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综合其他 > 牡丹花下 > 牡丹花下(125)
    第125章·玩火

    2020年5月22日

    ‘如果我现在非要见她一面她会开门让我进去么?’当苏木的声音隔着房门传出时秦毅的脑海里忽然冒出了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转瞬他就把这个念头从脑海中赶走了先前张海峰的那个电话截断了他心头的怒火和戾气也消泯了他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勇气。

    他很想直到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但同时又很怕自己真的看到了无法去面对更无法去接受残酷的现实所以他只能选择像鸵鸟一样将自己的头埋到沙子假装看不到发生的事情假装先前的一切都是幻象。

    ‘起码她起码她没有出没有出那种可怕的意外’

    在自己心里安慰了自己一句后秦毅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

    “是是这样的苏姑娘我这边我这边临时有点重要的工作可能要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我又在公寓里找不到找不到找不到我父亲所以所以想要麻烦苏姑娘你帮我转告他一句就说就说我可能一会儿就回来了也可能今天晚上都不回来了”违心说出这样一番话秦毅只觉得自己的心都好像碎了因为他明明知道他的父亲秦远征此时就在苏木的房里。

    说不定这个时候还光着身子强行搂抱着苏木的胴体说不定这时就站在门后一脸得意嘲讽隔着门注视着自己。

    “秦秦警官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都都这么晚了我我怎么会知道秦我怎么会知道你爸爸在哪儿更没办法帮你转告这句话”门后苏木的声音显得很慌乱。

    这让秦毅的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儿。

    “苏姑娘你说得对是我冒昧了对不起这么晚打扰你休息了”秦毅黯然神伤的转过头准备离开秦远征的公寓赶回h市公安局。

    “等一下秦警官!!”就在门外秦毅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

    房间内曼珠控制着苏木忽然出声喊住了他。

    说实话曼珠也没想到秦毅竟然这么能忍在她看来先前她自编自导自演的这出戏已经足够让秦毅恨透了自己的父亲秦远征。

    然后怒火填胸之际拔枪破门而入冲进来在当时那种混乱场面下妒火中烧的秦毅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女人赤裸着身子被秦远征按在浴室墙面上凌辱暴怒之下势必会冲动打死或者打伤他的生身父亲秦远征。

    这时苏木再站出来解释让秦毅知道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误会那时秦毅得知了一切不过是自己的猜忌和误会势必要陷入无穷无尽的懊恼和悔恨之中。

    身上又哪还能留下一星半点的浩然之气一旦秦毅失去了浩然正气的保护就算秦毅自己没有羞愧的自杀曼珠也有的是法子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曼珠计划好了一切却偏偏漏算了关键时候秦毅的顶头上司张海峰会好巧不巧的打来那样一个电话让秦毅紧急赶回市局去。

    而且看架势秦毅竟然真的慢慢收回了佩枪这才逼得曼珠不得不操控着苏木的身体舍下了疲惫不堪正在浴室里喘息恢复的秦远征。

    想要在秦毅离开之前再给他的心里加上一把火。

    “怎么了苏姑娘?”秦毅正要转身忽然听到苏木喊他急忙又转过了头。

    就在这时曼珠控制着苏木又是一声惊呼。

    “呀!!!!!”

    “苏木你没事吧!!!!”秦毅瞬间紧张了起来用手使劲儿拍击着苏木的房门右手下意识又摸向了自己腰间的佩枪。

    然而正在曼珠心里暗笑准备在发出几声惨叫刺激刺激门后的秦毅时却看到浴室那边秦远征扶着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一脸关切看着这个方向。

    心里不由暗恨‘这个该死的老东西明明刚才被我榨得站都站不稳了这时候还跑出来添什么乱!!’

    心里虽然这样骂着但毕竟此时当着秦远征的面苏木不好再继续给门后的秦毅更多的暗示而且现如今秦远征没有趴在她的身子上也没有再干那种羞人的事情即便是秦毅此时真的开枪冲进来了画面也不够有冲击力未必能刺激得秦毅彻底失去理智弄不好还会弄巧成拙。

    所以曼珠只好控制着苏木楚楚可怜喘息着说道:“没没什么事儿?只是只是突然看到了一只小虫子吓了一跳。

    ”

    她这句话说得很有学问听在秦远征耳朵里那是解释了自己刚才为什么会突然惊叫听在了秦毅耳朵里则会让秦毅不由自主去想苏木是不是受到了秦远征的要挟所以才不敢跟自己袒露实情也会愈发在心中认定秦远征之所以能占有苏木并不是出于苏木本人的意愿而是使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这也让门后的秦毅更加的痛苦更加的纠结。

    “那那你多保重吧如果我是说如果你见到我父亲了帮我和他说一声就说我随时都有可能回来。

    ”

    “嗯~~~”苏木隔着门轻哼了一声。

    本站随时可能失效记住发邮箱:diyibanzhu@gmail.

    秦毅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又被人抓了一道退后几步深深看了苏木的卧室一眼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

    玉佛寺主持永妙法师的离奇死亡在h市当早已经引发了轩然大波现

    如今省公安厅既然又派下了调查组显然是动了真格的一定要为永妙法师的死讨一个说法。

    其实破案这种事原本对秦毅而言是分所应当的事情可自从前几天在h市西郊见识了那只格外恐怖奇怪生物后连他自己也不由得开始在心里怀疑自己了。

    强压下内心的烦躁和不安秦毅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随意选了件外套披上后便急匆匆打开了公寓的大门坐电梯下了楼。

    然后拦了一辆出租车朝h市市局的方向赶去

    “那臭小子走了么?”紧张兮兮的声音从苏木身后传来。

    她不用扭头就知道秦远征此时批了一条浴巾正一脸紧张站在他身后。

    “走啦~~瞧你那熊样至于那么害怕么难道说你儿子还能吃了你不成?”苏木转过身没好气撇了秦远征一眼。

    短短几个小时内一连三次爆射即便曼珠并没有刻意的操控着苏木的身体去榨取秦远征生命精华甚至于还反哺了一些精气过去。

    但对于秦远征这样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而言毕竟还是有些勉强吃力。

    先前胯下那根鸡巴硬着的时候瞧起来生龙活虎不可一世现在彻底软下来后不但整个人看着没了精气神就连面容好像都变得苍老了几分。

    “宝贝儿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不是怕万一被这混小子发现了你跟我那啥会让你下不来台么。

    ”

    秦远征说着忍不住拿眼望着苏木玲珑的身体线条尤其是夸张的腰臀曲线下那两瓣蜜桃似的肉臀狠狠吞了一口吐沫。

    情不自禁又靠了过来一把搂住了苏木的细腰开始用自己的下面去摩挲苏木丰满柔腻的大屁股。

    “欸宝贝你说秦毅这个混小子刚才到底是发什么疯?别说他不知道我在你房里面就算是他真知道我和你的关系反应也不该这么大才对你说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别的事儿啊。

    ”

    秦远征毕竟是久经商海沉浮的虽然根本就不知道曼珠是在拿他给秦毅下套却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大对劲儿。

    其实他说得倒也没错如果不是曼珠一开始就刻意引导着秦毅让秦毅觉得苏木是被秦远征强奸了如果不是秦毅在门外窥视时曼珠故意将秦毅当年送给苏木的定情指环漏给秦毅看让秦毅整个人都变得混乱失控。

    那么以秦毅的为人确实不会做出这么冲动的举动来。

    就算是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秦远征为老不羞真找了个比他岁数还小的女孩儿来给他当继母他也最多是在心里不满不会像现在这样义愤填膺。

    就算是他知道了自己的父亲秦远征禽兽不如真的利用自己的权势和财富强奸了借住在他公寓里的青春少女那秦毅最多也就是将秦远征绳之于法不会像现在这样进退两难。

    可以说当下这种局面完全是曼珠控制着苏木造成的而秦远征不过是她用来撕毁秦毅心防正气的一个棋子或者砝码罢了。

    “我怎么会知道~~他是你儿子又不是我儿子~~~”苏木没好气横了秦远征一眼轻飘飘带过了秦毅身上异常显然不愿意在这方面让秦远征多想。

    “嘿嘿亲爱的这臭小子是我儿子不假可是估计用不了多久他就也该改口管你叫妈了。

    ”秦远征腆着脸轻嗅着苏木身上幽香心头一阵阵火热然而下面那根东西却始终垂头丧气让他心里好不沮丧暗自寻思着是不是要买些壮阳滋补的东西来给自己好好的补一补身子了。

    “讨厌~~我可还没答应嫁给你呢~~”苏木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好了现在你折腾也折腾够了守在门口的宝贝儿子也走了你是不是也该离开了。

    ”

    “好宝贝儿秦毅那混小子是走了可我还没折腾够呢今晚就让我跟你一起睡好么~~~”此时的秦远征真好像是个二十来岁的毛头小伙子食髓知味完全舍不得离开苏木柔软的身子和那让他要死要活的温柔销魂。

    “讨厌人家都被你强行弄了三次了你这个坏家伙还没过瘾么~~”苏木娇嗔着锤了秦远征一下。

    “跟宝贝儿你做这种事怎么可能过瘾别说咱们才搞了三次了就是三十次三百次三千次我也觉得完全不够啊~~~”秦远征腆着老脸搂着苏木柔软的身子竟然撒起了娇。

    “好啊~~既然秦叔叔你这么想要那我今天就索性让你过足了瘾~~”苏木忽然红着脸说道。

    然而就在秦远征大喜过望的时候就看到苏木忽然娇笑着在他两腿之间的某个方抓了一下娇笑着说道:“不过~~~就算是我愿意给你那也要秦叔叔你自己还能够硬起来就行啊~~~”

    这句话当真比什么‘退骚药’都来的更加管用也更加致命。

    秦远征当即就满脸羞愧的松开了搂着苏木细腰的手心里一个劲儿的埋怨自己不中用同时也下定了决心明天一早就去h市最大的药房把所有的滋补药激情药买一个遍。

    “好啦秦叔叔~~有道是两情若在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你今天晚上一下子弄了三次已经把人家折腾的够呛了难道非要把人家折腾坏了才高兴么~~”

    “再说了刚才你儿子的话我也说给你听了他虽然暂时离开了可

    说不定多长时间就回来了你总不想让他明天早上看到你这个当父亲的衣冠不整从我房间离开吧。

    ”

    听苏木这么一说秦远征只好悻悻开始一件一件往自己的身上套起了衣服。

    “秦叔叔~~~”这时苏木忽然把身子贴了过来趴在他后背甜甜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