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言情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寻医
    当冷佳芸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时,钱小爷也有自己的小九九,他跟他娘说了,他不打算让妻子有孕,也不想让冷佳意的孩子顺利生下来,冷佳芸是讨人厌,但冷佳意就恶心人了。

    看她的穿著打扮,以及她身边侍候的丫鬟,就可以看得出来,冷夫人待这个庶女,其实并不差,虽然待遇不如嫡女冷佳芸,但还是比国都许多勋贵或权臣家的庶女过得要好许多。

    姑不论,她的这些待遇,是不是因为她姨娘得宠之故,但冷夫人会带着人出来走动,就可以看出冷夫人其实不算是个太过苛待庶女的人,而且冷佳意有很大的自由,否则她也不能如此顺利的勾搭上自己不是?

    其实冷夫人不想严格管教冷佳意吗?一来她想不到冷佳意如此胆大妄为,二来冷佳意曾到她跟前表明心迹,在她看来,这表示冷佳意是想嫁去钱家,而不是去作妾。

    三嘛!冷佳意初初去勾搭钱小爷时,张千亚还没离开国都呢!有她助攻,还有何事不成?

    只能说张千亚坑了自己之外,还顺带坑了冷家姐妹而不自知。

    不过冷家姐妹的事,已经成定局,姐妹两个大概是不斗个你死我活不罢休了!

    黎浅浅对此事已不再关心,对她来说,冷佳芸出嫁了,不能再觊觎她相公啦!而龙虎山庄大小姐岑记梅订亲了,她将嫁给二庄主方黑虎。

    消息一出,识得岑庄主的人都颇为惊讶,因为他们都晓得,岑庄主对二庄主方黑虎的观感有多差。

    方黑虎是原二庄主的独子,从小就是个叛逆小子,叫他习武,他说他要读书识字,成,他老子说,你娘的娘家祖上曾是天盛帝国皇帝的夫子,大家都叫他太傅,要学文,没问题,只是龙虎山庄是武林世家,想学文,就得进城进学堂去。

    但是方二老庄主也跟儿子约法三章,进城学文也不能荒废了武学,毕竟他姓方,是他方二牛的儿子。

    对,他老子叫二牛,在家排行老二,因属牛,所以叫二牛,他大哥属猪,为长,便是方长猪,但他大哥命不好,年纪轻轻还没成亲就过世了。

    他三弟属龙,叫方三龙,是庶出,本还想跟二哥争二庄主之位,可惜打不过他二哥,所以黯然退出龙虎山庄,去了北晋。

    不过那只是表相,实际上他就在龙虎山庄附近的南林城里待着,方黑虎当初会故意找事挑衅,就是他派人在方黑虎身边挑拨离间,把方二牛的死,归咎于岑庄主头上,让他去找岑庄主的麻烦。

    他本意是想让侄子黑虎惹恼岑庄主,岑庄主一气之下出手收拾这臭小子,然后他再出面来收拾残局。

    他一边让自己的人怂恿方黑虎,去挑衅岑庄主,一边又派人给庄主身边的递话,给方黑虎上眼药。

    方二老庄主在的时候,没少跟岑庄主抱怨儿子的事,所以方三龙的人那是一告一个准。

    直接就让方黑虎在岑庄主这里黑到不能再黑了!

    谁也没想到,年后,国都传出的第一件喜事,就是龙虎山庄岑庄主的女儿,将嫁给二庄主方黑虎为妻!

    岑庄主的友人们纷纷赶往龙虎山庄一探究竟,就连冷门主和苏门主也一起前往,冷夫人没跟去,因为她闺女儿传出喜讯啦!

    这可让她喜出望外,因为女儿这是入门喜哪!

    冷夫人开开心心的去探望女儿,得知她一切安好,冷夫人很是开心,不时小声交代她,要注意些什么,又把侍候的人唤来,好生交代了一番,这才安心归家。

    回家的途中,正好经过锦衣坊,她想了下,便带着儿媳们进锦衣坊挑衣服去。

    钱府这厢,送走了亲家母之后,钱夫人笑眯眯的交代长媳等人,好好照顾小媳妇,走出小儿子住处时,她的脸立刻拉了下来。

    “那个贱人呢?”

    “在后院关着!”钱夫人的心腹嬷嬷立刻上前低声回道。

    钱夫人冷哼一声,遂带着人直奔后院,后院的柴房里,关押着一个衣着单薄的女子,她是冷佳芸身边的大丫鬟,重雪。

    钱夫人走到柴房外,立刻就有仆妇上来听使唤。

    “如何?招了没?”

    粗使仆妇低头回道,“招了,说是小爷前年收房的谢姨娘指使的。”

    “可真是笑话了不是,她是正室陪嫁的大丫鬟,竟然会听个姨娘使唤?”如果说,指使她给冷佳芸下药的,是冷佳意,钱夫人都不会怀疑,但说是谢姨娘?

    钱夫人压根不信,谢姨娘是谁啊?不过是小儿子和友人去庄子耍玩时,救下的可怜人,没有娘家,没有父母兄弟,没有靠山,什么都没有,她唯一能依靠的就是夫郎,手里没有钱权没有人脉,她要如何指使得动,正室陪嫁的大丫鬟?

    重雪趴在地上,觉得自己冤死了!她也不想害大小姐,可谁让自己有把柄在二小姐手里呢?

    人,都是自私的,要先为自己着想,她不小了,本以为跟着大小姐出嫁,她会被姑爷收房,所以之前她暗暗怂恿着主子,不要放弃与凤公子成双成对的希望。

    只可惜事与愿违,冷佳芸嫁进了钱家,还跟庶妹共侍一夫。

    最最可恨的是,冷佳意在她之前有孕。

    这等于是狠狠的甩了冷佳芸一巴掌,叫她痛心疾首却有口难言。

    重雪看姑爷对主子冷淡,认为主子肯定要将身边人给姑爷,好为自己固宠,这个差使舍她重雪其谁呢?

    没想到的是,最后却是重香胜出。

    重影不服,暗暗给重香使绊子,却叫重月给告到主子那里,重影去了庄子,重月成了下一个被姑爷收用的大丫鬟,四个大丫鬟中,重影废了,重月重香都成了姑爷的女人,只剩下她。

    重雪心高气傲,她生得好又聪明伶俐,甚得冷香芸重用,也对冷香芸最忠心耿耿,可惜主子对不起她这份忠心。

    对,是主子对不起她,不是她对不起主子!

    重雪一激动,猛地动了一下,想要爬起来,浑忘了自己才挨了打,全身的骨头就算被拆了重组起来一样的痛,她猛吸口气,泪水滑下来,痛啊!

    要命,真是要命啊!她哭得难以自抑,奈何屋里一人都没有,她哭得眼泪鼻涕全混到了一块。

    谢姨娘那厢正在钱小爷跟前,哭诉自己的委屈。

    冷家姐妹都有了身孕,她进门早,却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同时她也害怕,自己的身世会因此为人拆穿,所以她怕死了!

    钱小爷安抚小妾几句之后,就提脚走人,他以前是很喜欢谢姨娘,因为她温柔识趣,又貌美如花,是朵解语花。

    奈何娶妻后,这原本的解语花就成了哭包,动不动就哭,动不动就哭,你要是能先把自己哭的理由说清楚了,接着她爱怎么哭,都随她。

    可她不,哭个没完不说,连为何哭也说不明白,那哭什么呢?既要告状,肯定要想要他去处置人,但因为她说不清楚,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何事,如何能顺着她的心意去处置人?

    再说了,以谢姨娘来看,肯定是冷佳芸指使人针对自己,毕竟自己最受宠,所以她认为是冷佳芸,钱小爷只要把冷佳芸教训一顿,便是为自己出气了。

    可是钱小爷是官,他跟在父亲身边耳濡目染,知道没有证据,自己不能随心所欲处理任何人,谢姨娘提不出证据,甚至无法指证究竟是谁欺负了自己,只能含糊其词,反正只要冷家姐妹挨罚,不管是那个,都对自己有利。

    奈何钱小爷不会为了她,去得罪冷佳芸姐妹,毕竟她们身后可是御剑门,他也想妻子拿钱出来,支助自己的仕途,综合以上种种,就算有证据,他都不会处置她们姐妹,更何况一点证据都没有。

    口说无凭!

    更何况,她们姐妹可都怀了他的孩子,谢姨娘肚子可一点动静都没有!

    谢姨娘真是有苦说不出,怀不上孩子又不是她的错,她也想有孩子!而且她尤其想孩子是长子,做为钱小爷第一个出生孩子,肯定会受到父亲的重视。

    可惜,她到现在都没有怀孕,除非冷家姐妹生的是女儿,否则她生的儿子不可能是长子。

    钱小爷没耐性跟她瞎耗,既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别说了。

    提脚就走的钱小爷,压根没发现身后的谢姨娘变了脸色。

    凤老庄主接到岑庄主的喜帖,“派人送礼过去就好。”

    “您不去?”凤公子正忙着,头也没抬的问。

    “不去,去干么呢?听他跟我抱怨,他其实是想把女儿嫁给你,而不是嫁给方黑虎那小子?”

    凤公子放下笔,问,“他既然不想把女儿嫁给方二庄主,那又为何同意这门亲事?”

    凤老庄主耸肩,“这我哪晓得。”他嗤笑一声,“他那闺女儿脾气大着呢!谁娶了她,谁倒霉。”亏他之前还想把闺女儿塞给他侄子做外室,就她那脾气,凤老庄主蛮怕她一个不痛快,就杀到凤家庄来找正室的晦气。

    侄子是他看着出生,长大,成亲,论亲疏,嫡亲侄子夫妻,绝对比岑庄主父女这对外人要亲近许多。

    所以岑庄主对着他抱怨,无非是想要他点头答应,帮他把女儿塞给凤公子罢了!

    之前在国都时,只要一见面,就绝对少不了这一套,除岑庄主,冷门主、苏门主及叶庄主都是一样的套路。

    这回叶庄主来国都参加冷家喜宴,本来还过府来找他,不过凤老庄主连见都没见,直接让人说他不在,把人挡了回去。

    他猜都猜的出来,对方会跟自己说什么,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不是他生的,就不是他生的,不会因为他答应侄子收张千亚作外室而有所改变。

    叶夫人作的孽,凭什么要他侄子替他们收尾?

    他凤家不欠他叶家。

    至于苏门主,反正他闺女的婚事已订,看看他和冷门主挑的女婿,都是官啊!可见他们都是口是心非的家伙。

    真要论才学,他家义子和侄子都是饱读诗书之人,真要去参加科举,定能拿下不错的成绩,但是,有那个必要吗?

    凤公子见大伯父神色恍惚,知他想事情想远了,也不扰他,低头继续工作。

    黎浅浅过来的时候,就见他们伯侄两,一人一边,一个忙着工作,一个忙着喝茶发呆,暗笑了一声,让人把食盒提进来,放在屋里八仙桌上,“歇会儿吧!喝口茶吃块点心填填肚子。”

    凤老庄主走过来,低头看向食盒里,还没取出的茶点,“这是什么?”

    “白糖桂花糕,四喜丸子,驴打滚,牡丹酥。”

    黎浅浅边说,春江边取出点心碟子。

    凤老庄主低头笑了,都是他喜欢吃的。

    凤公子放下笔,让玄衣去收拾,自己走到洗脸架旁洗手。

    “今天没有药膳?”

    “没,叶妈妈一早起来有点不太舒服,我让她服了药回房歇息去了。”

    “叶妈妈平日不是很注意养生吗?怎么也会不舒服?”凤老庄主对这位记得可清楚了,她每天不落的给大家熬药膳,大家走南闯北,少有水土不服的情况,路上行走难免遇到风雨,可因为有她在,大家一路头好壮壮。

    “瞧您说的,人吃五谷杂粮,哪能有不生病的?”黎浅浅笑着为他奉上茶汤。

    “可请大夫来看过?”

    “看过了,说是染了风寒,叶妈妈说,大概是前一天她出门时,忘了添件衣服所以着凉了。”黎浅浅摇头,把茶汤递给丈夫。

    凤公子低头看向茶汤,清澄绿波,茶香幽幽。

    “宫里有没有传新的消息出来?”凤老庄主问。

    赵国皇帝自除夕那天,在宴席上倒下后,直到现在都还没好转,几位皇子都进宫侍疾,连皇孙们也都进了宫,可见情况真的不太妙。

    “没有。说是要延请良医,可赵国太医院院使院判的医术,在赵国已属顶尖,他们都束手无策,因此一直到现在,也没听说找到什么良医。”

    赵国是建立在天盛帝国基础上的国家,所有的一切,都延自天盛帝国旧制,院使、院判的医术在赵国是顶尖,但在中州大陆,也许还有人比他们强呢?

    比如南楚的蓝神医,东齐的韦神医,蓝神医如今被南楚皇帝延揽,等闲不得擅离京城,而韦神医年事已高,请他来赵国,怕是不可能,且他之前中风过,休养后也不知目前情况如何。

    因此赵国的这些使者们,就是想在赵国境内,再找个神医出来,可惜的是,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找到人,也有人主张找药王谷的人来给皇帝看病,但是他们连药王谷的大门朝哪开都找不到,更别说请他们的人来给皇帝看病了!

    “我看再等几天,他们大概就上门买消息了。”

    凤老庄主吃着甜甜的糕点,满足的弯了眼,对大伯父总算露出笑容,黎浅浅夫妻不由松了口气,老人家难哄,也是为难小辈们啊!