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表妹,快停 > 【表妹,快停】
    作者:thebeatles19692020/09/12字数:2,900我长居国外,结婚多年,早已没了那份激情。《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几年前趁着谈生意,跑回国住了俩月。刚回去时多少有些云里雾里,除了跟少数几个许久不见的老友吃吃喝喝,就是在家等着事情处理。被母亲强迫着,去看了下小姨和表妹。

    母女俩前些年也算命苦,小姨夫跟人打架失手伤人,被送了进去。娘俩互相依靠,打工度日。表妹生得俊俏,身材匀称。工作中认识了个老板,看好了变把表妹包养着吃喝不愁,有房有车。也算是把自己和母亲从贫苦中解救出来。那大款平时生意忙,也不太过来,所以基本就是她们娘俩单独生活。

    到了邻市,两人开着车去接我,由于几年不见,嘘寒问暖自不必说。表妹也是个豪气之人,喝起酒来我都自愧不如。在外吃饭喝过,回到家又相对豪饮,甚是开怀。

    说实话我跟表妹这些年也很少见面,印象中她还在上学时我给她补过课,再后来的这些年寥寥几面而已。但她这次见面格外的亲切,也让我倍感温暖。

    几天相处,总觉得表妹看我的表情不对,有种额外的注视与关切。还时不时的穿着睡衣跑到我的卧室来笑眯眯的看我。甚至有一天我要冲凉,找不到洗发水,就在浴室里喊着问她,她居然就跑进来给我拿,我已经脱光了衣服背对着她在冲凉哎,被她看个精光。这之后心中就有种痒痒的感觉,难以描述。

    一日我们出去遛弯,小姨腿快先走一步,表妹和我穿着鞋准备出门,她突然回过头扶着我的脸,用眼睛盯了我两秒后,嘴亲了上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我没有躲,也没有回应,任由她亲了几秒。然后她笑着跑开了。之后又是几次趁着我在床上躺着的时候笑眯眯的穿着睡衣开我卧室门,伸个头进来笑眯眯说话,好像要进来的样子,我也没让她,她就怏怏的走开了。

    一天,她在手机上问我,哥,那天亲你你怎么不躲。我说:倒是要看看你想干嘛。她发笑脸问我,感觉怎么样,我说还不错。她说什么叫还不错啊,讨厌。

    你知道么哥,我从小就喜欢你,小时候有人欺负我,你就护着我。我说我哪里记得那么多小时的事。她说,你不记得,我可全记得。你要不是我哥,我肯定追你,你总是给我一种安全感。我呵呵一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又说了一些其他的,话题突然变得有点暧昧,但我也不好深聊,毕竟当哥哥的还是要装装样子。

    那天晚上,我俩又用手机聊天,她说,哥,我妈睡了,我过去找你。穿着丝绸睡衣攧手攧脚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吻了上来,这一次,我没有阻止,回吻了她。结果她提起我一只手一把按在她胸上,然后伸手抓住了我的鸡巴揉搓。

    我跟老婆也是左手摸右手,没什么激情了,因此算下来这半年平均每个月不到一次的性生活,平时都是偷偷看片撸一管。一下被表妹这年轻漂亮穿着柔滑睡衣的紧致肉体贴上来,鸡巴也管不了许多瞬间挺立。《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表妹突然跪在我面前,一把拉下我的睡裤,鸡巴扑棱翻了出来,她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含进嘴里快速套弄起来。我吓了一跳,但久无性生活的我一下子被表妹含住鸡巴那种刺激感根本没法抵御。吞吐的快了难免开始有噗啦啦的口水声,我连忙挤眉弄眼叫她轻声点,我俩停了几秒,听小姨的鼾声仍在,才开始继续。

    她拉着我的手揉搓她的乳头,一边继续服侍我的鸡巴。

    看着表妹跪在我的面前,嘴里含着我那好久不用的屌,深情的看着我,还得轻手轻脚屏住呼吸不敢出额外声音,此情此景简直刺激无比。我一边轻声催她回去吧,一边不自觉的享受着,不舍得她走。后来一看她实在情欲满载,一副要跟我大战一场的表情,我赶紧冷静了一下把她赶走。她整理了早已散脱半裸酮体的睡衣腰带,凌乱的秀发和通红的脸,依依不舍的拉着我的鸡巴捏了几下,才转身回去。

    虽然这晚没发生,但心里也知道肯定躲不了了。既有点期待又不敢期待的矛盾心理折磨着我。

    第二天下午,小姨约了朋友去逛街,问我用不用她陪着,我说没事,都来了好几天了你也不用天天陪我,你玩你的去吧。小姨笑呵呵的走了。果不其然一会表妹就从她屋里过来了,我正躺着百~万\小!说,她妩媚的看了我几眼,然后钻到了我的被窝里。真的有种年轻时候干柴烈火的冲动,那熟悉的陌生,那难熬的孤独,更让人欲罢不能的是那伦理的禁忌。这世间有些本不应碰的底线,父母儿女兄弟姐妹朋夫友妻,虽然在猿猴时代都不算什么,但作为人后被加了硕大的封条,变成了最忌讳的欲望。这一切叠加在一起,让两具本不应该靠近的肉体紧紧抱在一起。表妹倒不是扭捏之人,我俩人虽然第一次,却表现得像熟识的情人一般,她吃我的鸡巴一会,我把她抱坐在我脸上舔她的小穴,淡淡咸味宛如少女。然后又来了一会69式,互相用嘴巴舌头刺激对方的敏感部位。

    直到她忍不住了,把我按倒在床上,翻坐在上,扶着我的鸡巴一下插了进去。

    我俩同时一声惊呼。那份本该守护的禁忌,硕大的封条,在那一下插入后土崩瓦解。她是我的亲表妹,我是她的亲表哥啊。可两个孤单的灵魂,一旦抛开了中间的隔板,迸发出的激情再无法阻挡。

    她在我身上前后扭动,头抬起后仰,嘴里淫声愈响。一番抽插后,我将她放平,把表妹两条纤细白嫩的腿掰成M型,跪在她身下拼命输出。表妹的小逼可算极品中的一种,和我的鸡巴贴合度非常高,紧致又有吸力,鸡巴想完全拔出但龟头到了穴口附近就觉得被吸住不易拔出一般,刺激无比。两个人做得大汗淋漓,表妹来了两次,我也马上快来了,问她,射里面可以么?她说没关系有保护,于是我极速抽插后一声低吼。

    把积攒多日的浓浓精液一股股射进表妹的身子里,我的基因,味道和记忆,她再无法抹去。

    激情过后相拥而笑,表妹问我,哥,你说我俩要不是表兄妹,而是亲兄妹是不是更刺激。我说,你是权力的游戏看多了吧。权力的游戏里有一对双胞胎兄妹相奸的剧情。她哈哈一笑。一看表时间不早了,赶紧打扫战场,开窗放味收拾床单。索性小姨晚上回家也没什么怀疑,我俩在小姨不注意的时候相视一笑。

    之后借我回家之由,她说去朋友家住。我们俩又开了间酒店住了一晚。脱光衣服躺在那,聊天间说些风月情话,提到没在现实里见过姑娘潮吹,她说她可以。

    然后居然坐在我身上自慰起来,我也配合她揉她的胸部乳头,不大功夫就刺激到了,开始噼里啪啦喷洒我一身淫水,让我刺激和羞愧难当,不敢看她。休息了一会,我又拉着她来到落地镜子前,让她双手扶着镜子,我从后面深深的进入了她。

    镜中兄妹俩赤裸的躯体前后震颤,表妹乌黑的马尾在肩膀一侧来回甩动。我们都微张着嘴,看着镜中的彼此享受着对方,我有些恍惚,甚至在怀疑这是否只是一场梦。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跟亲表妹操在一处。也许因为我俩都不是那种循规蹈矩的人吧,至少在性方面不是,而碰巧表妹有偷偷喜欢我,想抓住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留下点什么吧,哪怕只是一点回忆。

    我们就这样交媾着,抛开伦理道德,变换姿势享受这一刻,每次抽插都带着她轻微的淫唱和我沉重的呼吸,最后她趴在床上,我则趴在她身上,从她微微分开的腿间搅动蜜室,在几下凶狠的抽插后狠狠的将精液填满表妹的花心,然后相拥而眠。

    之后虽也偶然聊过这段荒诞不经却甜蜜的经历,但为了安全起见,也默认不再提起此事。当做一份不伤害任何人的美好回忆就好。也好论坛不提名姓,莫问真假,权当给狼友们助兴,为自己涂描一遍逐渐忘却的记忆。

    —已央生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