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言情 > 五零俏军嫂养成记 > 第472章 再次上门探虚实
    “妹子在啊!我来了好几趟,看到你家的门是关着的。”武青枫大步而来。

    李沉舟抬头笑道:“谭家嫂子怎么有空过来?”

    “嗨,在家闲着没事呗,我家那位又去部队上了;想来想去没地儿去,只能来妹子这里窜窜门了,不知道妹子欢不欢迎?”武青枫佯作大气的一摆手,只是那种装出来的大气和洒脱,怎么看都让人觉得别扭。

    “是吗?我看谭家嫂子和付家嫂子关系挺好的,怎么没去付家嫂子家窜窜门啊?”李沉舟皮笑肉不笑的问着话,只想呵呵她一脸。

    碰了几次软钉子还来,真是脸皮比城墙厚,俗尘二皮脸。

    武青枫尴尬的笑了笑,“我那哪儿是和付家弟妹关系好啊,只是有共同话题罢了,平时大家的交情也就一般。”

    “这样啊!”那你们还一起上门来试探?

    “就是这样。”武青枫急忙点头,“妹子,听说今天中午来的三个军官来你们家了,怎么没看到人啊?”

    “他们已经走了,谭家嫂子原来是找他们的啊!他们去分配的住宿房了,一时半会儿的过不来,谭家嫂子急着找人就直接去找吧!出门右拐。”李沉舟低下头,不咸不淡的接着话。

    武青枫眼里浮动着不甘,盯着她的头顶看了半响后,收回目光,“我倒不是找他们,只是听说了这事儿过来问问弟妹;现在也有五点了,我得回去做饭了,妹子慢慢做衣服啊!”

    明明做的是鞋板儿,好么?什么眼神儿。

    “谭家嫂子慢走。”下次别来了。

    武青枫呵呵一笑,摆手告辞。

    等人走后,李沉舟凤眸一沉,慵懒的眯了起来,低头继续缝衣裳。

    而武青枫出了李家后,直接回了家;到家就和谭国林说了起来,“老谭,我问了,那三个军官去李家只是去拜访的,这会儿都走了;他们三个应该成不了威胁,你这么急着打听他们做什么?”

    谭国林坐在屋子里,喝着水,眉头紧蹙,却道:“没什么事儿,新来的人总要打听清楚,用人才方便;你赶紧去做饭,一会儿儿子该回来了。”

    “成,你慢慢想吧,你们男人的事情我是不明白。”武青枫转身出了屋子。

    谭国林却喃喃自语,“三个人同时到,又同时拜访李沉渊,这可真是玄乎。”

    一次性调三个人下来,不可能三个都是李沉渊的人;可是那三个人看上去感情很好,他们都投向李沉渊也不是不可能。

    付国田也有这样的顾虑。

    “舟舟,我们回来了。”李沉渊带着警卫员回来,看到李沉舟坐在院子里,迈开步伐上前。

    李沉舟抬头璀璨一笑,“今天回来的迟了点,这会儿五点半都过了。”

    “是迟了点。”李沉渊笑着点头。

    仲子国看他们两人说话,直接拉着古向党往灶房走,“首长,嫂子,我们先去做饭了。”

    “去吧!”李沉舟扭头笑了笑,“今天晚上多做点饼子和玉米糊,一会儿请向阳他们一起来吃饭;肉也多做点,油水儿放足了。”

    “知道了,嫂子,一准油水儿足足的。”仲子国和古向党一起进了灶房。

    李沉舟低头数了数篮子剪好的鞋底布料,别看是边角料,捡出来也有七八双。

    “舟舟在做什么?”李沉渊蹲下身,拿起鞋底布看,“这是做什么的?有点像鞋底。”

    “就是做鞋底的啊!”李沉舟指给他看,“这双是给罗一凡剪的,我看他的鞋子有点破了;正好准备给你和仲子国他们做一双鞋,顺便把罗一凡和罗建婷的一起做了。”

    李沉渊左看右看都觉得肥大了些,“罗一凡能穿吗?”

    “能。”李沉舟道:“这可不只是做平常的布鞋,还得在布料里镶上棉花;棉花一镶进去就差不多了,你们的鞋子也给你们做大了一点,不然穿着会很挤脚。”

    “哦,是这样啊!”李沉渊又拿了一些布料看,布料都是成双的,只是看着数量有点多,“这么多都要做成鞋底吗?那得做多少去了。”

    那皱眉不悦的样子让李沉舟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我的傻哥哥哎,咱们春夏秋穿的鞋子,鞋底用几块儿布就成;可是冬天穿的得厚实啊!不然凉气跟着脚底窜,那多冷啊!这些布料看着多,全部做出来也就做个七八双鞋底了。”

    李沉渊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那要怎么做?你教我,我和你一起做。”这样妹妹就能少做几双了。

    “可以啊!哥哥给我做鞋。”李沉舟笑语嫣然的从篮子里清理出一小叠大小一致的布料,“这是给我做的,到时候哥哥帮我把他们粘起来;等到缝制鞋面的时候再教哥哥怎么做剩下的步骤。”

    “成。”李沉渊兴致勃勃的点头,之前只是想减轻妹妹的工作量,这会儿倒是真来了兴致;妹妹也能穿他做的鞋了,“咱们这就做。”

    “还不成,这会儿做不了;要熬白面糊,现在还没熬出来,等吃完饭让仲子国给我熬一些咱们再做。”李沉舟好笑的把布料放进篮子里,提着篮子站起来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体,“哥哥,你去请向阳他们过来,我去看看罗建婷和罗一凡醒了没有。”

    “嗯,篮子给我,先给你送到屋里了再去请也不迟。”李沉渊伸出手。

    李沉舟也没推辞,直接把篮子递给他,两人在走廊上分到走;李沉舟去李沉渊的屋子,李沉渊则去李沉舟的屋子。

    李沉舟看了看仍然在沉睡的两个孩子,默默退出了房间。

    这时候李沉渊也放下了篮子,正好与她碰到一起,“还没醒?”

    “嗯,可能是在路上累着了。”李沉舟点头,“让他们继续睡,你去请向阳他们过来,我去灶房里帮忙。”

    李沉渊想说他去灶房帮忙,可是,让她一个人去请人,他也不放心;如此,只能点头快步出了门。

    李沉舟到灶房里帮忙打打下手,洗点菜,切切肉什么的;她的刀工切出来的肉很均匀,连仲子国和古向党都自愧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