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刘一的人生 > 【刘一的人生】(2)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kanqita.com

    收藏以备不时之需!!!

    【刘一的人生】(2)

    2020年6月29日

    作者:lxg123pas456

    字数:5444

    偌大的操场上零零闪闪的几个人在一起压着操场打着篮球嬉笑打闹。《据说天才只需一秒就能记住,发布地址:kanqita.com》

    而在食堂前面的一处乒乓球台上坐着两个相貌清秀面容相似的人。

    其中一个还搂着另一个人的肩膀趴在那个人的耳边轻声说到「刘一你

    刚才是不是占尹诗晴的便宜了?」

    刘珊在我的耳边说这话她的声音很轻又故作深沉的说就像是御姐音。

    不对是亲姐音。

    说过话后还故意在我的耳边吹了口气搞得我的耳朵痒痒的。

    好不舒服。

    「没有哪有的事。

    她突然就砸在了我身上把我吓了一跳现在我的胸口

    还有点疼呢。

    」

    我把脸转向一边轻声的叙述者刚才的事情经过并把右手放在胸口上揉了

    揉。

    我还伸着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下。

    刘珊目不转晴的看着我看的我一脸不自在。

    她盯着我看了10秒左右轻笑了一声道「你小子还想着骗我你脱个裤子

    我都知道你要放什么屁在这给我耍心眼呢?别忘了我们是龙凤胎(前面手误)

    我和你在娘胎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你的事我什么不知道。

    」

    刘珊又是笑非笑的瞅我两眼。

    小时候我是经常跟在刘珊后面跑她的话我是言听计从。

    普遍女孩子都发育比较早懂事多她也时常变着法的捉弄我。

    因为我和她长的很像她就把打扮我当做乐趣用她的话说就是「弟弟就是

    用来欺负的何况你跟我长的一样给你打扮打扮我就可以直接用了就像我在

    对自己化妆。

    」

    以至于我直到小学六年级还在穿着女装虽然我不讨厌甚至有一点点喜欢

    但我也不好意思在穿了已经17岁了在我们村有个和我一样大的孩子都

    能打酱油了我这张老脸是不能继续下去了。

    就因为这件事我们村的人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小三」农村人懂得少

    当时也没什么只是现在知道了。

    这个小三真不是个好词。

    好在我们第二高级中学和我一个村的算上我就四个人在这个学校上学其

    他两个都是文科生只有上学的时候一起起它时间基本见不到面。

    我也不担心被其他人知道。

    就是刘珊老是拿这种事取笑我。

    我没来由的心一紧莫不是刘珊看到了?应该不会啊当时尹诗晴的胸口压

    在我的脸上刘珊应该是看不到的啊!呃对了尹诗晴坐起身子的时候摸了一

    下胸口她那里有点湿应该是被刘珊看到了我这个姐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对细

    节特别明锐。

    和她平时的不拘一格完全不同。

    这时的她感觉特别的帅气有一种自信的气质在四周散发着感觉她很耀眼。

    「其实也没什么你现在也这么大了对女孩子好奇很正常的不过你不要

    在做那样的事了那是不道德的如果你要是喜欢她就去追她啊姐姐给你加

    油。

    」

    刘珊越说越激动又开始挥舞着她的小拳头了还满脸的小星星就彷佛是

    她要追尹诗晴一样。

    只是她眼底深处划过的一丝心痛我没有扑捉到。

    就像是心爱的东西要被人抢走了似的。

    我把头转过来面对面的看着她的双眼认真的说到「姐你就不要瞎操心了

    我现在不想谈恋爱。

    」

    刘珊听到我的话先是一愣而后笑的比之前更真实了好像在她的心里舒

    了口气。

    紧接着她说了句让我心头大震的话「那你就不对女人好奇吗?我看你生物书

    上的那张女性的生殖器图片好像有人用刀子割下来了。

    」

    我的脸瞬间通红一片两只手放在大腿上左右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纠缠在

    一起。

    确实我对女性的生殖器很感兴趣那张图我看了不下百边让那本就略微发

    黑的部位变得黑的流油后来我就用小刀把它割了下来每天晚上都会看几遍

    最近找不到了那张图我也就忘记了这茬。

    只是每个夜晚都会在脑海中想象一下。

    原来这张图是被刘珊发现了借着今天这个由头来找我问话来着。

    我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没说出来半个字。

    被人当场抓包搞得我别提多尴尬了。

    人们不会因为做了一件煳涂事而尴尬只会因为被别人发现并拿来说而尴尬。

    本就不善言辞的我这是更是以沉默来面对。

    好在刘珊并不准备拿这件事来开我玩笑这令我从心底感激她。

    「你这么想了解女人的身体

    那还不赶紧找个女朋友让她来教导你最近

    你的学习都下降了好几个名次你要是身体得不到释放时间长了会憋出病的。

    」

    刘珊一脸担忧的看着我说到。

    没射出来会憋出病吗?我之前看图的时候就是感觉鸡鸡和平常不同有点硬

    我就随便摸了几下。

    主要是我的求知欲打过了性欲只想着了解女性构造了。

    「没事我没有什么不舒服啊释放什么?」

    我一脸茫然的对着刘珊问道。

    「啊!你不知道你每次看图的时候就没有感觉身体那里不舒服吗?」

    刘珊张大着嘴巴怀疑的看着我还用眼睛瞅了一下我的裆部就马上把眼神

    收了回去脸上也出现了两朵红晕。

    我挠了挠头不知所措。

    「没有啊我当时就只有好奇啊为什么你们女生那里是一道小缝好像还

    有什么大阴唇小阴唇之类的我们男生就一个鸡吧没你们那么复杂多变图上

    的那个缝隙好像比你的大多了。

    为什么啊?还有我们这男的咋也都不一样啊有

    的长有的粗的但他们的也太小了我的一个可以比他们三个。

    」

    我自豪的说到我刚说完刘珊的巴掌就出现在我的脑袋上她的脸比之前

    更红了。

    「哪那么多为什么?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有啥啊你

    的比别人的大你自豪还是咋滴没大没小的。

    想知道吗?去找个女朋友你啥都知

    道了。

    」

    说到最后她像是想起来什么又打了我一巴掌紧接着又盯着我的裆部看

    了一会像是在确认我的是不是很真的有我说的那么大可她大概只能看见一个

    轮廓。

    一个比营养快线的瓶口略粗一些17㎝左右的棍子在两腿之间。

    我摸着脑袋不明觉厉说话就说话动什么手啊真是的。

    「不用了也没什么就是当时好奇现在没啥感觉不用找了。

    」

    其实我现在真的没啥感觉不一样就不一样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女朋友

    这东西听我同桌说很麻烦事还特多。

    他每次说他女朋友时都是一脸嫌弃我也被感染了对女朋友这种生物产生

    了一丝厌恶。

    「真的不用吗?我可以去为你牵线啊尹诗晴长的也不差啊要胸有胸要

    腿有腿你就不在考虑考虑?」

    「不用考虑了我不喜欢。

    」

    我再一次坚决的说到对女朋友什么的要她干啥还是一个人舒服。

    想干啥就干啥。

    我不禁又想起了我同桌时常挂在耳边的这句话。

    「而且她的腿也没有你的白。

    」

    没过脑子就蹦出来了这么一句话。

    说完我就后悔了忙看了她一眼连忙离开乒乓球台向着篮球场走去。

    「啊?你刚才说啥没大没小的。

    」

    刘珊脸上红了一下又轻笑了一下步伐轻快的追上我对着我的后脑勺就

    来了一下。

    我都走那么远了还是没有逃脱她的魔掌。

    我还真怕她把我拍傻了。

    好在她拍的也没太用力。

    刘珊和我并肩走着还时不时的转头看我几眼脸上一会红一会白的也不知

    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候电视动漫里常出现的老套镜头来了方千岳的一个三分伟球正

    朝着刘珊的脑袋飞来。

    按照套路这时的我该化成护花使者篮球天才单手留球随意一抛就是

    一个完美的三分空心进球的。

    可惜是这不是什么偶像剧我不会打篮球只是喜欢看篮球的这种热血这

    种团队合作精神。

    但我也丝毫不慌澹定的站着。

    刘珊从走神中恢复冷静也就零点几秒的时间只见她潇洒的一个侧身两

    只手同时抓住篮球又把球放在右手上伸处一个手指开始了转求表演。

    转了一会就把球丢给了方千岳「投球的时候小心点砸到人怎么办。

    你这

    看着人高马大的怎么一点子力气都没有啊?」

    刘珊说了几句就停下了她看到方千岳脖子上的几道红印。

    「哦!原来是这样啊呵呵。

    」

    刘珊又鄙视的看了眼方千岳就向着卫生间去了。

    最后还告诉我离方千岳远一点他不是个好东西。

    说起来方千岳在我们学校也是校草级别的一米八的身高俊俏的容颜又

    是我们校篮球队的队长平时待人也很和善没有什么傲气之类的家里好像还

    挺有钱的。

    不知刘珊为什么对他的意见那么大。

    我平时还是蛮喜欢看他打篮球的也就

    没吧刘珊的话放在心上以至于我后

    来着实被他阴了一把。

    方千岳被我姐说的有点脸红重新把球拿在手里后又盯着刘珊的背影看了

    一会他轻笑了一声转回球场继续比赛了。

    我又待着看了一会方千岳又投了两个球两个都进了不过他好像没有多

    高兴只是象征性的微笑一下。

    并没有因为队友的称赞而大笑几声只是又盯着女厕所的位置看了几眼。

    又过了一会刘珊回来了。

    「还看呢?马上上课了走吧。

    下节语文课老班的课迟到可没有好果子

    吃。

    」

    刘珊说着就向教师走去。

    我们的教室在二楼这栋东西朝向的教学楼已经有十年历史了。

    有的方有裂缝了。

    听说新校区已经在修建中在城北。

    好像和我们无缘等我毕业可能会搬校区吧。

    这种事情真是无法解释。

    好在有一栋新的宿舍楼要建好了上面拨款要建11层高听说还是男女都

    要住进去。

    一楼是新餐厅。

    全新的座子椅子还新引进了几个商家菜品上有所增加。

    2—5是女生住6—9是男生住十楼是老师的办公室。

    预计我上三年级的时候就能住新宿舍了。

    熟悉的铃声响起新的一堂课来到了。

    急促的脚步声奔向我们的教师。

    他穿一件黑上衣细着一个黑腰带还穿着一双乌黑发亮的皮鞋。

    在课堂上他经常对我们说:「腰挺直脚放平眼离书本一尺胸离桌边一

    拳。

    」

    他叫张磊是我的语文老师也是我们这个学校唯一的一个教语文的男老师。

    每次上课时他走上讲台第一句话一定是那一声洪亮的「上课」。

    虽然这句话很平常可是从张老师口中说出的这句话却像施了神奇的魔法

    似的刹那间把热闹的「菜市场」

    变成了安静的课堂。

    上课时张老师精神抖擞看不出一丝疲惫连声音都是那么响亮清晰。

    可是一到下课张老师坐进办公室当你走在办公室旁罐水时总能看见他那

    疲惫的身影。

    虽说语文组都是莺莺燕燕就他一个大老爷们在他的眼里好像只有手里的

    作业旁边的那些妖魔鬼怪和他毫无关系偶尔有一两个隔壁班的老师找他打话

    他也只是「嗯啊好的呵呵。

    」

    这些简单的回答眼睛还盯着我们的作业。

    搞的她们一脸尴尬。

    于是她们也就不在张磊批改作业的时候打扰他了。

    张磊长的也不错学校里也有一些女老师对他暗送秋波可他好像对每个人

    都一样没有说要找一个人过日子的。

    30岁的他似乎一点也不着急每天来上班的时候也都是面带笑容的。

    总之他自己好像过的很幸福。

    在我们都坐下后张老师就开始了他的教学。

    虽说我们刚上完体育该是好好学习的时候可耐不住三伏天啊春困秋乏

    挡不住后排已经有三五个人倒下了虽说桌子上都用书架把书立起来了头上

    还盖着本语文书可耐不住老师站的高后排的那些他也都是一览无余。

    已经找过他们谈话好几次了效果不大。

    张老师也只能哀叹一声也没有让他们站起来给他们留了些面子。

    45分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后排的几位是睡了个好觉哈喇子都流

    了一桌面。

    其中还有个睡醒了还开始吧唧嘴呢应该是梦到了好东西吃。

    随着高万里班长的一句「起立」

    我们都站了起来「老师再见。

    」

    下课的铃声也到了尾声「老师你们辛苦了」

    这几个字是我们那方的统一铃声。

    老班转身离去我们也开始自由起来。

    短短的十分钟算是我们的奖赏。

    我相信大多数人上课的时候都想着赶快下课下课了才感觉好不自在。

    后面睡觉的都已经离开了教室可能去厕所吸烟了吧。

    上课没精神下课精神病。

    男厕所算是男生的一个天堂里面有那些臭烘烘的味道可男生们还是一如

    既往的喜欢扎堆在厕所抽烟。

    我每次进去的时候都感觉自己要成仙渡劫了渡劫期一过就能白日飞升了。

    我个人不喜欢抽烟。

    更不喜欢闻那种烟的味道。

    看着他们一脸享受的吸着红塔山偶尔吹几句牛逼再然后一起笑几下。

    说实话我不太懂他们。

    烟这种东西我最开始的时候是抽过那是我六岁的时候看着村里面的老头

    子们天天抽还有我老爹也抽我就想试试。

    可是我不太敢拿我老爹的烟怕他发现后用皮带抽我。

    刚巧就在那天看见我们村的孩子王焦海洋在偷我们家的丝瓜攘我就上去给

    他拽了一些。

    我是不知道他要这玩意干啥又不是丝瓜嫩的可以吃老的可以刷锅。

    他要这杆子干嘛使?只见他一脸神秘的给我说「抽烟啊你要不要尝尝和

    烟的味道差不多。

    」

    我当时就好奇了一脸狐疑的看着他「这东西能抽吗?你不是在骗我吧?」

    见我不相信他「走我们去河堤那边抽在这边别被你老爸看见了。

    免得

    挨打。

    」

    说着一马当先的向河堤走去。

    无奈我只想着尝尝味道也就和他一起去了河堤。

    我们这个村子叫做刘家湾在两条河流中间很偏僻。

    东边的河和南边的河汇聚在一起之后又向着南边流去。

    河里面常年有水。

    浅的时候只到脚脖深的时候能到二滩。

    二滩也就是河堤中间有一块6米的宽度种了庄稼。

    现在水位大约有两米深。

    河水还算干净偶尔有几个鱼儿跳动着。

    我和焦海洋站在草上。

    他从屁股口袋里拿出个5角的浅青色火机。

    把一根成年人中指长的丝瓜杆放进嘴里。

    用牙齿叼着像极了大人抽烟是的模样。

    他稍微低下头用左手弯曲着挡着风右手打着火机深吸了一口气丝瓜

    杆已经开始冒烟。

    火机放回裤兜微抬头45仰望天空右手食指和中指夹着丝瓜杆从嘴里

    面慢慢的拿出来吐出来了一口气。

    「呜舒服。

    」

    说完又吸了一口。

    我看着他这么享受的样子再加上我的确也想试试烟的味道我也就学着他

    的样子把他递给我的丝瓜杆放进嘴里点着。

    嗯味道很呛人就像吃了口芥末。

    我的眼泪瞬间就留下来了嘴里面也不是滋味。

    我马上就把丝瓜杆扔了用脚把它踩灭。

    我真是不知道这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抽难受的要死。

    自打那以后我就没在抽过烟了。

    听他说习惯了就好了第一次都是那样。

    我实在不敢尝试了。

    厕所让我回想起曾经的经历现在想想感觉可笑丝瓜杆毕竟不是真的烟

    味道应该是不同的吧。

    洗过手回到教室座位上大部分都有人了。

    也是这节课是英语课。

    名牌大学毕业的女大学生空降来教的我们班。

    她的课每个人都很认真几乎没有跑神的。

    至于认真的学习还是干啥就不得而知了。

    所有人都正经危坐着等待她的到来。

    发布地址: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