了笑,“其实啊,我还有一道保险~”

    我看着淑雅阿姨正将她的项链拿起,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正巧赶上彩燕阿姨的扑过来搂着我:“我们的小琦琦可棒了呢,今天你可是我们姐妹的守护者呀哈哈哈。”而我这时还在好奇淑雅阿姨的保险是何物,她却也顺着彩燕阿姨的话茬走了:“是哟,小琦琦,阿姨奖励你个冰淇淋吧,别管你妈妈,今天高兴,阿姨们说了算。”她说着,从挎着的皮包里掏出一沓钞票,点都没点就塞在了我手里。

    “哎呀,淑雅你,净教坏孩子。”

    “哈哈,这不是有孩子就得宠嘛,我家那位成天出国,一直说要孩子可也没要上……”

    后面淑雅阿姨还感慨了句什么我倒是没听清,因为这时我正朝着冷饮店直奔而去,赠送迪迦奥特曼公仔的那个冰淇淋我惦记很久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当我捧着冰淇淋蹦跳着向妈妈的方向跑去时,却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

    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的是女人的尖叫声。

    跟妈妈目前的位置就差一个拐角了,内心却不知为何有种强烈的焦虑,没有细想,我拔腿就跑了过去。

    越过拐角,却只看见一个面包车正将车门拉上,透过车窗,我隐隐约约看到了里面扭成一团的数个人影,一旁的人行道上则散乱着一堆袋子,我认出一个品牌的包装袋,那是妈妈她们之前各种精挑细选后才拎在手里的袋子。

    糟了!两位阿姨的话登时在我脑海里炸开。妈妈她们居然也会遇上这种事情!

    我丢开冰淇淋和公仔,撒腿就追。“停车!快停下!妈妈,妈妈!”我奋力呼喊着,可面包车显然已经提起了速度,单凭我的双脚已经追不上了。

    也正巧,一辆出租车突然经过我的身边,我想都没想便连忙挥舞手臂将它拦下。

    “干嘛呢臭小子,我差点撞到你!”我一上车司机便破口大骂,而我也没有理会,只是语无轮次地指着前面那辆远去的面包车。

    “跟,跟上前面那辆面包……”

    “哎呦喂,你早说要跟车啊,你爹妈也是心大,就这么让你打出租?这也得亏遇到我,要是个坏人可就把你拐跑喽。现在这世道,可不太平……”司机一边把计时器扣上一边嘟嘟囔囔着什么,而我却没有反驳什么,我的脑海里不知为何全是妈妈和阿姨们的情景:妈妈被两个人架住,拼命挣扎着,那些戴着头套的坏人们撕下胶带贴住她的嘴巴和眼睛,然后用粗绳捆住双手双脚……那些家伙肯定还会对着妈妈和淑雅阿姨的丝袜精心把玩一番。

    我不由得陷入了一种混乱的思绪之中,实际上,我从小就对电视剧里捆绑女角色再堵嘴的桥段格外喜爱,能感到自己的小鸡鸡也会在同时高高翘起。随着看的类似桥段越来越多,我渐渐形成了“好看的女性被捆绑起来会更好看”这样扭曲的观念。

    于是,自然而然地,我对身边的女性出现了类似的幻想,我会幻想自己的班主任,会幻想班里漂亮的女孩子,甚至是幻想着阿姨们和妈妈,但此刻,这种情况居然真的发生了。

    我咽了口唾沫,脑子里一团乱麻,尽管自己一直瞎想着这些东西,但真正发生的时候我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知不觉间我居然感到下身一股胀硬,不由得悔恨地双手捂住脸颊。可我捂上脸后,妈妈她们被歹徒捆绑封嘴的场景却是愈发清晰了起来:妈妈和阿姨们的嘴上贴着胶布,她们奋力摇晃着脑袋,扭动着身体,惊恐与求生的欲望让她们眉头皱紧,用力挣扎,呼喊与尖叫都被胶带堵成一声声“呜呜”的闷哼;而后歹徒们或是亮出刀子,或是干脆掏出枪?妈妈她们便不再反抗,但眼角都闪着泪花。彩燕阿姨大概是反抗最激烈的那个,而歹徒们肯定会气急败坏地打她,锤击她的小腹,亦或是不断地扇耳光。妈妈和淑雅阿姨都是比较娴静的女人,她们大概会缩成一团,惊恐地看着彩燕阿姨被殴打……“嚯,你这是跟谁出来玩啊,怎么跑到这荒郊野岭的地方。”司机的话把我拉回了现实,我这才留意到窗外的景色:苏州城郊是一片还没有建设起来的荒地,连像样的农田都看不到几处,而唯一的高大建筑正离我越来越近——那是一幢废弃的工厂厂房,看上去破败得很。

    “跟同学出来探险了这是?可要注意安全啊,哦对了,15块。”司机依旧在絮叨着什么,而我却没有心思去回应,我从淑雅阿姨给的钞票里随便抽出几章递了过去便打开车门朝厂房飞奔过去。临走前司机好像还嚷嚷了句什么,好像是关于找钱的事情。但我已经看见了停在工厂大门口的那辆面包车,时间完全不容耽搁了。

    我飞快地跑进一旁灌木丛中,然后悄悄扒开草丛,看着两个男人正从里面走出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为首的是个叼着烟的光头,而身后那个家伙更高大些,脸上还有一道狰狞的刀疤。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的样子,我连忙往灌木丛里缩了缩,看着他们走近了面包车。

    面包车的车门打开了,我连忙转过头,却只看到一个带着墨镜,穿着皮夹克的“爆炸头”从车上跳了下来。

    “呦,大哥,您就瞧好吧。”那个“爆炸头”一口北方方言,“今个儿抓得货色大是大了点,可都是极品!”diyibanzhu#Gmail.com“你没给我捅什么篓子就谢天谢地了,”光头看样子是个头目,一开口就是浓郁的烟嗓。“快点,把人带进去,验验货先。”

    那个皮夹克对着车里一招手,便跟着那两个人一起走进了厂房。而紧接着,车上下来三四个彪形大汉,其中三个人肩上扛着的正是我的妈妈、淑雅阿姨和彩燕阿姨。尽管她们都被缚住手脚,用胶带封住了嘴巴和眼睛,但我依旧通过她们的穿着辨认了出来。妈妈和阿姨们的发丝显得很凌乱,不知道她们在车上经历了什么,淑雅阿姨的发髻完全散开了,她和妈妈一样一动不动任人抗在肩上。而彩燕阿姨却还在挣扎,口中不断发出呜呜的声音,直到那个家伙朝着她的屁股狠狠拧了一把方才作罢。

    我又感到下身一阵胀硬,蜷缩在灌木丛中不知所措,我忽然陷入了极大的懊悔之中,竟然忘了事先让司机去报警。

    这下可怎么办啊,我看着面包车的司机最后将车停在门口,然后下车走进去并锁上了大门,这才试探着站起身来。

    尽管是废弃的厂房,但四周的高墙仍然是不好翻越的,我顺着围墙走了走,终于发现了一处可以进入的通道——曾经开辟出来的排水管道,如今成为了墙上的大洞。我连忙从洞里钻进厂区,抬眼就看到厂房门口停靠着两辆驮着集装箱的大货车,还有正消失在厂房尽头的几个身影。

    我连忙跑到了大货车的旁边,确认没有人往这个方向来之后连忙溜进厂房里面。那是一个很大的空间,我看到他们正把妈妈和阿姨们丢到中间的空地上,然后在一旁抽起了烟。我努力压抑住剧烈的呼吸,冷静下来点了点他们的人数,大概有十多个人。

    我躲在一堆货架子中间,乱七八糟的杂物很好地遮掩了我的身体,我用手小心翼翼地挪动头顶的铁架,给自己留出良好的视野。

    目光所见之处,刚才看到的光头,刀疤脸和“爆炸头”正聚拢到一起。“老大,这一下简直赚到啊!我们哥几个一下子捆了三个娘们,还都是少妇,想想就棒!”爆炸头的语气显得很兴奋,但光头却有些不快:“我听六子说了,你们在车上差点没制服她们仨?”

    “嗨,老大,这不是都给您捆个结结实实带回来了嘛!”爆炸头说着,抬脚踢了踢躺在地上的彩燕阿姨:“数这娘们最烈,一会好好教训她!”

    “怎么这么不小心,连个娘们都抓不好?!要是她真的跳车报警,咱们可就全栽了!”光头一边说着,一边戴上头套走过去,依次撕开蒙住妈妈她们眼睛的胶带,他捏住妈妈的脸蛋,翻动着看:“嗯,长得倒是够标志,年龄大点也好,生过孩子的,下面绝对够紧实。”

    “呜呜!”“呜呜!”妈妈她们挣扎起来,扭动着被反绑的双手,口中发出一阵阵闷声。那光头看上去有些不耐烦了,抬脚就踢到淑雅阿姨的小腹,阿姨发出一阵悲鸣蜷缩起身体。而妈妈似乎被吓坏了,连忙往后缩了缩。

    “嘿嘿,老大,你看……这次的娘们这么标志,又是难得的少妇,要不让兄弟们几个……”爆炸头跟着打量了下妈妈和阿姨们,突然开口说道。

    “废物,抓个女人那么费劲,现在还想先把客人的货自己玩个爽了?”光头看上去很不高兴。

    “老大,老大息怒啊,嘿嘿,弟兄们也憋了小两个月了嘛这不是,上次出手后警察突然严打,避了这么久的风头,找小姐还花钱,您看是不是……”刀疤脸刚刚还是一副狰狞的面孔,此刻却惦着笑脸,掏出烟凑上前来。

    “行了行了,真是群老色狗。”光头看也没看就接过刀疤脸递来的烟,而后者给爆炸头使了个眼色,爆炸头便连忙也凑了上来,掏出打火机点上。

    “哼,这几个娘们是够不老实的,炸子,你不是说要好好教训那个娘们么。”

    “诶诶,是啊老大,这娘们在车上踹得我大腿现在都疼,要是再偏一点,那我可就没享受女人的福气喽!”

    “行了行了,随你们吧,就是别给我再捅什么篓子出来,动静也别太大了!”

    光头最后丢下这句话,仿佛在起带头作用一般,走过去攥住妈妈的头发便将她提了起来,“今个儿,我也来尝尝人妻是什么滋味。”

    “好!谢谢老大!”十几个家伙爆发出一阵低声的欢呼,然后争先恐后地朝着两位阿姨跑了过去。妈妈和阿姨们连忙扭动起身体,“呜呜”“呜呜”地摇着头,但还是被男人们团团围住。

    光头不知道从哪里捡来一个破床垫子,然后一下子把妈妈丢上去,接着就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他三下五除二就把裤子扒了下来,然后直接朝着妈妈扑过去。

    “呜呜!!”重击感让妈妈发出一声痛吟,被他压倒在身下剧烈扭动着腰肢,被束缚住的双腿也努力踢蹬着。而光头全然不管妈妈的挣扎,一个劲地伏在妈妈身上,整张脸都埋在妈妈的头发里猛吸着。妈妈拼命摇着头,从嘴里传出一阵接着一阵的呜呜声,我在旁边看着也是一阵心急,恨不得现在就跑过去把妈妈救下来,但一种更为强烈的思绪压制住了我的冲动,除了必定失败的自我劝解外,竟然还有着隐约的一丝期待。

    我的记忆中浮现出以往看到的电视剧场景:女性被捆绑堵嘴丢在床上,坏人趴在她身上又亲又蹭,她无助而痛苦地挣扎着,不断“呜呜”“呜呜”地呻吟。

    与现在妈妈正经历的事情无比相似,不过,电视剧最后只会把镜头拉远或是直接切换,而现在,我却亲眼见到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光头叫骂着挺起身,不顾妈妈的挣扎伸出手来将她的衣裙掀开,妈妈的那双肉丝包裹的腿就这样一览无遗。而我也清晰地看到光头的手熟练地一勾,就把妈妈那跟秋裤一样穿在下身上的肉色厚丝袜直接褪了下来。开口被一直褪到膝头,而这时光头挺起了他的腰,双手则把妈妈又朝他身体拉近了一些。

    光头胯下的那一根我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一根又黑又粗的长棍,根部则是一大片“黑色密林”。我曾经在洗澡的时候见过爸爸的那一根,但绝对没有这么长。

    只见那光头先是对着妈妈的下身喷了一口唾沫,然后一挺腰,那根粗长的肉棍就尽数没入了妈妈的身体。

    “呜呜呜!!”我看到妈妈顿时皱紧了眉头,整个身躯向前弓起并不住颤抖着。妈妈发出一连串痛苦的闷哼声,如果不是嘴巴上胶带的作用,恐怕会是一种格外凄厉的惨叫吧。

    光头搂着妈妈的腰,将她被绑住的双腿掰到一边狠狠向里面顶着。我不知道他具体在做什么,但整体上和那晚我意外撞见爸爸妈妈抱在一起做的事情很相似,但这次妈妈显然是极不情愿的,和爸爸以外的人做这种事情,或者和坏人做这种事情看上去非常的糟糕。或许这就是妈妈在我询问电视剧里女性遭遇时曾经吞吞吐吐地跟我讲的“失去贞洁”么?但不知为何,看着妈妈痛苦受虐的模样我竟然有了一丝兴奋,下面的小鸡鸡也跟着逐渐胀硬到发痛的地步。我又稍稍往后缩了缩身体,以免因为过于兴奋,突然失去平衡摔倒。

    我不知道光头在妈妈身上“运动”了多久,他一下又一下狠狠向里顶着妈妈的身体,每一次都让妈妈发出一声闷哼。妈妈仍然在疯狂摇着头,光头就开始骂脏话,一边骂一边扇妈妈的胸,上下来回搓着妈妈的腿,妈妈的闷哼就更激烈了。

    但渐渐地,随着光头的挺动。妈妈似乎发生了些变化,不再是原先那种夹杂着痛苦和怒意的声音,反而更像是当年我在卧房门口听到的,在爸爸身下发出的绵长而柔软的哼声。

    光头突然开始了快速地抽动,顶得妈妈发出一连串呻吟,而光头似乎也不好受,满脸的横肉拧成一团,最终他仿佛是咬着牙一般顶着妈妈,接着一声低吼,他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而妈妈的身体却一直都在抽搐,让我格外担忧。

    终于,光头放开了妈妈,而妈妈也跟我从电视剧里看到的那样,双目失神地望着厂房的顶棚。我第一次清楚的观察到了女性私处的模样,也是长着一团黑色杂毛,但再往下却透着诱人的嫩粉。妈妈的下面冒出一团白色,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妈妈想必怎么也不会知道,她的宝贝儿子此刻就在离她五六米远的地方看着她被坏人压在身下欺负,我也不知为什么,下身的胀痛惹得手一个劲搓弄着自己硬邦邦的小鸡鸡。直到脑海中一阵说不上来的迷乱感过去后,才稍稍有些缓和。

    这时,从别处也传来了此起彼伏的男人吼叫声。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的我只是一心想着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我趁着没人瞥向这边,悄悄溜到了二层铁架上,一大块塌倒的铁皮可以很好地遮住我的身子,我窝在铁皮后面,俯瞰着整个厂房里面的情况。

    接下来的景象让我大吃一惊,除去妈妈外,两位阿姨的身边都围着五六个男人。淑雅阿姨的一身旗袍已经被撕扯得身上存不下一半的布料,正被一个又一个男人揽到怀里又搂又亲,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虚弱,阿姨始终没有反抗,只是不住地颤抖。周围的男人都格外高兴,一边欢呼一边争抢,仿佛阿姨是什么珍宝一般。而每一个搂住淑雅阿姨的男人都在亲完后抱着她,就那么站着开始挺动着腰肢。和妈妈不一样,阿姨赤裸着的下身看不到那团黑毛,格外光洁并散发着明亮的水渍,却也滴落着浑白色的液滴。她的薄肉丝被撕扯出好几个破洞,看着有种别样的诱惑感。

    而彩燕阿姨可能是最可怜的一个,她正被一个壮汉顶在墙上,那壮汉一下一下挺动自己的胯撞击着她,旁边还有一群类似的男人在叫喊起哄。我稍稍俯下身子,刚好看到阿姨跟那壮汉接触的部位,伴随着壮汉每一次顶入,都有些许浑白色沿着他那根肉根流下。彩燕阿姨的双腿被解开了束缚,正被那壮汉一手把住一侧膝弯大张开在身体两边。每一次顶入都让阿姨皱紧眉头,但却又紧接着挣开,带着怒意盯着眼前的壮汉。

    壮汉吼叫着,一连串猛烈地抽送之后整个身体狠狠压倒在阿姨身上,仿佛要把她顶到墙里面去一样。阿姨痛苦地皱着眉,口中“呜呜”“呜呜”地呻吟着,双腿更是止不住地颤抖。而这个壮汉刚一离开,立马有另一个人接替了他的位置,整个过程中阿姨的脚都没有碰到地面。这个人似乎更加野蛮,他一边用力揪住阿姨的头发一边咬着牙挺挎,阿姨被他顶得直流眼泪。我不忍心继续看下去,连忙缩回身子“呼,这可真爽啊,老大,那个娘们怎么样?”有人一边提着裤子一边走到光头身边,我又朝另一边探身细看,正是那个爆炸头。

    “嗯,不错,真不愧是生育过的女人。”光头一扫方才的拧巴,神采飞扬地摆了摆手。“不过也别玩太久了,玩完后还得干活,再攒上十多个女人咱们一次性出手,够兄弟们快活上一段日子了。”他们居然真的要把妈妈她们卖掉!一听到这我才如被什么东西重击了一般清醒过来,居然因为自己的好奇,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报警,必须要报警救妈妈!我四下看了看,打算溜下二层铁架,悄悄按原路返回然后逃回去报警。

    不好!出口被人挡住了,两个一脸舒爽表情的家伙挡住了我进来的那个口子,我登时觉得心里一阵失落与无助,只好又灰溜溜缩了回去。

    “老大老大!你来玩玩这娘们,妈的,前凸后翘,真他妈棒!”耳边又传来了这样的话语,是那个刀疤脸,他正攥着淑雅阿姨的手臂。

    我躲在二层铁架上,听着随后传来的男性低吼和女性挣扎的呜呜声,心乱如麻。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