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渐次禁忌之欢 > 渐次禁忌之欢(24)
    2020年5月22日

    「啥?我脱光了按?不是按书峥吗?我好好的按个啥劲吗!」

    丁武瞪大了眼睛看着儿媳疑惑不解问到。

    何妍秋红着脸扭捏着说「爸:是这样的苏医生说书峥现在那个……那个…

    …下面那里没有感觉要按摩他那里刺激他的脑神经有知觉如果按摩得当他就

    有可能很快苏醒!」

    「但是……要……要有清醒的人配合感觉……感觉一下……哪种按摩手法…

    …可以……可以有……就是哪种手法最刺激你明白……不?」。

    丁武睁大眼睛端着酒杯说「我……我有点明白了就是……先在我身上那里

    ……按摩试试……让我……先感觉一下」。

    何妍秋红着脸点点头。

    然后公媳俩都低头沉默起来都不知道下来该如何开口!丁武仰头喝干杯中

    酒拿着酒杯迟疑看着儿媳说「妍秋:那个……那个……是谁……谁给我按呀?是……是苏医生吗?要是她我不乐意!」。

    何妍秋一听疑惑不解问他道「为什么?苏医生……她怎么了?你为……」。

    丁武不等儿媳说完就截断她说「妍秋:苏医生人品不好她要给我按摩……

    我怕……怕她那啥……那啥我……你明白不?」。

    何妍秋愣了!公公这真是要「日」

    天啊!话还能这么说!他以为他是谁!他也太自大!太自以为是了吧!何妍

    秋按下心中诧异说「爸:苏医生是书峥的主治大夫她也是为咱们着想才……才

    ……提出来的你……哎……你怎么……」

    她说不下去了!丁武见儿媳面露不快就急不择言道「妍秋:不是……我…

    …我是……是那啥……哎……要是你给我按我还巴不得呢!」。

    何妍秋呆住了丁武也愣了!他一心慌把内心深处的想法说出来了。

    但此时他酒意上涌也不知道尴尬说完就大胆看着儿媳不说话就这样

    愣愣的看着儿媳。

    何妍秋被公公无耻的话打败了!她本意是诱惑公公同意去当模特是让苏纨

    教给他然后等他学会了再回来给他儿子按摩的……公公那直勾勾盯着她的眼睛

    一瞬不瞬。

    何妍秋羞涩扭转自己的目光低头看着大腿说「爸……你……你不要这样

    说我……我不是大夫……我也是昨晚上……昨晚上苏医生……才简单给我示范

    一下的……我……我怕……怕不行……还是……还是让……让苏医生吧……」。

    丁武一听觉得有门。

    就说「你行……咋不行!苏医生只要给你说过就行不是实验吗!咱自己人

    实验才放心让她按我就吃亏了咱不能便宜了外人常言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不是吗!」。

    何妍秋彻底无语了这尼玛也太无耻了!简直无耻至极!把这种占自己便宜

    的话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她也是服了……「爸……你……你……让我想想……我

    ……哎……」

    何妍秋慌乱说道。

    丁武这个平时老实巴交的人这下可真激动起来了!酒壮怂人胆平时给儿

    媳说话都哆哆嗦嗦的他这时候很大气给儿媳说「妍秋:来先干一杯再慢慢

    想木事只要是你按咋配合我都乐意你就是把我按死了都木事」。

    何妍秋茫然端起酒杯「咕咚咕咚」

    一口气喝完添添嘴唇晕红着脸醉意朦胧说「那……那……爸:你……

    你……能……保密……吗?」。

    「能!我肯定能保密!这种事只要你不说我是打死都不会说得不像高建

    林喝点酒就把他和儿媳那种事都给我说了要是咱俩有那事我咋可能会给别

    人说呢!我这嘴可严了以后你就知道了」

    丁武攥紧拳头睁大双眼神情激动向儿媳保证道。

    何妍秋红着脸叹口气说「爸:咱这样也是没办法!别看现在咱有一百万这

    要按苏医生的说法这钱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书峥要是能很快恢复也值了可万

    一……」。

    「妍秋:别的啥也不说了我听你的!你让我干啥都行!」

    丁武此时对儿媳表忠心却把儿子的恢复问题自动忽略了!看来他心里脑

    子里此刻全是儿媳了儿子吗……何妍秋低头羞红着脸扭捏半天才说道「爸……

    那……那你……先去洗一下……咱们先按苏医生说的……试试……」。

    「哎!好……我……我去厕所洗干净……然后……然后……」

    丁武听儿媳说让他洗一下他顿时激动的手足无措起来。

    公公已经兴奋跑进厕所冲洗身子去了!何妍秋通红着脸弯腰收拾碗碟。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她心里同样紧张的要命

    !随便把碗碟堆放到过道边小水池里拿起电话推门

    来到楼梯间里背靠墙壁喘着气息不停用手抚摸心口……静下心来才发觉双腿股

    间湿漉漉的……不用想她就知道是自己阴道里浸出来的淫水……身体的反应出卖

    了她最后一丝矜持!她暗暗「淬」

    了自己一口红着脸细细回想苏纨教她的手法及有可能的反应。

    岔开双腿撩起睡衣下摆擦擦腿裆吸口气扭身往回走!推开屋门屋里静

    悄悄只有摇头扇发出的「嗡嗡」

    声。

    再往里走看见公公直挺挺躺在床上裸着黝黑的小腿大腿上盖着浴巾直蒙

    到头部。

    听到屋门声音丁武粗声粗气说「妍秋啊!你按吧!想咋按就咋按!我已经

    脱光了怕你不好意思我把头盖上你就当我睡着了!」。

    何妍秋一听倒是松了口气!轻轻「嗯」

    了一声。

    公公盖着头还真是免除了尴尬局面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她拉过一张椅子放到床边低头看了看慢慢坐了下来!公公微微抖动的小

    腿证明了他的紧张激动。

    她何尝不紧张激动呢!不过此刻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她深深吸口气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搭在了公公裸露的小腿上……刚刚触

    碰到公公小腿皮肤何妍秋就感觉公公的腿立刻绷得很紧双脚往前弓起小腿

    肌肉像石头一样硬!她翘起嘴角微微一笑说「爸:放松你越紧张我就越不知道

    该怎么下手去按。

    你就像平时睡觉一样心平气和就行!」。

    「哎好……好……我放松……放松!」

    丁武口气干巴巴回到。

    看公公这个样子何妍秋倒是松弛了下来见公公嘴里说着放松却还是弓

    着身子双手攥拳无奈摇摇头又伸出一只手搭在公公腿上开始轻轻按摩。

    丁武紧绷双腿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虽然他头部盖着浴巾但儿媳一进房间

    他就激动的浑身颤栗。

    那种不可言传的欲望之火犹如过电般涌入全身他下身阴茎不可抑制开始

    发热发胀!觉得自己的「小弟弟」

    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准备立正向儿媳「敬礼」

    了!为免过早出丑于是他就用双腿紧紧夹住阴茎努力让它「躺」

    平别没出息「挺立」

    起来!感觉到儿媳柔软光滑的手指触到了腿部丁武不可抑制哆嗦了一下

    双腿夹的更紧了!常年劳作奔波的腿部肌肉鼓的像块石头般坚硬。

    看到公公极力压抑着自己的呼吸声双手紧紧抓住床帮弓直身体的样子

    何妍秋不禁有些好笑。

    不觉双手开始用力按揉起来。

    丁武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儿媳的双手滑滑腻腻的在腿部来回按压。

    开始还能勉强压抑自己的呼吸渐渐的儿媳的手隔着薄薄的浴巾慢慢向上

    移动现在已经快到大腿根部了……紧紧并在一起的双腿已经夹不住「暴硬」

    起来的阴茎。

    在儿媳持续不断按压下终于他的阴茎脱出腿部勐一下竖了起来

    在浴巾遮盖下像个旗杆一样茕茕孑立。

    他「哎」

    了一声放弃抵抗身体松弛了下来。

    坚硬竖立起来的阴茎随他身体的放松微微晃动了一下……这一切都没逃过

    何妍秋那双迷朦的双眼。

    虽然她心里有准备知道接下来肯定要按摩公公那方但按摩才刚开始

    公公那方怎么就……刹那间欲望之火电流般涌过全身阴道内一股湿滑沁了出

    来透过巴掌大的丁字裤头缝隙滑落到她坐在椅子上的屁股沟里……无名的欲

    火让她丢弃掉羞耻红着脸颊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浴巾遮盖下的公公颤抖着

    双手醉眼迷离插入浴巾下摆手指触碰到了公公的睾丸……丁武那两颗硬硬

    的睾丸撑起大大的一堆阴囊!表皮的皱褶在儿媳温柔手指按摩下变的光滑饱

    满。

    他松弛下来的身体又变的僵硬起来。

    屋内旖旎的气氛使得公媳俩都极力压抑着自己粗重的呼吸默默无言。

    何妍秋颤抖着双手继续抚摸公公那一堆「累赘」

    物只是晕红的脸庞发出澹澹的亮光。

    丁武的呼吸声和心跳声越来越大他已经开始毫不掩饰自己对儿媳火热的欲

    望之意开口对儿媳说「妍秋……我……我……热……还难受……我……你……

    你……」。

    何妍秋红着脸停顿了一下一把把浴巾揭起来丢在一边说「爸……你……

    我把浴巾拉掉……你……你闭上……眼睛……试试……」

    丁武双手紧紧抓住床帮很听话闭上眼睛说「哎。

    哎……我不睁眼……你

    ……你按吧!」。

    何妍秋没有吭声此刻她迷离的眼睛正死死盯着公公那一根「擎天」

    之柱!那根粗壮的和他儿子比有些十分「过分」

    的大阴茎显露了出来一个大大黑黑的阴囊吊在了阴茎之下。

    阴茎还轻轻上下跳跃着而且半露的龟头顶端还有一些晶莹的东西渗了出来!她低头看着公公的阴茎。

    内心躁动不安。

    距离上一次和丈夫的性爱已经过去了太久太久想到和苏纨一起磨擦的快感

    让她的情欲之火立刻熊熊升腾起来!在情欲的调动下她内心深处有了一丝性交

    的冲动虽然床上躺的是自己的公公但是前提他是一个男人而且性器比自己

    丈夫还要威勐很多倍的男人心动是人之常情。

    时间一分一秒过着。

    何妍秋却迟迟没有再继续动手按摩!闭着眼睛的丁武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眯

    缝着眼看到儿媳正红着脸盯着自己的阴茎看!儿媳那迷离的眼神令他的兴奋神经

    又一次颤抖起来猩红色的龟头瞬间挣脱包皮的禁锢「幕」

    一下彻底钻了出来。

    看到公公阴茎的变化何妍秋「啊」

    一声轻叫清醒了过来。

    她紧张看了一眼公公还好公公的眼睛还是紧紧闭着的……吸口气她

    伸出抖动的手轻轻抚上了公公那坚硬的猩红色的摇晃不止的粗大阴茎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