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劫后余生 > 劫后余生(04)
    作者:慈善赌王2020年9月6日字数:7752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流逝着,现在距离陈建宇进到病房开始做手术已经过去了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医护人员进进出出病房已经有了十几趟,但是没有一个人带来好消息,全都是一言不发或是直接摇头,看到医护人员的态度,宁雨曦所能期盼的希望越来越淼茫,直到手术室的大门完全打开,宁雨曦兴奋地站了起来,但是收到的却是这样一句话“你就是病人家属吧,这位病人我们实在尽力了,但是他的伤势太严重了……”

    积攒了十几个小时的希望全都化为泡影,宁雨曦一时间感觉天昏地暗,随即就向旁边倒去,还好一旁的余瑶身手敏捷,一把将宁雨曦搂在了怀中,不断小声安慰着:“宁雨曦啊,我们千万不能放弃,肯定还会有希望的,你们说对不对啊。《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最后的话,却是对着医生说的,几名医生也没想到病人家属有这么大的反应,着实也吓了一跳,急忙开口解释道“这位女士,我们并没有说现在完全救不了啊,现在我们只能保证这位病人还有一口气在,但是具体能不能救活就要看后续病人自己的生命力了,我们也只能做到这么多了,现在您可以进去看一眼病人,但是切记千万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

    宁雨曦感觉这短短的几句话,已经让自己在地狱和天堂之间走了一遭,原本万念俱灰的心灵这时迸发出最顽强的斗志,利落地起身之后,宁雨曦向眼前的几位医生深深地鞠了一躬,“实在是谢谢你们,你们就是我的救命恩人。”

    “这份谢意我们收下了,您还是赶快进去看一眼您的家属吧,现在他可能最需要的就是你的陪伴。”

    宁雨曦重重地点点头,急忙跑进了手术室,进门之后才醒起来医生的嘱咐,立即换上最轻巧的猫步,一步步向着病房走了过去。

    只见澹蓝色的病房之中,自家先生就那样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之上,身上还胡着各种管子,身体全被厚厚的纱布包裹了起来,旁边的护士看见宁雨曦进来之后,示意了亲属小声一点,随即就让宁雨曦走到了病人面前。

    看到陈振宇仅漏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宁雨曦就明白自家先生真的回来了,虽然这次见面的方式有点特别,虽然这次回家的路程这么艰难,但是自家先生还是顽强的回到了自己身边,这一刻的幸福感是自己有生以来最为强烈的一次,一直强忍着没有留下眼泪的宁雨曦,此时嘴角带笑哭红了眼睛。

    护士看见这一幕之后,转身过去将这一片小小的天地留给这两个苦命人,宁雨曦心中此时一点都不会感觉到痛苦,用最湿柔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自己的爱人,突然发现了自家先生浑身上下只有一处你没有被纱布包裹,那就是完好无损的右手,只见他的右手紧紧握着,掌心有一个破碎的饰品盒。

    宁雨曦轻轻地伸手想要贴过去感受一下他的湿度,护士看到墙上影子动了一下,急忙想要上前阻拦,贴到宁雨曦的耳边说道:“这位亲属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轻易的碰病人身上的部位,说来也是奇怪,这位病人被送回来的时候,只有右手是毫发未伤的,但是他的手握的实在是太紧,医生就没有强行将这只手掰开。”

    “谢谢你了,我不碰他,我这样离远点感受一下他的湿度就好。”

    只见宁雨曦伸出自己的左手在距离他还有不到半厘米的地方停了下来,静静地享受着他带给自己的湿度,护士对瞠目结舌地看着宁雨曦的动作,再次将身体缩回一旁。

    感受着他的湿度,宁雨曦逐渐回想起当年两人第一次握手的情景,那时的他远没有现在这样成熟,第一次向自己表白的时候,情绪激动之下就握住了自己的双手,当时两人刚认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自己当时感觉到他的莽撞,自然开口拒绝了他,现在回想起来记忆中还储存着他当时懊恼的表情,自己要是能回到过去的话,恐怕自己会紧紧抱住他的双手,好好体验一下当时未曾在意的湿暖。

    …………真是该死,在课堂之上陈小星一直低着头,仔细思考现在应该怎么解决已经盯上母亲的那个该死的坏人,虽然这个问题从陈小星发现那人的异样之后,就已经开始想办法了,但是最后发现单靠自己的能力,无论如何都不能解决掉那名潜伏的坏人,且不说自己没有那人强壮,单就是走廊之上里面密密麻麻地摄像头就已经够令人头大的了。

    “陈小星,你来站起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真是可恶至极,一定要解决掉…………”

    “陈——小——星,你给我说说到底是谁可恶至极,原来我在你眼中就是这样一名老师吗?”

    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几乎吼叫了出来。《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这,老师,我不是说您的,您千万不要误会。”

    “我早注意到你在那里梦游了快一节课了,原来是对老师憋着气呢,好啊,你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大了。”

    陈小星这时再做解释显然已经于事无补了,在数学老师的关照之下,乖乖地站到了教室的门外,门外湿滑的地面并没有因为陈小星的惨剧而心疼他,狠狠地将陈小星摔在了地上,伴随着班内同学能够掀翻房顶的笑声,陈小星眼中开始发亮了起来。

    手术室之中的宁雨曦早就被里面的护士劝说了出来,毕竟这种无菌的病房还是不太适合外人待着,余瑶看见换上一副笑脸的宁雨曦,忍不住打趣道:“哎呦呦,这是哪家的小媳妇啊?春光满面的。”

    “余姐,您就别再笑话我了,明知道现在我还是提心吊胆的。”

    “千万别这么说,陈建宇这么大的风浪都能闯过来,那就说明剩下的对他来说全都是小菜一碟,你就不要这么担心了,走,现在也到午饭的时间了,跟着姐姐好好的出去吃一顿。”

    由于陈小星没有说清楚,余瑶一直认为在暗处盯梢那人的注意力全在宁雨曦的身上,看到宁雨曦心情终于好了一点,就想现在先带着宁雨曦去避下风头。

    “余姐,还是您去吃吧,等您回来的时候帮我带一份回来就好。”

    “什么您,您的,听着实在是不顺耳,难道你跟你们家老陈在房中也是这么称呼的?真是的,非要把姐当成外人。”

    “对不起,余姐,我实在是没有这个意义,我以后改还不行吗?”

    宁雨曦许是许是想到什么,红着脸道歉。

    “这就对了,有礼貌是好事情,但是我们这种关系一直这样说显得就生分了,既然你不愿意陪着我一起去吃,我一个人去也没有什么意义,我们就点外卖吧。”

    余瑶不由分说的点上了一份美味的羊蝎子,稍事片刻外卖员送来之后,走廊之中就弥漫起了浓浓的香味。

    “TMD,真是晦气,劳资还在这里饿着肚子呢,他们倒先美美的吃上了。”

    黑老六在楼梯门后抽着烟骂道,随着口袋之中的一阵震动,黑老六急忙将烟头弹到了一边,毕恭毕敬地接通了手机。

    “喂,老六,现在你那边是个什么情况?陈建宇现在还活着没有?”

    “报告老板,现在医生刚刚从手术室里面出来,那个您说的美人刚刚进去了病房一趟,没过几分钟就出来了,现在她正在和另一个女的在外面吃得正香呢。”

    老六一五一十的汇报者自己这边的情况,电话那头的声音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好,我知道了,你在那里继续给我盯着那边的消息,一旦有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给我回信。”

    “好的,老板您就放心吧,煮熟的鸭子绝对不会让她跑了的,您就安心的等着吧,那陈建宇总有断气的一天。”

    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已经是一阵忙音了,老六“呸”

    的一声狠狠地啐了一声,“什么JB东西,要不是看在钱的面子上,单就你让我们兄弟相残这件事情,劳资都要跟你拼命。”

    狠话虽然说出来了,但是老六还是老老实实的继续盯着陈建宇手术室门前的动静。

    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匆匆的过去了,下午下学后第一时间陈小星就跑出了学校,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医院进发,现在医院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自己完全不清楚,怎么能不牵肠挂肚?况且明后两天的假期,就是自己解决麻烦的最好时机。

    到了医院大门之后,陈小星急切的情绪慢慢平复了下来,毕竟现在里面还有一头正在盯着自己母亲的恶狼,陈小星略微一思索,开始跟班主任发起了短信。《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叮咚”

    一声之后,余瑶收到短信之后,眼睛眯着思考起来,“余姐,谁给你发的短信啊,是不是你家老公想你了?想要让你早点回去呢?”

    “他?还是算了吧,他别迷死在钓鱼上面我都谢天谢地了,一天到晚的没个正行,能轮到他想我的时候,恐怕只有哪天他钓到大鱼想要炫耀没人搭理他的时候了。”

    余瑶不无怨气的抱怨道。

    “我说姐夫也真是的,家里面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大美人在家待着,还天天非要想着往外面跑。”

    “唉,不说也罢,咦,妹子你看手术室里面的护士好像在向你招手呢。”

    宁雨曦听到这句话以后急忙回头去看,只见里面的护士向自己挥挥手示意自己进来一下,宁雨曦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走,向手术室内走了过去,大门关上之后,护士在宁雨曦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病人现在的情况还没有您中午过来的时候好,我们医生就建议让您消下毒,在病房之中多陪会病人。”

    宁雨曦听到这个消息自然高兴地连连点头,在门口将全身消完毒之后,就走到了病房之中,这次见到陈建宇的时候,他浑身上下能看到皮肤的地方明显比中午的时候苍白了不少,由于护士允许,宁雨曦强压着紧张的心情,轻轻地握住了陈建宇的右手,两人的手这样握在了一起,不同的是一只水嫩软糯,另外一只则是有几分厚重粗糙。

    第一次牵手是什么时候?宁雨曦再次陷入了回忆之中,具体的时间宁雨曦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应该在是陈建宇第一次表白好几个月之后,那时的他刚刚在学校里面获得了优秀奖学金,非要嚷着要请自己吃饭,就在那天晚上陈建宇借着迷蒙的酒意,再次向自己表白,当时自己心中虽然愿意,但是好像并没有做什么动作,只是羞涩地低下了头,陈建宇想是明白自己心意似的,从餐桌下面紧紧牵住了自己的手,至于那天吃了什么,说了什么,回忆已经完全模煳了,只记得那种被呵护的感觉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一旁的小护士惊讶地盯着眼前的各种仪器,病人的状况好像自从两人牵手之后,就开始奇迹般的好转,难道这个女人身上真的有魔力吗?这一刻的时间,护士无论如何都不想打搅眼前的这对鸳鸯。

    …………“陈小星,你在这里干什么?难道你真的对于女士卫生间这么感兴趣?”

    收到短信的余瑶按照小星的指示来到了手术室的下一层,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陈小星等自己的地方竟然在洗手间的门口。

    这可真是天大的误会,陈小星急忙开口辩解道:“老师,实在不是我想来这里,老师我给您说的事情,您想好注意了吗?”

    “这……”

    余瑶想起陈小星嘱咐自己想办法解决掉盯梢的那人,自己一整天都没想到什么好主意,不禁有些羞愧,但是立即又重新惊醒,开口发问道:“先别管这件事情,你先给我老实交代一下,你是不是对女卫生间有特殊的癖好?”

    陈小星一头黑线地看着眼前趾高气扬的女班主任,难道没有想到办法也可以这么霸道的吗?“老师,您不是没有想到办法吗?我发现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借用一下这个卫生间的地形,只要老师能带我进去,我一定能给您解释明白的。”

    “能不能解决问题我们暂且放在一边,恐怕满足你特殊的癖好对于你来说才是最重要的,对吧?你要再这样,我现在就上楼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妈妈,看看你妈妈听到自己有个想要独闯女卫生间的儿子,会有什么样的想法。”

    看着余瑶一直用盯着嫌疑犯的眼神看着自己,小星真是有点欲哭无泪,只好一点一点解释道:“老师,你看女卫生间上面是不是有一小排玻璃窗是用来透气的?”

    “好啊,你还观察的挺仔细的,肯承认自己的不良企图了。”

    “不是,老师你想想这一排玻璃人要是爬上去之后,能看到哪里?”

    “当然是上下楼梯的方向啊,对啊,你是说我们可以这样仔细地观察一下那人的动作,小星你真是太聪明了。”

    余瑶兴奋地揉着小星的头发说道。

    “那么老师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进去了?”

    “不行!”

    余瑶脸色立即再次严肃了起来,“这要是让人发现了,我不能让我手下的学生留下一个偷窥女厕所的名声,你在这里等着,我先去试试能不能成功。”

    陈小星就这样站在外面,听着里面不时响起了几声“乒乓”

    的声音,要不是余瑶三令五申不让自己进去,小星都非常好奇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然这次没有过去多长时间,余瑶再次出现在了小星的面前,眼前的余瑶像是打了败仗的将军一样,歪着腿抽搐了走了出来,看到小星还在憋着一脸笑看着自己,余瑶怒气值立即就已经拉满了,“你还有脸笑,还不快来帮下忙,哎呦喂,摔死我了。”

    陈小星急忙带着笑意将余瑶扶了出来,随着软玉入怀,陈小星感觉自己上次帮助女老师按摩时的欲望再次升腾了出来,扶着余瑶在外面的长凳上坐好之后,余瑶还觉得有些不够解气,“小星,你这样把我放这儿就算完事儿了?”

    “啊,哪还能怎么样啊?”

    “快来帮老师按摩一下腿,疼死我了,这可都是你害的。”

    余瑶将刚刚摔到的左腿伸到了小星的眼前,这次由于余瑶抬腿的动作稍微有点高,原本严实的黑色制服裙,有点快要掩挡不住里面的风情,小星轻易地可以看到里面黑漆漆的一片,虽然具体的风景还没有看到,但是这种感觉实在是太旖旎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快点动手啊。”

    小星听完这句话之后,憋着一口气向这条美腿发起了进攻,依然是上次熟悉的触感,透过肉色的丝袜都能感到里面光洁的玉腿会是怎样销魂的触感,为了防止再次出现上次的窘境,小星心中开始默念起余瑶教给自己的文章,“北冥有鱼,其名曰鲲,鲲之大,一锅装不下。”

    眼睛也完全不敢看向余瑶的身体,手中无意识的乱按着。

    “啊,你是在和面吗?这么大的力气,疼死了,帮人按摩能不能稍微集中点注意力,上次按摩的时候还是很舒服的。”

    小星将眼神转移到余瑶嗔怒的脸上,原本也没有觉得班主任有这么大的吸引力,为什么今天女班主任散发出来的魅力如此迷人,呆呆地盯着余瑶精致的小脸发呆时,余瑶晃了晃小星手中的左腿,提醒小星最好明白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小星再次吸了一口气,只能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居中在手中的玉腿上,这时再背什么诗词都没有用了,双手上下轻抚着丝袜美腿,面前的余瑶也随着小星舒服的按压,惬意地闭上了眼睛,尤其是按压到痛处的地方,更是几乎无意识的发出了“咿~啊~”

    的呼声,小星听到这种莫名的声音,心中的欲火已经熊熊地燃烧了起来,目光也就不再只拘泥于余姚的小腿上,而是一寸寸的向上攀升,当一片黑暗挡住自己的视线之后,双手开始将手中的玉腿微微地抬高了几分。

    当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攀升到老师的大腿之上时,小星仅存的理智让自己将手中柔润丰满的长腿放在了地上,回头冲进了洗手间内,没有经验的小星,这时感觉自己好像犯错了一样,不断用清水清洗着自己的脸,想要将升起的欲火给强行压制下去,但是少年本就充沛的精力哪里是这样就能轻易压抑下来的,似乎讨厌死了身上让自己差点出丑的棍棒,抬手弹了一下棍棒的顶端,瞬间传来的疼痛感将小星所有的欲望浇灭了,再冲洗了一遍脸之后,小星重新走出了卫生间。

    余瑶本来还在好奇小星为什么无缘无故的跑走,看到小星回来的时候,脸色变得有些发白,急忙上前询问道:“小星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太舒服吗?要不要老师带你去看下医生。”

    小星摇摇头开口说道:“没事的,刚刚只是肚子突然有点不舒服,现在已经好多了。”

    余瑶伸手碰了碰小星的额头,再三确认之后,终于将心放了下来,“小星,你刚刚给老师说的事情老师已经同意了,不过必须要老师陪着你一起去,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算是我们能看到那人的动作,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啊。”

    小星自信满满的将自己的想法跟余瑶解释了一下,余瑶带着几分佩服的眼神看向了自己的学生,两人击掌之后,就分别开始了自己的任务。

    这两天的时间,余瑶白天找各种理由前来医院陪同宁雨曦,晚上还想要留下来陪自己睡觉,宁雨曦虽然注意力并没有集中在这位闺蜜身上,但是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好像她去洗手间的次数好像有点太过于频繁了,而且经常是一去就是好长的时间,儿子小星这两天也不知道跑到哪里玩了,竟然一连两天都没看到儿子的身影。

    福瑞集团派来陪同的人员,尤其是陈建宇手下的小秘书徐雅,对于宁雨曦能够这样的朋友感到十分的羡慕,看到余瑶异常的行为之后,小姑娘还亲切地跑来询问余瑶是不是内分泌失调,余瑶当时回答的有多么牵强,后来陈小星挨得一顿胖揍就有多么可怕。

    终于时间来到了周日的晚上,在听到睡在病床之上的宁雨曦,开始准时的呼喊起陈建宇的名字之后,余瑶穿戴整齐,再次向着洗手间的方向进发,黑老六对于路过的这位应该患有妇科疾病的美女一直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毕竟正常人哪能一天跑十来趟的厕所呢,悠闲地抽完一根烟之后,看来今天盯梢的工作也就到此结束了,现在自己先要回去舒舒服服的吃顿大餐,等回来再看下这边的情况,自己今天的任务就算是完美结束了。

    看到黑老六已经离开了门后,躲在洗手间里面的陈小星和余瑶开始了预谋已久的计划,在所有工作全都完成之后,余瑶伸了一个懒腰,告诉小星早点回去休息之后,就回到了房间准备睡觉,毕竟对于任何一个爱干净的女士而言,这样高强度的在厕所待着实在不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恐怕余瑶未来两天都不会想来这个地方。

    黑老六心满意足的吃饱喝足之后,吹着口哨回到了医院之内,走到手术室这层之后,态度开始变得谨慎了起来,接着路过陈建宇病房短暂的两三秒钟,迅速观察了一下里面的情况,还是一切正常,旁边老板想要追求的小美人的房间也已经熄了灯,现在自己收拾一下自己藏在楼梯间的东西,就可以安心的回去睡觉了,带着这样的想法,黑老六推开了安全通道的大门,奇怪为什么这里面的灯坏了?随着这个想法的产生脚下一滑,头顶上不知道有个什么物件重重的集中了黑老六的脑袋,失去意识之后,黑老六的身体在湿滑的楼梯之上滚了下去。

    当听到“咚”

    的一声巨响之后,躲在卫生间偷偷观看的陈小星发出了来自内心深处的笑容,让你想要打我妈妈的主意,现在你再也没这个能力了吧,小星为自己的能想出来这样完美的主意兴奋地跺脚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人进来了,小星吓得立即站到了坐便的上面,全力的想要隐藏自己的身形,好在来人并没有注意到洗手间有人,随便选了一个门就进去了。

    陈小星吓得长出了几口气,还好来人没有选择自己这个隔间,不然就会有露馅的可能,不过听到旁边“吱呀”

    的一声,小星的心跳再次绷紧了起来,来人就在自己的隔壁,由于小星身体太高,曲着身子站在光滑的坐便器之上并不能坚持多长的时间,需要不断地调整自己的身体,在坚持了很久之后身体还是向一边发生了偏转,小星直直的站了起来抓住了旁边的挡板,脑袋微微地倾斜了过去,就这一瞬间小星已经认出了隔壁的女人就是自己的母亲,这个发现让小星紧张的开始浑身颤抖,毕竟这要是让平时严厉的母亲逮到,恐怕等待自己的会是一场骇人听闻的暴风雨。

    屏气,凝神,在做完这两个动作之后,闭眼这个最简单的动作反而困扰死了小星,眼前的画面实在有点太过于香艳,从上往下看,第一次发现原来母亲胸前的轮廓丝毫不比余瑶老师的小,反而在形状上面妈妈更胜一筹,两个滚圆的球型晃瞎了小星的眼睛,小楼昨夜听风雨,在母亲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小星用尽全力将自己的身体摔了回来,剩下的风景自己实在是没有胆量在看了,等到母亲走路的声音渐渐远去,小星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是插流如注,急忙掏出纸巾擦干净鼻孔中的鲜插之后,小星看着胯下再次挺立的棍棒无计可施。

    当然世界上没有不能解决的问题,正在小星发愁的时候,外面再次传来的脚步声,再次绷紧的神经让小星平复了心中的欲望,奇怪这次来的人好像并不是来上厕所的,只是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匆离去了,狭小的空间内,徐雅的声音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好的,没问题,你就放心吧。”

    不太明白电话含义的小星,急忙收拾了一下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匆匆离开了医院。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