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仙子的修行 > 仙子的修行(4)
    第四章·云无情,月无情作者:karma0852020年9月12日字数:11570……仙云宗天人殿,这里是掌门夫人南宫婉的住所,平日里除了掌门白鹤仙经常会来外,也就只有一些跟随南宫婉多年的奴仆们随身伺候。《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南宫婉与白鹤仙结婚多年,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两人便不再睡在同一个地方,而是在仙云宗分别有了寝殿,不过仙云宗众人却没有怀疑夫人和掌门的感情,两人之间从未传出有不和,且夫人也时常到掌门那里过夜,分开居住也许只是为了修炼方便。

    毕竟掌门和夫人都是道韵境修为,随时都能成仙得道的人物,已经不需要再跟普通夫妻那般每晚睡在一起。

    “曦月,你来了。”

    这天夜晚,南宫婉斜躺在坐榻上,一头乌黑秀发垂下,美目含笑的看着走进来自己最得意的弟子,萧曦月。

    此刻的南宫婉身上只穿着一件白色丝绸中衣,这是一种轻便的家居服,胸前并未遮掩,露出大片的雪白的肌肤,让人一眼就能看到这位美妇现在穿着的是一件深红色的漂亮抹胸,随着她斜躺的慵懒坐姿,饱满浑圆的酥胸将亵衣撑起一个美妙的弧度,隐约可见最顶端的两粒凸起。

    修长的双腿交叠侧放着,一双雪白晶莹的玉足露出,十颗豆蔻般的脚趾煞是惹人怜爱。

    “曦月,快来师父身边来!”

    美妇白日盘着的云鬓解开,如黑色的绸缎般倾泄在坐榻上,嘴角带着妩媚的笑意,任何人看到她此刻的样子都会面红耳赤,被她身上成熟魅惑的姿态诱惑到。

    也就只有清冷性格的萧曦月,看到外人绝不可能看到的,堪称妖媚之相的南宫婉时,才能保持淡然的姿态。

    “师父。”

    萧曦月依言坐在她身边,却被嘴角含着笑意的南宫婉一把抱住,红润柔软的双唇毫不客气的在她绝美的脸颊上印了一口。

    并且,南宫婉还不知足,又用自己妩媚的脸颊贴着徒弟那张绝美娇颜,来回蹭了蹭。

    “我的乖徒弟,今晚来陪师父说几句心里话吧?”

    美妇的声音媚中带柔,妖冶万分的语调,轻轻一句就能让天下男人为之疯狂,与白日成熟稳重的她近乎是两个人一般!

    “好。”

    萧曦月不善拒绝,很快答应下来,也任由师父对她做出种种親密的举动。

    她知道,师父今晚叫她来,是为她好。

    “来,曦月乖徒弟,张嘴……啊~!”

    南宫婉笑吟吟的在坐榻上的小桌子上,用优美的双指拿起一颗红色的灵果,亲自喂到了萧曦月的小嘴中,白皙的手指肉与弟子嫣红的薄唇贴合,轻轻一刮,带着万般风情。

    浅笑嫣嫣,风姿绰约,此刻的南宫婉浑身上下都散发出惊人的魅惑力,隐约还有着一种世间寻常女子所没有的绝世妖娆,能倾倒天下众生,连天上的神仙都忍不住动凡心,下凡尘。

    即使是清冷如萧曦月,也不禁被自己师傅妩媚的神态扰乱心神,古井不波的眼神有了一丝丝的变化。

    南宫婉将徒弟的表现看在眼里,忍不住得意的掩嘴吃吃笑了起来,仿佛一位二八少女一般娇憨柔媚:“看来我昔年吃饭的本事还没忘记,来,乖月月,再吃一颗。”

    美妇又用挑逗性的动作夹起一颗鲜红的灵果,纤美的手指直接伸到了萧曦月的嘴里,让徒弟用那张天下男人眼馋不已的小嘴儿,咬住她白嫩的手指,将红果用小香舌卷入口中,她又调皮的用手指头在徒弟的红唇上轻抚一番,才肯罢休。

    在这个世界上,也就只有她丈夫白鹤仙,以及她现在怀中的乖徒弟,才能享受到《六道轮回乱心诀》配合《天魔极乐功》所诱发的倾世魅惑力。

    这种让仙人都惊惧的乱心媚态,在萧曦月面前却不大起作用。

    仙子的双眸依旧纯粹清冷,纤纤素手伸出,止住了美妇的再一次喂食。

    “师父。”

    仙子徒弟淡然的声音,让南宫婉当场破功,她抓狂似的将红果扔回盘子中,一把抱住了自己的徒弟:“乖月月,我还是不是你师父了?嗯?你长大了,就不要师父喂你吃东西了?小时候师父一口一口的喂你,呜呜,可你现在,现在……也罢也罢,我的月儿是天上的仙女,师父不过是一个六道门妖女罢了,师父、师父……”

    南宫婉泫然欲泣,仙云宗的掌门夫人却跟一个性格娇蛮的少女似的,而且还与徒弟撒娇,也不知两人谁是师父谁是徒弟,这幅模样要是被外人看到,指不定会吓掉多少人的下巴。

    “师父……”萧曦月不善言辞,声音却柔和了下来。

    南宫婉伏在她香肩的美艳娇颜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世人总觉得所谓的媚功就是勾引男人的,却不知真正的媚功大成者,无论男女老幼都能被其一个眼神吸引。

    或娇憨动人,或妩媚热情,或真诚善良,就算真正得道仙人下凡,南宫婉也能在仙人面前做出成熟稳重的五大仙门之一的掌门夫人风范,却又在不经意露出媚意,勾得对方心尖儿一颤一颤的。

    所以,对付自家徒弟,南宫婉可谓是驾轻就熟。

    “那好!”

    南宫婉挥手熄灭了寝殿内的灯,拥着萧曦月就躺在了床榻上,还赌气似的拉过薄被单,将两人曼妙的身躯盖在一起。

    “乖月月,跟师父说一下你最近的心情,就像你小时候一样。”

    萧曦月八岁就拜入仙云宗,一直在这里长大,南宫婉与她的感情极为深厚,虽是师徒,却胜过母女。

    “……是,师父。”

    萧曦月一颗清冷的心柔和下来。

    师父特意用天魔邪功扰乱她的心神,让她放开心扉,萧曦月岂能不知?

    “好啦,快说吧。”

    在黑暗中,南宫婉捏了捏她的脸,柔声说道:“你这丫头最近的琴声中就只有一个字:乱!”

    萧曦月默不作声,不知如何回答。

    “说,是不是因为萧远那小王八蛋?”搂着她,南宫婉说话也变得毫无顾忌起来。

    “不是。师父不可骂人。”

    “撒谎!另外,你师父我想骂谁就骂谁!”

    “……师父。”

    “啊,好啦好啦,师父知道你不爱说谎,也不屑说谎。”

    南宫婉亲了一下她的额头,含笑说道:“这个世间师父就佩服两个人,一个是你师丈,另一个就是我的弟子,乖月月当真是月里仙子下凡尘,一颗心玲珑剔透,如果仙界的女仙全都是你这样的妙人儿,师父我一早就反叛六道门,拐带当初那些师妹们飞升成仙了。《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萧曦月轻轻摇头,她不是什么仙女。

    “你呀。”

    南宫婉也知道自己徒弟性格,没人主动找她能闷着十天半月不说话,跟闷葫芦似的,白费了她天生那么好的嗓子,这天籁一般的嗓音,如果用来练媚功,恐怕瞬间就会大成,让看守升仙道的仙人都忍不住大开方便之门,让她直接成仙算了。

    要是她进幽冥界,轻声说一句我要入魔,就能让九幽的魔头都舔着脸跑出来,欢迎她到九幽当一个女魔帝,嘻嘻。

    “既然不是萧远。”南宫婉忍着笑,说道:“那就是其他男人?”

    “不是。”

    “是其他女人?!”

    南宫婉的猜测很大胆,仙子的回答却依旧否定。

    “乖月月你又不乖了不是?”美妇宛若青春少女般嘟囔道:“难道是你想堕落成魔,不想再在仙云宗待下去,准备去六道门当圣女?从此行事肆无忌惮,任性妄为,跟仙魔两界最帅的男人谈恋爱,仙王魔头都为你疯狂,成为祸乱天下的妖……唔。”

    “……”

    性子清冷如萧曦月,也不禁捂住了自己师父那张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小嘴。

    “曦月你要是想玩这些,那我立刻反出仙云宗,带着你去六道门!”南宫婉把话说完,含笑的等着自己弟子的决定。

    如果是寻常人,不被这仙云宗掌门夫人的话吓到,也会从她的言语中听出其他一些若有似无的意思来。

    但萧曦月却没有主动询问,南宫婉便也没有主动说,师徒母女两人沉默了许久,南宫婉的小手一直温柔的抚摩着徒弟的脑袋,将那一头乌黑的青丝弄乱,让清冷的仙子染上一丝慵懒。

    “师父。”

    萧曦月开口道:“如果你突然很在意一个你不该在意的人,你会如何?”

    “嗯?”南宫婉打起精神,闷葫芦徒弟总算说出心事了。

    “并非是心动,而是一种……”

    萧曦月欲言又止,南宫婉哪还能不明白呢。

    “傻徒弟,你又没谈过恋爱,你怎么知道是不是心动呢?”

    萧曦月摇了摇头,脑海中不禁浮现那丑陋老奴对着她做出不雅动作的画面,她会对这样粗俗的人动心?

    “不过呢。”南宫婉又说道:“豆蔻年华的少女,不,是豆蔻年华的仙女,心思通常是很难猜的,或许是心动,或许是在意,或许又是单纯的好奇,等等。”

    未经人事的少女,又如何明白自己的心意?

    南宫婉轻声一笑:“如果是师父我,为了确认自己的心意,我会把那个扰乱我心境的人用秘法勾出他的魂魄,护住记忆将其投入轮回中,让他成为权贵子弟,并在他身边安排十个八个漂亮的青梅竹马,什么富家千金,豪门贵女,郡主公主,仙子侠女等等,个个千娇百媚,纯真活泼,热情奔放。”

    萧曦月沉默不语。

    南宫婉语气中带着一丝杀意:“如果他对任何一个女人动心,我就杀他,灭掉他的神魂,将他挫骨扬灰!

    如果他不动心,我就再将他神魂勾出,让他转世成为贫民,历经几十年穷苦,经受人间苦难,我再盛装出现在他面前,如果他饱经风霜的浑浊双眼没有亮起,我就会大笑转身离开。”

    萧曦月似乎也被惊到了,半晌后,才说道:“师父你打不过师丈。”

    “咯咯咯,如果我打不过对方,那我就对他告白,然后逃得远远的,百年不出世。”南宫婉隐约有些害羞,“百年后我再自问道心,自己是否还喜欢他?如果是,那我就杀到他面前,让他娶我,否则同归于尽!”

    萧曦月久久没有说话。

    “当然~”南宫婉再吃吃笑道:“你师父我现在是仙道掌门夫人,自然不可能再用那些见效快的办法,不过你师父我厉害得紧,什么事师父都能支持你去做。

    比如——”

    美妇含笑说道:“你要是真的喜欢萧远,一定要和他在一起,那师父我就悄悄溜回幽冥界,找我那老不死的母亲求情,让她同意萧远带着记忆转世重修,只要这傻子真的爱你,能经受轮回之苦,爱你的情感没有因为转世而磨灭,那他可以转世多几次,总有一世能修炼成仙,和你这丫头双宿双飞。”

    说着,南宫婉在萧曦月光洁的额头上点了点。

    她的话语中不知隐含了多少惊人的秘密,说出去足以让仙、凡以及幽冥界绝大多数人为之震动,引发山崩海啸一般的连锁反应,无数人因此丧命。

    但在萧曦月听来,仅是摇头,表示不想如此。

    南宫婉好笑的捏了捏她的脸,“你呀,该怎么说你好,一颗心也太冷了,恐怕连仙帝自杀这种事听了,也不会触动吧?”

    萧曦月说道,“此事我已经知道了。”

    “啊?”

    这下轮到美妇震惊了,连忙问道:“谁告诉你仙帝自杀这件事的?你师丈?!

    不可能啊,他这老家伙现在越来越……反正就是变成我讨厌的那种人,他怎么可能说给你听!?”

    萧曦月回答:“是……我不能说。”她改变了注意,没有告诉师父实情。

    这理所当然的引起南宫婉的警惕,她严肃的抓着仙女弟子的肩膀,警告说道:“曦月,这件事你不要传出去,也不要接近告诉你这件事的人,对方一定别有所图,或者来历不明,又或者想弄得三界大乱,总之不安好心!”

    萧曦月用清冷的双眸看向她。

    “总之,这件事在仙界和幽冥界都是秘密,只有一小部分人知道仙帝已经自杀的事,对了,你也不要说出那个名字,小心『祂』的部下掐指一算就找到你。”

    南宫婉神神秘秘的说道:“那家伙我听母亲说,很癫狂,很固执,手下的那些仙王们也同样如此,差点就将仙界都掀翻,呵呵,后来却不知道怎么就自杀了,反正……挺神秘的。”

    涉及到一位仙帝,怎么小心都不为过,要不是知道自己徒弟的性格,南宫婉打死都不告诉外人这件事。

    她敢保证,如果仙界没有必须要让凡间五大仙宗知道的理由,那些仙人们绝对不会告诉她的丈夫,现在的仙界已经没有仙帝这件事。

    “好了。”南宫婉笑眯眯的摸着自己弟子那张绝美的脸颊,优美的手指头在曦月仙子的脸上滑动:“我告诉曦月你这些,是想让你长长见识,不要让自己的眼界局限在凡间,有空我带你去幽冥界逛逛,嘻嘻嘻,实话跟乖月月你说吧,你师父我在幽冥界还算有点名气,一些人恨我,一些人崇拜我,一些人想让我回去,一些人又恨不得杀了我,反正你和我去的话肯定会很热闹。《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萧曦月摇摇头,现在她没有去幽冥界的想法。

    “那算了,幽冥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到处都是鬼……嗯哼~”

    南宫婉性感的哼唧一声,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丰满挺翘的胸部将火红的裹胸顶起,顶端的两粒凸起清晰可见,一双美腿与萧曦月的双足交缠在一起,香艳的画面足以让任何男人看了流鼻血。

    “曦月,你要去做什么尽管去做,师父我这个妖女永远支持你~!”

    “是,师父。”

    “好了,乖,今晚陪师父睡觉觉,就跟小时候一样,来……让师父香一个~.”

    曾经的妖女,现在的正道仙门美妇,与清冷绝世的仙子亲昵的画面,恐怕永远没有第三个人能有幸欣赏到。

    ——第六天。

    李老汉再次拿着仙子散发出微微体香的手帕,顶着早已硬起的鸡巴来到了明月居后山,忐忑不安的徘徊许久,依旧听不到仙子的琴声,但下体的胀痛已经让他近乎失去理智。

    “仙子,老奴,老奴对不起您……但老奴忍不住了!”

    干瘦矮小的李老汉用颤抖着右手拉开缝上一块的粗布裤裆,左手将手帕凑到鼻子边,像是吸毒一般深深的吸了一口,仙子的体香已经近乎消失,但微弱的香气依旧让李老汉颤抖不已,右手疯狂的撸动,挺着二十多厘米长的肉棒,用龟头指着明月居……“呃?”

    李老汉猛然间注意到一件事,他已经放下了手帕,但鼻子间闻到的仙子体香却已然不减少。

    他用干瘪且长满鼻毛的鼻孔闻了闻四周,很快就发现这股香气是从某个方向传来的!

    “仙子,仙子,仙子!!”

    这老奴像是发了情的野狗,裤裆掉到脚踝处也不管,跌跌撞撞的朝着香气传来的方向跑去。

    拨开灌木丛,眼前豁然开朗。

    一位仙姿佚貌,宛若姑射神人般的仙子,站在了半山腰处的一块凸出的巨石上,用清冷的双眸静静的注视着远方。

    微风吹拂起她纯白的衣裙和乌黑的发丝,玲珑曼妙的仙子娇躯,在素白优雅的裙子衬托下,越发显得神圣不可侵犯。

    “仙子!!!”

    李老汉激动得再次浑身颤抖,右手紧紧捏着自己粗硬的下体肉棒,几乎要捏爆一般,眼神贪婪的看着曦月仙子身上的每一处。

    清冷无双的面容,小巧嫣红的双唇,晶莹可爱的耳朵,挺翘的琼鼻,光洁的下巴和香腮,天鹅一般的美丽脖颈,纯白的衣衫遮住性感的锁骨窝,但李老汉能想象得到,仙子包裹在圣洁纯白衣衫中的娇躯,一定是最完美无瑕,最美丽动人的存在!

    更让李老汉看得双眼冒出火光的是,曦月仙子正好对着他,却又迎着山风,这导致她的白色衣裙被风吹拂后紧贴在身上,仙子浑圆双乳完全暴露出那完美的形状。还有仙子的大腿间,那处令人发狂的三角凹陷,以及裙子下,那一双小巧秀气,用金丝织造的法器宝履,包裹在秀气鞋子里面的玉足,一定是小巧又可爱的吧?

    仙子的五根脚趾头并拢在一起,宛若石榴籽一般排列,晶莹剔透,散发出软嫩肉味香,令人欲罢不能。

    “仙子,仙子,仙子,老奴……对不起你!”

    李老汉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撸动自己那根硬到爆炸的肉棒,一张老脸兴奋的通红,嘴里荷荷的喘气,不断喷出腥臭的味道,腰杆一挺一挺,对着站在巨石上沉默不语的仙子疯狂“抽插”,硕大的龟头上散发的精液气息,毫不保留的传到了仙子的琼鼻中,令这位如月里嫦娥转世的仙子,微微皱起了眉头。

    但最终,萧曦月依旧选择静静的站立在巨石上,清冷的目光看着远方,任由十多米开外的李老汉褪下裤子对着她做出不雅而下流猥琐的动作。

    俗称,打飞机。

    “仙子为什么来到这?”

    “难道是对老奴我的这根粗壮家伙感兴趣吗?仙子仙子,荷荷,老奴真是太兴奋了!”

    “不不,仙子怎么会那么低俗,她,她一定是来怀念几天前与萧远在这里的谈话吧?”

    “不管怎么说,仙子,曦月仙子……”

    身材矮小,样貌丑陋的李老汉看着眼前站立在山石上的纯白身影,浑身激动得颤抖难耐,鼻子猛嗅着萧曦月那逆着微风却依旧清晰传开来的清淡体香,右手仿佛要将粗大的肉茎被给搓爆一般,疯狂的上下撸动。

    李老汉一边撸动一边走到曦月仙子的面前,体香越加浓郁,他站在地上仰望仙子的绝世面容,看着她那双清冷无波的眼睛,明亮璀璨的双眸中,分明就倒映着他对仙子自渎的丑陋神态!

    “仙子,仙子,老奴太感谢您、您……射、射射了!!”

    李老汉刺激难当,一发浓浓的白浊精液从硕大的龟头马眼处激射出来,对着亭亭玉立的美丽仙子射去。

    力道之大,直接越过了这老汉与仙子间近十米的斜向距离,在巨石底下直接一飞冲天,如六道门-畜生道那些修行者炼制的恶毒蛊虫群,对站在巨石上的仙子直扑而去。

    萧曦月依旧沉默着,身前却出现一道法术屏障,将所有白浊的精液挡下。

    “仙子,仙子……您是看到了老奴,对吧?”

    射精过后的李老汉爽得直喘粗气,自己的精液被挡下,他非但没有失落,反而越加的兴奋。

    这证明曦月仙子其实已经将他刚才下流肮脏的举动全部看在眼里。

    但仙子却没有训斥他,也没有离开,而是默默的看完他发射精液。

    就好像一个刚长大的少女,对男人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仙子。”

    看着精液落在萧曦月的玉足下,腥臭难闻的气味不断侵袭圣洁高贵的月宫仙子,李老汉突然大起胆子来,挺着依旧坚硬的肉棒对着她,声音颤抖的说道:“您,您要不要亲自看一看,摸一摸老奴这根……仙子?”

    一句话还未说完,萧曦月美丽的纯白身影已然消失在他面前。

    李老汉惊愕良久,才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让你这狗奴才贸然冒犯仙子!”

    呆立良久,鸡巴还未消肿的李老汉最后还是忍不住,光着屁股爬上了仙子刚才站过的地方,对着那处早已空无一人仅留下仙子香痕的地方挺动下半身,借着手帕上一丝丝的香气,激烈的挺动着腰杆,仿佛就是在肆意进出仙子的身体一般。

    山顶。

    萧曦月远远看到李老汉的动作,不禁再次微微皱眉,这种不雅的动作实在是令她厌恶。

    可这种厌恶的情绪本身,就已经是她从未体会过的情感。

    “我……做错了吗?”

    萧曦月伫立许久,直到那粗俗无力的老奴才离开,她才轻轻伸出玉手,抚摩上了自己高耸的右胸处。

    她的心,跳的很快。

    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让她身体内的法力快速运转。

    “云无情,月无情。”

    莲步轻移,萧曦月回到书房中,再次取出了她所修炼的心法,《太上忘情》篇。

    里面的内容她早在几年前初学心法之时就已经背得烂熟,上面的一些神魂法术,神念分身,形神化一,清心法等,她也已经学会。

    只是里面描述的心法境界,一直都是她难以理解,也无法从师父那获取到足够的教导。

    但最近几天,这门心法却因为那个丑陋的老汉儿带来一丝丝的变化。

    拿上心法书,萧曦月再次来到了南宫婉的居所。

    她师父的寝居天人殿是由诸多楼宇围绕而成,仆人侍女居住在四周,主楼位于山顶最上方,是一座三层高的气派宫殿,居高临下的俯视这一片区域。

    畅通无阻的进入到位于二楼的寝殿,萧曦月却看到师父正怔怔的站在栏杆处,看着远处她师丈所在的山峰出神,并未察觉到她的到来。

    印象中,这十年来师丈从未来过天人殿。

    “师父。”

    许久后,萧曦月才轻声开口,南宫婉转头看她,眼神先是微微迷茫,随后才展颜一笑:“乖徒儿,过来。”

    萧曦月走过去,被师父紧紧拥入怀中。

    “师父什么都可以放下,唯独放不下我的乖月儿。”

    “师父?”

    “没什么,来,我们进屋,慢慢说。”

    南宫婉很快将不快的情绪收敛,与徒儿进到屋内,在敞开门扉,微风吹拂的二楼客厅中听她询问的问题。

    “太上忘情篇的第一层心境:云无情,月无情。”

    南宫婉慵懒的斜躺在椅子上,拥着自己的仙子徒弟,语调带着妩媚,轻声细语的说道:“乖乖月儿,你的理解是什么?唔,好月月给师父拿一枚果子。”

    美妇那张妩媚妖冶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哀伤,笑吟吟的微张着红润的小嘴,等候徒弟的伺候。

    待萧曦月用纤纤细手拿起一枚灵果塞入她的口中时,南宫婉吃吃一笑,用柔软的香舌调皮的在她指尖处舔了一舔,将香甜的津液抹在徒弟葱白的手指头上。

    ——这对任何人,无论男女来说都是挑逗性十足的动作,可对南宫婉这清冷的徒弟来说,仅是一个让她可以放松下来谈心的小媚术罢了。

    萧曦月不甚在意师父这种出格的举动,素手再拿一颗灵果喂入她嘴里,朱唇轻启道:“云与月皆在天上,月却离云千万里之遥,两者互不相干,自然是云无情,月亦无情。”

    “唔。”

    南宫婉咬破灵果,甜甜的红色果汁迸裂出来,濡湿她的红唇,再被她柔软的香舌轻舔,卷入小嘴中咽下去。

    美妇笑道:“徒弟莫要忘记,云彩承了月儿的光,在地上映出彩云之影,而在地上的人看来,月在云中,云拢着云,两者相依相存。”

    “为何在地上看?”

    “因为人在那,所以在那看。”

    “……不懂。”

    萧曦月摇头,她有天灵根,又有月宫异象,在法力修炼上进步神速,可在心境修炼上,十年间却几无寸进。

    心境,又与心法不同。

    “傻瓜。”南宫婉捏了捏她的脸蛋,露出明媚的笑容:“就比如你师父我,以前是六道门圣女,行事毫无顾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勾引正道第一天才却故意给第二天才抛媚眼,一下子把两人都玩弄在手掌心中,多潇洒呀。”

    如此羞人的话,这位道韵境美妇也就只会在自家徒弟面前说。

    “可现在呢?”南宫婉嘴角挂着笑,声音却带着一丝幽怨之意,“你师父我不过是一个掌门夫人,想做什么都不行,时刻都要维持正道掌门夫人的形象,连身边人都不能理解我的意思,你说我当初折腾来折腾去有什么意思?”

    “……对不起,师父。”

    “哈哈,傻瓜,师父又不是在说你。”

    南宫婉点了点她的额头,继续说道:“你师父和师丈,当年也曾是云和月,但如今,他成了月,我却慢慢成了地上的人。”

    萧曦月轻摇臻首,表示不能理解师父的话。

    “哎笨徒弟。”南宫婉将她手中的《太上忘情》扔到一旁,“莫管这本破书了,说到底人就要掌控自己的情感,切不可沉溺过深,陷入癫狂之中,万不可走火入魔。”

    萧曦月看着她,半晌后,才轻声道:“师父,你已经走火入魔。”

    “!”

    南宫婉睁大眼睛,讶异道:“我的乖月月居然看出师父已是妖女了?真是不简单啊,哼哼,为庆祝你师父我重回妖女之境,我决定把正道第一仙子勾到幽冥界去!”

    “……不可。”

    “就可!嘻嘻嘻~”

    ——第七日。

    下午四点不到,李老汉再次来到明月居山脚,胯下的肉棒今天一天都没消肿,导致他早上挑水的时候得弓着腰走路,让不少同为奴仆的杂役看了笑话去。

    “呵呵,那群蠢货,如果他们知道老汉我的精液曾经射过曦月仙子一身,不知道会怎么羡慕呢!”

    想到这些天来发生的一切,李老汉心中满是火热和畅快,这种站在仙子面前,对着清冷圣洁的仙云宗大师姐的面,狠狠撸动肉棒,再对着她疯狂发射的感觉,就如修炼突破的快感一般,令人欲罢不能。

    “仙子,仙子!”

    想到萧曦月那高挑修长的身姿,飘飘若仙的气质,月里嫦娥一般的美貌,李老汉的胯下越硬,几乎要等不及仙子到来,就要迫不及待的开始撸动下身。

    “仙子今天会不会来?”

    李老汉焦急的等待,一直等待太阳西斜,琴声悠悠传遍仙云宗,他也没等到曦月仙子的身影。

    “仙子,仙子,老奴没有怪您!老奴、老奴会永远等您!”

    琴声结束,李老汉颇有些失望,但终于还是忍不住,一边闻着仙子的手帕,一边把粗糙的黑手伸进出库裤裆中,再次抓着他坚硬的肉棒撸动起来。

    最后射了一裤子,这老奴才还不满足,又将仙子送与他的洁白手帕盖在脸上,喘着粗气继续撸动下身。

    丑陋下流的姿态,足以让任何见到的人为之厌恶,如果有人从空中掠过,看到他对着明月居做出如此不雅的动作,这老奴才一定会被一掌击毙。

    第八日,第九日,仙子都未出现。

    第十日。

    李老汉又一次早早来到明月居山下,但这一天,他终于看到了身着洁白衣裙,站在半山腰巨石上,犹如仙子降世一般的萧曦月。

    “仙子,仙子仙子!!”

    这老奴欣喜若狂,发情的老公狗再次冲了过去,浑浊的眼泪从眼眶中流出,跪在地上对着萧曦月顶礼膜拜:“老奴,老奴真是太激动了,仙子,您终于舍得来看一下老奴了!”

    高贵清冷的仙子,自然是不肯低下头看他半分。

    萧曦月抿着薄薄的红唇,修长的身姿立于巨石上,双眸清澈,纯净无暇,眺望着远方,如一汪倒映着明月的寒潭,孤寂而宁静,与跪在巨石之下,狂热无比的丑陋老奴才形成鲜明的对比。

    “仙子,仙子,仙子,仙子……”

    李老汉抖抖索索的站起身,双手颤抖着褪下初步裤子,露出他那干瘪黑黄的大腿,以及那根二十多厘米长,龟头赤红硕大的不文之物。

    这一次,李老汉没有马上撸动。

    “仙子,让您见笑了。”

    李老汉一张黝黑的老脸上竟是有些羞愧的涨红,“老、老奴我活了大半辈子,一直都没有找女人过,至今仍是纯阳之身。”

    萧曦月目光幽幽的看着远方,依旧没有低头半分,眼神亦没有多看着粗长的肉茎一丝一毫。

    “老奴知道,对着仙子您做出这种不雅的动作实在该死!”

    “老奴我也不怕死,仙子要是觉得老奴该杀,那老奴立刻跪在地上,自绝经脉而死,绝不埋怨仙子一句!”

    李老汉将手颤抖的放置于胯下肉棒上,粗糙的大手再次缓缓撸动。

    可这一次,他一边上下搓动粗大阳物,一边缓缓后退,口中说道:“仙子,老奴不敢冒犯您,老奴离远一些,这样仙子您就不需要担心暴露的问题,外人即使偶然看到,也只会以为是老奴自个趁着仙子出神的时候,私自做出的行为。”

    “老奴发誓,绝不透露出此事半分!!”

    李老汉退到了足足离萧曦月二十多米远处的一个灌木丛中,这里就算是顺风也很难闻到仙子的幽香。

    闻言,萧曦月眼眸微动,垂下视线看了这老奴才一眼,目光不由自主的在他那粗长的肉茎上扫过,又很快移开,继续眺望远方。

    “荷荷,仙子,仙子,您终于舍得看老奴一眼了,老奴真是太高兴了!”

    来自仙子的一个眼神,让这丑陋的老奴再次激动难耐,双手握住自己不满青筋的凶恶丑陋之物,两只手一起用力的撸动,腥臭的包皮摩擦龟头,一层白白的精液凝固物在赤红的龟头上被反复搓动,凝成一颗颗的小颗粒掉落在地,越加让这老奴才显得丑陋不堪,与二十米远外,站在巨石上的清冷高洁的仙子如此的格格不入。

    “仙子,仙子,老奴……射了!!”

    得到仙子的默许,李老汉兴奋得难以用言语来表达,胯下的大鸡巴就没有消肿过,双手在长长的肉茎上来回搓动,两颗牛眼一般的卵袋随着身体挺动的动作来回晃荡着,射出一发又一发,两颗黝黑且长了弯曲毛发的卵袋却依旧不见缩小。

    直到第七发,仙子纯白的身影才消失在他面前。

    李老汉喘着粗气,双腿一软坐在了地上,终于满足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仙子真是太善良了,直到老奴射太多对身体不好,所以才离开。”

    在他的面前,恶臭的精液已经积成一个粘稠的水洼,海量的精液如果射入仙子的体内……不过会不会将仙子平坦的小腹直接撑起。

    但这种美妙的画面,李老汉也就只能在脑海中幻想一下。

    ——半个月后。

    “小姐又消失了!”

    赵小青鼓了鼓嘴,对自己姐姐抱怨道:“小姐最近下午弹琴完毕后,都会消失一段时间,也不知小姐去了哪里。”

    小蓝犹豫了下,她妹妹眼尖,看到自己性格内向的姐姐的神色,就知道她一定知道点什么,因此缠着她询问。

    “唔,小青莫闹,我知道是知道啦,只是……”

    小蓝下意识的看了山下一眼,小青立刻反应过来,声音尖利的叫道:“小姐下午一直去山下?!天啊,小姐肯定是去怀念萧远那个混……坏家伙,姐姐,我们不能不管,得马上去告诉夫人才行!”

    萧远那混蛋都走了快一个月了,小姐却一直在怀念与他约会的地方,这简直就是……呜呜,小姐太痴情了,都怪那混蛋!

    小蓝也觉得该禀告一下夫人,于是小青就急急忙忙的来到天人殿,求见了南宫婉。

    “每天下午都去山下……在意不该在意的人?曦月啊曦月,你用情至深,却又懵懂不知,让师父拿你怎么办才好。”

    南宫婉思考良久,最后招来一位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仆:“最近可有什么大事?

    适合曦月出去走一遭的事情。”

    “有。”老仆很快回答:“逍遥门九醉刀突破神出境,广邀正魔两道年轻一辈前往庆贺,邀请函已经发到了仙云宗,特地邀请金文韵以及曦月小姐参加。”

    “九醉刀?”

    南宫婉思索片刻,哑然一笑道:“三十五岁突破神出境,勉强尚可,不过,他交结正魔两道的朋友,迟早有一天被幽冥界那些不安分的天才们暗算一番,就看他躲得过与否,躲不过的话,嘿嘿,将来入魔的人又多一个。”

    老奴面不改色道:“他估计打的也是这个主意,想用六道门的天才磨砺他的刀意。”

    “呵呵。”

    南宫婉唇角勾出一丝讥笑,随后犹豫了下,又说道:“算了,那就他了,起码胆子还行,就让我家曦月与他见上一见。”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