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方外志异同人 奥法女骑士之死 > 方外志异同人 奥法女骑士之死(上)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

    作者:业途灵

    2020年6月29日

    字数:9335

    「芬拜伦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劳拉看着面前英俊的中级法师。《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参加远征新大陆的开拓军团我会为炎魔之子效力相信以我的才能一定

    可以得到他的青睐你呢?你有什么打算」芬拜伦看着眼前俏丽美艳的女同学问

    道刚才他们那场法术的对练又是平分秋色虽然对方是女法师但在法术的学

    习实战方面却一点不比自己差他虽然仍旧留了三分力但要赢她绝对不是件轻松

    的事而她还兼职骑士是个拥有中级师段位的奥秘骑士。

    「行从此你到哪我也到哪我要让你知道女人当法师不会比男人差」劳

    拉用带着几分傲气的笑容回应道接着她就热情主动的上前拥吻眼前她所爱之人。

    饶是城府极深的芬拜伦此刻也被劳拉的一番情意打动他不想逃避自己内心

    抱住她的娇躯双唇和那双樱唇紧贴在一起两条舌头紧紧绞在一起这一刻这对

    少男少女之间都感到彼此之间的爱情是如此真挚!

    然而芬拜伦下身却没有感觉理论上他此时胯间的性器官应该「硬」起来才

    对这让才智过人的他第一次感到异常疑惑是自己对劳拉的爱情还不够深吗?

    ================================================

    一年后新大陆密集的雨林中劳拉正紧张的缓步前进汗水几乎要遮住

    她头盔缝的视线了这该死的天气实在是太热了而她必须穿着这身被汗水浸湿

    的皮甲和里面的锁子甲在这一脚下去就能踩死一条毒蛇或毒蜘蛛的湿里行走。

    真是见鬼了这是什么鬼方!劳拉心中暗自咒骂着身上的皮甲不透气穿

    着难受至极但她可不敢脱这毕竟是被炼金药水浸泡过的附魔皮甲在关键部位

    还衬了钢片里面还有一身锁子甲她一手提着把附魔秘银长剑另一手持把精钢

    盾牌脚上穿的长筒皮靴里灌进不少泥水好像还有虫子在靴子里钻动别是靴

    子漏了吧?

    她已经可以想像脱下靴子后那呛人的难闻味道了自己已经有四天没脱靴子

    洗脑了这四天她衣甲不离身跟本不敢脱之前一个奥秘骑士就因为想休息一下

    脱掉了头盔和皮甲结果在一瞬间被五枝毒箭贯体而亡他死不瞑目的样子自己

    可是亲眼看见的所以她绝不会犯相同的错!

    该死的土著这帮家伙到底躲哪去了?这样的战争可是一点都不像骑士小说

    那么浪漫简直是狱一样啊整天在这种高度紧张的环境中作战劳拉自己都

    佩服自己到现在还没精神崩溃她清楚要是真崩溃了恐怕死的会更快!

    「往前走不准停出了这片林子就好了——后退者斩——」劳拉大声吼道

    在她身前还有十几名着甲的士兵正战战兢兢的充当炮灰的工作这些人就是军团

    最低层的步兵只有一身没附魔的皮甲和普通的长剑长矛钉锤十字弩之类的武器

    他们的存在就是帮法师和奥秘骑士探路踩陷阱反正在她身前的步兵已经换了好

    几拨全都消耗掉了!

    「哧——」一声轻响一枝毒箭直射进一个步兵的眼眶里从后脑刺出这一

    幕宣告土著的伏击开始了在一片惊叫声中炮灰在箭雨下报销了近一半剩下的

    则惊恐的挥动武器乱砍或抱头逃窜劳拉毫不留情的一剑斩掉了一个临阵脱逃者

    的脑袋附魔秘银剑还是挺锋利的。

    「不准后退拿起武器跟我冲上去——」劳拉挥动手中的秘银长剑冲锋在前

    这时候她这个小队指挥官如果不做表率冲锋那普通士兵的士气只会更快崩溃而

    身后的几名法师和奥秘骑士也纷纷用法杖对密林中施法。

    一个个火球和冰锥直打入密林爆出火光和冰霜对面也传来一阵阵的惨叫声

    但随即一群穿着树皮护甲的土著怪叫着手持装着黑曜石的长矛长棒从林中毫无队

    形横冲直撞冲出。

    「是精魂武士展开队形挡住他们——」劳拉明白对手不好对付这些是拥

    有精魂力量的土著精英武士且身上穿的树皮护甲也拥有一定的抗魔效果说起

    来除了装备过于简陋外和奥秘骑士有异曲同弓之效。

    「杀——」劳拉用盾牌挡开一个土著刺来的长矛矛尖在盾牌上划过发出尖

    锐的声响黑曜石制造的矛尖虽然锋利但终究太脆缺乏破甲的效果而下一刻劳

    拉一剑就斩在对方没有护甲保护的脖子上一剑枭首人头飞起脖子上喷出的血

    溅起一米多高!

    「杀光他们你们还怕一帮拿破烂的土著吗?」劳拉一边叫嚷着一边用手中

    的钢盾一击狠狠砸在一个精魂武士的脑袋上但这

    一击只是让对方后退了数步晃

    了晃脑袋又如狂般冲上来一时间奥秘骑士和士兵与这帮精魂武士纠缠在一起

    令后方的法师也无法再施法攻击了。

    「去死——」劳拉一剑直刺入一个精魂武士大张的口中再一绞那一脸狞恶

    的土著半个脑袋就消失了这是她杀的第5个敌人了但敌人的数量只是越打越

    多其余的友军也陷入各自为战的困境之中她的喘息越来越粗重手脚也越来越

    无力这是体力将尽的前兆。

    该死的弗斯曼大人怎么还不动手?说好了伏兵一现他就全力攻击这帮土著

    的侧翼可现在这算怎么回事?法术还没准备好吗?拉边举起已经射池魔法的魔

    杖砸在一个精魂武士的脸上魔杖当场裂开接下来她一剑贯入对方的口中再一

    绞对手半个脑袋就消失了。

    然而对方的精魂武士太多且实战经验丰富劳拉舟不留神身上就挨了好几棒

    如果不是盔甲附了魔抗击力远超一般盔甲的话她早已经重伤难起了。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劳拉把盾牌朝一个精魂武士砸去左手抓紧时间施法「闪

    光术」一道亮闪后周围自己人和敌人全被闪的捂住双眼大叫而她抓紧时机挥

    剑斩杀了自己身边数名敌人然后拔出腰间的炼金手雷猛的朝敌人人群中抛出。

    「轰」的一声巨响大量的肢体碎片四下飞溅强大的爆炸力甚至波及到自

    己一边好几人也被炸飞出去可这时她哪里管的了这么多?

    土著们凶猛的攻势为之一窒而就在他们调整士气准备再攻时更多的法师和

    奥秘骑士增援部队赶来在大量的法术洗下土著们的自杀式攻击终被瓦解抛

    下一的尸体不甘的退去。

    劳拉大口喘息着用剑柱站起身上多处疼的厉害也不知是不是骨折了

    芬拜伦拿着魔杖一脸紧张的走过来问道:「怎么样?有受伤吗?」

    「没——没啥事你——你帮我要双新的靴子吧我的靴子已经开口没法穿

    了我不想得烂脚病——」劳拉喘息的说道。

    「小事我会从后勤处帮你要双新靴子的放心这些家伙跑不了弗斯曼

    大人已经打开火国之门了他们死定了」芬拜份话音未落只见天空中出现一个

    巨大的冒着火炎的空间门一枚枚巨大的火球从空间门里射出直砸向密林中逃窜

    的土著们。

    在一片片化为火海的密林中无数全身燃着火炎的土著惨叫着在上打滚哀

    嚎还有些带着火继续冲向开拓军士兵想要自己在被杀死前抱住个敌人垫背

    这恐怖的场景让劳拉看着不寒而栗。

    而芬拜伦则是一脸崇拜的看着眼前的景像赞美道:「看到了吗?这就是弗斯

    曼大人的力量这只开了一道火国之门听说大人最厉害时能开十几道呢只有

    大人才能带我们不断走向胜利——。

    」

    而我们只是充当诱饵的棋子罢了随时都会成为一具尸体埋在这鬼方劳

    拉心中吐槽着低声道:「这些土著越来越聪明了我们每仗损失都比之前更多些

    了吧?」

    芬拜伦楞了一下脸色有些黯淡道:「确实如此但是你该对大人有信心只

    要有他在我们总是胜利的一方至于牺牲在所难免为了伟大的事业我们都有做

    好随时牺牲的准备。

    」

    劳拉低下头道:「是啊可如果能活下来还是更好。

    」

    ==========================================================================

    芬拜伦一脸崇拜的看着眼前高大健壮的男人他就是自己最崇拜的长官炎魔

    之子弗斯曼炎魔大人最得意的弟子年纪青青就拥有9级法师实力的千年难得

    一见的奇才芬拜伦虽然自己也一向自视甚高但和弗斯曼一比真的是望尘莫及。

    「芬拜伦你是万里挑一的人才而你这样的人才只有在我身边才能发挥出

    你真正的才华五芒星之塔曾经很辉煌但是现在它已经越来越堕落了飞弹女王

    终究是女流之辈哪怕她是传奇法师但终究没有男人的气魄和眼光按现在的态

    势她守成还勉强凑合却早已经丧失了开拓进取的雄心。

    我老师这些年一直醉心研

    究新的奥术禁咒对世俗的一切几乎都丧失了兴趣而奥法之眼这些年却是咄咄

    逼人再这样下去十年后我们就将丧失在新大陆的主动权我不能眼看着五芒星

    之塔就毁在一个无能女人的手中」弗斯曼一脸沉痛道。

    「长官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有你能促成组织内部的大换血和改革我已

    经计划好了我们军团就在新大陆先扎根就在这里——」芬拜伦一指图上

    在一块开阔平原上的那座巨大的城

    市「火舞城」。

    「火舞城是连接各条道路和补给的中转站而它被内勒姆这个荒淫堕落的老

    淫棍掌控已经长达40年了这家伙整天只知道在女人堆里荒淫无度光是私生

    子就有三四十人还被下派到周边各担任要职他就是这块区真正的土皇帝

    火舞城的总督只是他扶植的一个傀儡他这个首席法师掌控着几千士兵以及几百

    法秘骑士和几十名战斗法师我们要拿下火舞城就必须除掉他收伏他的军团」芬

    拜伦语气中充满了激动那是自己能够一展抱负的机会。

    「好不过内勒姆虽然不思进取但也有9级法师的实力想要轻易除掉他绝

    非易事他平时也颇为谨慎我们必须一击即中若是杀不了他正面和他冲突

    就算是打赢了我们自己也要付出不轻的代价恐怕他在总部的那些狐朋狗友也会

    向我发难」弗斯曼皱眉道。

    芬拜伦咬了咬牙将心中最后一丝犹豫抛弃道:「长官我有个人选是我同期

    毕业的同学叫劳拉她——很漂亮也值得信任我们可以用美人计我让她经过

    训练后潜入火舞城勾引内勒姆在他身边潜伏起码三年后再配合我们一举除掉他

    这老色鬼好色如命劳拉一定能迷住他。

    」

    「这——虽然我不喜欢这种方法但只要能减少我方的伤亡迅速夺城的话那我

    也不会反对只是那个劳拉真的可靠吗?她要是经受不住考验出卖了我们那后果

    可就严重了」弗斯曼说道。

    「长官请放心她的忠诚是肯定的我一定会让她完成这个任务」芬拜伦斩

    钉截铁般道。

    「好你不愧是我最看重的人明天你就是我的副官了你——你该明白我

    对你的心意」弗斯曼刚毅的眼神瞬间化为一片柔情伸出大手握住芬拜伦比他小

    一圈的手。

    「长官我——我——」芬拜伦一下子明白了弗斯曼一直对他那炙热而又渴

    望的眼神代表着什么他很清楚自己应该拒绝长管的非份要求但是让他感到惊

    愕的是他胯间竟硬起来了!

    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对长官有所反应而对芬拜伦却——这些年来他

    一直以为自己的劳拉是真心相爱的可因为自己忙于公务事业心太重和她几次

    拥吻胯间都硬不起来所以他也一直没和她到上床的步可如今——难道我爱

    的是男人是弗斯曼长官?

    芬拜伦越想越是心惊但他本能的就是不但不拒绝弗斯曼反而主动上前抱住

    了长官高壮魁梧的身体去拥吻对方很快两个精壮的男人就脱掉身上所有的衣物

    滚上了床单——。

    ================================================

    劳拉脱掉了一身盔甲在帐中给自己裹伤然后用疗伤法杖给自己治伤法师

    就是这好处普通的士兵可没这种福利只能裹伤药在这恶劣的环境里是伤愈还

    是伤口感染死亡那只能凭运气了。

    劳拉感到身上的伤势减轻了一些便伸手脱掉自己的靴子一翻转倒出大量

    的泥水污物还有几条不知名的虫子她甩掉脚上同样脏污不堪的袜子赫然见几条

    蚂蟥正钻在自己脚趾缝间的伤口处蠕动着。

    该死该死她恼怒的施展「冰冻射线」把几条蚂蟥冻死后抛掉对自己已经

    臭气冲天的双脚施展「清洁术」总算一双满污泥臭汗的玉足恢复了晶莹如玉

    的样子但是她很清楚伤口必须尽快治疗如果拖延下去自己会得烂脚病的。

    自己只是个中级的奥秘骑士能分配的资源有限在这种恶劣环境下她很可

    能就会受重伤然后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就一命呜呼了今天她队里的奥秘骑士死了

    三个法师重伤一人伤亡率比上个月又提高了这些土著越来越难对付了。

    更令她气结的是周围那些男人色咪咪的眼神战争中俘获的那些土著女充当

    的军妓一个个黑瘦满嘴黄牙也实在不合胃口而自己一向非常自傲的姿容却成了

    自己最大的负担她已经遇上过几次男奥秘骑士甚至中级法师的骚扰若非自己

    搬出芬拜伦来他们早就联合起来把自己生吞活剥了而军中那些个女骑士女军官

    的处境几乎和军妓没啥区别白天威风凛凛晚上就是被那些男人泄欲的工具自

    己难道哪天也会沦落成她们的命运?

    「劳拉你要的靴子我给你带来了」芬拜伦拿一双暗红色的魔兽皮附魔靴走

    进来并抛给她她接过一看不禁一阵欣喜。

    「这可要值300金阳吧?我可欠你个大人情这双靴子我会一直穿着的」

    劳拉将新长靴套在脚上只感

    非常合脚这让原本情绪不佳的她一下子变得心情愉

    悦起来毕竟他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劳拉这段时间前线打的很苦你自己也应该明白那些土著变聪明了开

    始学习我们的战术并针对我们设伏伤亡率开始上升士兵们的士气不振我——

    我担心你会有危险而且你上次和我说担心那些——那些人对你不利我想让你

    调到后方去执行任务是非战区——」芬拜伦有些吞吞吐吐道。

    「太好了我可以离开前线了谢谢你是什么任务?我什么时候能走?」

    劳拉喜形于色问道。

    「我推荐你去火舞城首席法师内勒姆大法师身边当卧底——」芬拜伦努力将

    声音说响。

    「什么?你——你要我去内勒姆身边当卧底你——你应该知道他是什么人

    吧?他就是头色狼凡是被他看上的漂亮女人没一个不被他——你让我去他身

    边当卧底那我——我——」劳拉显得颇为激动道她早就立誓会不惜一切代价

    去实现自己所爱之人的理想可知道他是想让她去干这肮脏的陪睡任务也不禁难

    以接受。

    「劳拉你难道不明白吗?你这么做不是为了我也不是为了弗斯曼大人而

    是为了我们国家的未来。

    五芒星之塔代表我们国家的未来我们的国家已经堕落

    了。

    国家的未来只能靠我们组织的法师而高层法师们越来越如内勒姆那样不思

    进取整天只知道划块盘当土皇帝荒淫无度。

    国内的宝石资源日益减少所以新

    大陆的资源是我们国家追赶上其他诸国成为世界霸主的关键!可是你看看这几十

    年来内勒姆这个在新大陆身居高位的大法师他都干了些什么?他整天都把时间用

    在玩女人身上却不想多花一个金币用来对新大陆进一步开拓甚至还说动国内的

    长老会准备和那些土著结盟——。

    」

    「但——这些年帝国开拓军和那些土著打仗确实损失很大而且因为生存

    危机那些原本一盘散沙的土著甚至还抱团搞了那个土著联盟他们兵合一处反而

    比以前更难对付了和部分土著结盟让他们成为帝国的归化民不也是为了分化他

    们用土著打土著吗?」劳拉不解道。

    「这些都是内勒姆之流自以为是的短视之举表面上是以夷制夷其实长久下

    去只是让土著联盟势力更加庞大最终成为帝国开拓新大陆的强敌。

    所以最好的

    方法仍是乘其内部仍不团结的情况下全力将其击溃再分而制之这才是最有效的

    策略。

    所以要实施这一战略最先一步就是要拿下火舞城这个战略要然后断绝

    交送国内的税款全力用于军队下一步作战计划」芬振伦显得有些狂热道。

    「但——但这样不——不就是形同叛国吗?弗斯曼大人不就变成割倨了?」

    劳拉有些颤抖道她真的被自己男友吓到了她从没想到自己所爱之人竟会参与

    如此疯狂的计划之中。

    「劳拉这不是叛国我们才是真正的爱国者这些税款送到国内无非是填

    饱国内蛀虫的肚子要么就是被内勒姆这老色鬼等腐败官吏花销掉了而弗斯曼

    大人的人品你我都是清楚的他和我们的士兵同甘共苦这么多年享受过些什么?

    他只会把这些钱和物资用在该用的方我们只是把它用在该用的方这样才

    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击败土著联盟实现帝国在新大陆的进一步开拓你现在正投身

    于这伟大的历史进程之中你是参与这一伟大事件的光荣一份子」芬拜伦挥动着

    双手像是在发表一项演说口沫横飞额头上青筋贲起已经狂热到了极点。

    而劳拉眼中闪过的只是一片茫然自己真的是投身于一场伟大的事业?还是

    仅仅是这伟大事业中一枚无足轻重的棋子?但是——既然他把它当成如此伟大的

    事业要去完成那自己也就该全力帮助他!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尊严和肉体。

    「芬拜伦我明白了你教我怎么做吧我一定会完成你和大人的梦想」劳

    拉昂起头一脸坚毅道。

    「好我就明白我就明白只有你最能理解我的志向了我发誓等你完成这

    个任务后我们就结婚吧从此我们永远在一起」芬拜份一把拥住怀中的女法师激。

    ================================================

    「劳拉你要完成这个任务必须接受一系列的严格训练你跟我来这段时

    间你就和这位卡迪尔先生学习」芬拜伦拉着劳拉走进一间被施了「静音法术」的

    房间房间门居然还是厚达半寸的精金门以及精金大锁需要用特有的钥匙才能

    打开而整间房子都被符文笼罩着具有极强的防护力。

    房中站着的却是一个打扮妖娆风骚的四十多

    岁的中年美妇她一见芬拜伦忙

    低身行礼道:「大人我接到你的命令就来了你要我帮你训练谁?是她吗?」

    「是的就是她给你一个月的时间我需要她——做到最好你明白我的

    意思了吗?最重要的那方面一点要让她练好那个她要扶侍的客人最喜欢的就是

    那个——」芬拜伦瞄了一眼一旁的劳拉眼中闪过一分愧色这上中年美妇是新

    大陆一家大妓院最优秀的妓女调教师她训练出的妓女都是才貌双全尤其扶侍

    客人的手段更是让客人上过一次后会不惜重金一次次继续享受她们的服务甚至

    搞到倾家荡产。

    而他现在就是要劳拉受这她的训练成为一个最具诱惑力的尤物

    只有她变成这样的女人才有把握在一众花丛之中被内勒姆看中成为他的情妇。

    「唉呀这姑娘皮肤好白啊不得了不得了这要是经过我的调教那真是迷

    死人啊来来来我先教你站相你不能这么站看着我怎以做你也怎么做——」

    中年美妇拉着劳拉站到一边劳拉看着芬拜伦的双眼对方眼中闪过的是激励她

    的眼神。

    劳拉咬咬牙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就算再可耻的事情她也要学要做她不想让

    他失望而且她从小就不想被人看轻自己是个女人她不想沦为自己贵族家庭要

    她给另一家族长子的婚配。

    当一个贵妇一生只是充当结婚生子的工具丈夫可以

    在外面花天酒玩女人留下无数私生子而自己最终完全成为一个沉迷宅斗的庸

    俗女人。

    她才不甘心变成这样的女人她想要做真正的自己。

    所以她抛弃了显赫

    的家世跟着自己的意中人来到这蛮荒之忍受着蚊虫叮咬可怕的魔兽夜袭与

    无数凶悍的土著野蛮人没日没夜的疯狂搏杀。

    她自己都已经记不清到底杀了多少

    土著了她的心肠从一开始的不忍已经变得铁石心肠就算是亲手杀土著的妇孺

    她也已经不再手软了。

    她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将来也许会成为情报部门的主官也可能会训练更多

    女法师增强她们的自信投入实战让那些男人知道女人绝不比男人差!但——

    但现在她却是在学如何当一个高级妓女而那个调教师竟是在她高级的口交技术!

    「你要好好学哦内勒姆大人最喜欢女人含住他那话儿口技越是好他就越

    宠爱这女人你要抓住他的心就先要含住他的——哈哈哈这里有根拟态话儿

    你清了——」调教师从怀中取出一枝仿真的男人的阳物看上去只是软软的一根

    可是神奇的是调教师把它含在口中后那阳物竟变的越来越长粗起来。

    「这——这是什么?」劳拉脸色发烧问道。

    「拟态话儿啊这是法师施过法的仿真话儿只要被女人的嘴或阴部接触就

    如真正男人的话儿一样的反应而且还随着你口技寝技的高低会有不同的反应

    这可是值1000金币的高档床上用品」调教师一边介绍手中的产品性能一边身

    体力行的去表现它的效果。

    「这可是考验舌头和牙齿的功夫我看过你的舌头和牙都不错天生就是干

    这行的好材料」调教师一脸羡慕之色道劳拉只想在她脸上拍上一发「火球术」

    或者当场打断她的手脚。

    劳拉她可不只是8级法师还是4级骑士她真正原职业是奥秘骑士不光精

    通4环法术还拥有很强的近战实力一把骑士剑配合法术在开拓军中的奥秘骑士

    中也算数一数二的人物但这也是芬拜伦选择她当卧底的重要原因。

    内勒姆这个

    大法师靠着法术增幅在体力上也是相当惊人只靠药物暗算未必能拿下他到时

    还要靠劳拉高超的武技来暗算他才更有把握。

    劳拉深吸了一口气她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自己不能坏了大事唯有耐着

    性子学习口交舌技然后开始将假阳具放在口中实练。

    她感到假阳具上还沾着调

    教师的口水只感说不出的恶心但更可怕的是在她小嘴吮吸亲舔过后那口中的假

    阳具剧烈贲涨后竟自顶端喷出一股子液体来。

    「哇——」劳拉吓的嘴一张把假阳具吞了出来同时不停吐着射进嘴里的液

    体但细看之下那些液体却是牛奶!

    「这只是个玩笑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到时真家伙喷出的可比牛奶要恶心

    的多你真扶侍大人物时可不能吐出来要像喝最鲜美的汤汁那样把它们全喝下

    去脸上不能有一点痛苦或不耐烦」调教师一脸坏笑道。

    「行我明白了以后我不会再犯这错误」劳拉咬着牙双拳紧握强压心头的

    怒火但她明白自己除了学习学习再学习之外别无他法要靠色相成为内勒姆信

    任的情妇自己就要做好最充分的准备。

    三天后调教师把一个高大健壮的黑人带到房间

    里让他脱掉裤子露出他那杆

    漆黑又充满恶臭的肉棒。

    「开始吧注意节奏你一定要把握好节奏别一开始就太用力让他太早泄

    出来你要让他慢慢体会这快感然后逐渐被你的口交技术所吸引最后达到痴迷

    的程度」调教师大声道。

    劳拉闭上双眼片刻后睁开双眼眼中满是坚毅之色为了他的理想为了让

    自己成为开创传奇历史的一份子为了向所有人证明自己的能力她弯腰蹲下身

    张开樱桃小口将黑人的大黑肉棒含在了口中用小舌亲亲在他龟头顶端的马眼附

    近游走着。

    「哦好捧啊真是很棒的口交技术只是可惜还稍微生涩了些还需要更

    多的训练哦只靠这个可没法让我出水啊」黑人一脸贱笑道他可是这一带最有

    名的牛郎平时一晚上满足七八个贵妇都不成问题肉棒更是收放自如劳拉这

    个新手想让他射出来显然是做不到。

    劳拉已经全力以赴将这三天学到的技巧全部用在了口中这根又臭又粗的大黑

    肉棒上粉嫩的舌头在那黑红的大龟头上不断打着转贝齿轻咬着龟头的表皮

    可是这该死的黑鬼就是不射出来这让她感到异常的焦急和恼怒自己已经做到

    这步了为什么对方就不肯好好配合?

    她的脸上已经露出了不耐烦的怒意调教师看在眼里向黑人使了个眼色黑

    人咧嘴一笑猛的一沉声劳拉只感口中的大黑肉棒一下子又涨大了圈且变的坚硬

    异常一下子顶到她的喉咙中她被压的整个身体都翻倒下来她惶恐之下本能的

    用力咬嚼口中的肉棒但肉棒变的宛若一根充满弹性的橡胶棒一样。

    而她想要施

    展骑士武技之即黑人的一双大手已经按住她的肩关节双手一发力就令她双肩酥

    麻而一双美腿也还来不及抬起就被黑人用腿压住了。

    「这是第二课不要以为自己会点武技又懂法术就是什么魔武双修的奇才

    其实你们这类人是两边都会却两边都不精在床上要置对方于死的本事很多

    我现在要弄死你轻而易举你明白了吗?别用不耐烦的眼神看我接下来我会认

    真教而我得认真学」黑人冷笑着站起将肉棒从劳拉口中拔出。

    劳拉一阵干咳后吐出不少唾液她明白刚才肉棒再深入几分就能轻易捅破她

    的喉咙她终于明白眼前这个黑人也非等闲之辈刚才他竟对自己的肉棒施法了!

    但却是她从未见过的法术!

    「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学轻继续教我——」劳拉站起身她既然选择了这

    条路那就一定要做到最好只有完成这项任务她才能有更美好广阔的未来。

    待续

    发布地址: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