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平凡日子 > 平凡日子(05)
    2020年9月12日星期三晚上20:11卫庄县城郊红云水库水面上浮现出一层薄薄的水雾,像个倦怠的白衣护士陷入了休憩睡眠之中。《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由于不是周末,没有什么旅客入住的“景福酒店”安静如一朵睡莲。陶劲松伏在总台柜面上,欠着身子和独自上班的总台妹子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一些琐屑事情。身后,孙燕挎着大包埋着头轻快地从大堂里走过。

    总台妹子听到了脚步声,但是视线被陶劲松给遮挡住了,只是略有些好奇地往声音方向瞅了一眼,就继续回答着客人的问题。

    晚上20:14陶劲松用门卡刷开房门,并没有关闭上而是虚掩着,他靠在卫生间门前,听着脚步声从安全通道那边走过来。

    一袭黑裙的孙燕轻盈闪入关上门,背靠着门长嘘一口气,冲着他吐了吐舌头甜甜一笑。陶劲松大步流星地迈过去,一把拽下挎着的大包反手扔到床上,然后紧拥住对方热烈地吻了下去。孙燕象征性地轻推了两下:“坏蛋,臭流氓……”就任由陶劲松的双手在她浑身上下游弋。

    晚上20:36陶劲松精赤着身子用浴巾擦拭着头发笑嘻嘻地从卫生间里走出,回看了一眼,走到电视机前,从下面的桌子上洗漱包里拿出一个手机点开录影模式塞回去,留着上半截在外对着床头,然后又把茶几上的手机放到床头边上。再回头看了看卫生间方向,他把自己的茶水斟满,又倒上一杯白开水,然后从挎包里摸出一个咖啡色小瓶子,往水杯里滴了几滴液体。

    晚上20:51孙燕汲着一双拖鞋从卫生间走出,戴着一顶护士帽,穿着一件雪白的护士袍,歪着头咬着下嘴唇,红扑扑的脸蛋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变态,非要人家穿这个……”半躺在床上的陶劲松两眼放光地一下坐起身:“制服诱惑啊,买噶地,太好看了!”然后被子一掀在孙燕的小声惊叫中就扑了过去。

    晚上21:33一丝不挂的孙燕像一只听话的小猫一样蜷缩在陶劲松的怀抱里躺着,一只手漫无目的地在他胸膛上画着圆圈:“坏东西,把人家累坏了,白天下乡被折磨,晚上还要被你折磨……”陶劲松“嘿嘿”一笑,侧着身够着茶几上的茶水喝了一大口:“你也喝点白开水不?”孙燕用鼻音小声哼唧了一下,半伏起娇柔的身子,陶劲松伸出舌头在她凑到自己面前的胸脯尖上轻轻一舔,孙燕“咯咯”娇笑着躲闪着。

    晚上22:23陶劲松推了推孙燕,孙燕闭着眼歪着头平躺着一动不动,依旧均匀而小声地呼吸着。《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他又在孙燕脸上拍了两下,在屁股上拧了两把,还是无动于衷的模样。再扒拉着眼皮瞧瞧,眼珠子滑落在眼睑下方,深度睡眠状态是显而易见。

    陶劲松一骨碌翻起身,拿着床尾的护士制服给孙燕真空穿上,再帮孙燕戴上护士帽和眼镜,就这样,卫庄县保健院护士长孙燕的平常工作状态就基本上完整地呈现出来了。

    他揉捏了一下孙燕的脸蛋,让面部表情放松下来,围绕着孙燕拍了一些照片和视频,然后坐到了笔记本前,挂上自己最早用的那个QQ号。

    “老家伙在不?”“在,咋啦,你的小护士得手了?”“哈,刚用完,这才用了你给的油,睡死啦!别说你这油真不错!”“哟,恭喜啦!好用吧,然后准备履行承诺了么?”“那当然,答应过你的就要兑现啦,现在方便吧?”“嗯,在家里,没问题。放心,就看下,不会留底子。”“老家伙你可是咱的引路人啊,哈哈,大神呐,当然信得过,好啦,我先退了用手机登录哈。”陶劲松在自己的包里摸出一个有些褶皱的机器猫卡通纸壳面具戴上,站在床上用手机挂上QQ,和对方视频连接上,画面里出现了书房一样的场景,一个戴着灰太狼面具的中年人模样的家伙坐在昏暗灯光里,他呼吸急促地跟对方点点头然后切换镜头,手机大萤幕上呈现出来了沉睡中的制服护士长模样。

    他跪坐在孙燕身旁,一只手半举着手机,一只手有些哆嗦地逐一解开制服扣子,孙燕制服下的赤裸身躯逐渐如一朵鲜花缓缓盛开,对方略有些沙哑的声音也开始在他耳边响起:“哎,小护士看着真秀气,标准的良家模样啊……和你给的生活照上看着又感觉不同,真有你的……慢一点,把制服打开……嗯嗯,戴着眼镜很有对比感啊……镜头远一点,看下全身效果……”卫庄县保健院护士长现在呈现出一种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状态,戴着护士帽和眼镜的面孔斯文正派,但是以下则是在敞开身体两边的护士制服上,毫无保留地把一个成熟女人的身体秘密彻底袒露无遗,陶劲松的手逐渐稳定了,手机里的声音却开始激动起来。

    “够劲,刺激啊……近一点,顺嘴往下,这小嘴……你捏下乳头,嗯嗯,硬了……另一边……揉下……B杯吧……干!看得手痒……往下,肚脐,嗯嗯,毛不多哦……看下穴,掰开……不是名器,算黑木耳吧……生过小孩嘛……顺着大腿往下滑,结实……脚不大……”听着耳边一个陌生男人肆无忌惮地品评着孙燕的身体隐私,陶劲松家小老二发胀得跃跃欲试。

    “翻一面,看下屁股……屁股有些大,勉强算得上鸭梨……菊花不错……把她制服脱了,看下完整的背影……卧槽,就这样……赫赫,戴着帽子蛮好的……拍下……弹性不错……远一点,看完整……我喜欢看女人背影……甭说,你家这小护士很耐看的,越看越顺眼……我都快爱上她了,哈哈……”卫庄县保健院护士长就这样以一种她想像不到的羞耻状态,把自己的裸体完整展示在两个男人面前,尤其其中还有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男人在千山万水外。《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好了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陶劲松切换回画面,对着手机压抑着自己澎湃的心潮小声说道,对面的灰太狼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又竖起了大拇指。

    床上,孙燕脸上似乎也露出了一丝微笑,似乎也很庆幸自己暂时脱离了这羞耻的展示活动一般。

    晚上22:37视频聊天带来的巨大刺激感依旧强烈,而且有愈演愈烈的模式。陶劲松点着一支烟在房间里转悠,他感觉到了自己现在这样的状态有些危险,但是他却不想阻止甚至愿意放纵。他把赤裸裸的孙燕蜷缩放在窗户前的椅子上,拉开窗帘面对着模糊空阔的湖山拍摄了一些照片和视频,他还想把孙燕抱到房间外走廊里去拍摄,不过打开门后还是被仅存的理智给阻止,就把孙燕在门前地毯上摆设了几个造型。

    这时他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更疯狂的念头,嘴里念念有词地嘟囔着,把孙燕的制服和她的包和私人物品收拾到卫生间里,又把自己的相关物品也收拾了进去,然后用孙燕的蕾丝小内裤套在她头上端详了一下摇摇头,又把自己的内裤套上去,还是不太满意。

    他又用机器猫的面具戴在孙燕脸上,认真从各个角度看了下,微微颔首。

    然后站在镜子前,轮换着用孙燕的蕾丝小内裤和自己的平角裤套头上,确定还是戴着孙燕的蕾丝小内裤看着正常一些,且不容易辨认出本人的模样。

    坐到笔记型电脑前,他思考了一下,在自己一个小号不常用的QQ群里,清除了群里孤零零的几个自己的号,把群名称修改为“安静港湾”,在群名片里写上“又送王孙去,风雨燕归来”,犹豫了一下,又删除了名片内容,然后在几个QQ号码上分别给几个号码发出资讯:“女老板(女医生)(女同学)(老乡大姐)(永利小少妇)喝醉了,五分钟后群视频直播,身边没人觉得安全就加群XXXXXXXXXX,进去后先修改自己名字,群里还有其他人的,不用说话也别搭理。”……“啊,哥你真的?大姐醉了?好啊,我马上加!”“傻蛋啥意思?直播?等着,我马上回去。”“加QQ群?要干嘛?你要给看那女医生?”“直播?直播啥子?你老板喝醉还是发骚哦?”“哦,你意思是加群看你娃玩那个小少妇?当真滴?我在茶楼,等我一会儿。”……晚上22:41陈三娃坐在牛肉面馆里的钢丝床上,低着头用心地划拉着手机。

    田东看了一眼窗外,拉上宿舍的窗帘。

    董大强走到客厅里看了一眼专心致志看着都市剧的老婆,转身走进电脑房。

    于老四在老婆李红英的数落声中故作镇定地走出门卫室,朝对面老楼楼下的宿舍走去。

    乔福荣急匆匆走出茶楼,向着自己门市的方向快步走去。

    陶劲松打开了房间电视,切换到音乐频道,回头看了下被子下的孙燕,依旧是一脸平静的酣眠着,对于即将来临的又一场裸体展示会毫无所知。

    晚上22:45乔福荣坐在关闭了卷帘门的门市柜台后,嘴里念念有词地拿着手机对照着自己刚写在便签纸上的数字逐一点击,然后QQ显示已经加入“安静港湾”群。

    包括群主“卫庄留级生”一共六人,乔福荣刚准备问一声群主是不是老乡网友“不羁的风”,就看见群主“卫庄留级生”打出一行字:“好了,都OK了,没错就是我,这是我小号,趁她这时候酒醉没醒,直接开始,进去后点一下下方的喇叭,关掉自己那方的音量键。”然后群提示群主开启了群视讯模式,需不需要加入,乔福荣略犹豫了一下,点击进入。

    手机画面有些摇晃地出现了酒店房间格局,背景里还有电视里的歌声,画面正中是一张大床,床上有个戴着机器猫面具的长发女人盖着被子。“这就是那个永利市里的出轨小少妇?好像没穿衣服哦,戴个几把的面具……”乔福荣一脑子疑问无从解答,就只能专心看着画面。

    镜头逐渐朝着女人的面具拉近,然后出现一只男人的手,抓住了面具下方的被子上端,停顿了一小会儿,然后就把被子迟缓地向下方逐渐拉开,镜头跟随着向下移动,一双浑圆的女人的乳房最先袒露出来,乔福荣忍不住咕嘟地咽了一下口水。

    半躺沙发上的于老四手哆嗦了一下,他记得这就是那天那个脸上打马赛克的女老板。

    被子继续下拉,镜头继续下移,女人的阴毛也显露出来,接着被子全部掀开到一边,一个戴着机器猫的面具的裸体女人完整地展示在手机画面上。陈三娃强忍住下身的冲动,贪婪地凑近手机萤幕,听到自己的鼻息声在安静的面馆里似乎特别响亮。他觉得这画面有些眼熟的感觉,这个他乡打工的卫庄大姐,好像和老板张胖子私藏的那张“卫庄小淫妇”的照片上女体有些相像:“可能女人们脱光了看上去都差不多吧……”董大强半张着嘴,专注地盯着手机画面,总觉得这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有些眼熟的感觉:“难道真的是永利某个医院的女医生,而且是我认识的?”田东摩擦着双腿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脑萤幕上的视频画面,脑子里乱糟糟地充血发胀感觉:“真的是隔壁班的女生啊……真的是么……能泡到女同学真不错……”陶劲松的手愈发哆嗦,以致于他停顿了好几秒,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孙燕,你单位上的司机正在看你的裸体……你的初中男同学正在看你的裸体……你家的门卫也在看你的裸体……你门口面馆的小工也在看你的裸体……你们街上的服装店老板也在看你的裸体……”晚上22:57镜头里是女人的两瓣有些充血的阴唇特写,两只手指在中间摩擦进出,指头上能看见又黏液在拉丝、反光,镜头前的男人们个个呼吸急促认真专注,陈三娃甚至已经射精一次后再次勃起了。然而画面剧烈抖动了几下后黑了,几个男人都是一愣,十来秒后镜头再次亮了,看见有半截戴着套子的男人家伙进入画面,在洞穴那磨蹭了一下,一下深入,画面转换到女人胸部,看着女人的赤裸胸膛开始有节奏地上下颠簸,两座乳峰波浪一般地有节奏荡漾。画面上方面具下端两侧,女人的长发逐渐披散开来……几个男人都喘着粗气,面孔或呆滞或狰狞或激动不已,眼睁睁地看着画面上的男人家伙从两条粉腿中间抽出,一只男人的手从女人腰下穿过,一用力把女人翻了个身,露出女人光滑的后背和浑圆的臀部。然后那只手又穿过女人身下腹部位置,向上一托,让这个女人成了撅着屁股的匍匐状态,然后画面再次黑了,又是七八秒后,画面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女人的背影在有节奏的上下颠簸了,画面下方能间歇看到女人的上半截屁股出现。

    “孙燕,你的熟人们都在看你做爱啊……看你被操的骚样啊……他们不知道这个骚货就是你啊……他们要是知道是你会怎么样……”陶劲松再也按捺不住兴奋状态,画面停顿中,陶家的子孙蜂拥而出。他一手半举着手机,一手按住套子根部缓缓抽出,他隐约听到匍匐着的孙燕似乎也意犹未尽地叹息了一口气,画面移动到张开的穴口,似乎还有热气腾腾的感觉。

    镜头前,田东半瘫在椅子上,于老四捏着卫生纸包裹着于小四,陈三娃面部肌肉扭曲抖动,乔福荣一只手正在撸着小乔,董大强两眼通红地死盯着萤幕呼呼喘气,然后就看到群主关闭了群视频,然后提示自己已经被移出群聊。他愣了一下,站起身放下手机,拉开房门就冲着沙发上的老婆扑了过去……——待续——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